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山西 阎锡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8.html

与外面那森严的警卫比起来,窑洞里却是喜气洋洋的小型聚会,大块的牦牛肉,大块的烙饼摆满了整张桌子,还有那独特的青稞酒更是管够,而围在桌子周围的正是历经千辛万苦的毛泽东他们,在三号那一系列如同神迹的预测下,红军在行经二万五千里之后没有衰落,在吸取第四方面军力量后便足足十万人的武装力量!

现在又在这么新的一片根据地,虽然没有江西那边亲切,但是这里却有一个更大的同盟者——阎锡山!

这个山西土皇帝阎锡山竟然悄悄暗中资助着红军,要不是三号仇文的帮忙,红军可能就在那雪山草地中消失,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在那群中央领导中间坐着两个挺拔的身影,其中一个虽然有点发福,但是丝毫不亚于身边那位俊俏的青年,那人正是山西土皇帝——阎锡山。

毛泽东首先举起杯敬向了那稍微腆着肚子的阎锡山,满脸的激动尽在不言中,虽然这是第一次见面,可是在那长征途中天天和他发送着电报,两人就像密友一般,不但探讨着国家大事也发现自己的喜好都差不多,喜好读书,天南海北什么书都读,而且喜好运动,也是一个大烟枪!

这次见面两人紧紧握着手,仿佛多年挚友一般!

“终于见面!感谢你!”

“为了新中国!”

在座的那些老一辈革命家经过了大风大浪,可是此时想到那么多同志倒在了行军路上,他们有的甚至都没能留下名字就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我提议,这杯酒!敬给那些为了革命献出生命的同志!”

原本欢乐的窑洞一下子陷入了沉寂,一杯杯烈酒倾倒在那干干净净的泥土上溅起一滴地闪亮的亮珠,散发出阵阵的清香,似乎是那些先驱者品尝到这甘甜的胜利,整个窑洞刹那间为之一亮。

“这第二杯!敬我们的特使和阎主席!”众人满上一杯不管喝酒的还是不会的都一口灌下,咳嗽声响遍了整个窑洞,那些咳嗽的眼中充满了泪花,不知道是呛得还是激动。

阎锡山微笑的回敬了那些能喝酒的,至于那些强撑着的他则让他们以水代之,一下子他的好感度在众人心里嗖的一声上去。

阎锡山正是盘古计划中最有脑子的二号陈冠,那次机缘巧合之下,他直接寄身到阎锡山这具身体上。

在那次袭击中,由于忍者并没有要加害阎锡山的想法,导致他受伤并不是那么严重,一个肘击让他陷入昏迷中,而地上那一滩滩的鲜血则是他贴身警卫反抗无效惨遭杀害所泼洒出来。

三号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层层保护起来,脑子最聪明的他一下子算出此时该做什么,他朝那些穿着白大衣的医生挥了挥手,意思让自己静下来,他默默的看着天花板眼角不是注意着周围的装饰,从那些装饰他只能判断出自己所处的时代是民国,其他便一无所知。

陈冠暗中活动了手脚,他发现手脚完好只不过没有以前那么有力,而且松弛的皮肤并不是原来自己那紧绷绷充满了肌肉感,他有点诧异,但是还是很镇定的爬起来找件衣服穿上。

“主席早!”

只见两个尽忠职守的警卫警惕的站在门口,从他两那鼓鼓的太阳穴就知道这两位绝对有不俗的修为。

陈冠一下子被这个称呼给迷糊,主席,这个称呼很独特自己应该会有印象。

“我现在在哪里!”

“报告!傅作义将军将主席直接送往医院,这里还是太原!”

傅作义!主席!太原!那自己岂不是是阎锡山!那个山西土皇帝!陈冠的大脑一下子窜出这么多信息,深知历史的他甚至可以讲民国人物的档案倒背如流!而这个晋军首领阎锡山更是其中的佼佼者,陈冠晃了晃身体,吓得那两名警卫大喊医生,在医生护士的再三嘱托下,陈冠又躺回自己那间被层层保护的病房。

看来自己狗血的中头彩了,还附身在阎锡山身上,可惜身上原本那么多资料,想必都没有,不知道其他四个人怎么样,他们应该也寄宿在阎锡山周围人身上,想到这点时陈冠便让在门外的警卫进来。

“当时我昏迷时,身边有没有活口!”

“报告!当时和长官在一起的四名情报人员死亡三个,一个重伤不过已经没有任何危险,袭击的几名刺客被当场击毙!”

