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忘却的记忆 第三章上海展风华 第十九节 又见兄弟

萧青衫 收藏 2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04.html[/size][/URL] 看见萧城健硕的身材,拳击队的德国教练丁格尔说:“Miss萧,你来拳击队吧,我包你在柏林得名次。” 萧城笑着说:“拳击比赛不适合我。”话一出口就发觉不好。 丁格尔道:“萧先生练过武术。” “不完全是,说比较注重实战较为确切些。” 丁格尔对拳击队另一教练上海精武体育会教练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04.html


看见萧城健硕的身材,拳击队的德国教练丁格尔说:“Miss萧,你来拳击队吧,我包你在柏林得名次。”

萧城笑着说:“拳击比赛不适合我。”话一出口就发觉不好。

丁格尔道:“萧先生练过武术。”

“不完全是,说比较注重实战较为确切些。”

丁格尔对拳击队另一教练上海精武体育会教练陈汉强说:“Miss陈,你和萧先生比试一下如何。”

陈汉强多精明:“我和萧主任比试显不出效果来,只有丁格尔先生和萧主任切磋一下,才能看得出西洋拳击和中国武术的不同。”队伍里有人开始起哄,要丁格尔和萧主任比试一下。

丁格尔担任商震的三十二军拳击队教练已有二年了,也见识过中国武术的搏击技术,自己手下的拳击手王润兰、靳贵第都是从小就练武,和他们交手时,能够赢自己很难,就觉得中国武术花架子不少,实用的不多,当下就说:“好啊,我就和萧先生切磋一下。”

今天来进行晚跑的人中有田径队的,也有篮球队和足球队的人,都是些喜欢来事的主,周余愚和张造九见识过萧城教训印度阿三的,现在更想看看他是怎样把德国的拳击教练打倒,几十个人吵吵嚷嚷来到旁边的草地上围成了一圈。

萧城脱掉脚上的鞋,看到丁格尔在灵活的调整着步伐,就说:“我先动手的话你就没机会了,你先来吧。”

太嚣张了,在中国还没人这样对自己说过话,丁格尔这气呀,见萧城双手下垂根本就没防御,于是一个跨步,对着萧城的头就是一记左勾拳,但正真的杀手却是后到的右直拳。令丁格尔不解的是自己的左勾拳被弹开,直冲过去的右直拳却被反转到自己的后背,而整个身子已跪到在草地上。

“怎么回事。”丁格尔无法理解,而周围的人也看呆了,陈汉强看出萧城用的是擒拿术。

萧城松开手,丁格尔站起来道:“萧,你用的是魔术,不是拳击。”

萧城笑了:“好,这次我进攻,你看好了。”

“好,我等着。”丁格尔睁大眼睛紧盯着萧城的动作,他看到萧城双手下垂,却一步步逼进自己,丁格尔忍不住又是试探着打了一拳,但伸出的左手又被萧城叼住,一股强劲使自己的手臂向后弯曲,向后撤的腿又被萧城卡住,整个身子仰后就倒下了。

丁格尔爬起来,不服气的大叫道:“再来,这次我进攻。”说完,就一组凶猛的组合拳朝萧城击来,丁格尔但觉得自己出拳才三下,却看见萧城一转身,一条腿朝自己的左肩飞来,急忙阻挡,左肩膀已被重重的击中,整个身子就斜飞了出去。

好嘛,还没碰到人的身子,自己却倒下三次,丁格尔真是郁闷啊。萧城走过去把丁格尔拉起来时,丁格尔揉了揉疼痛的左肩膀说道:“Miss萧,你确实不适合正规的拳击比赛。”

周围的人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萧城觉得丁格尔倒是个十分坦诚的人,顿时对他有些好感。

萧城今晚神奇般的表现让参加集训的所有人都十分的佩服,周余愚和张造九就不用说了,那些参加晚跑的大学生也把自己亲眼所见的事告诉了周围的同学,使得整个交通大学都知道了这件事,来看运动员训练的大学生更多了,好多人只是想见见这位传奇的年轻的萧主任。

这个消息传到校长黎照寰的耳朵里,心想这个有共产党身份的国民党年轻官员倒是多才多艺,会作曲,会唱歌,会武术,那本书也写得不错,感人的地方自己看了也流泪,还听说经常去学校的图书馆,图书馆馆长说,这几天图书馆天天爆满,尤其是那个萧主任的座位旁女生特别多,有这么个人物在学校里,自己也应该关心一下。


一天上午,萧城正在操场边看容启兆、颜成坤指挥足球队进行定位球的训练,看着一代球王李惠堂和包家平、谭柏江、麦绍汉、陈镇和、孙锦顺、贾幼良等球星在紧张训练,心里思索着怎么样才能使足球队在柏林取得更好的成绩,要说这一代球员可以说是中国足球史上最好足球人才,足球技术与国外的运动员相比差不多少,所缺的是体能和合理的攻防体系,把这二项处理好了,相信中国足球队可以在柏林走得更远。

容启兆看见萧城在场边想事,就走了过来,此时一个足球朝萧城方向飞了过去,容启兆叫道:“主任小心。”

