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军入关后为何南明与清朝不约而同处死朱明太子

2野劲旅 收藏 0 1705

1644年3月,大明王朝在紫禁城的熊熊烈火中覆灭了。


崇祯皇帝自杀前安排三个儿子逃亡。这三个皇子,分别是:皇长子、太子朱慈烺;三子、永王朱慈炯;四子、定王朱慈炤。三个皇子之中,最重要的就是太子朱慈烺,因为他是皇位的第一继承人。崇祯皇帝死了,明朝在法律意义上也灭亡了,这侥幸逃出紫禁城的三个孩子从此也没有再踏进紫禁城半步,但是只要朱由检的儿子还在,明朝就还有复兴的可能,在理论上就可以延续王朝的血脉。


李自成农民军进北京后,三个皇子作为前朝余孽,是重点提防对象,很快就被搜出逮捕了起来。李自成率领大军东征吴三桂,朱慈烺兄弟三人也被带着,作为招抚、压制吴三桂的砝码。可吴三桂一点都不给朱慈烺三兄弟面子,对李自成的农民军照打不误,还引进清军,大败农民军。李自成在吴三桂和清兵的双重打击下,节节败退,放弃了北京城。西撤时,农民军还裹挟着太子朱慈烺及两个皇子。途中,农民军在追兵和各地明朝残余的打击下,分崩瓦解,自顾不暇,对朱慈烺等三人自然也管不了了。此后,朱慈烺三人下落不明,从一切正史中消失了。


朱慈烺三人虽然不知去向了,但他们身上蕴含的巨大政治价值不会因此减弱。尤其是继续坐了江山的清王朝装模作样地埋葬崇祯帝和皇后,宣称入关是“为明复仇”,依然奉明朝为正统王朝,不以明朝为敌,表示清朝是从农民军手中夺取的天下神器。在这样的逻辑下,定王依然是定王,永王依然是永王,朱慈烺依然是明朝太子,如果他向清朝要回明朝的江山,清朝在理论上是不能拒绝的。清朝早期出现的众多“朱三太子案”都是围绕这个政治优势展开的。


当年年底的一个深夜,北京城里崇祯的国丈周奎家门口,下人连夜将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孩子”赶出门去。那个孩子站在周府大门口破口大骂,周家的人则隔着大门和他对骂。结果,双方把巡夜的满清官兵给招来了。孩子自称是明朝太子朱慈烺,官兵一听,赶紧押送刑部。负责审讯的刑部主事钱凤览认定抓到的就是真太子,如实上报。周奎向满清摄政王多尔衮上书,信誓旦旦地说被捕的不是真太子。多尔衮找来一批前明朝37的太监,去刑部辨认。所有太监都回报说是真太子;多尔衮又把朱慈烺接入宫中辨认宫中事物,结果确认无误;多尔衮还让十个侍卫太子的前明朝锦衣卫辨认来人,结果十个人都一齐对朱慈烺跪下,担保这是真太子。这太子出现得真不是时候啊。清朝刚刚进入北京,屁股还没有坐热,原来主人家的继承人就回来了。让这清王朝怎么办?如果让天下的明朝残余、地方文武官吏和百姓们知道崇祯的太子就在北京城里,他们要求拥立太子登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清朝在关内立足未稳,崇祯太子的出现说不定能让清朝重新退回关外去。对于清朝来说,这个孩子必须是个假太子才行。但是多尔衮又不能自己说抓到的朱慈烺是假冒的,需要通过其他人的嘴说出来。因此,他导演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太子真伪辨认”的闹剧来。首先让亲属、宫人来辨认。皇家的长辈周奎一口咬定朱慈烺是假的;长平公主先说是真的,挨了周奎的一记耳光后不敢吱声了;明朝宗室晋王在辨认太子的时候,说自己没见过太子,不能确定真假;第一批辨认太子、说朱慈烺是真太子的太监全部被处死,第二批派来辨认太子的太监异口同声地“认定”朱慈烺是假太子。第二年(1645年)四月,狱中的“太子”已被处死。轰动一时的太子案就此结束了。


