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末日 第三集 泰国人妖 第四十一章 远征军(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


死胖子的小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看样子是想骂娘,我赶紧推了他一把,说道:“你别咋咋忽忽的,大家都是第一次来泰国,怎么可能认识路?”看到死胖子还想说什么,我就说道:“你别害怕,不是还有地图呢么?!”

死胖子“哦”了一声,这才放下心来,佯作轻松的占据了我的床,翘起二郎腿,点了支烟,说道:“谁害怕了?我这不是关心工作么~”

对于这种厚脸皮的家伙,我简直是木法度,正要揭露他无耻的谎言,对讲机里面突然传来陈庭耀的声音:“杨队,花哥,已经从望远镜里面发现曼谷国际机场,发现机场跑道上面杂物太多。重复一遍:机场跑道难以利用。”

我听完之后,一个高就蹦了起来,扭身就往驾驶室跑,一边跑一边用对讲机喊道:“全体注意,全体注意,集合驾驶舱,集合驾驶舱。”

我们这只小分队的成员都是干练之人,我跑出去没多远,队员们就陆续的从各自的房间里面冲了出来,尾随这我,一路来到驾驶室。

我接过陈庭耀递过来的高倍望远镜,仔细一看,心里不禁都凉了。但见整个城市处处浓烟暗火,雾气蒙蒙。

曼谷廊曼国际机场早已成为进入东南亚地区的一个主要枢纽,共有八十多家国际航空公司的飞机在此起落,已成为亚洲地区空中交通最繁忙的机场之一。据说光是在一九九七年,就有约二千五百万的旅客在此出入境,十六万九千架飞机在此起落,同时还承载了八十万吨的空运货物。一九九八至一九九九年,泰国政府积极推广泰国神奇旅游年,更吸引了各国观光客光临泰国,在曼谷廊曼国际机场起落的各国航机更多了。因此有人戏称曼谷廊曼国际机场是一个吸纳外资的 “聚宝盆”。

这样一个大机场的规模之庞大,真的非常令人惊叹……而现如今机场跑道上一架架烧的焦黑的飞机,数量之多,也令人咂舌,简直就是飞机坟地。

看来泰国这边的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麻烦的多。

陈庭耀问道:“现在只能寻找迫降地点了。”死胖子子就说道:“那你找个宽敞点的地方。”我瞪了死胖子一眼,说道:“不可能有迫降地点了,我看过了,一进入泰国境内之后,就没看到一条空旷的道路,到处是碰撞起火的车子。”其实在福乐多内部,早就有人提出用火攻的办法,来消灭粽子大军。可是坚决的被我否定了,原因其实很简单,那些粽子不可能一下子就被烧死,临死之前说不定会把火头引到整个城市,造成大面积的失火……现在消防队都没有了,遇到火灾,除了让它自然熄灭之外,我们毫无办法。而火灾烧掉的任何东西,都是无法挽回的损失。看到曼谷市区的惨象,我更加坚定了自己以往的想法。

死胖子愕然道:“没有跑道,我们的飞机怎么降落?难道我们还要飞回去?”我咬了咬牙,沉声道:“我们跳伞!”死胖子问道:“你学过跳伞?”看我摇了摇头,就怒道:“你自己都没学过,你逞什么能?咱们这么多兄弟,都没干过伞兵,从这么高的地方往下跳,可有多危险?”

我点了点头,说:“我没想让大家都跟着往下跳,你跟着我就行了,其他人做飞机返回大连。”从一开始,就是我推断的这次所谓的末日危机,来自于远古时代的文明冲突,现在一步一步的走过来,情况已经很明了了。我隐约的感到,上一次的文明冲撞,不可能只局限于古老是中国,之所以线索都集中到了我们那里,原因其实很简单,只有我们有记载历史的习惯。

我现在越来越清晰的认识到,这个泰国人妖的秘密,绝不会向当地人所传说的那样简单,不要忘记了那个击杀了人妖的壮士来自北方……泰国的北方是哪里?不就是中国么!我猜想上一次远古文明的大冲撞,肯定是在亚欧非大陆上全面爆发,最终的决战之地是中国,因为那个时期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类武装根据地。而最终,也是由中国人终结了那场浩劫。这些事情在一本叫做《山海经》的古书里面隐约就有透露……《山海经》是我到目前为止一直看不懂的书籍,那里面记载的事情之古怪稀奇,实在是让人难以琢磨。虽然我已经感觉到很多秘密隐藏在其中,可我偏偏猜不出来!这对于好奇心奇重的我来说,分明就是一种煎熬,现在这本书几乎就是我随身必带的物品了。

地下城的大军已经在行动了,美洲大陆根本抵挡不了太久,终有一天那些怪物要踏进我们的国门,我们的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既然千辛万苦的来到了这里,我就没有理由空手而回,不过我必须为我的兄弟们负责,所以我做出了如上的决定。

死胖子愣愣的看了我一会儿,喃喃的说道:“就我们两个人?”我还以为他要打退堂鼓呢,哪知道这小子一口答应下来:“行,胖哥陪你跳……总不能看着你小子学赵子龙,单枪匹马闯常山。”

区翔抱着他的狙击枪,不温不火的说道:“花哥去哪我去哪,花哥打谁我打谁……花哥要跳伞,我也跟着跳~~~他妈的摔死了算我活该,绝不埋怨花哥。”

他这话说的有点重了,我想阻止他,胸口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居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我强忍住泪水,就听吕剑寒和剑天寒同声说道:“我们也要跳伞,九哥派我们出来,又不是搞旅游观光的,怎么能打个转儿就回去?”

我破口大骂:“胡闹,你们跟着起什么哄?还他奶奶的冒充双胞胎和我玩异口同声?想造反怎么地?”

死胖子也看出来大家的情绪有点不对,赶紧对他那两个伙计说道:“兄弟们别急,这次的任务只不过是侦察而已,不用这么认真的……”他还没说完呢,吕海宝那土鳖已经做慷慨赴义状,说道:“我陪师傅一起跳,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再过二十年又是一条好汉……”死胖子怒道:“去你它吗的,净说丧气话,给我闭嘴!”抬头去看征宇,征宇笑眯眯的说道:“杨队你别看我,你要回家我跟你回家,你要跳伞我也跟着你跳伞。”

我和死胖子相对傻眼,老车年纪比较大,说道:“老花,胖子,既然大家都同意跳伞,你们也就别坚持单飞了,带上兄弟们一起干吧。”吕海宝在一边点头,说道:“就是,万一你们跳下去之后,一下子摔扁了,任务岂不是就完成不了了么?咱们这么多人往下跳,总能活几个……”死胖子扬起巴掌来,要揍吕海宝,吕海宝赶紧一猫腰,躲到了我身后。

我点了点头,说:“好吧,既然这样,那咱们有酒一起喝,有命一起玩儿,拼了!”大家轰然叫好,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副驾驶位置的霍夫曼,嘀哩咕噜的说了一大堆话,陈庭耀代为翻译:“老霍说他原来就是伞兵,他可以带你们一起跳伞。”说完之后陈庭耀自己都乐了:“老黑,你要是也跟着跳伞,那谁给我当副驾驶?”看看大老黑听不懂,就又用英语说了一遍。

霍夫曼“哈哈”一笑,站起身来,把车师傅摁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帮老车把手放到操作杆上,冲着陈庭耀嘻嘻一笑,然后站到我面前,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说道:“老花,我来了。”

可怜的车师傅一下子就慌了,结结巴巴的说道:“我草,我可从来没把公交车开上天啊!”陈庭耀腾出一只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笑道:“习惯习惯就好了。呵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