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心灵的眼神(怀念牺牲的战友)

八角帽 收藏 129 19007
导读: 赵幼林在家中5个孩子里排行老三,部队大院里与他一起去当兵的孩子都不习惯喊他的大名,总是喜欢“小三小三”地叫,爸妈在家给起的小名,去了部队,听到战友们还这么喊,他当然倍感亲切,仿佛爸妈给他的温暖仍在军营里延续。 幼林是我的战友,我们1969年初入伍,同在122师,他在364团一营一连,我在365团一营一连。那年,他们连在湛江调顺岛围海造田,而我们连在湛江七星岭修筑战备坑道,同是一营一连,驻地相隔却近百里,因此,只闻其人,未见其面。他的名字真正烙进我的脑海是他连续两年被广州军区评为“五好战士”并在入

赵幼林在家中5个孩子里排行老三,部队大院里与他一起去当兵的孩子都不习惯喊他的大名,总是喜欢“小三小三”地叫,爸妈在家给起的小名,去了部队,听到战友们还这么喊,他当然倍感亲切,仿佛爸妈给他的温暖仍在军营里延续。

幼林是我的战友,我们1969年初入伍,同在122师,他在364团一营一连,我在365团一营一连。那年,他们连在湛江调顺岛围海造田,而我们连在湛江七星岭修筑战备坑道,同是一营一连,驻地相隔却近百里,因此,只闻其人,未见其面。他的名字真正烙进我的脑海是他连续两年被广州军区评为“五好战士”并在入伍第二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之后。我为有幼林这样的战友而骄傲,因为他为我们干部子弟在解放军这所大熔炉里结结实实地争了一回脸。

如果没有记错,我们初次见面应该是在1978年夏季。那时我已调师通信营。一个星期天,我们几个战友相邀,去湛江军分区一个朋友家作客,幼林也来了。他和我握手问好,双方笑呵呵地说着感兴趣的话题。他有些清瘦,但又飘逸着几分秀气,像旧时金榜题名的秀才。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让人记忆深刻——眸子明亮,炯炯有神。

坐在朋友家的客厅里,我望着幼林,心想,一个连队干部,又是党员,三等功荣立者,长相又英俊,怕是不愁找不到漂亮媳妇。战友们天南海北地聊着,说到开心处,幼林总爱抿嘴笑笑,明亮的眸子闪动着淳朴的光泽。一战友话锋一转,对着幼林直嚷,“小三,别藏着掖着了,快拿出来吧,让弟兄们都饱饱眼福。”幼林爽快,从军装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用袖口抹了抹。五六个战友围拢一瞧:哟嗬,小三,你真有艳福啊。这个俊丫头你是咋认识的?照片上的姑娘是他的女友,长得那个真叫水灵,大眼睛,弯眉毛,高鼻梁,穿一身绿军装,更显英姿飒爽。掐指一算,幼林也已老大不小了,谈婚论嫁也在情理之中。

再见幼林,已到了部队即将开赴广西边境的日子了。

同年11月的一天,我正在师通信营机房里值班,幼林推门走了进来,我有些吃惊,你怎么来了?他说,刚在师里开完战前动员会,顺道过来坐坐。他坐在我的对面,喝着凉白开与我东拉西扯,不一会,我们谈话内容就转到了一触即发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幼林说:“战争一旦打响,我们连的任务绝对不会轻,纵深到越南境内,战况难以预料,也许会十分激烈和残酷。老战友,我现在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就要奔赴战场了,你说,这一别,我们俩还能再见面吗?还能够一起活着回国吗?”我感觉他说这番话时心情略显沉重,眼里隐隐透出一丝难以觉察的忧伤。我心里也不好受,毕竟是冲锋陷阵的步兵连,再说,他又是指导员,更要身先士卒冲杀在前。我不知该怎样安慰他?俩人陷入了一阵沉默。稍顷,我安慰道,小三,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上了战场多长个心眼,灵活些,别直顾闷头猛冲。我想问题不大,咱们一定能够一起活着回国。回国后还要开怀痛饮庆功酒呢。听我这么说,幼林像个懂事的孩子,乖顺地点了点头。

我和幼林在机房门口握手话别。他手的力量挺大,竟把我的手握得有些生疼。望着他与我告别时难分难舍的眼神,望着他渐渐远去的瘦削的背影,我心里为他默默祈祷,祈祷他能安全地回到祖国的怀抱。然而,我的祈祷未能如愿,我和他的这次话别,竟成了肝肠寸断的永别,连同他的眼神也消失了、永不再来……