有意思的是,满清朝廷为此专门传谕天下:“如果有人报告真太子的行迹,朝廷必加恩养。报告之人必给重赏。”可当满清镇压了各地的明朝残余,坐稳江山后,将原先“恩养”在北京的十几个明朝藩王全部残杀。清朝对明朝皇室进行了“大清洗”,也就没有人相信朝廷所谓“恩养太子”的承诺了。


就是北京冒出一个太子的同时,南方明朝残余势力拥戴福王朱由淞建立的南明王朝也出了一个“太子案”。有一个年轻人在东南一带自称是南逃的太子朱慈烺。接到消息后,南明政权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也是“辨认真伪”。朱由淞接到报告,派曾在紫禁城当过差的太监李继周去迎接朱慈烺。李继周觉得朱慈烺很眼熟,气度不凡,就跪下叩头:“奴才给小爷叩头。”朱慈烺问他:“我虽认得你,但忘了姓名。”李继周忙报上姓名和来意,要迎接朱慈烺去南京。朱慈烺再问:“迎我进京,让皇帝与我做否?”李继周实话实说:“此事哪是我等奴才所能知晓的!”1645年3月2日,朱由淞面谕群臣说:“有一稚子自称是先帝太子。如果真的是先帝之子,那么也是朕之子,定当抚养优恤,不能让他受委屈了。”注意,朱由淞一开始就给整个“太子案”定了基调。首先,这个朱慈烺“自称”是太子,真假莫辨;其次,即使这个朱慈烺是真太子,那也不能当皇帝。南明朝廷会好好养着他。朱由淞接着派了南下的两个太监先去辨别真伪。两个太监一见朱慈烺,立即上去抱住痛哭。他们看到朱慈烺衣服单薄,还脱下自己的衣服给他披上。朱由淞知道后,下令将这两个太监打死,同时赐李继周“自尽”。可南京老百姓普遍认为这是真太子,纷纷要求太子登基称帝。

朱由淞当然不愿意让出皇位了,采取了“拖延”战术,开始了冗长的真伪辨认过程。南明官员们纷纷前往探视朱慈烺,或递送名帖。但对于太子的真伪,大家莫衷一是。朱由淞怕夜长梦多,下令将朱慈烺移到宫中严加看管。他再召集元勋显贵和大学士马士英等人商量如何了结此事。马士英迎合朱由淞的意思,当即认为朱慈烺是假太子,还提出了三个疑点:一,太子逃离北京后为什么不来陪都南京,反而在杭州苏州一带游荡;二,听闻太子严肃凝重,不善言语,但此人善于机辩;三,北京的满清朝廷也正在审理“太子案”,还不知道真伪。马士英极力主张南京的朱慈烺是假的,进一步建议弘光帝询问朱慈烺永、定二王的生辰及宫中制度,同时找出曾教过太子的方拱乾、李景濂、刘正宗等人前去“会审”。最后的审问开始后,这个朱慈烺对着紫禁城地图,一一指出了各宫由何人居住。一个官员突然问:“公主现在在哪里?”朱慈烺回答:“不知道,想必死了吧。”方拱乾、李景濂、刘正宗出现后,朱慈烺只认识方拱乾。方拱乾就问他当年讲课的场所,授课的内容。结果朱慈烺都答错了。又有官员问朱慈烺嘉定伯(周奎)的姓名,朱慈烺拒绝回答。最后,大学士王铎认为眼前的朱慈烺是假冒的,得到了众人的附和。在场的通政司杨维垣出面指认眼前的朱慈烺是已故驸马都尉王昺的侄孙王之明。于是众人以奸人假冒太子结案。朝廷随即布告天下,“以正视听”。


