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为打赢 43

春予曙阳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URL] 为打赢 43 入冬来的第一场大雪,飞**扬地从早上直下到午夜。 东峰山已经是一片银白色的世界了,雪足有一尺多深。营房的黑瓦上堆积着厚厚的雪,整个营房的屋顶像充了气一样,变得膨胀起来,成了一幅充满立体感的黑白相间的板画。被大雪覆盖过的群山,则如同是一幅大写意的国画,有的地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为打赢 43

入冬来的第一场大雪,飞**扬地从早上直下到午夜。

东峰山已经是一片银白色的世界了,雪足有一尺多深。营房的黑瓦上堆积着厚厚的雪,整个营房的屋顶像充了气一样,变得膨胀起来,成了一幅充满立体感的黑白相间的板画。被大雪覆盖过的群山,则如同是一幅大写意的国画,有的地方是浓墨重彩地涂抹,有的地方是轻描淡写地描绘,有的地方干脆被省略了,全是皑皑的白雪造成的空白。营房到阵地的电话线上,被厚厚地雪裹着,就像那蜿蜒起伏的银蛇,在东峰山丛山峻岭中草伏穿梭。广东兵从来没有见过雪,这样大的雪,可让甘树勋、叶英炽几个人高兴了,那兴奋就挂在脸上,跟孩子似的。他们在雪上追逐奔跑,手里抓着雪在把玩,像是看不够。这在北方兵看来,多少有些大惊小怪。

下过雪的东峰山上,云海变化是最奇丽的景观,云海把世界奇迹般地掩盖起来,除了云海之外,往日所见的群山,已经不知去向。云在上下翻卷着巨浪,转瞬之间千姿百态,犹如惊涛拍岸。有时,云海又安静下来,犹如巨大的棉团浮悬在你的面前,洁白晶莹,铺天盖地,让你只见脚下的浮云和蓝蓝的天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整个东峰山就像云海仙境一般。

冬天的太阳,总是慢慢腾腾地从云海中爬起来,它先是溢出一缕光芒,把云海与太阳相连的白云周边染上一丝淡淡的红色,那红色给人以甜美而又温柔的感觉。太阳就躲在红云的深处,像是不见它的动静,它的动作是那样的舒缓而又懒洋洋的,不知过了多久,白云中间的红色渐渐变得多了起来,也显得更红了。撩开了红云面纱的太阳,从红云的缝隙中羞答答地挣扎着钻出来,现出一个红而亮的小点,小点又渐渐地变成了一根线,一寸长、两寸长、三寸长,它爬得是那么的吃力,那么艰难,仿佛世界像静止了一般,好半天,太阳才现出一丁点弯儿的细线。就是这一丁点弯儿的脸,却是轮廓分明的,它柔和它温暖,但这仍然遮掩不住它那睡惺朦胧的神态。它像似停止在那里不动了,又像似在大口地吸着气,顿时,它积攒了足够的力量,终于一轱辘地爬了起来,把白云的面纱染得红红的,整个世界都变得彤红,人们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太阳抖擞着精神,它加快了步伐,现出一张小半圆的脸,它将红润全抖落到云海之间,转瞬间,眼前到处是红云,世界已经是红霞无限,官兵们的身上和周边的山川树木,全披上了红光。太阳兴奋了,它奔跑着,世界由澄红变得火红,变得金光灿烂,人们这才喘了一口气,心里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舒展。

早晨,官兵们在公路上跑步或操练,总能看到这美丽的景色。

当兵快十个月的韩曙光,在春夏秋冬一次又一次的云海日出中,重复着军营生活。陆岩清《观察笔记》中的景物观察的那部分内容还在韩曙光手里,他觉得陆岩清的笔头工夫了得,许多景物描写很准确。那本装订的《文艺杂谈集》,却不知道被哪位战友给翻去了,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陆岩清留下的人物观察那几本顶顶重要的笔记,从游安平的遗物中没有找到,只可惜这几本笔记本,他再也看不成了。当官兵们得知陆岩清的几本笔记在游安平手里时,他们又是吃惊又是意外,原来游安平是得到了陆岩清的指点真传,这又让大家不感到奇怪!陆岩清是会创造奇迹的,他在连队时不是一直在创造奇迹吗!连长听说了这件事,总算明白了游安平走得那样轰轰烈烈的原因了。常儒焕得知这件事时,让他着实感到了意外,游安平得到的是陆岩清的指点,他得到的是退伍鲁老兵的指点,这是他们彼此不同的原因吗?如果说是这样的话,这就是他们不同在“先入为主”的内容上了?这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陆岩清到底在他的笔记中写了什么呢?仁兆福听说韩曙光也得到陆延清的真传,更是不屑一顾,他对人说:“我早说过了,游安平是英雄,韩曙光是狗熊,你们看我说得没错吧!游安平就是游安平,韩曙光还是韩曙光,两人没有一点像。”许登丰也在帮腔说:“韩曙光怎么能跟游安平比,这哪跟哪呀?”