萧城看到球飞过来一伸腿勾住来球,灵巧的颠了二下,然后一脚把球踢向球门,守门员包家平没注意到,球直接进了球门。

容启兆看了一下距离足足有三十米,心里有些鄂然,陈镇和见了又踢了个球给萧城。

萧城见球过来了,想也没想对着球门就是一脚,包家平一个侧扑没接触到球,球又飞进网里。陈镇和、孙锦顺又连送二球,全被萧城一一送进网里,而且是球网上二侧的死角,包家平看到自己连二十米外飞来的球都接不到,心里这个郁闷啊。

李惠堂、谭柏江、麦绍汉、陈镇和、孙锦顺、贾幼良等人十分惊讶,容启兆走过来说:“主任,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萧城也没想到自己这几球踢得这么准确,想想以前在大学里踢球也没有这样的表现啊。这时,沈嗣良走过来:“萧主任,校门口来电话说有三个男孩找你。”萧城向容启兆抱了声歉,就走向校门口。


门卫老张笑着说:“萧主任,这些天要进去看你们训练的人太多了,我们都劝了回去,可这三个男孩就是不走,还说你是他们的大哥,指名道姓要见你,所以我就打了电话。”

“张师傅,我们运动员来这里训练,给你们添麻烦了。”

“哎哟,萧主任不能这么说呀,你们来训练,我这个看大门的脸上都光彩啊。”

萧城转头看却是毛岸英俩兄弟,高兴的跑过去,把毛岸青举起来,毛岸青虽说有十一岁了,但长期营养不良,个子只有七八岁小孩大小,萧城放下岸青,又把岸英搂过来,说道:“想死我了。”

“哥。”毛岸英俩兄弟搂着萧城,眼睛有点发红。

“这位是?”萧城望着另一位比毛岸英要大一些的男孩问。

“萧先生,我叫董寿琪,我爸是董健吾。”

“好,太好了,以后愿意的话也叫我哥,走,我们进去。”萧城拉起三人的手对老张说:“谢谢张师傅,我把人带进去了。”

“哎,不用谢。”老张看萧城四人远去对另一门卫道:“真是好小伙,又年轻又有本事。”


萧城手拉着岸青边走边问:“你的头好了没,还痛不痛,有没有头晕的感觉。”

一进校院,毛岸青就东张西望兴奋的不得了,“哥,我早好了,一点都不痛了。”

萧城高兴的摸着岸青头:“好,好,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走过来的,哥,这里好远,我走得腿都酸了。”毛岸青没看见岸英的眼色说道。

萧城弯下腰使劲搂了搂岸青:“苦了你们了,现在一定是饿了,走,先去吃饭。”

毛岸英看到萧城对自己兄弟这么好,更相信萧城一定是爸爸身边的人。


现在正是午饭时间,萧城他们来到食堂,一边和运动员打招呼,边找座位,看见周余愚、张造九走过来,便叫住他们,拉过毛岸青:“二毛,那天救你的还有这二位大哥,来,好好谢谢。”

毛岸英、毛岸青向周余愚、张造九鞠躬:“谢谢二位大哥相救。”

周余愚、张造九认出这个自己曾经抱过的男孩:“我想起来了,是-----。”

萧城点一下头:“你们多打三份饭来吧。”

萧城领着毛岸英他们找了个较远的位子坐下,没多久周余愚、张造九就把饭端来了。二人把饭菜推到毛岸英三人面前:“小阿弟,快吃,多吃点,长大好去打红头阿三,这格台型(面子)一定要扎回来。”

毛岸青道:“哥早就讲过,等我病好了就教我功夫。”说着还做了个冲拳的动作,倒把大家惹笑了。

萧城问董寿琪:“你爸和阿姨好吗。”

毛岸英忧郁说道:“阿叔不知道做什么事去,好几天没来,阿姨找不工作,急病了,又不让我们出去,寿琪哥和姐只好不去上学,去打工挣钱回来照顾我们。”

“不要去打工了,都回去上学,我拿钱你们带回去。”萧诚不知道,此时,董健吾正带着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去延安的路上,埃德加·斯诺到延安后写下著名的《西行漫记》。

董寿琪说:“我们不能拿哥的钱,妈知道了要骂的。”

“你们这位阿哥现在老有钞票格,等一息多拿一点,回去吃鱼吃肉,用光了再来拿,吃穷伊。”周余愚对这二天萧城要求竞走队员在学校里那座桥上面训练大为光火,现在逮着个机会就不放过。

萧城心里明白也不为意,往三个人碗里添了块肉说道:“现在正长身体的时候,是应该多吃肉。”又对周余愚道:“你也别叫苦,五十公里竞走,只有跑进四小时才能拿名次。”

“到时拼一下就有希望。”张造九道。

“你说的是在平地,有山坡的情况下,你们能跑进吗。”

“在山上比赛,不会吧。”周余愚和张造九相互看看。

“别抱侥幸心态,到那时拿不到名次,我就把你们现在偷懒不练的事捅给记者,哼。”

“哎哟。”周余愚和张造九一个没坐稳,摔倒在地上,萧城是哈哈大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