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八章第五次战役——铁血的较量 第四节 声 西 击 东02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因31师另有更重要的穿插迂回束沙里的任务,师长赵兰田当机立断,决定绕道而行,从院巨里向束沙里猛插。但冲到釜峰时,又遇到韩军第36团的阻击,这伙韩军因地处纵深,有强大炮火和飞机支援,而31师没有炮兵跟进,战斗打成了胶着。31师也因此没有赶到预定地区。 35师渡过昭阳江后,即猛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因31师另有更重要的穿插迂回束沙里的任务,师长赵兰田当机立断,决定绕道而行,从院巨里向束沙里猛插。但冲到釜峰时,又遇到韩军第36团的阻击,这伙韩军因地处纵深,有强大炮火和飞机支援,而31师没有炮兵跟进,战斗打成了胶着。31师也因此没有赶到预定地区。

35师渡过昭阳江后,即猛攻加里山主峰,经夤夜激战,击溃美2师第38团一部,师长李德生迅即命令103团占领大小平川以东及扇坪以北诸高地,切断洪杨公路。

18日凌晨,经昼夜连续作战,35师相继攻占泉寺里北侧无名高地和毛老谷高地,切断了自隐里的法国营、韩军一个营和美2师23团两个营的退路。

与此同时,尤太忠师长率34师歼灭韩军35团一部,占领了三巨里,对自隐里之敌形成了合围之势。

敌人是围住了,但曾绍山和副军长肖永银却发了愁。35师虽然有两个团冲过来了,可伤亡也很严重,副师长蔡启荣、作战科副科长李超峰、105团副团长赵切源等指挥员相继牺牲,突击力量已大为削弱;而尤太忠的34师只有两个团能投入进攻。于是曾绍山和肖永银急电第九兵团宋时轮,说31师此时显然已不能按时到达预定位置,不如改变原定计划,将31师留下,合力围歼美23团和法国营于自隐里地区。但宋时轮仍想抓大鱼,没有同意曾、肖的意见,仅同意将该师100团留下。而100团早已冲到前面去了,无法达成联络。

怎么办?

曾绍山从红军时期起就是一员猛将,而肖永银当年是整个晋冀鲁豫野战军中最年轻的旅长,刘邓手下的得力干将,两人都是勇猛善战的角色。

照打不误!曾绍山和肖永银定下了决心。肖永银对曾绍山说:“军长,我上去了,非把这狗日的美国佬打服气不可!”黄昏,尤太忠、李德生指挥所部发起攻击,与美、法军展开了贴身近战。经两小时激战,美23团和法国营终于顶不住了,在召来的飞机掩护下,开始拼命逃跑。

此次战斗,12军毙伤美、法官兵近千人,俘虏200余人,击毁、缴获坦克12辆,汽车230多辆。

法国营逃出去不远,迎头就撞上了“皮旅”——第181师,60军第181师是临时加强给12军的。

18日下午15时,181师542团第3营在福宁洞刚摆好伏击阵地,从大小平川撤下来的敌人就顺着公路涌了过来。副团长周光璞大喜过望,亲自率领警卫排往上冲,3营士兵们也全都端着刺刀喊杀着冲了上来。

这些法国外籍兵团的亡命徒们也的确不含糊,军官和士兵全都扔掉了钢盔,头上缠着一块红头巾,高喊着“卡莫洛尼(Camerone)!”,冲上前来和3营士兵们拚起了刺刀。卡莫洛尼(Camerone)是一个墨西哥村庄的名字,1863年法国外籍军团有65名士兵与2000多名墨西哥士兵死战而亡,法国兵的那意思是 ——他们今天也要在这里和中国士兵死战到底。

虽然这些法国雇佣兵确实比美国大兵有种,但战场形势决定了他们打的是必败之仗。双方血战一个多小时后,法国营一部乘坦克逃走,其他的大部分都躺在了山沟里,死翘翘了。

18日晨,被20军和人民军第5军团合围的韩3师、韩9师分别经龙浦、芳东里、镇东里开始突围,20军和人民军第5军团乘势两面夹击,发起猛攻。韩军士兵毫无斗志,乱作一团,四处奔跑逃命。

在逃亡中,韩9师第30团的一个连实在跑不动了,连长决定找一块高地,修好防御工事,布置好哨兵,全连休息一下再跑。结果因为十分疲劳哨兵也睡着了,等觉得不对劲睁开眼睛的时候,中国士兵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指着他们了 ——这个连除了极少数士兵拼死逃入大山之外全部被俘虏。

