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2岁起看新闻联播续:父亲疑事件有幕后推手


“五一”小长假,全国人民都在过节,黄宏章夫妇却陷入了苦闷,因为他们的儿子黄艺博一夜之间走红网络,其臂戴“五道杠”正襟危坐阅读文件的照片,让网友大呼“官腔十足”“霸气外露”。为何一个开设于2月的博客在“五一”突然火爆?“五道杠”究竟是神马东西?日前,记者联系到黄宏章,还原一个真实的黄艺博。

“炒作”“背景”都是无稽之谈

委屈、苦恼、无奈……这几个词贯穿了黄宏章采访的始终,电话里的他声音憨厚朴实。对于儿子一夜之间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黄宏章显得手足无措。

5月1日晚上,黄宏章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中称,快上网看看吧,有你家儿子的消息。“我儿子爱写作,发表过很多文章,常上报纸电视,所以一开始我没当回事。”确实,黄艺博兴趣广泛,现已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了70多篇文章,达数万字。曾荣获“全国百名中国优秀好少年”、湖北省“十佳少先队员”、“武汉现代少年形象大使”等称号,去年5月,还出版了20万字的《阳光男孩黄艺博成长实录》,是个“小名人”。家里有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儿子,别说上网,就算上报纸电视做专访也很正常。可5月2日中午,黄宏章有点坐不住了,他发现儿子的这次“出名”和每次不一样,因为当他打开网页,映入眼帘的不是表彰和荣誉,而是铺天盖地的恶搞、质疑甚至谩骂,“我一下子就蒙了,怎么可以这样曲解呢?”

5月3日,黄宏章请了一天假,“我和他妈妈一天没吃下饭。”问到为什么会突然爆红,黄宏章也是一头雾水,面对“家长是幕后推手进行炒作”的质疑,黄宏章很气愤。“我们肯定不会拿这个来炒作,这对孩子是一种伤害。我对电脑一窍不通,连微博还是别人一步一步教我才注册成功,博客密码和用户名3月份就丢了。”肯定有幕后推手,这是黄宏章下的结论,但说到要不要追查,他无奈地说:“从哪里查呢?一点头绪都没有。我是从河南来湖北当兵之后才留下来的,哪里有势力和背景?儿子的成绩是他自己努力得来的,说我们背景深那是无稽之谈,我们两口子上班还骑自行车呢。”

看新闻联播比沉迷游戏强多了

黄艺博“走红”后,其今年2月8日开通的、迄今仅发了一篇博文和两个图片专辑的博客,浏览量几日内陡然突破百万。保护孩子心切的黄宏章和妻子注册了名为“湖北黄艺博”的微博,并在十余分钟内连发两条微博澄清事实,恳请大家给孩子提供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可是,近万条的评论中,还是有很多冷嘲热讽和充满攻击性的话语。对此,黄宏章感到十分委屈,“这些习惯和兴趣都不是我们有意培养的,孩子的天性占了主动权。”

关于网上疯传的小艺博“两岁就看新闻联播,七八岁就开始坚持天天阅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的事情,黄宏章说这是“曲解”,“天天看《人民日报》根本就是杜撰,孩子在寄宿学校,周末回家才有时间看电视翻报纸。他小时候也喜欢看动画片《大头儿子小头爸爸》《西游记》等,家里现在还有很多影碟。我喜欢看新闻联播,有时就告诉他,新闻联播里有打仗的,有坦克大炮,他才会跟着我看,慢慢的就成了一种习惯。”黄宏章说,当初只是觉得男孩子应该多懂些国家大事,了解国际形势,“难道这也有错吗?这比纵容孩子沉迷于游戏机网吧要健康多了吧!”黄宏章说到这里情绪有些激动,网上言论的恶意与讽刺,着实刺激了这家人的神经。只有聊到艺博小时的事情时,黄宏章才慢慢恢复情绪。

小艺博是个文静内向的孩子,他喜欢读书,除了《资治通鉴》白话本这类大部头之外,他更喜欢《明朝那些事儿》这种轻松解读历史的书籍。除此之外,他也爱打乒乓球,还练过跆拳道,和同龄孩子没什么两样。小艺博五六岁时,有一次家里买了洗澡用的电热水器,放在卫生间里,小艺博不知道是什么,想“研究研究”会不会放电,撒了一泡尿上去,被父亲“修理”了一顿。

很多网友质问黄艺博的家长“还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看《新闻联播》的童年一定不快乐么?那么,那些整天被钉在钢琴前弹肿手指的孩子又有什么快乐可言?黄艺博还是个孩子,他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政治理想,也有和同龄人一样的好奇心和贪玩心。在黄艺博写给一位同学的信中,他说:“还记得我们一起吃汉堡、吃比萨吗?记得我们曾在西北湖广场滑冰、玩赛车,当时,我俩像笼子里的鸟放飞一样疯狂……”可见,黄艺博也有着属于他的快乐童年,只不过,这些都在这场炒作背后被极大地弱化甚至忽略掉了。

