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路 迹 十 八

lsjtz 收藏 1 296
导读: “嘭、嘭”的敲门声,打断了元朝刚刚入睡的梦境。他坐起来揉揉眼睛,问了句“哪位,什么事?” “元朝、元朝你起来,出大事啦。”说这话的是局里主管林警队工作的丰副局长。元朝听了是他,立即下床披上件外衣就开了门。丰副局长边往里走边说,“元朝,你得赶快带人到朱台苗圃去,在那里检查工作的书记被工人扣在那里一天多了都脱不了身。” “为什么呀?”元朝觉得非常奇怪。书记到自己管辖的单位去检查工作,肯定有被检查单位的领导们陪同前呼后拥的,怎么会被工人扣在那里呢?另外真是书记被扣了,只要报案当地派出所也不会不管的呀。


“嘭、嘭”的敲门声,打断了元朝刚刚入睡的梦境。他坐起来揉揉眼睛,问了句“哪位,什么事?”

“元朝、元朝你起来,出大事啦。”说这话的是局里主管林警队工作的丰副局长。元朝听了是他,立即下床披上件外衣就开了门。丰副局长边往里走边说,“元朝,你得赶快带人到朱台苗圃去,在那里检查工作的书记被工人扣在那里一天多了都脱不了身。”

“为什么呀?”元朝觉得非常奇怪。书记到自己管辖的单位去检查工作,肯定有被检查单位的领导们陪同前呼后拥的,怎么会被工人扣在那里呢?另外真是书记被扣了,只要报案当地派出所也不会不管的呀。

“嘿,这一向你就知道忙防火检查和抓人办案子!好几次局班子会你也没有参加吧?这不是局里研究要基层单位开展改革嘛。朱台苗圃搞了个改革方案,其实这个方案非常的不成熟,跟分赃差不多。按照这个方案,那些年纪大、平时老实巴交的工人们都吃大亏了,但你知道朱台是书记的点所以书记对改革方案当然赞同,你也知道谁会为了别人的事得罪书记呢?所以局班子会上没有人发言也没有人反对,书记就以不说话就是赞成批准了方案。”丰副局长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元朝感觉到丰副局长这位业务型的干部对朱台苗圃的改革方案是不满意的。在局班子的分工中,苗圃工作也是丰副局长分管的。但元朝知道,朱台苗圃的领导因同书记关系铁,根本不把丰副局长放在眼里,所以丰副局长也任他们做什么都不过问。想到这里,元朝认为自己没有必要介入这些与自己无关的杂事中去,元朝当然也知道这个年头谁会为别人得罪书记这个真理嘛!

元朝小心翼翼的问“丰局长,既然局里已经批准了方案,那么照此施行还有什么问题呢,那工人怎么能够把书记给扣在那里呢?”“咳!你呀,到那里就知道了。刚才是随同书记一起去的局后勤办金主任来了电话,说书记要你们林警去给他们撑腰当靠山呢。”元朝听得出来,丰副局长的话里无不含有讽刺的意思。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的是。根据公安机关的决定,本地区林业部门内保工作由林警承担。所以书记要元朝他们去也是正常的。

元朝急忙按响警铃,不一会林警们就到位了。正要出发,局值班室的支师傅打开窗子探出脑袋喊元朝,电话,快点。元朝从车上下来到值班室接电话。他很奇怪,这夜半三更的谁能够给他打电话,金主任?不会,这人不会给他打电话,书记?也不会,不是说被工人扣起来了吗?谁呀,元朝胡思乱想的拿起电话,问了句你好。对方一说话元朝就知道是市公安局老局长给他打的电话。“元朝呀,刚才万市长给我来电话,说林业局书记被几个破坏改革的坏分子给扣押了,你们赶快出警处置。” “是的,局长,这件事我刚知道,正准备去现场,还没有来得及给你汇报呢。”

“那好,你们赶快去吧。不过……”老局长沉默了一会。又说,“元朝呀,当前改革是方向,咱们政法干警必须为改革保驾护航,这是政治任务,必须做好!不过,从最近一段时间基层收集的情况看,个别地方的改革不是很成功,有的对群众利益伤害的很重。我们在保护改革的同时也必须注意不会群众的合法权益。毕竟咱们是人民的警察嘛。你去了要注意认真调查,把事情查明白,有困难及时报告。另外,我给朱台派出所的马所长打了电话,要他支持你们林警队的工作。”“好好,谢谢局长关心,我一定按照上级领导的指示精神做好工作。”

