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一号烈士死于错杀 刑前为省子弹求用刀

狐狼001 收藏 2 1603
导读:2011年05月09日 09:34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李峻 核心提示:当知道自己将被处死时,他提出了一个要求:“如今红3军子弹极缺,杀我时不要用子弹,子弹留给敌人,对我,刀砍、火烧都可以。”刑前,段德昌高呼:“同志们,永别了!祝革命早日成功!中国共产党万岁!苏维埃万岁!” 本文摘自《解放军报》2011年4月11日第06版 作者:李峻 原题为: 彭德怀与他的入党介绍人 新中国成立后,政务院民政部颁发“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在序号为“壹”的那一张上,毛泽东主席神情凝重地签下了“段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11年05月09日 09:34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李峻

核心提示:当知道自己将被处死时,他提出了一个要求:“如今红3军子弹极缺,杀我时不要用子弹,子弹留给敌人,对我,刀砍、火烧都可以。”刑前,段德昌高呼:“同志们,永别了!祝革命早日成功!中国共产党万岁!苏维埃万岁!”


本文摘自《解放军报》2011年4月11日第06版 作者:李峻 原题为: 彭德怀与他的入党介绍人


新中国成立后,政务院民政部颁发“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在序号为“壹”的那一张上,毛泽东主席神情凝重地签下了“段德昌”3个字。从此,段德昌被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号烈士,受到党和人民的深情褒奖。


段德昌,字裕后,号魂,1904年生,湖南南县人,黄埔四期生。1926年6月从中央政治讲习班毕业后就任国民革命军第8军第1师政治部秘书长,在部队中宣传革命思想,并参加了北伐战争。


在随部攻打武昌的战役中,段德昌与时任1团1营营长的彭德怀第一次相见。忠勇坦荡,正道直行,疾恶如仇是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段德昌的性格特点;彭德怀当时虽是湘系旧军人,但勇武刚直,洁身自好,不贪不赌不抽不嫖,以救国救民为己任。两个不信邪、不怕鬼的湖南人相见恨晚。


1926年10月的一天,为追击吴佩孚残部,段德昌与彭德怀率部进驻当阳。当晚在玉泉山关帝庙宿营,两人秉烛夜谈,倾心相与。对于这段对话,彭德怀40年后仍记忆犹新,他在《自述》中写道:


“段问我对关云长有何感想。我说:‘关是封建统治者的工具,现在还被统治阶级利用作工具,没有意思。’段问:‘你要怎样才有意思呢?’我说:‘为工人农民服务才有意思。’段问:‘你以为国民革命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我答:‘现在不是每天都在喊着打倒帝国主义、军阀、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实行二五减租吗?我认为应当耕者有其田,而不应当停留在二五减租上。’段说:‘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也不应当停留在耕者有其田,而应当变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公有制,由按劳分配发展为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制。共产党是按照这样的理想而奋斗的。俄国布尔什维克领导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已实行按劳分配,消灭阶级剥削。共产党的任务,就是要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共产党员就是要为这样的理想社会而奋斗终生。’段问我:‘加入了国民党吗?’我说:‘没有加入,我不打算加入国民党。’段问:‘为什么?’我说:‘你看现在这些人,如唐生智、何键等等,都是军阀大地主,还以信佛骗人;何键、刘铏等还卖鸦片烟,同帝国主义勾结。这些人连二五减租都反对,哪里会革命呢?’段未答。我问:‘国民党中央党部情形如何?’段告:蒋介石、胡汉民、孙科、宋子文、戴季陶等都是些假革命、反革命。


彼此高兴地畅谈了约两个小时,使我受益不少,当时表示了对他的感谢及内心的敬佩。到现在,有时还回忆起这次谈话。”


在这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彭德怀如饥似渴地阅读段德昌送给他的《向导》《新青年》《共产主义ABC》《通俗资本论》等进步书刊,追求革命真理。通过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他豁然开朗,追求向往很快升华为一种奉献的热望,毫不犹豫地投入了巨大的新的革命巨流。他不仅按照中共统一战线纲领和军队政治工作制度修改了之前创办的“救贫会”章程,创办启蒙夜校,还向段德昌提出了入党要求,希望段德昌派人来1营发展共产党组织。他相信,和他一样被饥饿逼上吃粮卖命道路的士兵能够觉悟起来。由于当时国共合作顺利,中共为照顾统战关系,决定暂时不在第8军中发展党员,他的愿望没有实现。段德昌鼓励他继续在部队集结进步力量,跟着共产党走无产阶级革命道路。


