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抗战之一个特种兵的抗战历程 正文 第四十五章 还原真相

王阁序 收藏 6 3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size][/URL] 岳名威惦记后世未办妥的事情,酒至半酣便推说连日旅途疲倦,拉着陶小毛离开了宴席。两个人来到营房下面的地窖里。岳名威对陶小毛说我要到那边把龙翔旅店买下来。部队就交给你了。小心提防鬼子的报复。陶小毛说,这里有我在,你就放心好了,记着在那边弄些酱油醋、味精、花椒等做菜的调料,还有豆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


岳名威惦记后世未办妥的事情,酒至半酣便推说连日旅途疲倦,拉着陶小毛离开了宴席。两个人来到营房下面的地窖里。岳名威对陶小毛说我要到那边把龙翔旅店买下来。部队就交给你了。小心提防鬼子的报复。陶小毛说,这里有我在,你就放心好了,记着在那边弄些酱油醋、味精、花椒等做菜的调料,还有豆油,没这些东西,饭菜实在难以下咽。再就是带过来一些内衣、鞋袜,总得备一套才好。两个人随后又说了一些话,岳名威便带着在长春向关东军司令武藤信义敲诈的一百根金条以及两把天皇御赐做工精美的指挥刀,来到了龙翔旅店109房间。这个房间岳名威上次离开时给足了旅店老板半年的租金,所以现在一直空着。他把装两样物品的麻袋放在床上,随后取出化妆用具,依照从陶小毛那学来的易容技巧,对着镜子手法生疏地装扮一阵,本来想伪装成一个留胡子的中年人,可是结果却画虎不成反类犬,看上去像一个胡子拉碴,五官狰狞的十九世纪横行大西洋的西班牙海盗。他冲着镜子无奈地笑了笑,结果镜子里那个陌生人的冷酷的笑容反倒把他吓了一跳。为了不使旅店服务员因为他的不期而至产生猜疑,他必须离开房间,从正门进入旅店,得到钥匙,打开这个房间的房门。这样才不至于给自己引来麻烦。


他打开窗户,跳到旅店后面。现在正是秋冬交接的时候,凌晨四点钟天空依然群星璀璨,那深邃的苍穹里惨白的月牙向黑沉的大地泼洒下冷森森的月华。四周静悄悄的,不知谁家的猫从楼道里钻出来,睁着宝石般闪亮的眼珠警惕地向他注视片刻,忽然喵呜一声窜到楼房的黑影里。当他走出沉睡中的住宅区,绕到旅店正面,步入狭促的门厅时,那个值夜班的旅店女服务员正趴在服务台上睡觉。她侧着脸,枕着胳膊,嘴巴由于挤压的原因,下部的嘴角咧开着,不住有口水从那里流淌出来,濡湿了奶白色的制服衣袖。


岳名威想把她唤醒,忽然想到自己恐怖的尊容,估计她猛可里醒来瞧见了,不把他当成鬼才怪呢。于是就把伸出的手缩回去,蹑手蹑脚地出了旅店。在外面站到天光放亮,这才进去,把一张凭据递给那个刚刚睡醒的女服务员,在女服务员诧异的目光里接过钥匙,走进109房间。岳名威躺在床上补了一觉,中午去古玩店用几十块银元换了人民币。买了一只带密码锁的大皮箱,将麻袋里的东西移到皮箱里。


岳名威来到长春,在敲开家门之前,用矿泉水和手巾除掉脸上的伪装。显然部队把他的死讯通知了他的父母。当他的父母看见他时,立时就呆住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父母的一再询问下,他不得不把自己的经历和盘托出。并陈述其中利害,请求父母无论如何要严守秘密。既然在这个世界里已经烟消云散,他自然是不便出门的。只好躲在家里,用家中的数码相机拍了两把日本军刀的相片,让父亲去网吧,挂到一个专门展销古董的网站上出售。而那些金条是不能一股脑出手的,那样很可能因为来历不明受到公安机关调查。所以只拿出了很小的一部分让父亲去寻找买家。三天后父亲卖掉了金条,给他带回一百六十万现金。至于军刀,这些天打电话询问的人很多,却都是中国人,他不想让自己的同胞当冤大头,即使他们出价再高,他也不会卖。他理想中的买家是不可一世的外国大款,当然最好是日本鬼子,能够狠狠地宰他们一把,这样的机会,岳名威是无论如何也不肯错过的。


