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岗职工张苏玉饿死家中五年无人知晓 刺痛我们的心

南政 收藏 63 21842
导读:她有亲人、有邻居、有同事,她曾是沙区白鹤林的原重庆第二针织厂“厂花”,然而,1964年出生的张苏玉却在家中死亡5年多才被发现,此时的她已成一具白骨。对此,重庆市社科院社会研究所所长孙元明表示,“人情冷漠比死亡本身还要可怕”。 事件·现场 开锁匠发现床上枯骨 昨日上午11时许,开锁匠唐波接到一笔生意:到重庆市沙坪坝白鹤岭桥头堡2号楼5单元4-4开锁。4-4的门是老式防盗门,也没有反锁,唐波很快打开门进了屋,发现屋内空荡荡的,满布灰尘,好像很久没有住人,他朝卧室瞥了一眼,顿

她有亲人、有邻居、有同事,她曾是沙区白鹤林的原重庆第二针织厂“厂花”,然而,1964年出生的张苏玉却在家中死亡5年多才被发现,此时的她已成一具白骨。对此,重庆市社科院社会研究所所长孙元明表示,“人情冷漠比死亡本身还要可怕”。


事件·现场


开锁匠发现床上枯骨


昨日上午11时许,开锁匠唐波接到一笔生意:到重庆市沙坪坝白鹤岭桥头堡2号楼5单元4-4开锁。4-4的门是老式防盗门,也没有反锁,唐波很快打开门进了屋,发现屋内空荡荡的,满布灰尘,好像很久没有住人,他朝卧室瞥了一眼,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只见床上躺着一堆骷髅!这时,请唐波开门的男子也进来了,也看见了白骨,他们吓得赶紧跑出门拨打了110。


**赶到后,对现场勘察时发现,床上的白骨呈仰卧状,枕着枕头,身上盖着被子。白骨右臂举在头部旁边、左臂平放在腹部,身上的衣服整整齐齐,连扣子都扣得很工整。床上的被褥等都积满灰尘,到处是苍蝇蛹和死掉的蛆虫、老鼠的脚印。经**勘察,认定死者就是屋主张苏玉,生前系原重庆第二针织厂职工。据邻居的反映和屋里发现的一张苏玉2000年8月8日的天然气缴费单,**估计张苏玉是在2000年8月8日后死亡的。


在骷髅的头部,放着三本相册,里面大多数是一个漂亮女子的单人照以及她和家人的合照。枕头旁还有一本日记本,上面工整地记录着从1993年到2000年7月的一些日常生活:比如到医院看病、购物的金额等。最后一页日记没有日期,上面写着:一个月没吃肉了,好想吃回锅肉、烧白……这是我最难熬的一段日子……


经法医仔细勘察,整个房间的门窗均完好无损,没有发现任何被人翻动的痕迹,白骨上没有任何由暴力所致的骨折等伤痕。卧室里除了一瓶紫药水,没有发现可疑药物。死者的两只挎包放在衣柜里,没有被翻动过,一些耳环等金饰品也好好地放在一个小盒子里。


据此,法医判断死亡原因是自然死亡。**告诉记者,从日记、厨房和冰箱里没有发现任何食物以及屋里大量的医院病历、化验单等情况推断,死者死前生活很拮据,身体状况也不太好。


事件·纵深


“失踪”5年家属竟未报警


据悉,请开锁匠的是张苏玉的前夫刘某,昨天开锁是因为张苏玉的厂里要安装水表,找不到张苏玉本人,就通知他去开门。刘某称,张苏玉出生于1964年,他和张苏玉在1998年因感情不合分居,正好张苏玉单位分了这套住房,她就于当年6月底独自搬走了。刘某也记不清张苏玉是什么时候失踪的,由于她没有手机、电话,一直联系不上,找她的母亲和姐妹,都说不知道,他也没有再找了,也没想到要报警。2004年,他向法院提出离婚申请,法院缺席宣判,准许他们离婚。


在现场,张苏玉的女儿露露(化名)独自蹲在角落流泪。今年17岁的她告诉记者,最后一次见到妈妈是在小学毕业的时候,离现在有5年了。她说,她也曾来找过妈妈,但敲不开门,邻居、外婆和姨妈都说她可能回河南老家或者打工去了,她后来也就没有再找了。


发现张苏玉已死后,前夫刘某当即通知了她的母亲和两个姐姐,但当时只有一个姐夫赶到了现场,这位姐夫称,他们几姐妹几乎从不来往,所以都没人发现张苏玉死在了家中。下午2时过,张苏玉的一个姐姐才赶到现场,她称刚参加了一个重要会议。记者问她为何5年来都没想过寻找妹妹时,她只说了一句:“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臭水沟掩盖尸臭味


死者在屋内躺了5年,化为白骨,为什么邻居都没有察觉到异味?


