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敢死队 正文 《029》智闯狼窝

武者2009 收藏 0 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


秦香莲混沌之中放走了斜溜眼和王歪嘴,自己则被那条噩耗打击的几近疯狂,婆婆粉身碎骨,丈夫又身首异处,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了那帮矬子鬼,不报此仇,妄为人媳人妇。

至于众人说的那俩疑似汉奸,她没顾得上考虑,管他娘的是啥身份,战友也好,汉奸也罢,该死该活听天由命吧,能痛痛快快杀一场死了也甘心。

身为山村农妇,她没有雄才大略,更不具备什么智深谋远的狗屁理论。她的头脑很简单,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不让我好活,那我也不会让你活好,那帮矬子既然把她们欺负到这份上,若再躲着藏着就对不起婆婆丈夫了。不就是个死吗,谁怕谁呀。

秦香莲的犟脾气被这连续的噩耗彻底激发出来了。她要大张旗鼓地跟鬼子狠干一场,重整杨门女将的威风。

当然,眼下首先要做的是操练人马,鼓舞士气。等阿娇回来做足准备再伺机开打。

于是,几百老女人孺从吃奶的孩子到七八十岁的老太太,都全部行动起来。

敢死队员们提枪弄刀的走出山洞,随着秦香莲大手一挥,200多光棍寡妇嗷嗷叫着漫山遍野猛窜开了,光棍们为了表现出自己身强力壮的优势,窜的比兔子还快,哪管什么沟壑荆棘,统统一跃而过,其速度堪比飞人。

嗓门呢,自然也高亢嘹亮,呼,喊,吼,不绝于耳。底气十足,声震天宇。这下那些走兽倒霉了,几只野狗正在山顶上边观赏美景边呜呜着谈情说爱呢,突听山下杀声四起,惊回头,却见一群光头大汉挥舞着钢枪呼啸而来,我娘哎,这是咋了?想吃狗肉?没门!野狗们顾不的罗曼蒂克了,嗷的一声惊吼着四散逃去。

敢死队员们大展雄风,狙击手们也不甘落后。队长刘嘉玲带着几名神枪手来到半山坡,举枪对着山顶那根著名的“驴吊石”砰砰啪啪猛射一气,只见火链闪出,石硝乱飞,不一会就把那根岗岗不倒昂首挺立的玩意打的是千疮百坑面目全非。

狙击手忙活,宣传队也没闲着,张雅芝在阔大的洞里,充分发挥她伶牙俐齿的特点,对着老女人孺们连嚷带比划,什么雄赳赳气昂昂打进藏马乡,什么黑猫白猫抓住鬼子就是好猫,什么****八荣八耻等等,只要她能想到的对抗战有利的能鼓舞老少娘们勇气的都随口倒出来。

一些老太太们被她的煽情感动了,也纷纷加入了宣传行列。历数道听途说鬼子们的恶行。整个八仙洞里是群情激愤,同仇敌忾。连三岁的小屁孩也被忽悠的怒发冲冠,摸起块小石子嚷嚷着要去打鬼子。

一时间,八仙洞内外是枪声大作,喊杀连天。众人在忙活之余也不忘挂念着出山救憨子的阿娇和骨碌蛋,急切盼望着他们顺利归来准备大张旗鼓地跟小日本干上一场。

而此时,天已过午,阿娇两人来到驻地后,穿过大街拐了几个胡同进了乡绅乔老爷家。

这个老爷子七十多岁,是前清举人,有俩儿俩女家大势大,大儿子乔羽是藏马县数一数二的西医大夫,二儿子乔丹体格健壮,现任中华民国中央体育委员会主任。虽然没多大权,但级别在哪呢。蒋介石身边的人,谁敢不给面子?俩女儿呢,一个是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渠的儿媳,一个是汪精卫手下戚军长的太太。“铜雀锁二乔”天下皆知。黑白中三道通吃。

