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河集团军群总司令曼施坦因在斯大林格勒的作战报告

wingsla 收藏 2 9156
导读:极机密(只准由军官传送) 12月9日 收件人:陆军总参谋长、陆军总部作战处 情况研判 (一)敌方情况:敌人在过去10天内已经对本集团军群使用更强大的兵力。这不仅包括11月28日情况研判中所预测的预备兵力。而且还加上了其他的兵力。本集团军群所发现的兵力总计如下: 步兵师86个 步兵旅17个 坦克旅54个 摩托化旅14个 骑兵师11个 总计182个大单位。此外,我们还发现13个独立坦克团、坦克营和反坦克旅等。 下述为敌军的详细分析: (a)在斯大林格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极机密(只准由军官传送) 12月9日

收件人:陆军总参谋长、陆军总部作战处

情况研判

(一)敌方情况:敌人在过去10天内已经对本集团军群使用更强大的兵力。这不仅包括11月28日情况研判中所预测的预备兵力。而且还加上了其他的兵力。本集团军群所发现的兵力总计如下:


步兵师86个

步兵旅17个

坦克旅54个

摩托化旅14个

骑兵师11个


总计182个大单位。此外,我们还发现13个独立坦克团、坦克营和反坦克旅等。


下述为敌军的详细分析:


(a)在斯大林格勒要塞地区周围:


伏尔加正面:第62集团军(8个步兵师、3个步兵旅和1个坦克旅在第一线;另有两个步兵旅、两个坦克旅和两个摩托化旅充当预备队。)


北方正面:第66和第24两个集团军(17个步兵师和1个摩托化旅在第一线;另有4个步兵旅和4个坦克旅充当预备队。)


西方正面:第65和第21两个集团军(10个步兵师、7个坦克旅和两个摩托化旅、5个坦克团和1个反坦克旅在第一线;另有4个坦克旅充当预备队。)


南方正面:第57和第64两个集团军(7个步兵师、6个步兵旅、6个坦克旅、6个摩托化旅和两个坦克团在第一线;显然另有两个步兵师、两个步兵旅、5个坦克旅、1个摩托化旅和5个摩托化团充当预备队。)


在过去10天中,敌人曾经轮流攻击北、西、南三面。他的主力毫无疑问是指向西面,而在南面的兵力则比较薄弱。


(b)再向南方(即顿河以西的齐尔河),由第5坦克集团军负责掩护对斯大林格勒的攻击(第一线为12个步兵师、5个骑兵师、两个摩化骑兵师、4个坦克旅、1个坦克团和两个摩托化旅;另有两个步兵师、4个坦克旅和1个摩托化旅充当预备队。)紧接着在其北面,面对着何立德集团军的中央和左翼,还另有3个步兵师。


在顿河东岸向南掩护攻击的兵力为第51集团军(第一线为4个步兵师、4个骑兵师、1个坦克旅和1个摩托化旅;另有1个坦克旅和1个步兵旅充当预备队。)。在这一线后方有更多摩托化兵力在集结中,其原因尚不详。


(c)最近几天的侦察发现敌军正在斯大林格勒东方下车,并有部队越过顿河向南,经过何立德集团军的东面运动。掩护顿河以东正面的俄军大致是消极不动,可能是因为其后方的摩托化兵力集中尚未完成。敌军也已经渡过齐尔河,向齐尔河桥头阵地和齐尔车站以西进攻。从敌军在何立德集团军正面的从北向南的运动上来判断,这个攻击可能更向西延伸。


(d)在最近的战斗中,敌军毫无疑问已经损失了相当数量的装甲兵力,不过他却可以用新的坦克团补充缺额。敌军步兵的攻势能力还是很低。其炮兵的效力已有相当的增加,尤其是在斯大林格勒的西面防线上。

(二)我方情况


(a)第6集团军:截至目前为止,该集团军已经击退了所有的敌军攻击,不过损失却相当可观。关于其现有战斗能力另有详细报告。下面是12月5日的主要彈藥存量,以对"基本配发量"的百分比来表示(注:所谓"基本配发量"者约为3天连续战斗的需要量。)


