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击 正文 第六章03窥测启德

钴光 收藏 2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4.html[/size][/URL] 启德机场位于香港市区之内,九龙半岛南岸,维多利亚港之滨。机场范围以外是九龙城闹市,三面环山。机场北面及东北面约10公里外的山高度达600米,东面的山距离跑道更只有5公里。机场南面是维多利亚港,而海港外不足10公里之处,则又是香港岛上520米的高山。只有机场的西面、以及跑道东南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4.html


启德机场位于香港市区之内,九龙半岛南岸,维多利亚港之滨。机场范围以外是九龙城闹市,三面环山。机场北面及东北面约10公里外的山高度达600米,东面的山距离跑道更只有5公里。机场南面是维多利亚港,而海港外不足10公里之处,则又是香港岛上520米的高山。只有机场的西面、以及跑道东南方向对正的鲤鱼门峡角没有高山阻挡。

启德机场只有一条伸入维多利亚港内的跑道,在九龙湾填海而成。飞机升降方向分别为134°及314°,所以名为“13跑道”及“31跑道”。在跑道与东面观塘之间有一条狭窄的水道相隔,而跑道的尽头就是高山和民居。飞行员在降落时,看到格仔山上的巨型方格,就要把飞机转向,准备降落。

独特的降落方式和机场的特殊环境,让启德机场的13跑道世界知名。在13跑道着陆对机师来说是与别不同及颇具挑战性;而对乘客来说,这亦可算是颇为刺激的体验。由于香港的盛行风为东风,年中使用13跑道降落的机会比31跑道为多。要在13跑道降落,飞机先从长洲附近向西(航向270°)飞行并开始下降,绕过大屿山西端转向东北(航向45°),然后在大屿山沙螺湾以北改向东(航向88°)进场,经过维多利亚港西部海港,进入建筑密集的西九龙上空。当飞机到达九龙仔格仔山附近,飞行员就要靠目测右转47°,对准伸进海港的跑道着陆。

格仔山在九龙仔公园附近的小山岗上,涂上红白两色,夜间用灯光照明。飞机在这里转弯时高度不足1000英呎(300米),离着陆点更只有1.4海里(2.6公里)。如果海港内吹的是强劲东北风,飞机还要实施侧风着陆。当台风吹袭香港的时候,港内吹的是强度不稳定的阵风,下降便更为困难。而且跑道三面环海,左面很接近滑行道,靠近的一方虽为陆地,但不远处却满布楼房。对于机上的乘客、特别是坐在机舱右边靠近窗边的乘客而言,飞机降落时就好像是飞错了航道一样。可以感觉到飞机与地面距离越来越近,地面位于深水埗及旺角附近拥挤的街道、楼房和行人都看的十分清楚,但前面却看不到一点机场的影子,接下来飞机两边建筑物好像快要撞到机翼,民居内的家具和住户。阳台上晾晒衣物的颜色。实际上,飞机此刻是九龙城上空转弯,跑道也正在前方出现了。只要几秒钟时间,飞机的起落架已接触到陆地开始滑行,稳稳地降落在海港中央的跑道。

居住在飞机起落航线下面的九龙城居民,曾经流行过一句夸张的说话,说是只要在楼顶拿着撑衣杆就能给飞机扫下来。

香港地域狭小,这种独特的地理环境使飞机在启德机场起降具有挑战性,再加上机场附近因山多而经常出现风切变,使启德机场有“世界十大危险机场”之称。也正是这个原因,各航空公司都会使用经验丰富的飞行员驾驶前往香港的航班,这样,启德机场从开始以来,倒是很少发生大型空难事故。

启德机场是香港唯一的机场,作为一个弹丸之地,有这样一片空地来兴建机场十分不易。

20世纪初,何启爵士和区德先生合资经营“启德营业有限公司”,计划在九龙湾北岸进行填海工程。发展成花园城市住宅区。1914年4月获得英国殖民政府批准,1916年工程展开。新填地面积有120英亩,填海地域以公司的名字命名,称作“KaiTakBund”(启德滨)。但因为资金耗费巨大,直到1920年才完成首期工程。后来争取了新的投资,在1927年完成第二期工程。巨大的投入造成资金链中断,公司倒闭。