这样的家族谁敢惹?连日本人也的让他三分。

乔老爷的大宅子是个标准的四合院。九级台阶,黑漆木门,两边各有一尊石狮子把守,威严而括静。

阿娇的到来,使乔老爷诧异之余又惊又喜,忙领到客厅坐了,又吩咐下人泡上香茶。

说实话,老爷子对阿娇这个小姑娘是非常欣赏的,一个靠卖唱为生的乡下丫头能不畏强暴,以死相拼,这种骨气正是他一辈子所追求的。

“孩子,你跟你干娘过的还好吗?咋很长时间没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了?”乔老爷笑眯眯的望着对桌的阿娇,花白的胡须随之抖动,似乎有些怨她。

阿娇局促地坐在那里,看看老爷子那红润的脸庞,粉脸一红,低头道:“爷爷,谢谢您还挂着俺,可俺们过的不好。。。”她抬头迟疑的又睃了眼老头,又悲声道:“俺娘前几天被鬼子打死了。。。”

“啊?你娘她。。。”老爷子惊讶的盯着阿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长枪老太婆,名门望族的掌门人,咋说死就死了呢?他光听说这两天鬼子下乡扫荡损失了不少矬子,也杀了很多乡民,没想到长枪老太婆竟也。。。

阿娇见老头面露惊异,便哽咽着把干娘遇难的事前后说了一遍。老爷子闻听怒不可遏,拍案而起:“倭奴欺人太甚,没想到我堂堂中华四万万炎黄子孙举臂成林,声盖天宇,竟被一帮侏儒欺负到这个份上,可悲可怜啊,唉。。。”他竭力压抑着愤怒的表情,在厅堂里来回走了几步,仰天叹道:“杨老姊妹,您不愧是老令公的后代呀,昔日先祖抗金杀虏,今日战奴粉身碎骨,咱中华若都有您老杨家这样的风骨,哪有现在的倭奴横行啊。”

老爷子越说越悲,悄然泪下。

骨碌蛋坐在那里见老爷子兀自哀叹,之乎者也净啦虚的,早就急了,伸手拽了拽阿娇的衣角小声嘀咕道:“姐,咱今天不是来救憨子哥的吗,咋光扯些别的?你快说说。”

阿娇瞅了他一眼,刚要说话,不想老爷子也听到了,疑惑地回身望着他俩:“孩子,你们还有啥事要办?尽管跟我说开,老夫若能办到,定将倾力相助。”

阿娇一听大喜,忙把憨子被抓他们来求救人的事说了出来。然后紧张的望着老爷子,以求他能帮上忙。

老爷子听后却沉吟了好一会,默默地点点头又摇摇头,随后长叹一声道:“孩子,这事难办呀,我与那些倭奴汉奸誓不来往,前些日子那个姓范的汉奸倒是来过一次,听那口气好像是邀我当什么会长,被我迎头骂了出去。。。”

阿娇心头一沉,暗暗敬佩老爷子的为人的同时,也为这条路被堵死而焦急起来。

“爷爷,您认识范本山?好。”骨碌蛋喜道:“那您就下个通知要他来这里,俺们趁机把他抓起来以人换人。”

阿娇眉头一皱,嗔怪地瞥了他一眼:“你少说话,咱爷爷这个身份能做那么鲁莽的事吗?”

“呵呵,”老爷子轻轻一笑,对阿娇道:“孩子,国难临头,我这个亡国奴哪有什么身份地位呀,倒是那些汉奸二鬼子翘起尾巴了,不过我听说姓范的昨天受伤了,至今还瘫在家里不能动弹呢,我即使叫他,怕也来不了。”

“真事咋的?”骨碌蛋和阿娇同时跳了起来。

“爷爷,这太好了,我们直接去他家逮出来。”

“对,俺神不知鬼不觉把他弄进山里,要日本人用憨子哥去换。”

“还有憨子的媳妇。。。”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激动。把老爷子听的一惊一乍。不过仔细想想,这倒也是个最好的注意。便点头应允。

紧接下来,老头把范本山家的详细地址告诉了他们,然后又叮嘱要见机行事,不要大意。不好就跑,千万别固执,若救不出人再搭上两命就遭了。

阿娇和骨碌蛋连连点头。三人又商量一阵,决定以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为由,堂而皇之地进去抬着那东西就走。既无暴力又文明和谐地把事办了,这样完全符合汉奸精英倡导的普世价值。何乐而不为?哈哈。

注意打定,阿娇和骨碌蛋整理了一下行头,告别了乔老爷,径直奔范本山家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