1979年2月17日凌晨,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364团从广西平孟东侧进入越南,任务是打通从平孟到高平省的公路。朔江地区位于该公路中间地段,公路两旁,石山高耸,群峰林立。山高多在海拔500米以上,素有“朔江天险”之称。不消灭朔江守敌,整个战局将对我军极为不利。2月19日,我军发起了朔江战役。364团以两个营的兵力沿公路东侧从正面攻击,另个一营随师主力则从孟麻穿插迂回到坂洋地区,从敌人侧后由南向北打,形成围攻之态势。激战5日,基本歼灭敌246团和河广县两个独立营,为最终夺取朔江战役的胜利立下了首功。

幼林所在的一营就是正面攻击的两个营之一。2月19日11时30分,一连加入攻打南山的战斗。南山位于朔江以南,地势险要,工事坚固,敌人配有高射机枪、三七高炮、火箭筒和轻重机枪等武器,并设下重兵严密把守,企图疯狂阻止两个营的进攻。一营三连先行攻击,遭重创后被迫回撤。一营营长负重伤,人员伤亡很大。上级命令,由一连接替三连,从南山右侧加入战斗,攻打南山脚下一个村庄,配合兄弟部队夺取南山高地。

大约12时,一连集结完毕,开始发起新一轮的进攻。幼林率领全连战士,向南山高地发起勇猛的冲锋。敌人躲在村庄里,用各种轻重武器朝外猛烈射击。一连分成几组,交替掩护前进,当跃进到离村庄约300米的一片稻田开阔地时,敌人的火力更加凶猛,密集的子弹呼啸而过。为了减少伤亡,幼林率领战士们分散交替跃进,每跃进十几步就迅速卧倒。在接近到离村庄不到100米的一条约30厘米高的田坎处时,敌人打得更凶更猛,子弹“嗖嗖嗖”地纷纷打在田埂上。待火力稍有减弱时,幼林和战士们又向前跃进。就在这时,一颗子弹突然击中幼林的腹部。幼林忍住疼痛继续向前冲了10多米,但终因流血过多,伤势太重,一头倒在了血泊之中,在送往后方医院的途中闭上了眼睛。牺牲时年仅25岁。

2月19日那天,我所在的通信营仍在广西靖西边境待命,我无法得到幼林的半点消息,一直牵挂于心。2月23日,当前方的战友们打通了平孟至高平的公路后,我营才踏上越南的土地。3月16日回国后,一位广州战友告诉我,幼林已经牺牲了,是他亲手用一块白布将幼林的遗体包好后送往后方的。南山高地最终被攻下,一营打得非常好,有力地配合了朔江战役的顺利进行。幼林的连队浴血奋战,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战后122师给一连荣记集体二等功,给幼林追记二等功。

幼林的牺牲,对我的打击是巨大的,我简直不敢相信他真的走了,永远离开了他亲爱的连队和战友,永远离开了他的亲人和朋友,永远离开了与他一起走进绿色军营的大院子弟……

我永远也忘不了与他的第一次见面——清癯的脸庞、书生的气质和儒雅的风度。更加忘不了他那略显忧伤的眼神。直到今天,一想起他的眼神,我就会心悸而自责。“咱们一定能一起活着回国”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一次次刺痛着我的心扉?歉疚之情无以言表,仿佛欠下了一笔再也无法偿还的友情债。幼林,你骂吧,你狠狠地骂我吧,骂我为什么说话不算数?骂我为什么撇下你而自己回国?骂我为什么不能与你一起举杯痛饮庆功酒?

真的,只要一想起对幼林所说得那番话未能兑现,一想起幼林似在盼望与我一起回国那渴求的眼神,我的内心就会倍感煎熬和痛楚。

我曾经做过这样一种设想,设想他持枪冲向南山高地时究竟是怎样的眼神?难道还会是与我交谈时流露出来的那种忧伤的眼神吗?难道还会是与我握别时难分难舍的眼神吗?我一次次地设想,却一次次地加以彻底地否决!不是的,不是的!幼林在冲向敌人阵地时,一定是愤怒喷火的眼神。他是受党教育多年,政治上十分成熟坚定的连队指挥员。他是一个吃苦耐劳和铁打钢铸的战士。在他冲向敌阵时,早已把忧伤的眼神转化为彻底消灭敌人的血战到底的眼神!早已把难分难舍的眼神转化为壮士一去不复还的视死如归的眼神。

幼林为祖国和人民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谁还敢说他的眼神不够美丽和动人呢?

