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四卷 垂直入侵 第二十八章 第一基地(2)

赤色风铃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公元2172年10月11日,下午17时20分。 在构成第一基地的十余辆“报废车厢”中,最大的一辆并不是紧急状态委员会专用的01号车,也不是卫戍部队住宿的07号和08号车(这两辆ECF并没有拆除武装,因此只好一直用防水迷彩布盖着),而是编号为13的一辆报废的EAF车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公元2172年10月11日,下午17时20分。


在构成第一基地的十余辆“报废车厢”中,最大的一辆并不是紧急状态委员会专用的01号车,也不是卫戍部队住宿的07号和08号车(这两辆ECF并没有拆除武装,因此只好一直用防水迷彩布盖着),而是编号为13的一辆报废的EAF车厢——是的,这确实曾经是一辆EAF远征攻击战斗车,它的四门127毫米双联装榴弹炮和一打25毫米机关炮曾经在四川到掸邦一线的干道上耀武扬威了近20年,让那些打派遣车队主意的游击队员们头疼不已。不过,它在退役后得到了一项更加重要的任务——作为联盟科学家委员会的临时实验室所在地。


与它的原型车ECF相比,EAF的内部空间几乎大了整整一倍,这主要是为了容纳更厚的装甲板和体积庞大的双联127毫米炮塔,以及为这些重炮配备的数百发炮弹。在将这些玩意拆除之后,科学家委员会的人在这个钢铁巨怪的肚子里塞进了一个标准大小的武器实验室,足以同时对两辆“昆吾”B型主战坦克进行拆解检修还绰绰有余。现在,这个实验室派上了用场——尽管长安战役是一次不折不扣的一边倒式惨败,但还是有少量外星侵略者的武器装备被击毁缴获、并被撤退的部队送到了第一基地。急于了解自己所面对的对手实力的科学家委员会立即在第一时间就开始了对这些残骸的研究。


“您好,中将同志!”当大衣兜里揣着一份刚发下来的委任状的罗翔走进这间门口挂着写有“机密区域,未经授权者不得进入”字样的牌子的实验室时,一个正在一堆面目模糊的机械残骸前忙活的科学家率先朝他打了个招呼,同时露出了礼节式的微笑,“恭喜您成为本世纪最快为晋升中将的社会革命军陆军将领。”


“也许也是死得最快的陆军中将,周礼同志。”罗翔脸上丝毫没有露出欣喜的神色——至少不比一百年多前那位被晋升为元帅的保卢斯更加欣喜,“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也许我连一个星期的中将都做不成。那些老家伙打算让我指挥对长安的反攻。”


周礼耸了耸肩:“你的运气还真不赖。”


“是啊,他们让我干这事的理由是,我是唯一一个在长安基地内指挥过巷战的将领。知道那些老家伙是怎么说的吗?‘既然你上次只带了六千人就拿下了半个长安,那么这次给你六万人难道还不能夺回我们的首都吗’?”


“那他们可得失望了。”周礼脸上的最后一分笑容也消失了。这个面色红润的矮小男人是科学家委员会的首席天文学家兼古代航天器专家,也是首屈一指的优秀机械工程师。在两年前,他曾经与罗翔一道参加过对一艘坠毁在黄土高原B60辐射区的外星无人侦察飞船进行过发掘和研究工作——当然,那也成为了“奋进社”起事的导火索之一,“虽然我们只用了18个小时去研究这些玩意,但我已经可以得出结论:如果单从纯军事技术角度上看,我们胜利的希望极端渺茫。”


“什么叫‘单从纯军事技术角度上看?”


周礼耸了耸肩膀:“我们这次面对的对手的军事科技水平远远超出你之前在那份报告中的评估。如果在旧文明纪元末期,也许全球合力尚可与这些外星人一战。但现在,经历了一个多世纪‘战争就是和平’式的可控小规模战争,我们的军事力量已经完全变成了为小规模可控战争而存在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与当年阿兹特克人进行荣冠战争的武士团倒是非常相似,这样的军队几乎无法应对一场真正的战争。更何况我们与我们的对手的科技差距远比当年西班牙人与阿兹特克人的大,”他转身指向了那堆支离破碎的机械残骸,“恕我直言,我不认为我们的一个机械化步兵连能够在城市街道里和一个这样的家伙对抗,而长安基地里目前少说也有上千个这种鬼东西。”


