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相思,花自飘零水自流

枫叶归根 收藏 0 451
导读:『壹』­ 成亲那天乌云弥弥,细雨朦胧,却不是一个好天气。­ 七月初四,乃是当今圣上第三子,苍青王大婚的日子。娶的便是镇远大将军鹿震虎的女儿,鹿泠。­ 虽然雨正下,始终无法掩盖大婚的喜气。百姓纷纷出门围看,心里却都暗想,这个大婚不寻常。­ 能娶到掌握成国一半军权的镇远大将军女儿为王妃,确实是极不寻常的,就算对方是万岁最优秀的儿子。本来成国所有人都认为,鹿震虎的女儿自然是要嫁给太子的。­ ­ 『贰』&sh

『壹』­


成亲那天乌云弥弥,细雨朦胧,却不是一个好天气。­


七月初四,乃是当今圣上第三子,苍青王大婚的日子。娶的便是镇远大将军鹿震虎的女儿,鹿泠。­


虽然雨正下,始终无法掩盖大婚的喜气。百姓纷纷出门围看,心里却都暗想,这个大婚不寻常。­


能娶到掌握成国一半军权的镇远大将军女儿为王妃,确实是极不寻常的,就算对方是万岁最优秀的儿子。本来成国所有人都认为,鹿震虎的女儿自然是要嫁给太子的。­


­


『贰』­


一只手撩开了眼前一片红。­


鹿泠抬头,对上一双深邃,仿佛无底洞般的眼眸。­


“鹿泠?”自己还没出声,便听到那男子冷淡的问。­


“云莫弦?”鹿泠反问,心里却哑然失笑,大婚之前,俩人竟从未见过一面,而这,才仅是初相见。­


云莫弦看了看她,将身上那大红喜服一把扯下,露出里面一身白衫,然后坐在檀木椅慢慢品起茶来。­


鹿泠默默看着他的动作,半晌,才问:“为什么娶我?” ­


云莫弦持着茶杯的手一顿,方才道:“你既然清楚又何必再问。”­


是啊,她的心早如明镜,只是,皇帝真的那么好当吗?­


­


『叁』­


大婚这晚鹿泠是一个人睡的,而云莫弦自然有别人侍候,早再她嫁过来之前他就有三个侧妃,侍妾更是多不胜数。而她,不过是个花瓶罢了,一个现在于他还有用的花瓶。­


梳洗过后,她与云莫弦并排坐在首位,作为苍青王府的主母,这是她第一次以苍青王妃的身份接受拜见。­


只见云莫弦的三个侧妃,兰妃、莲妃、和妃捧着一杯茶奉到她的面前,盈盈拜道:“妾身给王妃请安。”却不把茶递过去。­


鹿泠皱了皱眉,望向云莫弦,只见他闭着眼,却是装作没看见。­


鹿泠冷笑,暗想这是给她个下马威了,不过嫁过来的是她,鹿震虎的女儿,怕是不能让你们如愿。­


于是她微微一笑,轻拂广袖,道:“我可先说清了,这王府以前是什么规矩我不管,不过如今我既是主母,这规矩自然是要重定的,不过你们可要记住了,在这里,谁是主,谁是次,若是以下范上,可是定罚不饶的,听到了吗?”她扫了一眼下面的人,语气加重。­


“是,王妃。”下人们齐声答道。­


那三个侧妃这才把茶送到她的面前。眼神有些畏惧。­


鹿泠轻抿了口茶水,看了看三人,才道:“诸位妹妹不必多礼,如今我们共同侍候王爷,可要尽心了,免得王爷怪罪,这可不好。”说着她看向他,掩嘴轻笑。­


云莫弦睁开眼,定定的看向她,她毫不畏惧的对视。­


“本王能有如此知书答礼的王妃,疼惜还不及,又怎会怪罪呢?”云莫弦笑了笑,伸出一只手轻拥住她,“泠儿你说是吧。”感受到她逐渐僵硬的身体,他突然产生一丝想要细弄她的冲动。­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泠儿。­


