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西方双重标准反恐背后的中国反恐问题

听到风声 收藏 11 756
导读:评西方双重反恐背后的中国反恐问题 作者:听到风声 文章核心为:拉登之死绝不意味着东突问题的弱化 曾几何时,久违的恐怖主义屡屡放置报纸头条,在各大新闻媒介里广泛传播,中国人谈到恐怖主义,应该是从80年代开始的,在此之前因众所周知的国情问题恐怖主义并未过多的见诸报端,而谈到恐怖主义,国人真正能想到的应该就是东突。东突的来源在各大载体里已经有了粗略的介绍,作者不用过多的点著笔墨,80年代末李鹏总理去访问土耳其,明确了对东突的中国态度,东突名称里有着和土耳其有关的称呼,其实就目前而言未必一

评西方双重反恐背后的中国反恐问题


作者:听到风声



文章核心为:拉登之死绝不意味着东突问题的弱化



曾几何时,久违的恐怖主义屡屡放置报纸头条,在各大新闻媒介里广泛传播,中国人谈到恐怖主义,应该是从80年代开始的,在此之前因众所周知的国情问题恐怖主义并未过多的见诸报端,而谈到恐怖主义,国人真正能想到的应该就是东突。东突的来源在各大载体里已经有了粗略的介绍,作者不用过多的点著笔墨,80年代末李鹏总理去访问土耳其,明确了对东突的中国态度,东突名称里有着和土耳其有关的称呼,其实就目前而言未必一定是土儿其政府背后支持的产物,或多或少东突问题在境外成长与国内外三股势力的互相勾结有着直接的关联。



东突问题的来源并非十分复杂,可借着恐怖主义之风,行使自己已可告人的政治诉求便是这伙极端势力的目的,所谓政治诉求自然有其滋生的土壤,中国的信仰中包含和包容了***教,可***教中的极个别分子挑动所谓圣战,得不到国内广大穆斯林同胞的拥护,用暴力恐怖来支持他们的政治诉求是当仁不让的选择,为了让大多数穆斯林同胞对他们的政治信仰有深刻的认识,用暴力恐怖扩大影响就是其重要的选择之一。东突的目的是独,但是东突的独按其本意也牵扯到周边国家的独立,自然得不到周边国家的响应,在这个基础上,国际化东突问题自然是其不二的选择。


东突分子的成长事实上是不折不扣暴力恐怖发展历史,自新中国成立以后和以前,他们也从没有放弃东突的暴力法则,这种暴力形成了多年,已不可更改,东突分子与国际恐怖主义分子相互勾结,大打圣战之牌,东突问题和国际阿拉伯世界的恐怖主义有着很大的区别,但两者也有绝对相似的地方,包含基地组织的教义中均包含了所谓圣战一说,可是东突在中国这个相对平静的国度里发生的恐怖活动是纯粹的没事找事,新疆各族人民团结和生活质量改善,是每个新疆人应该有的印象,东突缺乏在国内滋生的土壤,即使有也仅仅是沧海一粟,新疆各族平等是铁的事实,不容恐怖东突去摸黑,有着公正公平传统的民族自治政策严重打击了东突的泛滥。




我们提到东突自然会联系到基地组织的东突训练营,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作者本人,我在网络上搜索,我从没有在任何一家已知名的媒体上得到过,基地组织明确支持东突建国的声明或者首脑声明,这是令人奇怪的现象。自美国911后,国际上盛行反恐一词,中国的反恐怖与东突挂勾也是理所当然的,东突和基地组织的联系倒底有多深,是必须予以了解和深入分析的,塔利班组织和基地组织对中国的政策实际是自相矛盾和复杂的。一方面中国支持公平公正处理国际问题,一方面碍与东突分子在阿富汗和前苏联各共和国的协助,产生了对中国不同的理解方式。(基地组织对我国十分敌视的。他就是东突的最大训练者和武器提供者。又由于我国对巴国的影响,巴国对基地组织又施行打压。他们就迁怒于我们,于是就大力支持东突独势力。)此为引用。



中国反恐怖的核心是反东突,那么反基地组织是不是核心有待观察和了解,直接的证据是,基地组织支持东突搞训练营,更有直接证据证明,杀害我武警战士的东突分子与基地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种关系的度有多深,必须予以最直接了当的了解。