住在4-3的陈先生称,这栋居民楼紧靠一条臭水河,加上附近又有一个垃圾场,一直臭气弥漫,所以大家根本感觉不到尸体腐化的臭味。住在死者隔壁4-5的余婆婆称,有一段时间,楼里老鼠特别多,在张苏玉家里闹腾的声响也特别大,大家都认为是没有人住才导致老鼠猖獗,也没放在心上。得知张苏玉已死于家中5年了,余婆婆被吓得大哭起来,连门也不敢出。


无人知道“厂花”已死


“如果不是安装‘一户一表’,不知道还要等多长时间才能发现这件惨事!”住在底楼的李先生称,张苏玉是原重庆第二针织厂的下岗女工,今年41岁,人长得高挑漂亮,但患有间隙性精神疾病。


据张苏玉所在工厂的办公室主任周长中介绍,在1998年左右,张苏玉买断工龄后便与厂里几乎没有联系,加上张苏玉又患有间隙性精神病,所以大家就更不愿意和她接近。白鹤林社区居委会称,新班子2001年才正式上任,根本就不知道在这之前发生的事情,平时开会主要靠一个喇叭在楼下通知一下,所以,确实不知道张苏玉已经死了这么多年。据悉,张苏玉生前没有享受低保待遇。


每个月负责抄2号楼水、电、气表的王显杨简直不敢相信,死者家的电表在2000年3月份就停止转动了,“我们都以为她出门了”。王显杨回忆称,由于张苏玉在1999年底,去买了一扇防盗门,大家都以为她要出门了,由于平时不好接触,大家也没有在意。


事件·反思


人情冷漠比死亡还可怕


对于此事,重庆市社科院社会研究所所长孙元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人情冷漠比死亡本身还要可怕”。孙称,类似事件时有发生,从中折射出社会目前诸多空白点:邻里关系需要改善、基层工作亟待完善。这个事件反映出的亲情邻里关系表明,这不是一个独立的个案,它已经暴露出生活在钢筋混泥土的都市人群淡漠的交往关系。


每一个人都将经历死亡,但人情冷漠引发的悲剧远远超过了死亡本身,就太可怕了。如果邻居多一点关心、基层多一点细心、亲属多一点爱心,这起悲剧是完全有可能避免的。


由于受到社会转型时期的冲击,人的观念在一定时期内出现了偏离,“现在最需要的是尽快回到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继承的轨道上来——与邻为善、和睦相处、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孙元明称,“我真的是在大声疾呼,抛弃‘各人打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陈腐思想,多献一点爱心,社会才多温馨、少悲剧”。


据重庆晚报、重庆商报



3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现在住同一栋楼的谁还认识谁啊,我们和小区里的一些人认识是因为大家都有差不多大的宝宝,经常下楼来放风,聚一起聊聊育儿经,然后串串门。

3楼atogoa

令人无语,心冷,人性的缺失。农村起码还有农田可啃。40岁50以上下岗工人有什么?

我想起了上初中(90年代)时政治课本上曾有这么一段文字,说是在美国一乞丐老人死后发臭了才被人发现.....当然各种批判随之而来,现在看了这帖子我欣慰的发现我们已经超英赶美了....

我也是四五十岁的下岗工人,我们是这个社会被遗弃的人,什么都没有,死了没人知道是常事,有什么可怜的。这是社会给我们这群把青春献给所谓事业的人的报答。

51楼jerrni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本质上就是封建主义+资本主义萌芽阶段+资本主义垄断阶段+奴隶制阶段。


苏联走了80来年又转回了起点。中国同样不能避免,算下来最多也还有不到20年。


真正的社会主义是北欧国家的形态,尽管瑞典,挪威,芬兰,丹麦从来不标榜自己为社会主义。


从对内角度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不如国家社会主义。


在没有外在敌人的情况下,内部必须要制造敌人,


否则这种以压榨而非合作的社会组织形态就没有最初级的生产者。


在原有的斗争对象被打倒后,又会树立一个新的剥削阶级。


现在终于轮到将自由民打倒的时候,这其中包括大量的低层共产党员。

6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