公司破产以后,港英政府有意在这一大片空置土地建设机场。后来,这块土地先后成为英国皇家空军机场、香港飞行会的飞行训练中心。

实际上,在填海工程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也就是 1924年2月,美国人哈利·亚弼向启德投资公司租用了一部份填海土地,开办飞行学校。1925年1月24日,那天也是农历新年,启德填海土地上首次起飞了飞机。

当时,就有人呢向香港政府建议保留启德的土地,以便日后有需要时,作为兴建机场之用。香港政府进行了详细论证,后来香港政府在报告指出,启德一带的土地是香港可找到的最大面积土地,可供兴建跑道及停泊飞机,而隔邻的九龙湾的海湾则可供水上飞机降落及停泊,因此启德是最适宜作机场用途之地。亚勃特的飞行学校不久以后停办,因为资金问题,启德投资公司一直无法继续筹措资金,把土地发展成住宅区,启德正式被征用为机场。

1927年3月起,英国皇家空军的飞机开始在启德的土地停泊。政府则在同年12月与启德投资公司达成协议,由政府以100万7250港元购入土地。将启德以作为机场用途。在政府主导下,机场建设工程开展很快,到1928年,启德土地上已经建了一条混凝土下水滑道,供水上飞机在九龙湾升降之用。

机场基本工程在1930年完成。同年香港政府正式聘请了首位机场监督,同时并由当时的海港署负责管辖各种飞行活动。1934年,亚洲首家飞行学院——远东飞行训练学校在启德开办。1935年,首座指挥塔和飞机库落成,附属设施竣工。

1936年是香港英国帝国航空公司提供来往香港的客运服务。3月24日,第一班定期商业客运航班从槟城飞抵香港。此后,陆续有航空公司加入提供航班服务,包括:泛美航空公司来往旧金山;法国航空公司来往印度支那半岛;中国航空公司来往广州及上海;欧亚航空公司来往北京。

1939年,长457米的首条正规跑道落成。这条东西向的跑道称为07/25跑道,位置于现在的新蒲岗一带。当时飞机起降时,需要把清水湾道的车辆截停。当时皇家空军在启德机场侧,钻石山大磡村一带建有一座飞机库。

日军进攻香港当天就轰炸了启德机场,很短的时间里就英国皇家空军的飞机及设施摧毁。12月25日起被日本占领以后,次年3月就开始扩建启德机场,招募了数千名工人炸毁古迹宋王台,用宋王台拆下来的石头在原有的07/25跑道以外建造了一条横跨清水湾道的13/31跑道。13/31跑道1371米,还在建设当中。机场西北面的九龙寨城石墙,邻近的20多条乡村都被拆毁。机场附近到处都是民房拆下来的残砖烂瓦和机场工人搭建的临时窝棚,日军计划将启德机场建成一个小型空军基地,用海军航空兵作为香港附近海域的戒备力量。


来九龙之前,谭辉研究了英国人绘制的九龙启德机场地区的地图,实际上不用抵近侦察,坐在九龙城一家茶馆里,就可以看到机场内部的全景,工人们正在拆毁航空大楼,跑道上到处都是正在紧张施工的工人和警戒的日本士兵。


“老板,有单间吗?”谭辉问道。

老板抬起头来看看眼前的这个人,戴着礼帽、墨镜,穿着长衫,一副便衣队的标准打扮,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的女人,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两人是到这里来幽会的,根本不是什么两口子。老板自然心领神会:

“有,有!”老板高兴地说:“请跟我来。”

不出所料,单间在楼上,从窗口望出去,机场一览无余。

老板亲自送来了茶点,然后关上门就出去了,给他们留下自由的空间。香港这个地方,虽然是中国人居多,但上百年的外来文化影响,这里的人对于男女之间的事看的很开,因此见怪不怪。

当时,稍微大一点的茶楼,都有比较僻静的包间,供青年男女约会使用,这相当于今天那些酒店宾馆开设的钟点房。老板为了留住客人下次继续光顾,就会严禁外人闯入,而且严格保守客人的秘密。毕竟作为老板,不想砸了自己的生意。