一路上,元朝深思不就一件改革的事吗,到底有什么奥妙?怎么闹的连老局长都知道了。元朝知道这金主任不是个好鸟,不论什么事只要金主任一掺和就没有什么好结果。前几天发生的一幕又浮现在元朝眼前:

那天林警队的打印机降温扇坏了,民警送出去修理花了10元钱的修理费。不料民警找金主任报销时,金主任说局里经费紧张报不了。那个时候民警一月工资也就是40元左右,10元钱那一个人一月的生活费用就没有了所以民警只好找元朝来了。

元朝拿着发票又去找金主任,正打着酒咯剔着牙缝的金主任仍然以局里钱紧无法报销答复了元朝。正说呢,局里开车的张司提着个酒瓶子进来了,大概酒喝多了,说话语无伦次的大叫“主任、主任,这些人真不知道节约。不知道咱们局钱紧呀。你看这酒还剩大半瓶子呢就不要了,你结帐开发票时我趁店家不注意给提回来了。”

张司看见元朝在那里呢,马上兴奋地说“咳呀,元队长,中午喝酒你怎么没有去呢,我们6个人喝了8瓶东虎酒还不尽性。”“这酒是公家的,命可是你们的,你们也不怕喝醉了喝出个好歹呀。”元朝略带讽刺的说了一句。张司是聪明人哪里能听不出来,立即回敬了一句“元队长,你就这点不好!正因为不是自己的酒,咱们不喝等什么!反正是公家出钱。你说是不是,金主任!”张司性格开朗说话非常直率,没有一点遮遮掩掩的就说出来了。见张司这么说,急的金主任在一旁直给使眼色直说你出去,我和元队长还要谈工作呢。但张司根本不理他的茬照旧一吐快言。

元朝见此心里愤怒不已,他压住怒火问金主任,你不是说局里没钱吗,怎么你们喝酒就有钱呢?金主任是什么人,还能够被一个林警给问住!如果没有这两下子还能够当金主任。

“元队长呀,你不要说这些没用的话!你以为我们愿意喝这酒呀!这是工作需要!这是外事活动的需要!如果我们不喝酒,那么咱们局的经费人家就给了?如果我们不喝酒,那么咱们局的车就能够上牌子?就你们这些林警们,如果我们不喝酒,你们还想穿制服?谁给你们去买?如果你们林警队有意见找书记说去,跟我说不着!”金主任愤愤地说。

元朝知道金主任与书记的关系无人可比也无人敢比。而且金主任掌握全局的后勤大权,为了以后的工作顺利还是尽量不得罪为好!元朝狠劲攥了攥拳头以出出心中的怒火,然后转身出去了。

元朝的脚还没有迈出主任办的门槛,就听见金主任在后面骂了句妈的,什么东西还想跟我叫板。元朝闻听心中的火“腾”就起来了。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是组织任命的局班子成员之一,这金主任还算自己的下级呢。不给报就算了,竟然还说出这些不三不四的话甚至伤及老人。伤及老人是元朝他们家族最反感的事。元朝再也压不住火了,他转过身来,一把从张司手中把那半瓶子东虎酒夺过来,快步走到金主任跟前,拔下酒瓶盖子将剩下的酒全浇到金主任头上,嘴里还说给金主任降降温,醒醒酒。倒完后,元朝把空瓶子狠狠地摔在地上“砰”的一声扬长而去。酒瓶子碎了,整个办公室酒香飘起。被元朝的举动惊呆了的金主任只顾得喊“你、你、你”,直嚷嚷我跟你没有完没有完。然后自己站起来找块毛巾收拾一番即上书记那里告御状去了。

金主任的状当然一告一个准!临近下班前局办公室通知局班子全体成员晚上开民主生活会。

会一开始,书记先说了说当前局里经费非常紧张的局面,声称他拉下脸皮找市长不知多少次就是要不来钱。没有钱后勤办的工作就很难做。众口难调嘛。作为我们局班子必须要支持后勤办的工作,否则对全局工作都有影响。

说到这里,书记话音一转,指责其元朝来了,“元朝呀,你说你一个局领导,怎么能够耍小孩子把戏呢?怎么能够把酒倒在金主任头上呢?人家当时喝醉了嘛,喝醉了当然说什么就没有个把门的。现在人家不干!今天下午到我办公室哭哭啼啼地要到法院告你个侮辱罪!我好说歹说才算劝住了。你要在局书记班子生活会上检讨!完了后要找金主任道歉!当然,金主任骂你也是不对的。我已经狠狠地批评了,人家是咱们的下级,就算了,但是元朝你是局班子成员呀,如果不作个检讨人家以后还怎么工作呢?”书记愤愤不平的说。

