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枪打仗 第六章 石头的偶像 第三节 伊人丽影,在水一方4

韦一笑7651 收藏 0 6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2.html


隔了几天,到监狱去套张老八的话,答应陪张老八去北门钓鱼。知道练武场果然拆了。

并不问横在放风空场与小柴房那堵墙拆没拆。去珍珠巷告诉了左良英、罗佳薇。相约当晚行事,免得夜长梦多。

这几日生怕日军行刑杀人,来不及救毛师爷出去,成千古遗恨。

心急如挠。

终于落实了行动日期,石头一颗雀跃的心翩翩欲飞,恨不得晚上早一点到来,用那“万里长鞭”击的日军宪兵司令部血肉横飞。

心里做着这样的白日梦。

盼到晚饭时间,左良英和罗佳薇双双拎着“杏花村”的两坛竹叶青,“桂花香”的一盒炸花糕,前来串门。

从宪兵司令部的门口把两人迎了进去。

左良英和罗佳薇都在宪兵司令部里住过,大多数日兵,也是认得的。

自然田旺旺从吉野太郎那里拿了特别通行证。

寒暄说笑,两家五口入门后径直来到田家小院。

在院中摆了酒,对月举杯,树影婆娑,夏虫啾唧,一派安然。

不知不觉,酒酣人醉。

石头道:“爸,妈,你们晚上就别回去了,陪我住一屋吧。”

虽然离别珍珠巷,石头叫左良英和罗佳薇,仍是叫爸妈的。

田旺旺道:“又不是没有客房,在厅里加一张床,你爸爸妈妈就能住下了吗?你那屋太小。”

田旺旺对左良英和罗佳薇,还是以石头养父母之礼待见的。所以也唤作石头的爸爸妈妈。

左良英只是推脱,道:“那怎么方便。”

站起身,却身子一晃,又一屁股坐倒了。

罗佳薇道:“好久不见怀玉,我心里真是有些想他了嘛。”

田旺旺更是说:“左兄弟,千万别回去了。虽然同在一城,说是常常串门,你看我住的这个地方也颇多不便,来一次不容易,今晚就别走了。”

罗佳薇道:“日本人那里说话方不方便。”

田旺旺道:“是不用说的,有什么方便不方便。”

罗佳薇道:“毕竟这住的地方不是寻常人可以随便的地方。”

田旺旺道:“不碍事,我自有分寸。”

戒备森严之处,对外界神秘不测,住在里头的人绝无此感。譬如熟人好办事,一张面孔,情大于法,放之四海而皆准。所以田旺旺并不担心日本人饶舌。

左良英也不再推脱,更放欢了酒量痛饮,又叫桂花、罗佳薇这对姊妹双双下厨房再炒了些菜来,连隔壁的吉野太郎都过来凑趣,也是熟识左良英和罗佳薇的,敬了些酒,营造了日中一家亲的欢乐场面。

到了子时,酒欢人散。

在石头的小屋里搭了张床,亲情融融地住在了一起。

吉野太郎也喝上了头,告辞回去呼呼大睡。

睡了不到半个时辰,倾听屋外万籁无声。一家三口起了床,悄悄换上夜行衣。

石头的一颗小心脏卟卟跳个不停,亢奋的眼露精光,随左良英、罗佳薇悄步而出,掩门入巷,走走停停,放耳倾听,四周除了虫鸣和远方传来的狗吠并无人声。

原来刘一刀死后,日军果然撤了宪兵司令部的森森巡防。

来到监狱门口,见张老八正在喂一只狼狗,用一坨熟肉引的狼狗跃跃欲扑,狼狗鼻灵,向三人藏身的地方望来。

左良英掏出一根小管,含在嘴中,卟哧一吹,正对狼狗的方向。

狼狗忽然叫了一声儿,爬地走了两圈,又向这边望。

左良英取出一根绣花针般的晶晶细物,塞入管中,对着张老八,又卟哧一吹。

张老八倒吸一口凉气,伸手去摸后脖,痛的“吸溜溜”直吸气,两只手都伸到后脖去,往前软绵绵地倒了。

再看狼狗,趴在地上,眼神渐即朦胧。

那坨熟肉掉在狼狗嘴前,也不去啃咬。

逐渐睡死了。

左良英三人飞扑过去,把张老八扶到座上坐好。掏出张老八腰间的钥匙,递给石头。

石头飞扑入狱所,落步无声,碎步直奔,时值深夜,狱内鼾声大作。三步两步,奔入最靠里的狱房,毛师爷正在熟睡,石头叮叮当当开了锁,那钥匙上贴了各狱门的房号,找起来也十分方便。

