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船奇案 正文 三 艳夫人

phenry 收藏 0 10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51.html[/size][/URL] 加里 史密斯先生是在起居室的沙发上死的,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如法医所述,并非死于急性发作的猝死,而死得较为安静。死姿较为疲软,身上还披着浴巾,其余一丝不挂,整体很瘦小,史密斯资料上是159,49kg,可显然比这要瘦弱许多。从尸体僵直情况看,死者死亡时间与举报的家人所述相符,据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51.html


加里 史密斯先生是在起居室的沙发上死的,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如法医所述,并非死于急性发作的猝死,而死得较为安静。死姿较为疲软,身上还披着浴巾,其余一丝不挂,整体很瘦小,史密斯资料上是159,49kg,可显然比这要瘦弱许多。从尸体僵直情况看,死者死亡时间与举报的家人所述相符,据报道是史密斯的妻子——艳·史密斯。艳·史密斯则十分迷人,身材上完全盖过了瘦小的丈夫,而且很强势地交叉双臂。打量着阿尔文,而阿尔文需要仰视才能看到她的双眼,她的双眼充满了机警与防备。丈夫的死亡没让她疲惫,遑论打击到了她。面对接踵而至的警方调查,她显得胸有成竹。

她说话时有一种叫……解脱的口气。

“你们还是来了。!”

阿尔文亮出了证件,警徽闪闪发光。一行“海王号”全称的小字职衔下是一张阿尔文·弗拉明戈的本人的英俊照片,在这一切之上是至高无上的星际共同体的授权,每次做这个动作,阿尔文都知道背后有个强力后盾。“这是我的助手!”阿尔文指了指身边的温特,“要看他的证件吗?”

“不必了!”艳·史密斯冷冷地说,“我就知道枕边人的死,是少不了要明察暗访的,你们不至于等我丈夫的尸体成了干尸才大动干戈吧?”

“关于尸体,我们第一时间派了法医做了检查,我们已经有了报告。”

“而4个小时之后,二位又来了!你们真是明察暗访无所不知啊!我早听说‘海王号’是星际共同体前十,很出色、很优秀了!”

“您对我们‘海王号’颇有几分了解,而对您,在这里要谢谢您的关注。”

“你们看过了报告,还怀疑什么呢?”

“我们怀疑你的丈夫是被谋杀!”阿尔文说。

艳回了前倾的上身,一头长发随之瀑布般舞动而狂放不羁,她穿着丝袜的双腿像是钢筋一样绷直,肌肉很有弹性,她的小腿丰盈而且结实,藏在薄底拖鞋的脚下不知出了多少汗,也许还在往外渗。并随着前后脚弓的弓起,几根脚趾腾空着,其余所有的一定牢牢地扎根地下。

她依旧怀抱双臂,充满戒备的样子,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对待对待丈夫的?

“恐怕您还认为我除了和丈夫例行公事地上床以外,还认为我跟他的死有什么猫腻?”

“您的丈夫是死于心脏衰竭,诚如法医在场所做的鉴定,可是……”

“可是什么?您不是在想,我是如何上床活活玩死一个男人的?那么,您是想试试我是如何让他自然死亡的吗?或许,只是个半死,您也会心甘情愿地离开的对吗?”

“我想,我是会誓不甘休的!”

“对,您是会誓不甘休!”

“长官,您如此轻率地挑逗她,可是史密斯太太似乎并不恼怒!”

温特在旁而语,可是音量太大……

“切……”史密斯太太鄙夷地说,“我有什么可恼怒的。”

“可怜的史密斯先生……”史密斯先生紧闭的眼角里渗出了一滴粉红色的液体,拖得长长的,在脸颊上打着转,像是洗过的红宝石,很难快就凝成了更大的一颗,沿着腮边摇摇欲坠。

尸体那胡子稀疏的人中也湿了一片,艳走过去随手提起了搭在扶手上的手帕,又揩下了一片洇红的血迹。

“尸体已经挂了6个多小时,可还在七窍流血,真是太可怕了。”温特说。

“看上去完全像是砒霜中毒……长官!”温特碰了碰阿尔文的胳膊,阿尔文随手扶了扶上臂袖子,冷艳观察着艳的一举一动。

她的腋下有很多毛,刚刮出了粉红,可还像是被熏黑了,她的下体肯定也很紧致,连衣裙在隆起的屁股下舞动,还没有在薄底的绒丝拖鞋上踮起修长的脚弓,她的腰笔直,轻易就腾过了史密斯的脑袋,手上动作娴熟,裸露的手臂上有绒毛。

“她不把他搞死才怪!”温特耳语说,阿尔文点了点头,可是,她还是转过了头,似是有所觉察。她又转过去忙别的了,头也不回地揶揄,“二位先生在评头品足什么呢?”

“不要紧,太太,真的不要紧,我是想说温特,他有些武断。”

“那就好。”


尸体挨着扶手的茶几上,放着半杯水,杯口上隐隐有血迹,脚边的地毯过于潮湿,看来是前有过轻微的发作。

这可能是唾上了脚边的地毯,可已经过于潮湿,无疑会覆盖细节。

由是探长的眼睛转到了茶几一旁摆放的一台饮水机上——水桶倒插着,清凉的水一直浮上了极顶。这是房中唯一让人舒心的地方,眼睛好受了些。

阿尔文注意到——“海生”两个字。墙边并排摆放着同样的水桶,一道摆了十余个——拉开占了一半的宽度,封口都没有打开。

探长站直了腰,仰视着艳 史密斯的眼睛,“您丈夫最后喝的这种水,是什么时候引进的?”

“引进?”你可真无知,引进是大批量的,是能打开销路的。我们引进它干什么?都不够对口直销的。”

“那你们是被对口直销了?”

“家里不该放这种水。看上去就恶心,您没看到那几桶谁都没开封吗?这是第一桶!”

艳拍打着“屁股”朝上的桶底,肌肉抖动着,看着阿尔文的双眼充满了霸气。

阿尔文错开了眼睛,嘀咕,“那您是一口都没喝了?”

“我?喝这水?”她昂起了胸脯,傲慢地曲着黝黑的双腿,双臂支在阿尔文颈前,浑身都是鄙夷,“不可能!”这个身材高大的悍妇两只手就能在丈夫脖子上绕上两匝,随时可“喀嚓”一声掰断!

“那么,只有您丈夫喝这水了?”

“那倒不是,全公司的人都在喝,喝完下班!真不知道他们要喝到多久?加利一定以为换掉一个有过持久合作关系的牌子,而改换一个可能带来更光明合作前景的饮水供应商的牌子,是公司发展的契机吧?”

她的讽刺更加锐利,“结果成了这样,一个穷商家能带来什么契机?根本连上市的资格都没有,詹姆斯佩顿,我们公司的第三大股东,还专程去考察过!而在我看来,连评估都没有必要!如果加利觉得连考察一个办公饮水供应商都斤斤计较,我也真难看到‘史密斯公司’在十年内会有什么起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