她不着痕迹地挣脱他的手,“您说是不是呢?王爷。”她看向他,娉娉一笑。­


那一瞬间他的心突然产生了一丝颤动。­


­


『肆』­


本来成国的人都以为,镇远大将军的女儿应该是要嫁给太子的。­


当年邻国入侵成国,是鹿震虎率领十万将士,将敌军赶出成国边境,往后的十年,无人敢范,全是因为鹿震虎的赫赫威名,当时圣上大喜,当场许诺鹿将军,说要让鹿将军的女儿做皇家的儿媳,然后再封鹿将军为镇远大将军。­


不过,天下的人都明白,谁娶了鹿泠,谁就可能,君临天下。­


任何利益都是对立的,不过谁都想不花一点支出,而得到很大回报。­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娶到我的。”她弹了弹衣衫,嘴角勾出一丝莫测的笑,“不过王爷若是待我不好,让我爹知道,你的愿望未必如愿喔。”说完她俏皮地眨眨眼眼。其实,她心里是知道的,太子荒淫无度,其他皇子平庸无能,只有三皇子才德皆备,是真正能做那位置的人选,父亲把自己许配给他,也算做出选择吧。或许,在她与他大婚那天,这京城,就要乱了。­


他很不喜欢她这样的笑,“你以为,没有你爹我就不能成功吗?你不是要我好好待你,好。”说着他狠狠捏住她的下巴,吻上她的唇。­


她愣住了,拼命挣扎起来,却被他握住手,虽然她出身将门,可是却没学过什么武艺,这一瞬间,她有些悲哀地想,什么将军之女,什么苍青王妃,她终究只是个弱女子罢。­


一阵微风吹过,吹熄了桌上的烛。­


­


­


『伍』­


那天之后,云莫弦再也没踏过她的房,而她,除了日夜抚琴,还能做什么。­


终有一天,当她再次见到云莫弦时,她看着他冷笑,道:“你来做什么?”语气冷若如冰。­


他心里竟不犹一疼,叹道:“方才镇远将军府来人了。”­


她一愣,站起身来,也不再看她,只道:“走吧。”说着却感到自己的手被紧紧握住。­


“其实,我是不想让你参与的。”他低着头,道。­


“那又何必呢?”她挣脱他的手,走出门去。­


有些事,既然已作出决定,就算从头再来,也亦回不到当初。­


他看着她的快要消失的背影,伸出的手,半晌,才落下。­


­


坐在父亲书房的木椅上,纵然他们在商议些什么,她一个字也没听清,不过是按父亲的要求来做罢了。­


“其实,我是不想让你参与的。”突然想起他刚才那句话。­


她轻笑,从她生在鹿家那天起,就再没有选择的余地,而他的话,又有几句可信。­


­


­


『陆』­


十二月,她成亲后的六个月,京城早已银装素裹,而当今皇上决定废太子。­


如今,太子之位空悬。­


那天,云莫弦向鹿震虎许诺,我若为帝,泠儿就是皇后,母仪天下,而将军便是国丈了。­


只是,皇帝真的那么好当吗?­


圣上根本没有明确透露出谁才是储君,不过文武百官心里都清楚,苍青王是皇上最优秀的儿子,储君之位,定是落在他头上不错。­


于是整日送到王府的拜贴与礼物络绎不绝,有稀世珍宝,也有绝色美人。­


那些送过来的美人,一个叫秋雨夕的精致女子,只在云莫弦面前弹奏了一曲《六幺》,就没再去过别人的房。­


那天他在王府后花园拾到过一张雪白丝帕,上面用一手清秀小楷题着李易安的词:­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