谭辉在窗前观察着机场内部的环境,梅珍注意茶馆里面的动静。生怕有人闯进来。

谭辉用一根香棍,仔细地切断成标准测量长度,然后用三点测量法测量一些目标的距离。

“那就是油库!”谭辉给梅珍指指停机坪一侧的一座半地下室建筑。

梅珍也仔细看了看:“幸好是你来,要不然谁也不会注意到那里呀,太不起眼了。”

“高高的棚子,是机库,里面应该有日军的飞机,你看外面停机坪上,就是日本的陆上攻击机和零式战斗机。”

“绿色的大飞机是什么攻击机吧?”

“是的,日本人很多规矩和其他国家的都不同,他们管轰炸机叫陆上攻击机。”

“那个银白色的小飞机就是战斗机了?”

“嗯,日本的零式战斗机,很有名的。听说美国人都很头痛零战。”

“上次美国的飞虎队,从广西桂林来轰炸香港的日军设施,就是这种飞机起飞拦截的。”

“飞虎队是美国陈纳德将军在中国抗战刚刚开始不久,美国还没参战的时候,组织志愿人员组成的志愿飞行队,对中国抗战贡献很大的。”

谭辉指指机场一角:“你注意那座建筑,应该是弹药库。”

梅珍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在机场一角,一座孤零零的半地下式建筑,附近有日军修筑的碉堡,门前有两名哨兵,几个牵着军犬的日本士兵正在那里巡逻。

“要是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到的!”梅珍问:“你怎么知道那是弹药库?”

谭辉说:“一般军用机场都是这样的。弹药库都在距离停机坪挺远的地方,防止一旦发生事故,将整个机场摧毁。毕竟里面都是炸弹。”

“要是能给这个弹药库也炸了就好了!”梅珍说。

谭辉却摇摇头:“我想不应该袭击弹药库。”

“为什么?”梅珍问。

“从日本的资源来看,日本军队在香港并不缺乏弹药,缺的是燃油。我们要考虑集中力量打击敌人的要害。这是考虑投入和效益对比的因素。”谭辉说,“另外,日军在防卫重点上,肯定将弹药库作为重点,油库次之。所以我们可以用一点力量袭击这里,佯攻。吸引日军的注意力,我们那边可以趁机将机库里面的飞机炸掉。”

谭坐下来休息,感叹道:“要是能消灭一部分日军飞行员最好了。可惜飞行员宿舍反而不在机场而是在九龙城区。”

梅珍也坐了下来:“飞行员没了飞机有什么用,我们炸了他们的油库,飞机,他们在天上就没法逞凶了。”

谭辉说:“对于这一点,我有自己的看法。我们国家穷,把东西往往看的比人的生命还重要。实际上,人的生命才是最宝贵的。训练一个飞行员消耗的飞机和燃油的数量是十分惊人的,尤其是一些技术高超的老飞行员,那都是用钱换来的。德国空军有这样一个说法,就是训练一个合格的飞行员消耗的费用折合成黄金,正好等于这个飞行员的体重。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消灭一架飞机,日本人很快就能造出来。但消灭一个日本飞行员,那需要20年才能再有一个!”

梅珍笑了:“那,我们组织一次对飞行员的袭击好吗?”

谭辉摇摇头:“现在时机还不到。不过,我有个想法:能不能使我们的人,可靠的人,到日军飞行员宿舍做工,先潜伏下来。近期,任何任务都没有,就这样潜伏,不要和上级联系。取得日本人的信任,必要时给敌人致命的杀伤。”

梅珍想了想:“日本人倒是在九龙城找过厨师,我们可以投毒。”

“具体怎么办,到行动之前才能决定。”谭辉说:“你还是向武工队提出建议吧。”

“好的,我今天回去就办。”

梅珍指着机场附近的日军岗哨:“这些岗哨你打算怎么办?用枪吗?”

谭辉说:“尽量不要用枪来袭击岗哨。我们会有办法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