2009年4月,幼林已80岁的老母亲领着她的几个孩子,千里迢迢地再次来到广西靖西烈士陵园为幼林扫墓,纪念幼林牺牲30周年。他的妹妹幼茹满含热泪,站在幼林墓前,朗诵了一首她写给哥哥的诗歌。请读此诗:


[center]《 哥,你在吗?》


站在群山环绕的谷底,

我默默呼唤:

哥,你在吗?

春风在翠绿中穿行,

沙沙!沙沙!

嫩草在回应。



面对庄严的界碑,

我凝神眺望:

哥,你在吗?

春雨在漫天飘舞,

哗啦!哗啦!

国旗在轻声耳语。


一切是那么陌生,

一切又是那样熟悉,

只因为____

三十年的春风秋雨,

使记忆中的疮痍恢复了美丽。

往事历历……


听——

春雷阵阵,

可似当年铁流滚滚,万炮轰鸣,

看——

云山雾罩,

仿佛冲天的硝烟弥漫在绵延的边境。


火里血里,

我不知道战况的惨烈,

但我知道,

千锤百炼的钢铁战士,

步步书写着人生的答卷,

寸土都刻着军人对祖国忠诚的印记!


生死关头,

我不知道你是否想起父母亲人,

但我知道,

祖国的尊严,

人民的利益,

是你永往直前的唯一!


当生命象璀璨的礼花在夜空消逝,

瞬间的光辉已深深印入我们心底,

不随时光流逝而褪色,

不因歌舞升平而遮蔽,

我们从来没有忘记——

追寻着你的足迹……


哥,你在哪里?

火红的太阳告诉我:

你在这里,

横扫万里长空的阴霾,

你曾尽力;


哥,你在哪里?

历史的长河告诉我:

你在这里,

冲刷尘埃污垢,

你是其中一滴;


哥,你在哪里?

宽广的高速路告诉我:

你在这里,

现代化大道的基石,

由你们凝聚;


哥,你在哪里?

烂漫的山花告诉我:

你在这里,

钢枪紧握,

日夜守卫着祖国千秋万代的美丽!


我自豪____

将门虎子的人生壮丽,

我骄傲____

头上的红星依然光耀无比,

我看到____

火红的军营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我更知道啊____

军歌嘹亮的队列中,

你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白发苍苍的老母亲手抚幼林的墓碑,泪流满面,轻声呼唤,小三啊小三,我的好儿子,妈妈看你来了,妈妈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你,你在这儿睡了30年了,妈妈心里难受啊!老人家颤巍巍地转过身来,面对安葬着1000多个烈士的墓地动情地说,孩子们,你们的父母永远思念着你们,祖国和人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们的流血牺牲。

夜深人静,当我写这篇怀念幼林的文章时,蓦地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震撼,这震撼来自哪里?我沉思片刻,莫不是幼林的眼神?是的,是他的眼神。他清澈明亮的眼神还在,他真诚淳朴的眼神还在,他的眼神没有消失,永远也不会消失。这眼神已化作了温暖的春风、化作了轻柔的细雨、化作了湛蓝的天空、化作了浩瀚的大海……化作了一座巍巍丰碑,高高耸立在我的心灵之中。

是的,他那炯炯有神的双眸正向我投来深情的微笑。

2011年2月17日于广州

本文内容于 2011/5/9 14:34:14 被八角帽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topgun1965 在第6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八角帽 在第6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topgun1965 在第54楼的发言:
为国捐躯的英烈们,你们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向这位1965年出生的老战友致敬!谢谢你的跟帖!有空多联系。八角帽

我是82年入伍,在您面前只是一名新兵,在这里向前辈致敬了!!! 为了国家而走向战场的人们,您们是真正的英雄!!!

敬礼!!!

我是1969年入伍,在你面前的确是一名老兵了,记得当新兵时,那些老兵总是喜欢喊我们新兵蛋子,开始听了有些不舒服,渐渐也就习惯了,等更新的兵来到连队,我也学着老兵的样子,喊新兵为新兵蛋子,其实,这样称呼并无恶意,现在回想,甚至感觉还有些亲切。八角帽

烈士,为祖国而牺牲,光荣伟大,令人敬佩,也让人痛惜。

支持战友好文,缅怀革命先烈,老兵不死...........

7楼zbc_77

先烈英灵!永垂不朽!

向我们的战士`至敬!

1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