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北府军系列文章之二』北府之前世与今生

北府三秀六俊 收藏 44 1879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西晋永嘉年间,五胡乱华,晋室南渡,将徐、兖、青三州及扬州晋陵郡划为同一都督区,由于位处建康东北,其都督又多以北为军号,习惯上称为北府。京口当南北之要冲,为江南第一重镇,多被直接称为北府,驻扎京口的晋军精锐北府军也因此得名。”

——这便是镇江“北府”一称的来历


一、祖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永嘉五年,公元311年,都城洛阳失守,晋怀帝被俘,洛阳军民、大臣、宗室惨遭屠杀,中原大乱。

祖逖率亲邻几百家南渡避难,回身望着火光冲天、哀嚎遍野的中原大地,他停下了脚步对天起誓,总有一天,他会带着军队回来。时任都督关外诸州军事、琅琊王司马睿,任命祖逖为徐州刺史、军咨祭酒,南渡后移镇京口。

祖逖带着一起南下的乡亲在京口——这座有着二十万人口的城市定居下来,城里城外随处可见从中原南渡避难的侨民,江北外敌入侵,战火纷飞,家国沦丧,他们的脸上充满着惊恐和迷惘,在这场大逃难中,他们失去了家乡,亲人,失去了所有。

祖逖站在北固山的峰顶眺望北方,他的至交、少年时一起闻鸡起舞的刘琨,如今已是大将军、都督并州诸军事,镇守晋阳,坚持抗战,决不投降。他们曾相约要做出一番事业,如今时机到了。

在京口的每一天,祖逖无不想着挥师北伐,他招募义士,重新整编溃败的军队,积蓄钱粮,同时上书司马睿,力请北伐,收复失地。建兴元年,公元313年,司马睿以祖逖为奋威将军、领豫州刺史,渡江北伐,但司马睿一心巩固新建的江东政权,无心北伐,只拨给祖逖少许物资,不发一兵一卒。这些,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要的只是这一道命令。

祖逖整理好戎装走出铁瓮城的府衙,重整的千余精锐部曲早已列队完毕,他们的脸上已不再是两年前的样子。他一言不发,纵马直奔江畔,船至江心,他抽出舟楫击打江水,向他的子弟兵们宣誓:


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史载,祖逖渡江北伐,联络黄河南北汉人坞堡,共御外敌,有不服者,共讨伐之。多次击败前赵大将石勒,收复黄河以南中原地区的大部分土地。祖逖军纪严明,自奉节俭,不蓄资产,劝督农桑,子弟带头发展生产,又收葬枯骨并祭祀,深得百姓爱戴。他驻军虎牢,整顿人马,积收钱粮,力图收复洛阳及黄河以北,却得知好友刘琨在晋阳被权臣王敦派人暗杀,自己又遭司马睿猜忌,忧愤而病,于晋元帝大兴四年,公元321年卒于任上,未能完成收复失地的夙愿,他未竟的事业只有等待后人去完成。


二、郗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永嘉丧乱,五胡乱华,晋室倾颓,郗鉴率千余户乡民于山中避难。两年后祖逖率军北伐,连战连捷,收复黄河以南大部分失地,琅琊王司马睿力请郗鉴出山,以龙骧将军、领兖州刺史,出镇邹山。三年间与属下军民同甘共苦,抵御前赵军队数次进攻,在战事不息且没有外援之下闹饥荒,虽然百姓要捕野鼠燕子等动物来充饥,但仍不叛离郗鉴,反而人数渐多,三年之间就拥众数万。司马睿因而加授其辅国将军、都督兖州诸军事。

晋元帝永昌元年,公元322年,北伐军领袖祖逖已经病故,后赵军队乘机大举进攻,晋军指挥混乱,权臣王敦以除佞臣之名攻进都城建康把持朝政,元帝司马睿也忧愤而死,江北晋军无力抵抗后赵军的进攻,郗鉴不得已退守合肥,扼住江防,以防敌军渡江南侵。