岳名威回到后世的第三天,钱鹏带着五花大绑的徐连友在第一小队的几名队员的陪同下来到老林营地。通过对徐连友的审讯,终于查清了大黑和手下队员那天遭遇鬼子伏击的来龙去脉。原来这个徐连友平日里游手好闲,懒惰成性,是个小混混。去年欠下五家站伪警察署署长田彪一笔赌债,田彪威胁他如果不按期还上赌债,就以通匪的罪名,把他投进监牢。徐连友被逼无奈,就在某个夜晚带上菜刀,弄一块破布蒙了脸,干起了拦路抢劫的营生。连做了几回,都是轻而易举地得手,换上了赌债不说,就连去五家站逛窑子出手都格外阔绰。这样就一发不可收了。一天遇到钱鹏,被钱鹏打断了大腿,在炕上躺了大半年才能够下地。


那日,已经投靠了大黑的第一小队成为抗日特战队队员的钱鹏在四家子闲逛的时候,被徐连友认出来,徐连友便想报当初的一剑之仇。钱鹏当时也认出了徐连友,但禁不住徐连友三句好话,就对他放松了警惕。被徐连友拉到家里灌得半醉,饮酒的时候,徐连友挑逗钱鹏同他赌钱,徐连友故意输给钱鹏,随后借口出去借钱,走的时候,趁钱鹏不注意,在剩下的酒里下了春药。徐连友找到他的傻闺女,骗他闺女说家里炖了一只鸡,让他闺女快回去吃鸡肉,回去晚了就被你娘给吃光了。那个傻丫头的头脑也就相当于八九岁孩童的智商,信以为真,乐颠颠地跑回去吃鸡。可是一进屋就被钱鹏抱住了,要不是钱鹏当时由于酒精的作用手脚不听使唤,估计在那个春药的作用下,钱鹏就得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那个傻丫头挣脱开钱鹏的搂抱,跑出院子。一直躲在院外准备关键时刻进屋捉拿强奸犯的徐连友,看见傻丫头提着裤子便以为得计,便拉着他的傻闺女在村里到处嚷嚷,大黑手下的人糟蹋了他闺女。村民看见傻丫头衣衫不整,就信了。拿着家伙就把大黑给围住了,要大黑捉拿糟蹋傻丫头的人。当时有一个和钱鹏关系不错的队员偷偷跑出去向钱鹏报信,钱鹏一听酒立马就醒了,赶紧撒丫子溜了。


钱鹏跑回五家站的家中,想的脑袋都大了也想不起来自己做没做过那件罪不可恕的事。当时只记得好像抱住一个女人,相同她亲热。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就不记得了。于是就觉得自己确实做了混账事。思来想去觉得对不住大黑,就想杀个日本人将功赎罪。想到大黑很可能找到家里来,他也不识字,就在一张纸上画了一把滴血的刺刀,一颗人头,一面膏药旗,意思是告诉大黑自己要去杀鬼子,借鬼子的头洗刷罪过。可是大黑却误以为他要投靠鬼子,带鬼子来对付特战队。而徐连友看见钱鹏跑了,自己的毒计落了空,就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跑到县城的伪警察署,说四家子村有反日分子活动。这样他就带着鬼子和伪警察埋伏在四家子村附近……


既然事情已经澄清,钱鹏也就当之无愧地被特战队吸纳为队员,至于徐连友则被押回四家子村,让他向村民说清全部真相后,得到了一个汉奸应有的下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