让人感到吃惊和意外的事,还不止此一个呢!

下午连长接到一个电话,他大惊失色,俨然像一个木雕的人一样,动弹不得。女军医田甜妹要来连队了,这把他吓得一跳!他忙在电话里说:“田甜妹,我求你了,你别来,你这么一来,我工作可就被动了,叫我怎么去影响战士们呢?再说,首长也会惩罚我的,你得替我想想,我们之间不是没有关系吗……什么?你已经来了?你别骗我啦……你在山下?你还真来了……”连长堵住话筒,对在旁边的我说:“指导员,这可怎么办啦?”

“先把人接上来吧,天黑了后就不安全了,一切话等她上山来了再说。”

“我马上派人下山来接你,这车是坐不成了,山上冰天雪地的行车不安全,你自己得走上山来。就在公社邮局那里等着,我派下去的人马上就到。”

“我去和你安排,叫谁去呢?”

“叫老兵去,这种事可不能让新兵沾边,影响不好,就叫……”他略思考了片刻,“就叫陈君华和赵典眉两个人去吧,你把实情向他们讲清楚,让他们理解,让他们灵活处置这事。”

我转身出连部,连长却在连部皱着眉头,唉声叹气。

田甜妹要上山来,我和连长都感到十分棘手,怎么来处理这事呢?这等于是要逼我公开站出来,同连长摊牌。而连长呢,从心里讲,他喜欢田甜妹开朗泼辣的性格,她知道好多他不知道的事情,她人又漂亮,这让他对她有好感,他希望见到她,又怕见到她。这个田甜妹也太任性了,太不维护连长在官兵们面前的形象了,我对她此时到来没有一点好感!

陈君华和赵典眉匆匆从连部门前而过,下山去了。

我回到连部,连长诉苦地对我说:“指导员,这田甜妹也是的,他为什么要纠缠上我?她要找的人可多的是,选择的余地也大得很!”

“有错也是你的错,不是你想另找新欢吗,这才让她对你动了心。”

“是我的错吗?我一个结了婚的人,再想歪心也想不到她的头上,我敢吗?”

“你还知道怕呀?‘正月的菜苔早起的心,有心人对着无心人’,她为什么不找我呢?我没有引诱她呀!”

“我可没这心!”

“也许吧,是她对你早起了心,好吧!这能让谁信啦?”

“是啊,都是我的不是!现在,别说我是跳进黄河,就是跳进长江,我也洗不清了!”

不知过了多久,田甜妹一身戎装,吃力地走进了连部,她头上冒着热气,口里喘着粗气,脸红红的,人显得格外的精神格外的漂亮,她拿着单军帽不时在面前扇动着,眼睛里闪耀着兴奋的光芒,脸上还在笑,她看着我们,觉得很兴奋很好玩。她的行囊是一大一小两个旅行袋,装得鼓鼓的,却拿在两个老战士手里。两个老兵也和她一样,头上直冒着热气,他们想笑,又不敢当着连长的面笑。田甜妹对随她走进连部的两个老兵说:“请把小包放下,那里是我带来学习的业务书籍和换洗的衣服。你把大包拿到桌子上来,打开,看见了吧,里面全是吃的食品,高级糖果点心,芝麻稣、芝麻糖、软糖、饼干、烘糕、还有高级香烟,这些东西你们在山上是吃不到的,我也是托人找关系才弄到的。”她随手从包里抓出几把糖果点心放在办公桌上,“营部留点吗?”她问。

连长说:“营首长全下连队了,营里没人。”

“那他们就没口福啦。”田甜妹拿出两包香烟,就把大旅行包的食品和香烟全给了两个老战士,“拿去给各班分了,算是我的见面礼,有言在先,吃了我的东西,可得为我说好话。”

“你这是在公开收买我们的干部战士。”连长说。

两个战士看着连长和我,不知怎么办才好?

连长说:“东西拿出去分了吧,吃是要吃的,话随你们爱说不说。”

两个战士这才拿起旅行包,高兴地走出连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