元帝死后,太子司马绍即位,是为晋明帝。明帝不甘受王敦操控,以手握重兵的郗鉴为外援,最终成功讨平王敦之乱。

郗鉴不争权势,深得明帝信任,很多朝政事务都会询问他的意见。不久明帝病逝,年幼的太子司马衍继位,是为晋成帝,郗鉴受遗诏辅政。

成帝咸和二年,公元327年,历阳镇将苏峻叛变,率军进攻建康,不久建康陷落,成帝被俘,郗鉴和荆州刺史陶侃相约起兵勤王,郗鉴率军转战京口,并以京口为作战大本营,在原铁瓮城的东边加筑了晋陵罗城,城墙依山势建造,东至今象山茶厂,北至今东吴路南侧,南至今大学山(老一中、外国语学校),西至今鼓楼岗(青云门顶)与铁瓮城相连。当时的镇江地界上有两座城,便是扩建的铁瓮城以及与它相接的晋陵罗城,那时的京口是江南仅次于建康的第二大都市。郗鉴据城坚守,不久苏峻坠马被杀,郗鉴再次力挽狂澜。自此郗鉴以徐州刺史之职出镇京口,总督徐、兖、青及扬州晋陵郡诸军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成帝咸康五年,公元339年,郗鉴病重,上表请辞所有职位,同年病逝。他历仕元帝、明帝、成帝三朝,一心为国,平定王敦、苏峻之乱,北拒后赵军的南侵,功在社稷;他不争权势,阻止了朝中主要士族的剧烈斗争,让经历过两次大动乱的东晋能够维持安定;他出镇京口,据险筑城,安置流民,发展生产,从南渡侨民中挑选精壮之士,训练成军,他是晋军精锐北府军最早的组织者和指挥者。


三、刘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晋哀帝兴宁元年(公元363年)三月壬寅夜,北府京口的一位简单而又贫穷的下级官吏刘翘家中,一个婴儿呱呱坠地,他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父亲为他取名为“裕”,幼名“寄奴”,谁曾想到,日后这个男婴深刻影响了东晋南北朝的历史。

刘裕家和这个城市一半以上的家庭一样,是当年永嘉丧乱,衣冠南渡时安置在京口的侨民,他们中的第一批人随祖逖渡江北伐,再也没有回来。成帝咸和二年(公元327年),徐州刺史郗鉴出镇京口,筑晋陵罗城,平定苏峻叛乱,自此经营京口,招募流民训练成军,是为北府军的前身,寄奴从小就生活在这个军人的城市里。但因父亲早逝,家境贫苦,幼年竟沦落到靠卖草鞋为生。不过,他少有大志,一心想成就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业。孝武帝太元二年,公元377年,丞相谢安派自己的侄子谢玄出任兖州刺史,镇广陵,于广陵和京口的侨民中挑选精壮之士,训练出一支在当时的整个中国最具有战斗力的军队——北府军。他带着如此雄心壮志,毅然从军,成为北府军的下级军官。

孝武帝太元八年,公元383年,东晋与前秦的淝水之战大决战爆发,谢玄、谢石率八万北府军于淝水之滨大败前秦军,晋军乘胜北伐,收复黄河以南故土。刘裕是随军出征还是留守京口,我们不得而知,但此战之大胜,一改此前东晋对垒北方少数民族政权的颓势,这或许在刚刚弱冠之年的刘裕心中种下了挥师北伐、收复失地的希冀。

十六年后,晋安帝隆安三年,公元399年,孙恩、卢循在会稽起兵反抗东晋,东晋朝廷派北府名将刘牢之前去镇压,刘牢之请刘裕为参府军事。刘裕机智有谋,勇敢善战,多次克敌致胜,屡立战功。他一战成名,成为北府军一员虎将。

安帝元兴三年,公元404年,权臣桓玄废晋安帝自立为楚帝,刘裕联合留守京口的北府军中下级军官起兵讨伐篡晋的楚帝桓玄。桓玄暴虐,人心尽失,次年刘裕率军击败桓玄,晋安帝复位。刘裕也凭此次平定桓玄之乱的功劳,拜为车骑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领徐、兖、青三州刺史、录尚书事,从此他控制了东晋朝政,权倾天下。