“我真的不是个坏孩子”

轰轰烈烈的“五道杠”事件,让黄宏章一家人都陷入了茫然失措、心惊胆战的“低气压”氛围里。 “最近孩子给我打电话,一上来先安慰我,说不要紧,但我知道他其实很委屈。”黄宏章叹了口气,“他和我说,爸爸,我好伤心,网上的人怎么能那么说。我真的不是个坏孩子。”周围的亲戚朋友也纷纷打电话来安慰他们,但“看笑话的人也有,我只能说是家长的责任,不要对孩子造成影响”。

黄艺博一炒出名后,其多次到福利院看望老人、带头为汶川地震捐款的爱心行为都被诟病,有网友说黄艺博每次捐款、给老人按摩都要求拍照,“跟陈光标一样”。对此,黄宏章委屈极了,他说那些照片都是学校拍的,孩子从来没提过这种要求。

黄艺博一夜间走红网络,其佩戴的那个“扎眼”的五道杠让网友震惊之余充满好奇。根据共青团武汉市委5月4日发布的《关于少先队武汉市总队部的有关情况说明》,武汉市于1989年成立了少先队区总队部和市总队部,区总队部队委佩戴四道杠,市总队部总队委佩戴五道杠。记者致电武汉市团市委宣传部,一王姓工作人员表示,五道杠是武汉市的一个特色,一个探索,但绝非首创,因为其他很多城市也有。武汉市15个有小学的片区各有一个名额,市教育局4所直属小学共有一个名额,产生16个总队委,组成了中国少先队武汉市总队,都是“五道杠”。16人中再互相选举出一名总队长。据王先生介绍,中国少先队武汉市总队是一个非常驻办公机构,没有固定的例会或其他常规性事务,只是一个议事组织。至于网上盛传的黄艺博是为了和前总队长徐鎏杨争位才自己炒作一事,工作人员表示,“这不太可能,5月底即将换届选举,总队长徐鎏杨、副总队长黄艺博等都将因上中学而换人。”

谈到黄艺博的以后,黄宏章说,兴趣是天生的,只要做好人,能够自立,有一份正当职业就可以了。采访过程中,黄宏章的手机一直在响,他也推掉了其他四五家媒体的采访,媒体的强大关注度已让这家人应接不暇。但事件主人公只是一个13岁的孩子,过分恶搞的PS,铺天盖地的讽刺与挖苦,对他来说真的是太沉重的负担。

天津没有“五道杠”

中国少年先锋队全国工作委员会(简称“全国少工委”)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依据《中国少年先锋队章程》,“没有禁止也没有提出”关于“五道杠”的内容。

那么,天津市有没有“五道杠总队长”呢?记者为此致电团市委少年部,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少年部侯部长表示,天津市的少先队组织是严格按照全国少工委及少先队章程设置的,在各个学校里面设大中小队,学校外没有其他更高级别的队伍组织。“武汉的五道杠应该是当地根据形势发展自己设置的,毕竟省里区片比较大,天津作为直辖市,每个区只有十几到二十几所学校,比较便于管理。”至于黄艺博所在的中国少先队武汉市总队,天津是否有类似机构呢?侯部长说,天津市设有少先队理事会,没有固定的会议和具体的工作,是孩子们议事组织。少理会成员由参加全市少代会的各区少先队员代表选举产生,这些代表中有队干部也有普通队员,代表一个广泛的群体,主要是为了培养孩子们的民主意识。关于少先队员的退队时间,侯部长说,按照规定是14周岁。

周边商品网络销售火爆

黄艺博红了,其所佩戴的五道杠更红,各个版本的恶搞、PS图片、漫画层出不穷。韩寒5月5日发表评论,自嘲地说:“我在上学时是两道杠,当时我一直以为我已经做到了成功的66%,到今天才知道,我其实还不到成功的40%。”

独具慧眼的淘宝商家更是抢占商机,及时推出“五道杠肩章”,一家商城店铺日销百余件。“五道杠T恤”“五道杠球鞋”等周边衍生产品预订、现售也很火爆,更有一些卖茶叶、水果干等产品的店家打出了“买就送五道杠”的宣传语,搜索排行大幅提升。

这场炒作,伤了一个孩子的心,鼓了很多大人的腰包,成了众多看家的谈资笑料。五道杠成了网络打造的一个新“神器”,让大家过足了瘾,只是,过瘾的同时,请放过这个无辜的孩子,不要再无端地猜疑和指责,就像他父母所企盼的那样,“给黄艺博提供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让他平静快乐地生活。”

2011-05-08 每日新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9楼xialiba

一个小屁孩也学某些大人们的官派,还拍标准像,学足了某人,我吐。还以为自己形象好呢?不知道现在官员们表面风光,其实早被人民所唾弃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