会场一片沉默。书记不由地恼怒了声音也提了起来,“哎,我说,咱们这班子会怎么开呀。我这个书记是不是领导不了大家了?如果是这样,我明天找市长把我给撤了不就完了嘛。”大家当然能够听出来书记的话是什么意思,这明摆着说谁要同他作对就撤谁呢。这是官场的基本规则,副职与一把手叫板,必然没有好下场。

丰副局长看了看大家,然后说“先说说是怎么回事嘛。我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哪。元朝怎么同金主任发生这么大的冲突呢?我是分管林警队工作的,怎么也得让我知道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吧?”局班子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要求说明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好!元朝你惹的祸,你给大家说说!”书记趁势先给元朝安了顶帽子。

“说就说!”元朝见书记绝对偏袒金主任,心里想这场事是躲不过去了。既然躲不过去了,那就爱怎么的就怎么的吧!“我看不要我一个人说!否则又说我是为自己开脱!就请金主任也参加一起给领导们介绍介绍事情发生的经过,也好请各位领导帮助我、批评我。”元朝怎么也的说句谦虚地话嘛。其他领导都赞同元朝的提议,认为应当让金主任参加会议说说也好。书记同意后,丰副局长让办公室小张通知一下金主任来参加会议。然后提议大家休会先吸颗烟,“放放水”。不料书记说不用了,金主任就在我的办公室呢,于是书记亲自去他的办公室把金主任叫了过来。

书记去叫金主任时,在座的各位领导面面向隅不知该说什么好!

金主任进来后坐在书记跟前,书记宣布继续开会。书记要元朝先说。“领导干部要有个姿态嘛。”

元朝把下午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书记问金主任有什么说的。金主任基本认同元朝的说法但不承认骂元朝的老人。大家都知道,如果真骂及老人,那么金主任没有被元朝痛揍一顿算是便宜的!在当地,这种事就是到了公安局到了法院也是不予理会的,因为这就是民族风俗!是人们心里不可动摇的防线!金主任当然明白这点所以不敢承认!两人就这事争地面红耳赤不可开交。两人都知道,这件事关系到这场官司的输赢,谁也不让步。从元朝来讲,本身金主任不给报销正常开支就不妥当了,还骂及自己的老人当然觉得非常委屈!而金主任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根本无法摆上桌面。如果再有骂及元朝老人的事,恐怕再闹的让元朝家族人知道了自己今后非吃亏不可。

这就犯难了,因为在场的人只有张司一人了,谁知道张司对这个事持什么态度。到了这个场合,书记虽然偏袒金主任,但元朝也不让步。而且书记呢也觉得这事麻烦,如果真让元朝家族找上门来自己如果偏袒金主任那么自己也得跟着倒霉。

为了解开这个僵局,大家一致同意请丰副局长和局纪检书记一起去找张司了解情况。丰副局长回来后对着书记的耳朵说了几句。书记一愣,脸部表情变化了一下,然后随同丰副局长一起出去了。不一会两人回来坐定书记挥了挥手说“继续开会,刚才丰副局长他们找了张司了。这样吧,下面就请丰副局长说说这件事。不管怎么说,我要强调的是,咱们这个领导班子在市里是有名的团结好的班子,我们无论做什么都必须从维护局班子的团结出发。我常常说了,民主是手段,集中是目的。解决今天发生的事救本着这个原则办!丰副局长你救说说吧,反正林警队也是你主管的。当然元朝是局班子成员也是主管领导。阿。”

丰副局长听完书记的指示后,开言说,“这件事呀,咱们不说谁对谁错!咱们必须按照刚才书记说的那样,咱们局班子的团结是第一位的。元朝,你是领导班子成员,姿态必须高点。金主任呢,你也是局里的骨干嘛,我们平时都拿你局领导对待呢,嘿嘿嘿。大家说是不是呀。”“是,是。”“对着呢。”大家赶忙应承,这抹彩的事,官场上谁不会做!