南明太子案的审理同样疑点重重,结案后引起各地官员和百姓一片哗然。南明王朝本来根基就不稳,地方藩镇将领手握重兵,对朝廷虎视眈眈。现在太子被判定为假太子,早对马士英不满的武汉藩镇左良玉称奉太子密诏率部救难,进攻南京,要杀马士英。南明朝廷乱成了一团。清军大举南下,五月十日弘光帝出逃。十一日,南京百姓数百人砸开监狱,救出朱慈烺,给他披上演戏用的龙袍,拥他做皇帝。这个朱慈烺还真的进入皇宫做起了皇帝,接受臣民的朝贺,还向南京内外发号施令,很有那么回事。可惜他只在乱哄哄中做了五天皇帝,就被攻入南京的清军抓住了。不久,逃亡的朱由淞也被抓住,押回南京与朱慈烺“团聚”,两人一起在北京被处死。


这一南一北、最初的两个“太子案”都以认定当事人为“假太子”结案。但是两个案子都没有严密的审理过程和让局外人信得过的证据,留下了许多疑问。民间纷纷传说朱慈烺藏在民间,衍生出了在粤东嘉应州(今广东梅县)阴那山出家为僧、归隐四川的传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清朝的统治越来越巩固。太子朱慈烺、永王朱慈炯、定王朱慈炤三人的年纪越来越大,对清朝的威胁也在减弱。尽管如此,在反清势力心目中,明朝皇子始终具有强大的政治号召力。“朱三太子”名号就在此时出现。顺治八年(公元1651年),有人冒称是崇祯第三子造反;康熙十二年(公元1673年),北京人杨起隆自称是朱三太子在皇城根下造反;三藩叛乱时,福建人蔡寅自称朱三太子,勾结台湾郑经造反;康熙四十年以后,江苏太仓﹑浙江大岚山等处的反清力量都以拥立朱三太子为旗号造反。在所有以“朱三太子”名义发动的起义中,对清朝造成最大威胁的是杨起隆起义。杨起隆长在皇城根下,深谙政治,明白“朱三太子”四个字的政治价值。于是他自称是崇祯第三子,在北京的胡同里做起了皇帝,封官许愿,还勾结紫禁城的太监定在1673年12月23日晚上放火杀进皇宫,复辟明朝。可惜叛徒告密,杨起隆在混战中冲出重围,不知所终。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清朝曾在汉中抓到一名自称“朱三太子”的杨起隆。经审问,此杨起隆非彼杨起隆。


可见,只要有反清情绪的存在,明朝皇子的存在就对清朝具有杀伤力。“朱三太子”就会出现。


有趣的是,这些自称“朱三太子”的造反者都说自己名叫朱慈焕。而崇祯皇帝真正的第三个儿子是永王朱慈炯。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朱慈焕确有其人。他是崇祯帝的第五个儿子,五岁的时候病死了。朱慈焕临死前,突然对前来探望的崇祯说:“九莲菩萨说:‘皇上待外戚太薄,所以要让他的儿子们都死掉。’”所谓的“九莲菩萨”是万历的生母李太后,是崇祯的太奶奶。崇祯帝听后很害怕,认为朱慈焕不是凡人,就封他为“玄机慈应真君”。清朝的造反者们频以朱慈焕相号召,而不是以真的第三子朱慈炯自称,显然是看中了“玄机慈应真君”在民间的蛊惑力。历代农民起义者多多少少都要借重民间宗教的力量,这些“朱三太子”也不例外。至于这些“朱三太子”是否真的是崇祯的皇子,想必不用多说也很明白了。


康熙皇帝亲政后,很在意隐匿在民间的前朝皇子们。为了抚慰人心,康熙皇帝对有关官员说要派人察访明朝皇室后裔,授以职衔,让他们世代守卫南京孝陵,四时祭祀。几个月后,有关部门奏报说,明朝“亡故已久”,子孙埋没无闻,虽然经过多方查访,也没有找到确实可考的嫡裔,建议委派一名地方官吏专门负责孝陵的祀典,以表清廷关怀明朝之心。在公开的表演之下,康熙皇帝一直没有放松对前明皇室,尤其是对朱三太子朱慈炯的搜捕。清朝在各地暗暗布下天罗地网,展开大海捞针的搜捕,就是没有找到朱慈炯的影子。