尽管这堆杂乱的残骸看上去就像是一堆刚被烧烤过的钢筋和锡箔纸,但罗翔还是能大致看出它原先的形状来:十余条似乎是某种机械臂的分节肢体对称地连接在一个淡银色椭球体上,这个椭球体的外形有点像鸟类的卵,表面也像蛋壳一样光滑,看不出任何铆钉、焊缝或是别的什么加工过的痕迹,甚至连一丁点肉眼可见的气泡和凸起都没有。这个“蛋”的中部有一圈很明显的凹陷,里面是一排很像是昆虫复眼的小型凸出物,每个都有人的指尖那么大,也不知是做什么用的。与两年前看到过的那艘无人探测飞船相比,这个人造物体同样也散发着优雅而诡异的气氛,唯一令罗翔稍稍安心的是它躯体顶部的一个拳头大的破洞——那明显是75毫米火箭弹的“杰作”。还好,至少这玩意还不是刀枪不入。


“不要小看‘湿婆’,将军阁下。想用单兵火箭弹打中它们简直就像用弹弓打蜻蜓一样困难,而击中它们要害的可能性更是只比被陨石砸中稍微大一点,”一个站在一旁的矮个子男人似乎是看出了罗翔的想法,“如果你见识过它们在建筑物密集地区的机动性,你就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惧——我宁愿在东京湾赤手空拳地面对一打变异杀人蟹,也不想和这种家伙再碰面了。”


“请问您是……”罗翔这才注意到了这个男人,并惊讶于自己之前怎么没注意到他——这座实验室里的其他人几乎清一色穿着陆军军官制服或是科学家委员会的白大褂,只有这个人披着一件崭新的共和国卫队尉官冬季作训服,但他的神态仪表却并不像一名共和国卫队军官。


“在下黑石义秀,原‘扶桑之子’突击队指挥官,奉命对长安基地发动突袭行动——当然,由于局势变化,这次行动已经自动取消了,”那人平静地报出了自己的身份,就像是在报自家门牌号似的,“不过,我想我们现在应该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


罗翔惊讶地看了看这个自称为“扶桑之子”成员的男人,然后又看了看周礼:“投诚者?”


“是同志,”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回答了他的问题,“至少从那些外星人的空降气囊闯进大气层的一刻之后他就是我们的同志了。”


“拉尔夫?”罗翔有些不可置信地转过头去,“将军在上,我听说……”


“听说我昨天被你的外星朋友干掉了?是的,‘冰海’联队确实在长安基地上空全军覆没了。我们没能打下任何一架敌机,甚至也没能真正摧毁一个空降气囊,”拉尔夫.林登希尔德的脸色看上去相当糟糕,面部皮肤呈现出难看的猪肝色——这是在长安基地野外过夜导致的,“我简直没法形容当时的情形——总之,视野内全都是敌人,但我们却又什么都干不了,只能干等着被敌机干掉、被空降气囊砸成碎片——那些玩意就像陨石雨一样破坏巨大。还有一些人在那种……精神攻击下,不得不自行弃机跳伞。我们……”


罗翔脸上的惊愕神情逐渐变成了难以置信的恐惧——现在他们的对手和他在密歇根北半岛遇到的那些外星人完全不像是同一支文明!在半年前,温暖仅仅带了一个山地步兵连(尽管那是社会革命军中最优秀的几个山地步兵连之一),就像闯进一座空屋一样轻松地拿下了几乎整座“天国”传道团的前进基地。如果不是姬紫宸在最后时刻的出现,也许她已经成功了。而现在,这些曾经被他认为是不堪一击的家伙却轻而易举地攻占了全世界防御最森严的长安基地,迅速、高效、干净利落,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留给那些晕头转向的守军 。


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些家伙装备的是什么武器?激光发射器?导弹?”罗翔走到了那堆扭曲的残骸前,蹲下身来仔细打量这台出自另一群智慧生命之手的机器。尽管按照实验室规章,一切研究对象都应该受到严密保护以免受损,但那些科学家显然不认为应该费什么劲去“保护”这个能够直接抗住机关炮弹的皮实家伙,因此它只是像一堆废金属一样被堆在那里。


