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山西 夜袭

北极悠然 收藏 5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8.html


就在陈冠在军工厂客服一系列的技术难关的时候,晋绥军的大小事务都留给了那个守城将军傅作义来处理,这让傅作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这种冲动让他每天不停来回在各处军营奔跑打气!由于上次中原大战而元气大伤的晋绥军也逐渐的恢复元气中。

每天傅作义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问副官主席的最新消息,可是副官总是一句没有任何消息回答他,由于陈冠严令,军工厂技工的出入必须有自己的签字,如果但有违反者直接当场击毙,而副官根本进不去何谈消息,终于过了一周,被大小琐事给压得喘不过气的傅作义决定去军工厂,他怀疑阎锡山不是在研究,只在偷懒躲灾!

下定决心的傅作义不做任何停息,带着警卫班在黑暗中直接骑马在丛山峻岭中穿梭而过。

“口令!”在黑暗中,突然一个叫声打破了这片平静,傅作义等人立刻拉住疾驰的马匹,“我,傅作义!”只见傅作义旁边的贴身侍卫抢先的回答着。

只见几个黑色的身影从傅作义一行冒了出来,渐渐地围了上来,他们小心的摸着腰悄悄的挪动着,傅作义等人也立刻下马各自找好安全的阵地拿出佩枪警戒,由于前段时间阎锡山招袭,那些有点身份的人就特别加强了自己的警卫,他们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倒毙在除了战场以为的地方。

“真的是傅将军!报告,军工厂守卫一连连长向你报告!”一个眼尖的丛林者看到傅作义的大马立刻报告,他虽然是一个小官,但是守卫军工厂这类特等工厂可见过不少大官的。

傅作义的侍卫走出两个人小心的摸了过去,在确定对方是自己人众人也松了一口气,在这黑暗中交战可不是他们所喜欢的,虽然他们不怕死,可是死的不明不白就算到了阎王殿也是一笔糊涂账。

“我有要事要见阎老西!”傅作义掸了掸沾了灰尘的皮大帽朝那警戒部队喊道。

连长很犹豫的挠了挠头,陈冠下过死令,可是这次对面是在山西仅次于阎锡山的傅作义,他随便一个指头就能自己这批人给捏死。

“还愣着什么,快··”

“谁!”就在那侍卫朝警卫连长呵斥时,他敏锐的发现在远处丛林有一双如狼的眼睛看着这边,他立刻将傅作义扑倒在地,几发高速飞来的子弹击中了那还在飘落中的皮大帽,两名士兵胸前冒出几朵血花,重重的跌倒在那片土地上。

“我日你大爷!”看到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倒在自己面前,脑子充血的他恼怒的端起自己的二十响,火红的弹道一下子将那片丛林覆盖起来,剩余的几个人并没有盲目的射击,他们拔出肩上的手雷,延迟几秒朝那片上空扔了过去。

在空中做着抛物线运动的五个手雷突然砰的爆炸开来,数千枚碎铁片一下子密集的从上空高速的落下,只听到几声闷哼,几个物体从那高高的树枝上掉落下来。

训练有素的警卫部队有条不紊的按着大纲的要求分布成散线摸了过去,他们猫着腰端着步枪三人一组的瞄准着前方,傅作义欣赏的看着这批部队朝连长点了点头,连长也自豪的昂起头颅恢复了原本的冷静。

“啊,啊,啊!”一连串的惨叫声从密林里传了出来,连长一下子脸色变成了红色,因为朝夕相处的他知道这惨叫是谁发出的,但恢复冷静的他知道自己手下人的水平,如果在如此高度警惕的状态下依旧一枪未发的被干掉,对方绝对不是宵小之徒。

在连长的指挥下,幸存的队员从丛林里陆续的返还了回来,傅作义看到原本七个人的小队还有五个人回来,满意的拍了拍连长的肩膀安慰他。

可是连长并没有领情,因为他知道自己这组今天一共有54人值班,他们分成若干的小组分布在这片丛林里,可是现在加上自己只有八个人,看来来者不善!