康熙四十五年(公元1716年)腊月,山东省汶上县解任在家的前饶阳41县令李方远家里来了一位张先生。


张先生自称是李方远的“故人”。李方远花费了很长时间,才想起这位张先生的来龙去脉来。早在康熙二十二年,李方远在一家路姓大户家中见到一位丰标秀整、侃侃能言的先生,就和他攀谈起来。先生自称姓张,号潜斋,在浙中大户张家为家庭教师。李方远和张先生相谈甚欢,交往密切,通过诗词唱和很快就成为密友。后来,张先生漂泊他乡,李方远则宦海沉浮,双方拜别后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联系了。现在,李方远和张先生都已经是白发老人,故人相逢,分外亲热。两人立刻欢饮畅谈起来。这么多年来,张先生的生活并不如意。他这次是来投靠李方远,乞求李方远能够帮他谋求一教职,养家糊口。李方远见张先生已经年逾古稀,心中老大不忍,最后熬不过对方苦苦相求,就安顿张先生在自己家和邻近几户官宦人家里教子弟读书。


两年后(康熙四十七年)阴历四月初三,李方远正与家中与张先生下棋。突然,本地官吏调发大军,如临大敌,将李方远团团围住。兵丁破门而入,将李方远和张先生二人捆绑起来。


李方远勃然大怒,呵斥说:“我是致仕家居的官宦,你们怎么能这么无礼?”


地方官理都不理李方远,逼问张先生:“说,你是何人?”


张先生淡淡地说:“我乃前朝皇子、定王朱慈炯。”

朱慈炯一生的经历满纸辛酸,充满传奇色彩。


根据朱慈炯当日的口供,当年李自成农民军战败西撤的时候,朱慈炯被一个姓毛的农民军将领带往河南。这个毛将军把战马卖掉,买了耕牛,种田过活,带着朱慈炯隐居起来。清朝建立后,对李自成的部下将领追查得很紧。毛将军最后抛弃朱慈炯,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去了。当时朱慈炯只有十三岁,盲目地往南流浪。冥冥之间,朱慈炯逃到了祖先朱元璋的老家——安徽凤阳。在凤阳,朱慈炯遇见一个王姓老乡绅。王先生知道朱慈炯是明朝皇子后,冒险收留他在家。朱慈炯因此改姓王,躲过了清朝最初的搜捕。几年后,王先生病死了,朱慈炯就找了一座寺庙出家。长大后,和尚朱慈炯四处云游。一次云游到浙江,在古刹中遇见一位姓胡的余姚人。胡先生很赞赏朱慈炯的才学,就把朱慈炯邀请回家,让他还俗,还把女儿嫁给了朱慈炯。于是朱慈炯就改姓张,入赘胡家,长期隐居下来。


朱慈炯经过了这么多的坎坷,早已经把父皇崇祯皇帝分别时报仇复国的嘱托抛到爪哇岛去了。他只想做个普通人,安安静静地过完一生。朱慈炯在余姚安家后,生下了六个儿子。时间长了,家里人知道了朱慈炯的真实身份。一家人都生活在阴云之下,不敢声张。朱慈炯也不敢在家里常住了,化名王士元、何言咸等,经常往返于山东、两江、浙江一带,以教书糊口。李方远就是朱慈炯在一次游荡途中认识的。


朱慈炯是无欲无求了,可各地的造反者和野心家还是经常盗用他的名号。浙东的宁波、绍兴二府交界处的四明山一带有一股反清力量,首领是张廿、张廿二。他们就以拥戴朱三太子为号召,又亮出大明天德的年号,在四明山一带和清军展开游击战争。江苏太仓的一念和尚也拥戴朱三太子发动起义,与四明山的友军遥相呼应。造反者在长江三角洲一带的影响很大。朱慈炯怕引火烧身,在康熙四十五年七月举家迁到了湖州府长兴县。当年十一月,江浙一带官府加紧缉查朱三太子,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朱慈炯选择了抛弃家眷,只身出逃。