“和你在密歇根缴获的那些武器完全一样,”周礼递给他一个塑料密封袋,里面是一根银白色的管状物体,除了色泽与金属明显迥异之外,它的外观几乎与一根备用机枪枪管相差无几,“它们在攻击人员时使用的是一种压缩空气驱动的飞镖弹射器,但口径和威力都比你从密歇根带回来的那些要大得多。喏,这是弹药,储存在机械臂内的一个筒状容器里,”他拿出了另一个密封袋,里面是十多枚外形与大小像手指一样的银灰色飞镖,“这种气枪的构造相当简单,和我们打鸭子用的气枪差不多,只能单发射击。但它的稳定性和‘湿婆’精密的火控系统完全抵消了这些缺点。根据某些目击者的报告,‘湿婆’战斗机器人在50米内的射击命中率是100%——不是击中我们的士兵,而是准确击穿他们的要害部位,在不杀死他们的情况下让他们丧失战斗力。这些混蛋甚至可以在跳跃中用它的多条机械臂朝数个目标准确射击。它们像跳蚤一样从街道一侧的楼顶跳到另一侧,从街上的障碍物上轻松跳过去,顺道撂倒下面的每一个人。我们的幸存者管这招叫‘湿婆之舞’——这是它们绰号的来历。”


“真不错,才露了半天的面就给自己挣到了一个绰号,可喜可贺。”罗翔自言自语似地说道。在战争中,越是令对手印象深刻的武器就能越快地从他们那里赢得绰号,而这些武器要么是糟糕到了滑稽可笑的程度,要么是足够让对手认为这是个大麻烦——很显然,“湿婆”绝不会属于前一种情况。


“尽管‘湿婆’战斗机器人在面对步兵时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噩梦,但这玩意对付装甲车辆的表现简直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黑石义秀接着说道,“如果您不嫌麻烦的话,也许我可以谈谈我在长安基地中的所见所闻,将军阁下。”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罗翔几乎没有找到说话的机会——这座实验室里的大多数人看上去似乎都有一大堆见闻和推测要塞给这位刚刚晋升的陆军中将。在黑石义秀讲完他在那“灾难性的一天”里的所有见闻后,拉尔夫.林登希尔德又把他拖到了实验室里的第二件残骸前,向他详细地叙述这种既不像飞翼、也不像飞碟,更不像常规喷气式飞机的飞行器是如何“像蜻蜓干掉蚊子一样”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大半个联队的战斗机的。然后,科学家委员会的专家们又挨个把那些破损的部件(大多数都被装在透明的密封袋里)拿到他的眼前,并对每一样东西都附上了一大堆主要由猜测和推论构成的说明。


当然,即使除去那些“也许”“有可能”“我认为是”和“或许”,剩下的信息也足够让罗翔从头到尾惊讶不已了——那种外形怪异的飞行器可以在空中悬停?当然,海军正在小批量装备部队的“青霜”垂直起降战斗机也能做到这一点,但从高亚音速平飞转换到空中悬停只需要两秒钟?有没有搞错?它们可以直接影响飞行员的思维,让他们自动弃机跳伞?该死的,这太疯狂了,肯定不可能是真的!但是,他的理智却一再提醒他,这一切确实是千真万确的——因为这些都是他的老朋友拉尔夫.林登希尔德上校用严肃认真的口气向他陈述的。任何了解这位空军指挥官的人都知道,当他用上这种口气时,即使他说太阳正从西边出来,你也应该先掀开窗帘朝西边仔细瞧一瞧。


“……总而言之,以我们目前的军事技术水平,试图对抗这样的对手是完全无意义的行为,至少我不认为我们有任何胜算,”最后,周礼用一句简洁明了的话做了总结,“战斗毫无胜算,唯一的可能就是与这些外星神棍媾和。”


“媾和?和谁媾和?”罗翔突然问了一句。


“和我们的对手,那些自称‘天国’的混蛋。这是我们唯一……”


“假如他们并不是‘天国’人呢?或许他们是另一支外星智慧文明——我认为有这个可能,”罗翔突然打断了他,“我们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假如他们是其他人,我们该怎么办?”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