“那不行!” 金主任不干!“这事必须给我说清楚!元朝欺负我、侮辱我的事,虽然我看在书记的面子上不去法院告了,但是在咱们局里元朝必须给我赔礼道歉。不然我不干。”

“你不干怎么着!”丰副局长平时对金主任依靠书记**跋扈的劲头当然也不满!看见金主任这么嚣张,丰副局长也来了气。“先不说他们林警队报销的问题。就你和元朝相互说骂及老人的事。刚才我和纪委书记找了张司问了问,张司说了,金主任伤没有伤及元朝老人金主任自己知道,反正他不会说没有伤及的话。所以刚才书记给我说了,这事就到这乐,不要再闹了,你还嫌咱们局事少呀。再说了,咱们局也有规定,我们这些副职和班子成员,对工作需要开支在100元以下的是有权决定的。这点你金主任难道不知道?林警队花了10元的修理费,元朝是有权决定的,你凭什么不给报销?我不说就算了,你还想怎么着?再说了,你们中午喝东虎酒,那酒一瓶子就50元,你们喝了8瓶,五八400元,这钱谁出了?难道是你金主任出了?所以我的意思呀,就今天的事,到此为止,不然,我也是个副职,就请书记拍板怎么处理吧。反正林警队是我主管,出了事我承担责任,该怎么处理我都行。”丰副局长说完后把手一摊对着书记点点头。不说话了。

会场沉默了一会,书记开腔了:“这事呀,说大呢也大,说小呢也不大。刚才丰副局长讲的呢我都赞成。这事呢到此为止。事情嘛,人家张司才不管咱们这些当官的事呢!也许是没有听见什么或者是没有听得很清楚。我看这样吧,这个事咱们局内部消化!不准外传。元朝你是领导就大度一些,要想到金主任不敢骂你。你好歹是局领导呢,敢骂你不是找不自在嘛。金主任呢,以后喝酒要少喝点,这样对身体也不好嘛!林警队修降温扇的费用,必须报销!这是为了工作嘛。局里钱紧有我呢嘛。我明天找市长要钱去!今后咱们这个班子还要加强团结加强上下的协调做好工作嘛。好了,朱台苗圃的改革工作进入攻坚阶段,我要去看看。今天的会就到此结束。散会。”书记这样说了,大家也都不再说话了。元朝呢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心里只好暗暗叹气怪自己不争气为了工作的事又让老人被侮辱了!

话说回来,元朝带领部下赶赴到朱台苗圃。去朱台苗圃要路过朱台公社。到了路边的派出所门口,元朝让司机把车停下,他进了派出所找到马所长。马所长热情地接待元朝一行。马所长说辛市长已经给他打了电话,元朝你要有什么事就说。虽然你们是林警我们是地方警,但都是警察,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样吧,我让片警给你说说昨天的事。马所长朝外喊了一声,片警小阳进来给元朝他们简单介绍了介绍昨天苗圃发生的事。据小样说,他们接到金主任电话报警去了后,刚到苗圃大门口就碰到了苗圃领导,领导告诉他们没有事了,不需要他们帮助了。他们闻听后伸头看了看苗圃院子里也没有什么动静于是就返回来了。不过小样说了句他们倒是听见有人叫喊疼死了但不能确定是否属实。马所长当即说那你们应当进去看看嘛。小样说咳,因为不那么确实,加之苗圃领导都说没有事,他们也就懒了一下,加之“还有其他事呢。”

元朝听完介绍后表示了谢意,出了大门与送行的马所长握了握手就继续行进。

一进苗圃大门,大概是早晨的缘故,院子里外静悄悄的。元朝他们把车停在大门外,走进院子却见书记、金主任、苗圃领导正在院子里散步。林警小王讨好的口气问书记忙什么呢,不料金主任马上接茬“咳,你们林警队真是多事!你们管得着书记忙什么呢,真是!”

“昨天晚上书记工作辛苦了睡得不好,我们正陪着书记散散步呢。”苗圃领导忙对元朝说。元朝没有搭理他,而是冷冷地看了小王一眼,那眼神过了若干年了,当初的小王现在的老王见了元朝还委屈地说元朝那一眼简直刺透了他的五脏六腑,那股滋味呀这一辈子都记住了。

“没有被扣押的样子呀。”元朝一副纳闷上前问书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书记告诉他,昨天他同金主任一起到苗圃来检查改革情况。不料被石宝为首的一伙工人给扣起来了。“必须得严办这些目中无人的家伙,否则这改革还怎么进行!”书记愤愤地说。

“那么他们为什么要扣您呢。”

“你问我我问谁呢?这是你的事!叫你们林警队来就是要查明这件事的嘛!怎么,丰副局长没有告诉你?”