50mm加农炮 59%

75mm加农炮 39.4%

100mm加农炮 21.6%

轻步兵炮 28%

重步兵炮 25%

轻榴弹炮 34%

重榴弹炮 36%

80mm迫击炮 30.8%

150mm迫击炮 25%




现有口粮配给已减到200克,面包只能支持到12月14日,午餐到12月20日,晚餐到12月19日。 mpanel(1);

尽管空军已作极大的努力,由于天气恶劣,最大的运量仅为12月7日的300吨。在那一天所用的188架飞机中,两架被击落,9架失踪。其他各日中的运量最低为25吨(11月27日),最高为150吨(12月8日)。而每天的最低要求则为400吨。


(b)第4装甲集团军:第57装甲军的集中并未能于12月3日如期完成,而一直延到了12月10日。其原因为第23装甲师的轮式单位被陷住了。而第48装甲军(第336步兵师、第11装甲师和第3空军野战师)则又必须投入齐尔河方面以恢复那一方面的情况。


(c)罗马尼亚部队:战斗仍在进行中。位置在第16摩托化步兵师以北的罗马尼亚第4集团军现在还能屹立不动。不过却不能希望他们能挡住从北面来的强大攻击,尤其是安东奈斯库元帅已经命令他们应尽量避免被切断。在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方面,除了构成何立德集团军一部分的第1军尚相当完整以外,其他各师残部的战斗力都不过只有1-2个营而已,炮兵已经完全消灭。由于兵器的缺乏,在后方地区中的重组工作也不能产生任何效果。罗马尼亚部队的军官们也一点都不肯卖气力,因为他们认为失败应由德国人负责。目前整个的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正面,都是由各种不同的临时单位所据守。由于缺乏炮兵和反坦克炮,假使敌军大举进攻,尤其是使用装甲兵力,则决不应幻想他们能够支持多久的时间。这些杂牌部队在短期内必须用适当的战斗部队来代替,他们那种内容和战斗效率是不足担负重任的。


(三)我方的意图:本集团军群的意图,仍如前次报告所述,是尽可能提早用第4装甲集团军发动攻击,以求与第6集团军取得接触。不过就目前而言,地面的松软状况却阻止了第57装甲军的任何前进。第48装甲军中的各师到12月11日,能否完全从齐尔防线上抽出,也仍难确定。所以必需把第17装甲师也投入这个攻击,这个命令已经发出。由于敌人在短期内,可能会向着莫洛索夫斯卡亚的方向延伸在其齐尔河的攻击,所以何立德集团军应合作以解除那一线的压力,或向皮里拉索夫斯基(Perelasovsky)方向攻击,或借调一师德军的兵力。

四)一般结论:从敌军用来对付顿河集团军群的兵力重量上看来,似乎很明显可以认清其努力的重点是在这里。只要他能从其他方面调集兵力,则在这个地区中的战斗就会一直发展下去。


所以,不管第6集团军自己的地位在最近的将来会如何发展,对于顿河集团军群仍有不断增援之必要。在这一方面最重要的就是应尽全力加速援军的到达。以现有的速度而言,则我们将总是会落在俄国人的后面。此外,我也认为应倾全力的恢复罗马尼亚集团军的效用,尤其是要恢复其战斗意志与对德国指挥官的信心。


至于第6集团军在一经重建接触之后,是否应使其脱离包围圈的问题,我认为有下述几个因素应加以详细考虑:


(a)假使该集团军仍留在要塞地区中,则俄军绝对可能仍将围困着它不放手,并在无益的攻击中逐渐消耗其自己的火力。同时,第6集团军在这个要塞的不利条件下,继续生活和战斗下去,若是现有的兵力比例不变,则不久就又会重失接触了。最多可以假定在今后几个星期之内,无决定性的变化而已。