安帝义熙十二年,公元416年,刘裕派檀道济、王镇恶,率兵从合淝攻击后秦的许昌、洛阳,全面展开北伐。两人长驱直入,势如破竹,连克许昌、洛阳。再直攻关中的门户潼关,于第二年八月攻克长安,灭后秦。九月,刘裕进入长安,收复洛阳、长安两京,一百多年来没有人办到的事,终于由他完成了,他在长安拜谒汉高祖刘邦的陵墓,受封为宋王,加九锡,在未央宫召见文武大臣,一时间风光无限。

三年后,晋恭帝元熙二年,公元420年,刘裕接受恭帝的禅位,建立了南朝第一个王朝——宋朝。历史给他的评价固然有野心太大、杀戮过重,但他收复两京的丰功伟绩确实值得我们记住,他生于长于北府,他和他的部下们依旧是我们这个城市的灵魂与气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四、檀道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檀道济也是出生在京口的北府军将领,他幼年父母即丧,由哥哥檀韶抚养成人。自小在这个军事化的城市里成长起来的檀道济练就了一生好武艺,很快被提拔为北府军的下级军官。晋安帝元兴三年,公元404年,檀道济跟随同乡刘裕讨伐桓玄,后又率军征讨卢循,他身先士卒,屡立战功,不断升迁,拜为冠军将军。

安帝义熙十二年,公元416年,刘裕北伐后秦,檀道济与王镇恶一同担任先锋。十月,檀道济率军攻占洛阳。次年,率军北上山西,作战不利,转而南下攻克潼关。八月,他与王镇恶一同攻克长安,灭后秦,至此收复长安、洛阳两京,居功至伟。

晋恭帝元熙二年,公元420年,刘裕接受恭帝的禅位,称帝建立宋朝。檀道济因拥戴有功,被封为永脩县公。宋武帝永初三年,公元422年,刘裕病逝,檀道济受顾命辅佐太子刘义符即位。

宋文帝元嘉七年,公元430年,文帝出师北伐,任命檀道济总都督各路军事,不久宋军战败,粮草吃紧,檀道济最终凭借“唱筹量沙”之计顺利退兵。

元嘉九年,公元432年,檀道济因数有大功,被封为司空,镇寻阳(今九江)。元嘉十三年,公元436年,文帝病重,彭城王刘义康执政,担心檀道济会在文帝死后谋反,矫诏召檀道济入朝。他一到建康,就被刘义康逮捕。檀道济被抓时,狠狠地把头巾拉下摔在地上,说:


你们不是在毁坏自己的万里长城吗?!


檀道济死后,南朝在军事上转入守势,北朝则占据主动地位,屡次南征。后北魏曾南征至长江北岸的瓜步,文帝登石头城北望,面有忧色,长叹道:“如果檀道济还在,怎会让胡骑横行到这个地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檀道济是出自北府军的最后一位名将,他的死代表着北府时代的终结,之后的南齐、南梁、南陈均发家于长江中游的荆襄之地,下游以北府为代表的军事力量不再是控制中枢政权的唯一力量,影响日渐衰弱。


尾声

今天的镇江人往往容易忽略这段历史,更少有人知道我们镇江还有“北府”这一古称。谁还记得祖逖渡江北伐始于京口?谁还记得郗鉴所筑晋陵罗城就在花山湾?谁还记得寻常巷陌,寄奴、道济曾住?两年前我徒步勘察了市区所有古城墙遗址,现状惨不忍睹,我们习惯了遗忘,不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我们正一点一点地丢掉这座城市的灵魂与气质。一千七百年前,这座城市以最宽广的胸怀包容了二十二万南渡的百姓,在这里孕育了北伐收复失地的成功,这是何等的隐忍与坚韧。

琅琊王氏于法兰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附:七月中旬拜谒宗泽墓的活动,我们准备做一次正式的汉式祭祀,甚至有可能的话能承袭宋制,祭祀规程、服饰以及祭文将由专业人士负责筹备,本次活动为非盈利纯公益性质活动,只为复振吾辈之信仰,府城之灵魂。更多详细信息,敬请期待下期更新。


『北府军系列文章之一』家乡与他乡 请到:http://bbs.tiexue.net/post_5062654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1/5/11 1:42:19 被北府三秀六俊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