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看了看这块丝帕,他心里不犹想起那抹容颜。­


那天他听秋雨夕弹奏,那快丝帕不慎从怀里掉落,只听见秋雨夕惊呼,王爷,奴婢的丝帕怎么在您这儿?于是,便有了以后的恩宠。­


不过云莫弦却没有许给秋雨夕任何名份,便纵有千番恩宠,却终究不是他要找的人。­


那晚,他喝了很多酒,很多很多。­


他跌跌地撞进她的房,紧捏住她的肩,盯住她的眼,吼道:“你心里究竟有没有过我的位置?”­


她愣了愣,低下头,喃喃道:“那你心里,又何曾有过我的位置?你心里有的,不过是那个皇位罢了。”­


他一震,松开她的肩,却定定的看向她,默然无声。­


第二天,云莫弦竟将王府内所有侍妾美人全部遣送出府,只留下了那位恩宠倍加的女子秋雨夕,同时册封秋雨夕为苍青王府第四个侧妃。­


秋雨夕终于有了她想要的名份,再不是那个作为礼物送给苍青王的奴婢。这下,谁都知道,秋雨夕才是最受王爷宠爱的人。 ­


立在秋雨夕的屋外,鹿泠默默听着里面琵琶的铮铮声还有调笑声,站了许久,终是转身离开。­


­


­


『柒』­


又是一年七月,圣上终于重立太子,不过太子却不是云莫弦,而是万岁第五子,在世人面前一直表现平庸的汝襄王。这是所有人,甚至云莫弦都没想到的,他一直很自信,认为,自己定是能做太子的。­


只是,皇帝真有那么好当吗?就算当上太子,亦被废的可能,到头来不过被永生监禁,虽然锦衣玉食,却始终见不得天日,到头来一朝谋策付诸东流,终究是什么都留不住。­


于是,为了那个位置,云莫弦决定,拿出他保存多年的底牌,他终是决定,要造反了。其中便有她那父亲,手上掌握成国一半兵权的镇远大将军鹿震虎参与。­


决定起事前一晚,云莫弦来了,看了她半晌,才道:“泠儿,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不想当这个皇帝的。”­


她冷笑道:“王爷现在说这些,似乎晚了点。”­


他看着她,眼里充满倦恋,“泠儿,你不知道,身在皇家,本就身不犹己,这里处处都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如果不站在最高处,永远也保护不了想要保护的人。”他叹道。­


你想要保护的人是谁?她心想,却突然瞟到他胸前褐色衣襟里的一抹白。­


“我的丝帕怎么在你这儿?”她惊疑道,刚才她隐隐瞧见自己很久以前便丢失的丝帕,上面还有自己亲手所题,李易安的词。只是不知竟在他身上。­


“这是你的?”云莫弦语气疑惑,脸色却慢慢沉了下了。­


“是啊,怎样,还不还我。”­


“给你还不是会给你弄丢。”他把丝帕放在鼻间轻嗅,“就放在我这吧,本王会好好珍惜王妃这片心意的。”说着他哈哈大笑,惹得她脸颊一红。­


这时,门外侍卫禀报,兵部尚书特来求见,他便匆匆离去。­


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她张了张嘴,还是没说什么。­


­


­


『捌』­


苍青王于七月初七起兵造反,举国震惊,皇帝震怒,立刻派镇远将军前去震压叛军。­


而镇远将军却以边境有敌军入侵为由,延迟了派兵时间,直到云莫弦的军队攻陷京城后,才跚跚到来。­


镇远将军的大军进城后竟不与云莫弦会合,而是以救驾为名攻打叛军。­


原来,真正想当皇帝的,是镇远大将军鹿震虎,苦的是以前没有一个起兵的理由,而这次把女儿嫁给最有野心地苍青王,就是寻找理由的锲机。­


可笑,多般谋策,不过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如今,天下是鹿震虎的了。­


她早就知道父亲的野心,还有父亲的计划,她听从父亲的安排嫁给云莫弦。却不曾想过有一天她竟然会爱上他。­


是的,她爱上了他,她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会脸红,她会思念,她会写李易安的词。­


那时她想,这一切终究只会是李易安那句,花自飘零水自流。­


有一天她回到将军府,请求父亲放他一条生路,她怎能看到他被父亲杀死。­


鹿震虎叹道,泠儿,你可知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她说,我给他下了曼陀罗花的花粉,他会失去今生所有记忆,永远也不会想起来。­


其实,那张丝帕是她故意掉在花园,让他拣到,丝帕用曼陀罗花的汁液浸泡过,长期带在身上就会慢慢失去记忆,然后,忘记所有,包括她。­


鹿震虎看着女儿坚定的神情,方才叹道,可是苦了我的泠儿了。


她跪在父亲面前,流着泪道:“爹,女儿不能再陪您了。”






­『尾声』

那天,她带着他来到一片寂静山林,一座竹屋筑立在山间一片竹林之中。


从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当他醒来时,只看到眼前一个有着清丽容颜,恍若仙人般的女子。

“你是谁?”他疑问道。

女子微微一笑,道:“鹿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