战至19日,韩3师、韩9师大部就歼,中朝军队缴获了这两个南韩师的全部重装备,取得了歼敌17000余人的大胜利。

被歼灭的两个师都隶属于南朝鲜第3军团。战斗结束后,气急败坏的李奇微认为如此无能的军队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这个军团竟被美军撤销番号,强令解散。几十年后,韩国人对此事仍然忿忿不平,骂不绝口,认为是奇耻大辱。对此有的学者评论说:


“一支本土军队在本土作战中因为一败涂地,被‘协助他们作战’的外国军队勒令解散了,这无论如何是一件世界战争史上最稀奇古怪的事。”


中国军队虽然取得了大胜,但是,严峻的后勤问题又一次不可避免地摆在了中国军队面前。许多军长、师长们甚至都喝不上稀饭,60军军长傅崇碧一天的粮食就是一把从路上捡来的黄豆,王近山兵团大批战士饿得啃树皮吃野菜竟中毒死亡,只好原地停留三天以等待补充……

直到5月20日,李奇微才发现志愿军主力东移,于是急令美10军主力向洪川方向逐次东移,美3师也自汉城东南迅速东援。美军是摩托化部队,速度很快。仅用了约10个小时,美军援军就全部到达,很快就堵塞了东线“联合国军”的战役缺口。集结在大田的韩8师也北上平昌、堤川,建立了纵深防线。不到一天时间,东西两线“联合国军”就完成了百余公里的横向高速机动,又形成了东西连接的完整防线。

这是美军优势之所在,非军事谋略所能改变。

多年以后,美国军事历史学家拉塞尔﹒韦格利在《美国陆军史》中这样描述了当时中国军队的弱点:


“中国人尽可以持续向美军防线渗透,切断美军的分遣部队——哪怕是暂时的,利用其勇敢的步兵向美军的防御阵地发动轮番的进攻,有时仍然可以打开一些缺口,但是,他们并不能很好地利用这些缺口。中国人主要靠步行、人力车、牛车和骆驼运动部队和辎重,他们不能以足够的机动能力赶在缺口被封闭以前通过。虽然在美军无线电通讯失灵的情况下,共产党军队的曳光弹、军号等简单通讯器材有一定的优越性,但单靠它们显然不足以协调旨在夺取战术优势的大部队运动。即使共产党人夺取了战术优势,但在美军强大的火力优势下,也意味着他们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当出现突破美军防线的机会时,他们已经伤亡惨重,几乎消耗殆尽了。美国人也及时了解到中国人的战术既机械又重复,能够予以防备。”


虽然说的很冷酷,但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5月21日,朝鲜人民军第3军团进占襄阳。

彭德怀明白,再打下去不仅没有意义,而且还很危险。中朝军队在一个月之内连续发起两次大规模攻势,虽然不断前进,歼敌数量也不少,但被歼灭的多是韩军,歼灭美军的多是零散之敌,美军主力依然相当强大。相比之下,中朝军队则是粮弹将尽,进攻已呈衰竭之势,部队经过连续作战,疲惫已达极点,且攻势已失去了基本的物资基础的保障,在这种情况下,再前进击敌显然是不利的。并且随着雨季的临近,身后的江河湖泊也成了中朝军队的天敌。一旦山洪暴发,交通中断,粮食、弹药供应不上,后果将不堪设想。

后勤!后勤!!后勤!!!转了一圈,问题的关键还是回到了后勤保障上。

中国军队的后勤系统本来就不够健全,现在部队增加了很多,后勤压力变得更大了。5月21日,彭德怀致电毛泽东并高岗,说明了战场情况:


“以前各役携带五天粮,可打七天仗,因可就地筹措部分补充之。现在携带七天粮,只能打五天至六天仗,因战斗中消耗,就地不能筹补。现洪川之敌顽抗不退,使我东线部队无法运输补给,而美3师东调后堵塞了洪川、江陵间缺口。五次战役西线出击(四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八日)伤亡三万。东线出击(五月十六日至二十一日)伤亡一万出头。……战斗发起后,第一线运输极端困难。待人力运输到团后,可能得到若干改善。且雨季已接近开始,江河湖沼尽在我军之后,一旦山洪暴发,交通中断,顾虑甚大。此役未消灭美军师团建制,敌夸大我之伤亡,还有北犯的可能。根据上述,我军继续前进,不易消灭敌人,徒增困难。不如后撤,使主力休整,以逸待劳,寻机歼敌,妥否盼示。”


毛泽东收到电报后,深感如再进攻,困难甚大,当即复电:“根据目前情况,收兵休整,准备再战,这个处置是正确的。”

5月22日,中朝联合司令部发出命令,各部队停止对敌攻击,结束第二阶段作战,开始交替掩护,全线后撤,转移至三八线以北地区休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