重生之美谍中国心 正文 第014章 夤夜审讯

佛头岭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size][/URL] 美军开始打扫战场,悍马与装甲车都停了下来,车灯把小路上照亮一片雪亮,满地血糊糊的,恐怖分子一个个死得不能再死了,尽辗轧成肉饼子,连一个囫囵尸体都没有。意外的是,上尉戈特温找到一个还活着的。那家伙掉在地沟里,被爆炸翻起的泥土掩盖了全身,只有一双赤脚暴露在外,戈特温用手电照看,发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


美军开始打扫战场,悍马与装甲车都停了下来,车灯把小路上照亮一片雪亮,满地血糊糊的,恐怖分子一个个死得不能再死了,尽辗轧成肉饼子,连一个囫囵尸体都没有。意外的是,上尉戈特温找到一个还活着的。那家伙掉在地沟里,被爆炸翻起的泥土掩盖了全身,只有一双赤脚暴露在外,戈特温用手电照看,发现赤脚趾头动了一下,于是挖了出来,这名恐怖分子被泥土埋得晕死过去,奇迹般地没有受伤,夜风一吹,苏醒了,戈特温把他带到莱姆跟前。

俘虏面目凶悍,肥头肥脑。莱姆一怔:“哈希卜?”

俘虏正是火烧耗子中逃脱的反美武装组织圣战义军头目哈希卜,这可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莱姆命令士兵把哈希卜押上装甲车,打道回府。

莱姆领着赵衡阳、刘胡子、胡敬海和两个约旦人同乘悍马车。莱姆告诉赵衡阳:“天亮后,总部会派工兵过来修路,估计修好要一两天,你回北京至少要后天以后。”

赵衡阳挂念父亲的病情,见车上有车载电话:“是卫星电话吧?能不能接通北京?借用一下行吗?”

莱姆看看时间,过了凌晨1时,巴格达与北京时差6小时,北京这时是早上7时,问:“你是要跟你哥、还是您夫人通话?”

这个莱姆,连我家有几口人都清楚。赵衡阳心里嘀咕着说:“打给我哥吧。”

莱姆吩咐通信兵接通北京,顺口报出一个电话号码:“08610—68625814”

赵衡阳又傻眼了:“莱姆将军,您怎么知道我哥的家中电话?”

莱姆笑着把电话递给赵衡阳。

赵衡阳接过电话,传来哥哥赵岳阳的声音:“衡阳,今天能飞北京吗?”

“不行啊。公路炸断了,我正在返回巴格达的路上。老爸身体怎么样?”

“仍住在医院,生命体征平稳,身体肌能各项指标良好。不过,”赵岳阳语气沉重,“有个很不好的消息,老爸恐怕永远不能说话了。医生说,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植物人?”

莱姆想,成植物人就对了。赵长沙没进八宝山就已经万幸,他若不成植物人,我这个从北京穿越到伊拉克的莱姆就要成为植物人了。

“哥,那……我晚几天回家?”赵衡阳说。

“回不回都没关系。老爸住院条件挺好,照顾也周到。他部里也非常关心,即便有什么困难部里会想办法解决。再说,家里有母亲、弟媳、你嫂子他们,我们知道你忙,伊拉克战争结束了,炼油厂要恢复生产,事情很多,就安心忙你的吧。”

这个电话打消了赵衡阳回国的念头。

莱姆说:“你确实没必要回国。由于战争和恐怖分子破坏,伊拉克不少油田和石油生产企业停工停产,原油生产急剧下降,平均日产原油仅为战前一半,日出口量不足战前五分之一,伊拉克全境油料极其紧张,你的炼油厂抓住这个时机,尽早恢复生产,就是尽早印刷美钞。战争破坏了世界,但是,战争也最能创造财富。连刘胡子、胡敬海都知道来伊拉克发战争财,你这个时候如果还跑回国内去,可说是临阵脱逃了。”

“照这么说,莱姆将军想帮我发财?”

“中石化的海外公司是中国在伊拉克的一个重要石油公司,正可乘伊拉克重建之机,争取石油开发和生产份量,只要拿下一单合同,就为中国石油企业进入伊拉克打开一个大的缺口,其意义非同小可。另外,我再跟你透露,伊拉克油田设备大量老化,急需更新石油零配件,你如果在这方面作点文章,很可能成为中国在伊拉克石油利益新增长点。”

“哥们,听你这么说,我不知道你究竟是美国CIA,还是我们中国的间谍?”

车子进了巴格达,莱姆把赵衡阳送到海外公司大楼下,“你俩打算上哪去呢?”莱姆问刘胡子和胡敬海,见他俩犹犹豫豫,一副前途迷茫的样子。赵衡阳说:“人生地不熟就别瞎闯了,暂时到我公司落脚吧。如果愿意,就在我公司干,我正需要人手。”

刘胡子与胡敬海连忙从悍马车上跳下来。

两个约旦人也想下车,莱姆却不允许,以“私自携带武器、企图袭击美军”的嫌疑扣了下来,吩咐麦克少校暂时把他俩关押到情报基地。

回到公寓将近凌晨三点,从早上七时干到现在,莱姆没有丝毫疲累,这令他惊喜不已,看来,这个洋鬼子身体比自己料想的要好许多,于是按照穿越前的工作习惯,继续。当务之急是审讯哈希卜,这是反美武装的一个头目,应该有一些值得重视的情报。他赶到情报开发中心。夜里十分安静,只有几个值班士兵。莱姆叫人打来几份夜宵,与麦克吃过夜宵,两人走进审讯室。这是一间针对恐怖分子的专门审讯室,四壁封闭,隔壁有监控设施,录音录相齐全,各种刑具也应有尽有。

主审还是莱姆,麦克少校不懂阿拉伯语,只是坐在他旁边看热闹。

哈希卜死狗一般铐在一张刑具椅上,莱姆用阿拉伯语说:“哈希卜,死过两回了。大火烧一回,枪炮炸一回,你还真命大,阎罗王放你回来了。还想不想死?想死现在就成全,注射毒针、一枪毙命、还是像日本人那样喜欢剖腹?都由你挑选。如果觉得这三种死法不过瘾,也可以再尝尝用火烧死、用装甲车轮辗死。”

麦克少校脸上露出了狞笑。

他和许多美军士兵一样,进入伊拉克战场,人就像吃了激素,变得疯狂不可理喻。战争头几天,看见一排排伊拉克士兵倒在美军枪口下,一辆辆美式坦克履带辗过战壕、滚过柏油路面,他感到新鲜、兴奋和刺激,但是,不敢上街,冷枪冷炮突然袭来,说不定哪天就轮上自己横尸巴格达街头。他多次目睹身边有人被飞来的子弹一枪毙命。无边的恐惧、巨大的压力使他们每天都生活在紧张和恐惧中,殴打、虐待俘虏似乎成了最好的发泄和放松。

麦克少校不由自主地操起一根皮鞭,吼叫着向哈希卜冲了上去……

莱姆一看,坏了:“混蛋,老子还没问情况,你就想把他打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