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和学校应时时想到如何让孩子站起来,而非挟“感恩”之名让他们跪下去。

又见跪礼。这次下跪的是广东实验中学初中部的学生。在五四青年节这天,该中学首创“青年礼”。经老师和家长委员会讨论,“青年礼”采取“跪父母,接家书”的形式进行,理由是“跪是中国的最高礼节”。

此前,郑州一学校校长向学生跪赠《弟子规》,广东东莞一幼儿园给老师行跪拜礼表示感恩,湖南娄底一中学教师向犯错学生下跪以期震撼和唤醒孩子。跪,成为校园教育的某种特色,它的存在表明,孙中山所废止的跪拜礼一直阴魂不散。

“跪是中国的最高礼节”,在封建社会的确如此,随着国家文明程度的提高,跪拜礼早已被鞠躬、握手取代,除了在寺庙烧香拜佛和长辈丧礼上还能见到这种大礼,跪拜早已退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说跪是中国的最高礼节,是思维停留在过去时代的僵化表现。

有家长和孩子因跪礼而泪流满面,这恰恰说明双方在日常生活中缺乏必要的情感交流。如果在家庭生活中,家长能时常给孩子以拥抱等亲密表示,孩子也能与家长无障碍交流,他们便不会因跪礼而流泪,只会为这种行为的蹩脚感到好笑。举行“青年礼”的本意是好的,但采取拥抱的方式,将会比下跪更适用于现代社会父母与子女的关系。

跪文化当中,有心甘情愿的崇敬与虔诚,也有难以言说的屈辱与无奈。广东实验中学的“青年礼”该如何举行,或许应该更多地征求学生的意见,而非由老师和家长决定。在独生子女精神孱弱成一潜在社会问题时,家庭和学校应时时想到如何让孩子站起来,而非挟“感恩”之名让他们跪下去。而让孩子“站起来”的必不可少的支撑,是必须让他们的内心拥有无处不在的平等意识。

“父母皆祸害”的论调之所以在去年流行一时,就是父母的威权人格严重影响了孩子的心理健康。现在,莫名其妙飞来的“跪礼”,不但在形式上拉开了家长和孩子的距离,也为亲子关系蒙上了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