“噗!”连长果断的向空中发出了代表最危险的红色信号弹,这时整座大山都惊动了起来,原本安静的山区一下子吵闹起来,大批的部队有计划的进入自己预定好的部队,嗖嗖的曳光弹从山凹里射向空中,刹那间整片丛林是一片光明。

在那一刹那的光亮中,眼尖的侍卫随手就几发子弹射向了那光线不足的丛林里,他们射完后就和连长等七个人团团将傅作义掩护至前来增援的大部队。

此时的太原城并没有城外那片紧张的气氛,它依旧陷入自己那深深的沉睡之中,几个敏捷的身影从那高大的城墙一闪而过,那几名守城的卫兵抹了抹自己的眼睛到那边巡逻了一番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大家警惕点,现在小贼比较多!都给我放大眼睛!”一名班长似的人物朝那些值班的几个人吼道便自顾自的躺在自己的行军床继续打起呼来。

那些巡逻的小兵骂了几句那偷懒的队长便继续漫不经心的在自己的管区内做着例行巡逻。

就在那黑暗的城区内有一处依旧是灯火通明的房屋,但这却是中国人最不喜欢乃至最痛恨的地方。

只见一条条凶狠的大狼狗在那一队队披着人皮的禽兽们巡逻在那片房屋的四周,几盏大功率的探照灯在塔楼将那一块块死角给照的亮堂堂的。

但是即使在如此严密的护卫下依旧有几个身影在那一个个临时的死角中穿梭着,他们那那冷酷的眼神不停的扫描着这些防卫措施,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轻巧的几个凌空翻便闪进了那栋最大的楼层。

这个楼层正是土木三郎工作以及住的地方,此时他正在静静的擦拭着自己那把将官刀,刀虽老旧但是那寒光依旧绽放出它不屈的意志,土木满意的点着头,他站起来准备将刀放到刀架上回到自己的卧室去和那两个支那女过上一个美好的夜晚。

就在那刻,那几支一闪一闪的蜡烛忽的一声全部熄灭,土木立马拔出那把武士刀屈膝弯腰的警戒着,他并没有大喊侍卫,因为他明白能不声不响的来到这守卫森严的司令部绝对不是外面那几个侍卫所能对付。

“嗖”一声带着急速风声的飞镖从暗处直接射向土木的面前,土木反应迅速的将武士刀一磕,“铛”的一声,那飞镖被精准的改变了飞行方向,硬生生的戳进地上的榻榻米。

“土木君!”几月不见,身手还是这么好!”只见七个身影从墙边或屋顶或柜台冒了出来,仿佛他们原本就不在那里。

土木君从那凌厉的风声已经猜出这不是中国惯用的飞镖,而是忍者那标志性的武器——苦无。

“山木君,你这样随便开玩笑会死人的!我反应稍微慢点岂不是被你弄死!”土木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生气,因为他碰到自己幼时的好友,一名伊贺忍者。

山本并没有理睬老友的抱怨,他只是让身后人挥了挥手,那些精干的忍者都原地自我治疗起来,原来这几个人就是刚刚在丛林袭击傅作义的刺客。

“今天行动如何!阎锡山那边怎么样!”知道老友不喜欢灯火的土木并没有直接点燃熄灭的蜡烛。

山木摇了摇头,表示今天任务失败,他并没有什么民族倾向,在他心里不分大和民族或者汉族,他眼中只有强者!任务对他来说只是挑战强者的一种机会,为此他在几年前投奔了这位老友,来到了中国。

“怎么可能,你们的夜行术我是知道的!”土木吃惊的问道,他原本指望最起码能找到具体位置,好标明在地图上,在以后的战争中如果得不到他就直接炸掉!

“那些暗哨警卫是真正的勇士,为此我亲自用这把刀砍下了他们的头颅!不过我看那些支那人远比你的守卫尽心的多!中国民间有很多武林高手,如果你继续这么大意的话,他们随时可以取下你的头颅!”

被山木如此讽刺的土木也不由得一阵脸红,他已经加强了警卫力量,没想到在老友的面前依旧不堪一击,不止他一个人,竟然七个人在不动声响的闯进自己的卧室,如果有一点恶意,明天外面的侍卫就能发现自己的尸体。

“砰”木门在强有力的踹击下直接扑街,七八名侍卫警惕的端着手中的三八大盖,其中还有一个人直接端着一把歪把子,他们守卫在外面发现里面那不断小而连续的谈话声,在通知了外面的警卫后直接冲了进来。

“你的警卫还是不错的!这六名忍者以后就跟着你,替我保证你的安全,家族有事让我回去!所以我的朋友,你自己小心!”山木再说完后扔下一枚烟雾弹。

在烟雾消散后,不仅山木消失,连他手下那六名忍者也消失无踪,众人奇异的到处寻找那几人,外面的探照灯更是买足劲的不停的来回扫动,今天将是他们作为军人最为耻辱的一天!

而土木并不为所动,他知道那六名忍者已经在暗中默默的保护着自己,他在感激山木对自己的友谊时也对那阎锡山的军工厂产生了浓浓的兴趣,竟然能让土木无功而返,这还是第一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