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后“判三缓五”,对一起命案而言,是重刑还是轻刑?

hlcw 收藏 2 917

面对非法拆迁,挺身抗暴者将会有何遭遇?辽宁本溪公民张剑的故事,显然是一个生动注解。为反抗非法拆迁方的入室侵扰,张剑挥刀刺伤一名拆迁者,并导致其死亡,而法院最终以防卫过当,可依法从轻处罚为由,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张剑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中国青年报》10月19日》)。


对一起命案而言,“判三缓五”当然算是轻刑。从司法角度来看,张剑为保护家庭、个人免受不法侵害,采取自卫措施,应当算是正当防卫,但在此过程中致人死亡则属过当,此外,本案属于拆迁过程中的民事纠纷,被害人本人亦有过错,再加上张剑系投案自首,主观恶性不强,不具有人身危险性,法院从轻裁判显得合情合理,也符合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主旨。


然而,针对这项判决,也有不少人提出质疑。有学者提出,既然张剑杀人后,自家房屋仍被拆除,因此,张剑的行为不构成防卫过当。也有律师提出,立法不应对正当防卫限制过严,应适当放宽条件,鼓励公民对非法拆迁行为使用防卫措施。相关专家也提出,最高人民法院应当将本溪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作为“指导性案例”。


作为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现实体现,“辽宁拆迁命案”的判决当然有作为“指导性案例”的价值,但是,这一“指导性”,不能被片面解读为暴力应对非法拆迁应当轻判,更不能因此对防卫过当进行过于宽泛的解释。从刑法意义上看,“不法侵害”是指具有进攻性、破坏性、紧迫性的侵害,拆迁方华厦公司的“打人、砸东西、扒房”,都构得上“不法侵害”,张剑有权予以抵抗,但是,只要拆迁方的“侵害”没有达到严重危及人身安全,构成严重暴力犯罪的程度,张剑的抵抗行为仍应以不损及侵害方的生命为限,不能适用“无限防卫权”。如果动辄鼓励公民使用“无限防卫权”,将使正当防卫行为失去程度限制,导致不必要的伤亡。即便张剑的房屋最终未被拆除,也并不能成为张剑杀人的正当化理由。


张剑最终被判处缓刑,当然对非法拆迁者有震慑作用,但对他一人的追诉,并不能最终遏制暴力、非法拆迁的泛滥。法律的力量,不仅体现在宽严相济,还应表现为细密法网、平等适用,对那些非法侵入张剑住宅者,对那些肆意扒房、打人者,我们的司法机关完全可以以非法侵扰住宅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让人们感到司法的人情,才能真正震慑黑恶势力,并增强民众对法治的信心。(《新京报》)

本文内容于 2011/5/9 9:32:44 被小编a1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