“好,将那重伤的清醒后送到这个病房!我有事情要咨询他!”听到原本五兄弟竟然有四个生死不明,陈冠心中不免一阵阵刀割般的痛,他认为那几个人肯定有自己其他四人寄宿在他们身上,不过都死了,此时唯一的寄托就是那个已经脱离危险的情报人员。

在几天的单独休息中,陈冠是什么人都不见,不管是政府人员还是军中大将都一律拒绝见面,大家也误以为阎锡山趁这机会好好休息便善意的离开,而那进去两天的情报人员大家也以为有事情要汇报并不怎么在意,他们根本没有猜到自己即将因为那屋子里的两个人改变自己乃至整个山西的命运。

果然,不出陈冠预料,那重伤的就是自己的好兄弟三号仇文,不过由于受伤太重,此时仇文只能躺在床上慢慢的恢复,从他们的对话中彼此了解到自己所在的时代,他们既开心又悲愤,开心是因为自己来到了这个时代那就能一展抱负可是出师未捷身先死,还有三个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

不过出身军人的他们很快就从悲愤中脱离出来,现在一味的悲伤根本就不管用,他们能做的就是将对死者的思念化为拼命的动力,既然上天给了自己这么好机会,那为什么不好好利用。

果断的,在又经过三天的计划,在仇文能勉强自己走路的时候,陈冠便完全进入了这个角色,在仇文的补充下,陈冠了解了阎锡山绝大部分的个人习惯和当时历史背景,只要不是特别亲密的人客观注意,在众人眼里他就是阎锡山。

就在阎锡山出院第二天,那假情假意的日本人就前来慰问,本来死无对证的他们认为亲日的阎锡山最多也就是发发火或者什么口头上的抗议,但是这次他们算错了,他们碰到的不是阎锡山,而是一个具有强烈民主情结的华夏人。

“老同学,这次听到你遇刺我们大日本皇军表示强烈的谴责!竟然有人来行刺这下流的行径!”土本三郎那乱喷的口水沾满了整个仁丹胡。他恬不知耻的鞠个躬后便想去来个深情的拥抱,好像多年不见得兄弟一般。

陈冠本能的闪开,他表示这段时间身体有恙,不方便接触过多的牲畜,会容易旧病复发,土本三郎那双三角眼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发出骇人的光芒,那脸颊的横肉由于极度气愤一颤一颤,而他身边的那些警卫并不是笨蛋,看到阎锡山竟然这么不要脸的骂自己长官,“八嘎!”只见那几个身穿黄色作战服的士兵端起三八大盖指向了阎锡山。

刚刚从阎锡山那犀利的言辞中反应过来的护卫看到那只有四个人的皇军竟然在自己整整一个连面前撒野,卡擦卡擦枪膛上膛声从院子各处传了过来,更狠的是那屋顶上的两挺马克沁重机枪也将枪口调了过来。

土木三郎一看情势竟然变得如此紧张,他呵斥了身后那四位忠心的护卫后,便朝着阎锡山一个又一个的鞠躬,可是如果此时有人看到他那腥红的瞳孔就知道他是多么的愤怒!

阎锡山并没有理他,只是自顾自的走回大厅,土本三郎看到阎锡山竟然一点都不鸟自己,大怒的他直接头都不调的走出了他们,气哄哄的骑着自己的东洋马去向自己的住宅。

刚刚从外地赶回来的傅作义从侍官得知阎锡山这反常的行为,不过想想那血腥的现场也就释怀了,他只是随意的安慰了阎锡山几句便又急忙忙的去向其他军营,毕竟刚刚经过中原大战的他们此时元气大伤,如果不及时处理很容易引起军变。

在傅作义走后仇文也不停的责怪着陈冠刚刚有点过火,即使有仇现在也不能撕破脸,日本人为了侵华已经准备了数百年,自己却刚刚起步,在现在时间对于自己来说是更重要,时间越久自己的胜算越大。

在仇文的开导下,刚刚脑子一热的陈冠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原本他根本不会任何事情大动肝火,只不过这次亲眼见到那该死的日本鬼子不由得脑中一热,在陈冠的再三保证下,仇文才放心的离开了山西,直接前往了遵义,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红军需要一个指路人!一个可靠地盟友!

而按照计划,阎锡山在这段时间扩大太原军工厂的建设,他们知道这土皇帝手中有的是钱,他的轻武器完全可以满足自给自足!到时候等红军过来再配合上自己开始训练的新军!那么历史将会从此改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