“丰副局长要我们到这里按你的指示办。”

“都听我的都听我的,那这局里要这么些领导干什么?”书记非常不高兴,还想说什么大概觉得跟前还有其他人,于是不说了。只是告诉元朝快查快办!说完这话,书记的司机把车也开到书记跟前,于是书记和金主任上车了,快关车门时书记告诉元朝他还要到西川林场去。这里的事就交给元朝了。

等书记的车不见了。元朝回身问苗圃领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咳。这不是咱们苗圃的改革方案经书记,啊,经你们局领导批准后,我回来在苗圃一公布,石宝他们就不干了闹个不停。昨天书记和金主任来了,他们竟然围攻书记,不让书记吃饭,声称必须解决他们的问题否则不让书记离开。其实这点事咱能够处理,我呢就没有想要报警,不过金主任是不是受了惊吓就报了警!还给市政府值班室打了电话。”“我说呢,怎么市长都知道了呢,原来如此。”“什么,市长都知道了?这事可整的大了。”苗圃领导顿时一脸叫苦。也难怪,组织部刚刚考察他不久,准备提他到公社任个职呢,如果出点纰漏就完了。

“这样吧,你也不要叫苦。这警呢也不是你报的。既然我们来了,那就应当把事情查清楚好给组织上、给局里、给书记、也是给你和苗圃的工人们有个交代。特别是你们这是改革工作中发生的问题,领导们也是很重视的。你说呢?”元朝反问了领导一句。“好好好,你看着办,你看着办。”

元朝要求领导先带他们去见见闹事的工人,怎么也得先问明白为什么闹事整份笔录吧。

领导啃啃嗤嗤不想带元朝他们去,说算了算了。你们先吃早饭,吃完回去得了。这里事我会处理。“那你刚才不当着书记的面说清楚!现在这件事得听我的!”元朝恨恨地回了他一句。书记不在了,元朝当然也得摆摆局领导的样子嘛!

领导无法治好领着元朝他们到了苗圃后面去,走到一间房子跟前,元朝看见门口站着两个人,手里还拿着根棍子。认识,认识,元朝认出他们来了,“这不是领导的大、小舅子嘛,怎么,你们俩弟兄站在这里是?”元朝奇怪地问道。

“啊,元队长,您来了。我们这不是在为维护稳定忙活了嘛!。好家伙,这几天把我们哥俩可给折腾苦了。你们来了这下好了,我们该撤退了。”说完这哥俩拔腿要走。

“先别走呀。你们再干什么我们还没有弄清楚嘛,你们着急走什么呢!”元朝感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看来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元朝挡住了哥俩,要求把门打开。哥俩有点不情愿似的看了看站在元朝身后的领导,大概领导有暗示,哥俩还是把门打开了站在一旁没有走开。

元朝他们进去一看,里面的光线很暗,元朝他们盯了一会才看清里面靠屋子内侧躺着几个人。元朝问了句你们是谁?站起来呀。那几个人才仰了仰身子,元朝这下看清楚了,是石宝他们几个人,都是苗圃的职工。怎么?还被绑着呢!

元朝顿时勃然大怒:“谁这么大胆,敢随便绑人!”他回过头来看着领导,领导不慌不忙地说“这不是他们反对改革又要扣押书记他们嘛,所以才……”“所以你们就随便绑人!谁给你们这么大的权力!你们有什么权力绑人!”元朝质问道。

“对破坏改革、要扣押书记的坏分子我们怎么不能绑呢!”大概领导觉得他这是为了书记所以也不惧元朝。“再说了,你们这些林警也是在书记的领导下,书记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得干什么。说句不好听的,书记就是让你们当猴子耍你们也得当猴子!”领导见元朝瞪着眼睛凶狠狠的,也气势汹汹地嚷嚷了起来。

“把人给松开了。”元朝吩咐民警们。“元朝,我告诉你,你这样做是破坏我们苗圃的改革,是包庇扣押书记的坏分子。你非倒霉不可!”领导见元朝把人给放了,觉得她的面子丢完了,更是叫喊个不休。转身出去口口声声还要给书记打电话,“看上几怎么处理这事,反正我是没有办法在这里干了。”见元朝他们把人放了,那哥俩也要走,元朝当即喝令站住,要民警先整份材料再说。