四明山和太仓的造反者很快就被清朝官府镇压下去。朱慈炯的真实身份也被告发,官府赶往湖州长兴县逮捕朱慈炯的儿子和孙子,朱慈炯的妻女六人在家上吊自杀。抛家弃子的朱慈炯成为官府的通缉犯。而朱慈炯自出逃后,用“张用观”的名字在山东汶上李方远家隐匿躲藏起来,直到两年后被抓。


朱慈炯被捕后,押回浙江审讯。康熙皇帝非常重视“朱三太子案”,派侍郎穆丹作为钦差大臣前往杭州负责审讯。钦差穆丹和两江总督等高官亲自出面审讯朱慈炯。


问:“现在江南有两处叛逆谋反案,都说要扶立你为帝,恢复明朝。你知罪吗?”


朱慈炯答:“我今年已经七十五岁,血气已衰,须发皆白,哪还有力气造反啊?再说,我不在三藩作乱时造反,却在如今太平盛世造反,于情理不通。我平日对占据城池、积蓄屯粮、招买军马、打造盔甲等事情一无所知,从无参与。还有,我曾在山东教书度日,那里距京师很近,如果我有反心,怎敢待在那里?”43


清朝官员又押解生俘的大岚山造反首领,让他来“拜见”朱三太子。这位造反首领看了半天朱慈炯,说:“我不认得此人,他是谁啊?”


官员大怒:“他不就是你拥戴的明朝三太子、定王朱慈炯!”


造反首领说:“嗨,我们只是假借朱氏皇子名义鼓动百姓而已,并不知三太子真假。”


最后穆旦等人也不能确定这个朱慈炯是否就是真的朱慈炯,只好将朱慈炯押解到北京,由康熙皇帝定夺。康熙亲自翻阅卷宗,钦定这次抓住的就是朱慈炯。康熙皇帝御批说:“朱三者乃明代宗室,今已七十六岁。伊父子游行教书,寄食人家。”可见康熙皇帝相信了朱慈炯的供状,但是康熙皇帝置朱慈炯年逾古稀、苦苦求饶的现实情况于不顾,判定朱慈炯有罪。刑部因此做出结论:“朱某虽无谋反之事,未尝无谋反之心。”(朱慈炯虽然没有参加造反,也有想造反的心思。)最后清朝以“通贼罪”仍将朱慈炯父子全家处死。朱慈炯三代同堂,共赴黄泉。


包括康熙皇帝在内的多数人认为这个“朱三太子”是真的朱慈炯。他生于崇祯四年,死于康熙四十七年,终年七十八岁。但也有人认为此次抓住的朱慈炯也是假冒的。康熙皇帝为了早日将“朱三太子案”结案,匆匆找了个情况接近,稍微可信的人当替罪羊。在民间,百姓们依然相信朱三太子还活着,躲在某个乡间角落。康熙末年,台湾朱一贵发动大起义,一度控制全岛。朱一贵起义仍然尊奉朱三太子的名号。康熙皇帝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雍正二年,清朝找出一个名叫朱文元的镶白旗汉人,宣称朱文元就是明太祖第十三子、代简王的后裔。出于“政治团结”的需要,清朝封这个朱文元继承明朝皇室血脉,享受优厚的待遇,四时祭祀明朝皇陵。朱文元这一系,世代成了清朝的“政治花瓶”。雍正搬出一个朱文正后,仍然没有杜绝“朱三太子”的出现。雍正七年,有个叫李梅的人声称朱三太子没有死,而是流落到了海外。清朝广东总督亲自带兵抓捕李梅,李梅不知所终。此后国内的浙江、广西,国外的越南、吕宋等地都出现了朱三太子的踪迹,让清朝头痛不已。一直到乾隆年间,清朝入关超过百年,百姓对明朝的记忆已经淡忘,“反清复明”的号召起不了什么作用了,“朱三太子”才慢慢销声匿迹。


清朝早期有关“朱三太子”的风风雨雨,反复告诉后人:亡国太子必须死。不论是投奔哪一方,不论身处何时何地,没有人愿意他们出来分享政治权力,也没有人愿意他们隐居在民间成为政治隐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