不仅是基地组织在影响东突分子,911后,美国立即确定基地组织为恐怖组织,顺便为了得到中国的大力支持,把东突也例如其中,但是回过头来,我们仔细想象,如果没有911,东突能不能被美国判定为恐怖组织,却是很难说的,美国的双重标准反恐怖,随着拉登的死去,必然会产生很多变化,东突在拉登时代是美国利益下的敌人,可是在后拉登时代,美国会不会真的把东突当做恐怖分子,很难判断,直接的疑惑自然是,前几年美国对东突分子的审理及把他们放到阿儿巴尼亚的事实,这是严重的干涉中国内政也是直接宣布美国支持东突的铁证。


中国不必把美国介定的恐怖组织太当回事,美国人认定是恐怖分子的未必他就是中国心中的恐怖分子,而美国不认为是恐怖分子的他也未必真的不是,东突分子是恐怖分子是铁的事实,不能因为美国人的态度而改变这一事实,75中大量死亡的各族群众,直接证明了他们就是恐怖分子。


近年来产生了一批类似东突的所谓民权民主式样的恐怖分子。他们不拿枪不杀人,可他们就是最大的恐怖分子,让我们评价下头号恐怖分子,热比亚


中国恐怖分子的核心是热比亚,热比亚是因当时时局政策做出决定放其出去的产物,热比亚的经济问题是重要的,更重要的问题是热的外出对中国国内恐怖分子的影响及直接援助,正是这个人导致了各族群众的直接死亡,历史将证明,这个人对各族群众的损伤负有直接的责任。在国家领土完整的前提下,屈服压力或者心存仁慈绝不是中国的选择。



中国的反恐问题的变化是恐怖分子的全面改头换面,一些恐怖分子打扮成民主人士,白天批着民主的外衣,比如热比亚之类,表象外衣之后的是其人性的外衣,而在外衣之后就是恐怖和暴力,新疆各族人民的暴力损失,最直接的领导人肯定是热比亚无疑,热比亚在境外的直接遥控,和新疆某些高校和地方的错误教育,导致了前年大批无辜群众的死亡,我多次讲过。新疆的教育里应该有一些国家荣誉感的教育内容,明确反对东突也是其教育内涵之一,而目前缺乏这样的内容。一些同志没有胆量和气魄直面东突的残酷。


各族群众的弥合是个长期过程,在这个时候,东突分子必然会再起波澜。在这里作者本人更正一些想法,我曾经以为良好的经济发展是最重要的弥合方式,现在我却认识到,在日趋复杂的国际环境下,经济的发展造就的表象团结是十分脆弱的,东突分子有土壤的核心是独,可为什么要独,不是东突分子所宣传的那样,中国的经济就是再向前几百年,由境外恐怖分子所围绕的国内环境也会出现问题,很简单,中国的反恐怖立足中国内部是合适的,可重要的一环还应该是杀出国门外的反恐,这种反恐不应该以美国定义的反恐为蓝本,而应该具备中国自己的特色。


一定意义上,我再次重申,容留热比亚的国家首先应该定义为恐怖策源地国家。不通缉热比亚难以向全体中国人交代。


东突分子以拉登为精神信仰,可塔利班组织是不是跟从这种信仰无从所知,拉登支持东突有铁的事实做证据,塔利班的政治盟友包含了拉登,问题是塔利班是不是中国的敌人或者换个称呼是不是恐怖策源地,我们应该进一步的取得证据。


作者本人判断:拉登之死到底有什么深刻的意义。我倒觉得拉登之死撇清了塔里班和美国之间的浑水,美国杀死拉登未必是重大的反恐胜利,但是显然的事实是,失去了拉登的塔利班反而有了生存的机会,美国借打击基地组织推翻了塔利班政权,可是多少年来,美国对塔利班的战争陷入了深深的泥潭,结束了拉登不仅仅意味着基地组织的重大损失,重要的是,美国失去了一部分打击塔利班的理由。近期,美国与塔利班组织的关系很有可能发生改善,美国也很有可能改变军事打击塔利班的政策,改以和平攻势。