毛师爷已经醒了,见石头站在门边,铁门已经打开了,惊的翻身坐起。

石头道:“毛师爷,咱们快走。”

毛师爷毕竟久经阵仗,虽惊不乱,立刻起身向石头跑去。

惊喜道:“你怎么来了。”

石头在前小跑,毛师爷在后紧跟。

跑出监狱大门,见左良英、罗佳薇蒙面穿着夜行衣,也不多说,拱了拱手,道:“朋友,多谢!”

左良英取过石头手中的钥匙,重新拴回张老八腰间。对毛师爷道:“你们从来没有放过风?”

毛师爷道:“放风?哦,老幺留给我的纸条我看了,狱卒一直没有带我去放风的地方。”

搭救郑万年时,左良英和连一春研究过宪兵司令部的平面图,宪兵司令部原为罗城大宅,共产党昔年攻占这处大宅后,是拿过大宅的平面图的。

所以左良英道:“你跟我走。”

带毛师爷轻车熟路向监狱边的一条窄道钻去。

罗佳薇和石头并不跟从,罗佳薇牵了石头的手,拉石头往回走。

石头还想挣一挣。

罗佳薇道:“你不听话,下次行动就不带你了。”

石头便随罗佳薇而去。

果然走了两步,窄道尽头看到了放风空场,竹楼阳蓬梅花桩虽然拆了,还未收拾打扫,一地狼籍。

那堵横亘在放风空场与小柴房的墙果然未拆。

左良英道:“听说你武功不错。”

毛师爷道:“还行。”

左良英道:“那堵墙你好爬吧。”

毛师爷淡然一笑,走到墙边,翻身一跃,轻巧巧掠到了墙那边。

左良英急道:“毛师爷,毛师爷。”

按捺着喊声,在这寂静夜晚,仍怕被传远听见。

只见一个人影飞身而越,又落在了身边。

左良英道:“你带我爬墙方便不方便?”

毛师爷轻轻一笑,越上墙头,伸下一只手,把左良英轻轻一拽。左良英直如腾云驾雾一般,飞过墙头,又轻巧巧落到地面,怔然一看,已是在墙的另一边了。

眼前那柴房正在面前。

左良英道:“一会儿我还要爬回去,你能不能把墙这个位置打个小洞,我还用脚踩。”

毛师爷道:“这又何难。”

作势欲用掌击。

左良英又道:“且慢。我是宪兵司令部里头的人,救你出去,又不想让他们知道出了内应,这里把墙打了洞,就怕万一有人看见怀疑,知道咱们从这里爬过墙的,暴露了行迹。”

毛师爷道:“有木头没有。”

左良英喜道:“却有很多。”

用一根细铁丝在柴房的挂锁孔中勾,把锁勾开了,推门入柴房。柴房里都是木柴。

毛师爷捡了一根,手披两掌,三下五除二,劈了三五个楔子,重新出门,来到墙边,用掌将楔子钉入墙砖缝中,正好在墙上做了一个“Z”字形。

道:“一会儿你爬一格,取一格楔子,爬到墙头,把楔子全拔了带走,就留不下痕迹了。”

左良英大喜道:“甚好。”

带毛师爷重新回了柴房,掀开灶上的铁锅,露出黑洞洞的洞口,对毛师爷道:“下去一直走,那边有人接你。”

毛师爷大喜,跃身而下。

左良英盖好铁锅,出门仍把铁锁锁好。顺着楔子爬上墙头,已取了楔在墙上的所有楔子,跳下墙头,消失夜幕。

毛师爷在黑洞洞的地道中走着,忽闻身后有人焦急喊叫:“毛师爷,请留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