1927年5月,何键等人发动反共的“马日事变”,下令通缉段德昌。段德昌按照党的指示离开第1师,前往鄂中发动秋收暴动,在起义中受伤后秘密潜回南县养伤。事有凑巧,已是独立5师1团团长的彭德怀也于此时率部进驻南县县城。知交相见,分外亲切。段德昌对彭德怀在大革命失败后不与反动派同流合污、始终站在工农群众立场上的表现非常佩服,向中共南(县)华(容)安(乡)特委建议吸收彭德怀入党。1927年10月,特委派代表找到彭德怀:“段德昌同志介绍你加入共产党,现在特委已经讨论通过你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报告省委批准后,再行通知你。”在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被公开镇压和屠杀的血雨腥风中,在共产党的活动因白色恐怖被迫转入地下的中国革命的低潮时期,彭德怀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于1928年4月被批准为正式党员,他的勇敢无畏追求革命真理的精神令人感佩。对于段德昌这位播火者,彭德怀一刻也没有忘记,并始终把他作为自己的入党介绍人郑重地写在履历表上。


几天后,段德昌再次与彭德怀开怀畅谈,这也是两位挚友的最后一次谈话。段德昌履行入党介绍人职责,深刻地分析形势,指明方向:这次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蒋介石叛变了革命,现在革命形势是低潮,但是中国共产党和革命人民是杀不尽的。全国革命形势还不会马上到来,需要有相当的准备过程。北伐战争时期,党忽视军队工作,如果当时有10个叶挺那样的独立团,蒋介石叛变革命就没有那么容易。段德昌一再叮嘱彭德怀在独立5师的工作要特别注意保密,要作长期打算。如果能做到逐步掌握1个师,在适当时机举行起义,将会产生很大作用。在时机不成熟时切不可过早暴露,以免损失革命力量。段德昌鼓励彭德怀说:“过去一年里,你入党的愿望虽未实现,但独立地坚持革命立场是经受了考验和锻炼的。”接着,又意味深长地说:“不少人在入党前认为共产党每个成员都是那样的优秀,都高尚得无人能比。入党以后,因看到个别不顺眼的事而丧气。共产党是好的,是革命的,但成员中难免有坏的。把每个成员都那么理想化,那就会感到失望。”“现在革命处在低潮,要准备长期艰苦斗争,要准备牺牲,也要准备受委屈,受了委屈不要灰心。”几十年后,彭德怀曾如此深情地回忆起段德昌的这次教诲:“听了他的谈话,觉得身上增加了不少力量,改变了‘马日事变’后的孤立感;觉得同共产党取得了联系,就是同人民群众取得了联系,也就有了依靠感似的。”


此后,段德昌先后担任鄂西游击大队中队长、鄂西总队参谋长、鄂西独立师师长、红6军副军长、军长等职,在反“围剿”斗争中屡建奇功,同党内的“左”倾错误进行过针锋相对的斗争。不幸的是,1933年5月1日,年仅29岁的段德昌在苏区“左”倾错误的“肃反”中被错杀于湖北巴东金果坪。在关押他的石洞壁上书写着于谦的诗句——“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当知道自己将被处死时,他提出了一个要求:“如今红3军子弹极缺,杀我时不要用子弹,子弹留给敌人,对我,刀砍、火烧都可以。”刑前,段德昌高呼:“同志们,永别了!祝革命早日成功!中国共产党万岁!苏维埃万岁!”


无独有偶,彭德怀与他的入党介绍人在人生的最终选择上也如此一致。他从旧社会最底层一个赤贫的农家之子到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杰出领导人,始终保有临阵对敌的雷霆之威、对党对人民的赤子热忱、政治上的松柏之节、生活上的冰雪之节操和作风上的朴实无华。虽然在新中国成立后他受到过不公正的待遇,但他的共产主义信仰在确立之后从未曾动摇过。他与段德昌一样用生命实践了对党的忠诚,赢得了举国上下的尊崇与追念。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