元朝问石宝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石宝几个人见元朝来了后命令把他们给松了绑,非常感动正在那里抽抽嗒嗒呢。见元朝发问,这才强忍住眼泪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原来,领导搞的改革方案,把苗圃的好地都包给不是苗圃工人的他那两个大小舅子了,而给石宝他们这些老职工们呢,留下了苗圃北头那几块被河流冲刷根本无法再育苗的地。当石宝他们找领导评理,领导不听不说,还暗中指使大小舅子勾结社会上的流氓威胁石宝他们。所以书记来苗圃后石宝他们找到正在与领导交杯换盏的书记,希望书记能够为他们主持公道。不料领导说他们要扣押书记,叫来了大小舅子和社会上的一些流氓打他们,还把他们绑起来关在了屋子里。不是元朝他们来还不知道要关到什么时候。石宝还说,元队长,如果你们林警认为他们有罪,你们就把他们给铐起来带走,反正按照苗圃这样的改革做今后也吃不上饭了,不如你们把我们逮捕的去还有人管饭!说着几个人都把双手伸过来等着戴铐子呢。元朝说你们不要冲动,这么做不好!放心,组织上不会不管的!要相信我们林警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元朝看完石宝他们给的苗圃改革方案后。对改革方案的内容和要求元朝无法评价,因为不管自己是否参加了局领导班子有关研究方案的会议,这份方案也是局里批复的。他要保持大局,体现局领导班子的一体化,这是讲政治的基本要求嘛。

但是对绑人关押人这件事,元朝认为领导和他的大小舅子涉嫌非法拘禁犯罪,应当告知检察机关处理。于是元朝要民警们分头找知情人制作收集材料。不一会民警来告诉元朝,那两个大小舅子根本不承认绑了人。说不知道是谁绑的也不知道是谁关的!甚至还说是林警瞎造谣。

“嘿,还赖上了荷。”元朝知道这是有撑腰的所有才如此嚣张。但是元朝也知道,对付这种人不能靠别的手段,那样只会搞倒自己。必须收集硬气的证据。元朝当即找到石宝,要他细细地回忆都有什么人参与绑、关他们。石宝回忆了一会告诉元朝有朱台镇上的混混李长平一伙参与了这件事。因为都是附近人也算是熟人,李长平等人在下手时还故作姿态地说对不住了,吃了人家的就要给人家办事!其他被绑的工人也反映了相同的情况。

元朝很快同马所长联系上了请他们协助查找李长平等人取证。马所长爽快地满口答应。人家的动作是快,不一会就有了回音!原来李长平一伙在镇上喝得醉熏熏的正闹事呢,被民警全部抓到抛出所正查办呢,马所长就势问明了在苗圃发生的情况。果然是领导小舅子请李长平带着一伙混混到苗圃殴打绑石宝他们,事毕后领导小舅子给了李长平100元钱,“弟兄几个辛苦了,去意思意思。”

元朝得知这个情况立即把大舅子、小舅子都带离了苗圃,到了镇上进了派出所。在民警们的政策教育下,没有一会工夫这两个怂包扛不住了,跪下直求饶嘴里说错了错了以后不敢了。以后元检察机关接手了案子。没有多久领导被检察机关作了免予起诉处理,而大、小舅子和李长平等人则因犯流氓罪被法院给判了。而苗圃的改革呢,经苗圃新领导班子认真征求大多数工人的意见后作了重大修改,报局后大多数领导完全同意修改后的方案,不长的时间苗圃的改革工作就取得了一定成绩。

这件事发生以后,本来就对元朝不满意的书记与元朝已经是水火不容了,两人见面书记根本不搭理元朝如同没有看见一样。因为待遇问题元朝找书记谈谈,书记坐在硕大的办公桌后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冷冷地从嘴里吐出了“已经说过了”几个字就不再搭理元朝了。

在书记多次到上面声称有元朝就没有他有他就没有元朝坚决要求把元朝给调走的运动中,元朝该倒霉了!虽然有的上级领导还是知道元朝没有错,但这个社会谁会为了元朝得罪书记呢!没有多久元朝就在干部轮岗的名义下暂时“交流”到司法局挂职,分管民调、信访、法律宣传等工作。不仅如此,主管机构那位与书记“共同喝公粮、共同进舞场、共同泡澡堂、共同某某床”的某领导,一本正经地告诉元朝“这是组织为发挥你最强能力下最大决心而给你选择的最佳位置。”“除了你没有人能够胜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