(b)相反,我们也应考虑到俄军有采取适当行动的可能性:一方面围困斯大林格勒,另一方面向罗马尼亚第3和第4两个集团军发动强烈的攻击,而以罗斯托夫为其目标。假使是这样,则我们的最主要兵力不是在该要塞地区中丧失了作战的机动性,就是为了维持其联络而被牵制住了,反之,俄军却沿着本集团军群的其余正面,享有完全的行动自由。若在冬季中保持着这样的情况,照我看来是极为不利的。


(c)所以任何把第6集团军留在斯大林格勒的决定,就必须以把这个会战打到一个完全决定性结束为止的决定为其推论。其必要的条件如下:


1. 增补第6集团军的兵力以维持其防御能力,可将空军野战师并入其现有的部队之中。


2. 用德军兵力增援罗马尼亚第3和第4两个集团军的邻近防线,因为专凭罗军的残部和临时单位不足以确保安全。


3. 等到我方兵力容许之后,就立即发动一个决定性的攻势。


至于所需要的兵力能否获得和在短期间内开始行动则非我所能判断。


顿河集团军群总司令 元帅曼施坦因


极机密(只准由军官传送) 12月19日18时


副本5份(第4份)


收件人:第6集团军、第4装甲集团军


一、第4装甲集团军(第57装甲军)已在费尔克尼基门斯基(Verkhoye Kimsky)地区中击退了敌军。并已在尼兹基门斯基(Nizh Kimsky)达到了米希柯伐河。正拟向在卡门卡(Kamenka)地区和其北方集中的强敌进攻。预计将有苦战发生。


在齐尔河正面的情况不允许在顿河西岸的兵力向卡拉赫前进。齐尔斯卡亚仍在敌人手中。


二、第6集团军应尽量提早开始执行"冬季风暴"的攻击。其目的为与第57装甲军取得联系,必要时为了使运输纵队能通过起见,更应越过顿斯卡亚沙里特沙前进。


三、情况的发展可能更要把上节中的任务延伸到米希柯伐河。代字为"雷鸣"。在这种情形下,目的还是与第57装甲军建立接触,以使运输纵队通过,然后掩护着在卡尔波弗卡下游的侧面,使该集团军向米希柯伐河前进,并同时分区撤出要塞地区。


"雷鸣"作战有紧跟着"冬季风暴"攻击之后发动之必要。空中补给仍应继续执行。皮托尼克机场应尽量坚守到最后一分钟为止。


所有的兵器和火炮只要能动的均应带走,尤其是战斗中所需要的火炮以及难于补充的兵器和装备。为了这个目的,它们应在适当时机中移往包围圈的西南部分。


四、对于上节所述的一切行动均应立即作必要的准备,只等"雷鸣"命令一下就开始行动。


五、何时可以开始执行第二节中所规定的攻击,应报告日期与时间。


元帅曼施坦因


副本第1份:通信档案

第2份:第4航空集团军

第3份:军需部门

第4份:战争日记

第5份:草稿


发件人:第6集团军司令(由军官手书)


地点:古门拉克


时间:11月24日


收件人:顿河集团军群总司令曼施坦因元帅


元帅麾下:


我已接获24日的来电,并深感你的协助和关切。为了帮助你了解我的情况,作报告如下:


一、当俄军于11月19日,开始向本集团军左右两面的邻部发动大规模攻击时,在两天之内我的两个侧面都处于暴露之中,并迅速被俄国机动兵力所透入。当我们自己的机动部队(第14装甲军)越过顿河向西推进时,他们的矛头在该河西岸也遭遇到了优势敌军。这使他们处于一种极困难的情况下。尤其是由于燃料的缺乏,使他们的运动大受限制。同时,敌人也进到了第11军的后方,该军遵照命令,曾经力守其向北面的阵地。因为已经不可能再从正面抽调任何兵力来应付这个危险,所以我只好将第11军的左翼向南折回,接着又命令该军退入顿河以西的一个桥头阵地中,以免在该河彼岸上的部队与主力分开。


当正在采取这些措施时,突然接到元首的命令,要用第14装甲军的左翼,向多布林斯卡亚(Doblinskaya)进攻。迫于事实这个命令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