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对历史的正确判断,便没有中国的正确未来

289617505 收藏 1 97

未来是历史的延伸,所以,没有对历史的正确判断,就没有中国正确的未来。什么是中国的历史呢?中国革命历史,建国后前十七年历史,文革十年历史,后三十年历史。我们为什么这样划分呢?因为,划分历史阶段,应该以党的宗旨和最终目标做为衡量历史的标尺,也即价值标准、价值目标做为衡量历史的标尺。我们为什么以党的宗旨和党的奋斗目标做为划分历史的标准呢?因为,社会实践是检验价值标准、价值目标正确与否的唯一标准。因为,我们认为,价值标准、价值目标,得到全国人民的共同拥护,并成为全国人民的共同理想,全国人民又努力实践,才是正确的价值标准、价值目标,虽然在实践理想的过程中,会犯这样哪样的错误,或者失误,但从本质上说,这些错误或失误,是经验不足或没有经验的实践错误,就像科学实验一样,没有寻找到正确的方法所产生的实践错误,而不是科学理论的错误。同理,社会实践发生的错误,并非等同于价值标准、价值目标的错误。


-

中国六十年历史正反两方面的经验证明,毛主席带领全党、全国人民建立的价值标准、价值目标不仅没有错误,而是相反,越来越越证明其伟大、正确。当然,取决于对一个问题判断正确与错误的关键在于价值标准,不同的价值标准对同一件事会得不同或者完全对立的结论。比如说文革,人们如果以社会主义价值标准为标准衡量文革,文革就是正确的,如果以剥削压迫的价值标准为标准衡量文革,文革必然就是错误的。所以,要给出中国历史的正确判断,必须以党的宗旨为价值判断标准。离开党的宗旨,主流精英认为判断的越正确,比如说以剥削压迫为价值标准,人民大众就会越反对,这是一。再则,预测与战略,主要是面对未来的,而预测未来的关键,在于构建价值标准和价值目标,并对社会的支持比率和反对比率,包括破坏比率,给出客观的评析,而战略呢,则通过战略目标管理,使价值目标,也即对未来的理想,通过社会实践变成现实。


所以,预测未来的前提是价值标准、价值目标的选择,并以构建科学的预测结构,而战略则侧重于管理。当然,价值标准和价值目标的建立,往往是由战略思想决定的。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各国都视指导思想为国家的基本战略,不允许挑战或者曲解、否定的根本原因。但是很显然,后三十年否定了中国的立国思想和由立国思想形成的价值标准,还好的是,当时的人们并没有否定中国革命历史。如果否定了中国革命历史,中国大概早就陷入到腥风血之中了。当然,我们也看到,虽然当时没有否定中国的革命历史,但有人却为中国逐渐否定革命历史创造了条件,因为,文革十年,从价值逻辑的角度说,是中国革命历史的继续。


与中国革命历史所不同的只是,革命时期革命的主要对象是外部敌人,而文革十年的革命对象,则是内部的思想文化,当然主要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中国前十七年剥削有功论盛行,说明有些的革命只是为了夺取政权,而其思想深处,只是为了夺取剥削压迫权,并没有深刻的无产阶级思想革命,而一个政党在行动上、实际上虽然革了剥削压迫阶级的命,但在思想上还停留在剥削压迫阶段,这样的结果必然导致党的蜕变。正是毛主席深刻洞悉了干部队伍中存在危及革命事业的思想根基,这才有了思想文化革命的举措。当然,从战略管理的角度说,建立社会主义价值标准、价值目标,形成社会主义价值秩序后,社会主义价值机制与制度机制,也即社会主义社会运行机制就基本形成了。