目前情况下,基地组织支持东突按目前的网络条件可以认可,美国在阿富汗打着反恐怖和消灭拉登的旗号。四处出击,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打击基地组织,是不是间接的援助了中国,值得推敲,事实上,在反恐怖的重要2009年,我们国内发生了新疆事件,这批支持东突的人从那里得到策应,我想最重要的一环还不是基地组织,最重要的一环就来自与那些所谓的民主国家的庇护。


近年来,美国的双重标准下,热比亚一伙,打着民主的旗帜,四处煽风点火,妄图颠覆新疆,他们的动力受到基地的支持十分有限,反而是那些批着反恐外衣的西方国家,平凡的出手,互助这个真正的民主外衣下的最大恐怖组织,这才是最大的恐怖来源。



作者想表达的也比较简单,那就是东突的土壤在国外大有蔓延之势,即使在美国宣布东突为恐怖组织之后也依然如此,中国不必过过的为那些所谓民主国家宣布中国某个组织为恐怖组织而欢呼雀跃,真正的挑战来自与我国自行定义的恐怖标准为世界所接受才是我们的目标。



拉登死后,事实上,对东突的影响是非常小的,甚至用忽略不计来形容绝不为过,目前在中国境内的恐怖主义的头号来源正是来源与热比亚一伙,而且可以肯定,以美国多年来的行事方法,只要目前在阿富汗的东突分子放弃敌对美国,那么他们成为美国朋友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不用对这种言论持怀疑,美国的双重标准,决定了东突是中国的敌人,但他绝非一定是美国的敌人,


既然如此问题就明确多了,美国的敌人也未必就是中国的敌人,只要一些恐怖分子不反中,那么我们也不一定非要按国际法则把他们定义为恐怖分子,依据此例,中国的反恐核心应该是反对容留热比亚的国家身上,他们才是中国的真正敌人。



西方一部分国家一方面叫嚷中国不民主,一边支持热比亚一伙屠杀我最底层人民,逐渐丧失了中国底层人民对西方人权的期望或者向往,这才是真正的西方部分国家缺乏远见的表现。西方式人权在中国缺乏市场,绝非偶然,以西藏和新疆为例,丧失生命的大部分底层劳动者,他们的死对西方人权必然画上很大的疑问。




事实上西方某些国家被称为恐怖主义制造者绝非偶然,基地组织拉登的死事实上对中国而言是值得高兴的,做为拉登这个个体,支持东突训练营,制造中国国内恐怖事件,自然是罪不容赦,中国对拉登之死的解读,不用太过于明显,事实上,为75死难群众复仇是必然和必须的。包括热比亚这类恐怖分子也应该提到定点清除的日程上来。




中国的反恐之路自然是漫长的,决心反恐就要付出代价,靠政治压力和政治谈判解决热比亚一伙,显然不能做到,事实上。以新和藏的大量平民百姓生命的丧失为起点,这些人就是不折不扣的恐怖分子,试图与这个人进行任何政治谈判的行为必然会被我们的子孙所唾弃。在将来,紧随拉登之后的东突必然不会放下武器与我们谈文明,更多的事实是:拉登死后,恐怖主义在新疆不仅不会弱化还有升华之势,变换角色甚至和基地组织拉远距离必然会得到西方的垂青,这是我们面对的新的挑战。目前新疆的维护稳问题的核心就是反对东突和打击东突,在不久的将来绝不能指望新疆永远无事,只要有支持热比亚的势力存在,新疆就很难安宁,在此条件下,不难理解我国对军事的进一步提升,中国的反东突和我们国家的强大有着直接了当的关系,中国必须要发展经济,发展军事,缺乏争当世界强国的想法不可取,中国必须强大武力,只要强大的武力。我们才不会有更多的敌人,中国威胁论不是事实,可中国威胁论的实现会极大的遏制恐怖主义策源国家。


中国的反恐怖任重道远,中国的反恐怖的胜利就是中国的崛起之时,中国不需要看第三方的眼色去打击东突,恐怖主义东突必然要为过去的屠杀付出代价,也必须承担恐怖犯罪组织的称谓。另一方面,与其说他国遏制中国发展。不如说中国的成长就是一个反遏制到遏制他国的一个过程。只要中国自身民主民权逐渐发展和完善,我们没有打不败的敌人。


听到风声/2011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