前面说过,正确判断中国不同历史时期的关键,是以党的宗旨为核心的价值标准,因为,离开以党的宗旨为核心的价值标准,离开毛主席晚年建立的社会主义价值标准,正确的也可能被指责为错误的,而错误的反而被奉为正确的圣典。比如,修正主义理论中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和不论姓资姓社、不论姓公姓私、不论姓中姓外,就是鲸吞全国人民奋斗三十年所得财富的理论依据,同时也是卖国主义的理论依据。再比如对文革的否定,修正主义头子明明知道文革是社会主义管理机制,一刻也不可或缺,缺了就没有社会主义,但是,修正主义头子为了满足权力欲望和权力掠夺的欲望,竟然把社会主义管理机制给拆除了。由是观之,修正主义理论是建立于满足私欲基础上的思想理论。以满足私欲为价值标准。违背满足私欲价值标准的,在修正主义者看来都是错误的,都必须彻底否定、彻底清除,所以,修正主义理论只能滋生贪污腐败、鲸吞国民财富和卖国主义。


还好的是,历史发展的规律并不是由修正主义者的主观愿望为必然的,而是,历史发展是人民大众共同追求的价值目标的必然,是价值逻辑在未来的呈现。换言之,价值目标在未来变成现实,未来就成了新的历史。由此可知,决定未来发展方向的是人民大众的共同追求、共同意志、共同奋斗,而不是修正主义者的主观愿望。所以,经济制度是国家之基,人民大众设程序、定标准、立制度的权利是国家之本。根据我们对文革历史的研究,我们发现,思想文化的继续革命是为建立社会主义价值机制和制度机制创造条件的,所以,思想文化的继续革命和人民大众共同设程序、定标准、立制度只是手段,为社会主义提供制度保障才是目的。因之,我们可以断言,没有对文革的充分肯定,便没有全国人民政治权利的恢复,没有全国人民当家做主政治权利,也即共同设程序、定标准、立制度和动态纠错权利的恢复,便没有社会主义。我们必须明确认识到,修正主义理论的核心是以剥削压迫、权力肆虐为价值标准的,是产生资本主义、卖国主义理论的思想基础,所以,我们必须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毛泽东晚年思想的思想观点,价值标准揭露之,批判之,力争尽快恢复党的性质和国家性质。


或许有人说,恢复党和国家的性质,不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能够做到的,所以,还是不要寄希望于某人身上。我们一直认为,历史发展是人民大众共同追求的价值目标的必然,是价值逻辑在未来的呈现,所以,历史发展方向虽然与领导人有关,但最根本的却取决于人民大众共同的价值目标选择和共同追求,所谓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倡,逆之者亡,说的就是“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问题。当然,我们不仅希望全国人民觉醒,也希望高层觉醒,而且,高层同全国人民形成共识、形成互动,共同向修正主义宣战,挫败卖国主义潜机制解构国体、肢解中国的政治阴谋。


当然,高层觉醒的前提是对文革和晚年毛泽东建立的以民为国家主体和全国人民共同设程序、定标准、立制度的价值标准的重新认识、认同和重新确立,而不是扞卫满足个人私欲的价值标准,否定文革、否定全国人民动态纠错的政治权利和共同设程序、定标准、立制度的权利,这是一。其二,从历史发展逻辑的角度说,为政者的历史合法性是历史性质的统一与继续,而历史性质的合法性,在于是全国人民共同支持、拥护还是少数人支持、拥护,而不是对历史性质的背叛或否定,背叛或者否定历史性质,失去了人民大众的共同支持与拥护,为政者就失去了历史合法性,全国人民就有权打倒、必须打倒,从而达到扞卫党和国家性质、历史性质的目的。其三,高层有没有承担拯救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责任感,能否站到全国人民一边,对晚年毛泽东思想和文革的态度,就可以体现出来。


简单的说,中国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取决于高层对文革的态度,同时取决于全国人民的觉醒层度,取决于全国人民从自为到自觉的转变,因为,全国人民的自觉是团结起来的前提,而一盘散沙还是团结起来,形成共同意志,是国家力量强弱的标志,或者准确的说,取决于中国是不是恢复社会主义管理机制,也即文革的动态纠错机制和全国人民共同设程序、定标准、立制度的机制。中国能不能恢复动态纠错机制和全国人民共同设程序、定标准、立制度的机制,在于全国人民的自觉和同高层健康力量的互动。因为,没有对历史的正确判断,便没有中国的正确未来。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