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


10

薛岳说:“总部还特意为狙击队配备了一名发报员,以便及时与总部联系。”他朝门口喊了一声:“有请我们的发报员进来!”听到喊声,苏成惠穿着一身崭新的军装,背着一台发报机走进营房,面带着微笑向大家敬礼。士兵们大吃一惊,他们没想到总部分配给他们的发报员竟然是个女的。余晓波比则他们更吃惊,他万万没有想到,总部会把苏成惠派来和他并肩作战。而苏成惠比他还要吃惊,因为她也没想到总部说把她分配到一支部队担任发报员,而这支部队竟然是余晓波的狙击队。

这时,萧致远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气喘嘘嘘地说:“报告!五十五团士兵萧志远前来报到!”薛岳训斥道:“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萧致远连忙解释道:“长官,我们团长交给我一件任务让我去完成,所以来晚了。”薛岳再次训斥道:“作为一名士兵服从命令听指挥是天职,但是!也邀清楚那件事重要那件事不重要!迟到了还敢狡辩要按军法从事!来人呐!”余晓波拦阻道:“薛长官且慢,狙击队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念在他是初犯给他一个该过的机会吧。”薛岳鉴于晓波为他求情,也动了恻隐之心:“好吧看在你们队长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改错的机会,如有下次决不轻饶!”萧致远两脚跟一并:“是!”

薛岳对余晓波说:“另外,我给狙击队去了一个很恰当的名字,就叫‘飞鹰’狙击队。”余晓波说“‘飞鹰’?这个名字好,有一种打猎的味道。”薛岳说:“我就是要让日军听带‘飞鹰’狙击队的大名而心惊胆寒。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这十个人可是我为你精挑细选的,你和你的队员们聚一聚吧。”薛岳目光深邃的看了看萧致远从他身边走过去。余晓波说:“我说过把有缘我们会再见面的。”萧致远也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余晓波:“是啊!我也没想到我们还会在这里见面,你也加入了狙击队?”余晓波说:“是啊。”萧志远问:“那么,肯定是由你担任狙击队队长喽。”余晓波无奈的摇摇头说:“这是上级的安排,我也没办法,以后我们要并肩战斗啦。”萧致远煞有其事的立正道:“是!队长!”两个人都笑了。

阵地前,团长正在临时搭建的指挥部里,进行大战前的部署,他边比划着地图边对几个营长说:“一营长,你的一营放在这里,阻击日军的先头部队。二营长,你的炮营部署在这里,阵地前面是一片开阔地,日军一定会从这里开过去。只要日军出现在这里,你们营的迫击炮就给我不停的开炮!三营长四营长,你们的两个营作为预备队留在二线。”余晓波走到团长身后立正道:“报告团长,‘飞鹰’狙击队队长余晓波前来报到!”团长揶揄道:“你小子现在可牛得不得了哇!薛岳长官身边的大红人啊!堂堂的狙击队大队长啊!”余晓波说:“无论我以后军衔多高,我都是团长的警卫员!”一营长揶揄道:“堂堂的狙击队大队长还是改不了谦虚的毛病。”几个人哄堂大笑。团长摆摆手说:“好了好了,玩笑开够了,晓波你的狙击队选择一个良好的狙击地点伺机伏击日军。记住你们的目标不是士兵而是军官。打掉了日军指挥官,就等于是打掉了日军的精气神,日军就会群龙无首溃退下来。”余晓波敬礼道:“是!”

在一片盛开的花丛里,身穿伪装服的队员们正凝神静气,聚精会神的注意着对面的一举一动。对面突然出现了几个日军的尖兵,萧致远惊呼道:“队长,鬼子来了!”余晓波则显得很镇定:“慌什么!这只是鬼子的尖兵,他们的大部队还在后面呢。”团长紧紧的盯住日军的动向,见日军进入了开阔地,久久的积压在他嗓子中的那一声怒口终于爆发了:“打!”国民党军的轻重机枪猛烈的开火,冲在最前排的日军被打倒了。日军原本井然有序的队形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的方寸大乱。紧接着,趁日军惊慌失措二营长的炮兵对着开阔地上的日军不停的开炮,炮弹不分点的落在了开阔地上,把开阔地上的日军炸的粉身碎骨。

遭受了巨大打击的日军迅速组织反击,一个军官蹲在一个正用歪把子机枪射击的日本兵身边挥舞着指挥刀狂叫:“射击!射击!”余晓波的狙击枪套中这个军官的头部勾下了扳机,军官中弹倒地。余晓波一边快速的推弹上膛一边对队员们说:“瞄准日军军官,干掉他们的军官!快!”队员们立刻寻找起自己的目标。萧致远瞄准了一个正在带兵冲锋的军官,砰!枪声响起的同时,军官应声倒地。苏成惠正在一旁背着一台发报机观战,见队员们干得很出色,自己也不甘落后,拿起随身携带的步枪,瞄准了一个正在指挥作战的日军军官。由于是第一次用枪,所以难免会有一些紧张,手有些颤抖是他的瞄准镜总不能稳定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紧张,猛地扣下了扳机,可是子弹却只是划破了那个军官的帽子,军官下意识的抱着头躲藏。而于晓波却不瞄准了这个军官的胸口,不失时机的开枪射击,砰!者应枪打中了军官的心脏,一汩汩的鲜血喷涌而出,军官应声倒地。见自己没有打中目标,苏成惠惋惜的叹了一声问:“你为什么帮我?”余晓波说:“大小姐,这不是你在发报机前操纵着键盘破译密码,这里是充满了血雨腥风的战场。作为一名破译人员你确实很优秀,但是这里不是你的工作室,你现在也不再是密码破译人员,你现在是‘飞鹰’狙击队的战士,作为一名猎人,杀不死猎物可以选择放弃,但是作为一名狙击手却连自己的敌人也杀不死,那简直就是你的耻辱!”

苏成惠耸了耸肩说:“我的枪法不精我承认,但是我会去努力学习的,我更希望你来教我打枪。”正说话间,余晓波又瞄准了一个日本军官再次开枪,军官倒在地上。他一边快速的推弹上膛一边说:“我很愿意做这项工作但不是现在,我是说等到这次作战结束。”说着他又再次瞄准干掉了一个日军军官。突然国民党军的阵地遭到日军的猛烈炮击,向日军发起冲锋的国民党军竟然遭到了日军的反击被打得无力还击。日军狼叫着向国民党军的阵地冲上来。国民党军立即开火还击,但是由于日军的炮火过于猛烈,国民党军的抵抗简直微乎其微。

余晓波见部队受到了日军的炮火牵制,立刻敏感地意识到日军的炮兵上来了。狙击枪的瞄准镜一遍又一遍的扫过日军的阵地,终于在一座山的半山腰上发现了日军的炮兵。余晓波指着对面的日军炮兵对队员们说:“打掉日军的炮兵!向日军的炮兵瞄准!” 可是当他再次拿起枪,向日军炮兵瞄准时他才意识到,对方的距离太远了,已经超过了狙击步枪的射程范围。余晓波努力地使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拿起望远镜仔细观察对面的日军炮兵阵地,忽然他发现了什么兴奋的命令道:“那里有一片草丛,我们埋伏在那里,快转移埋伏地点!” 队员们听到命令迅速向后退,直到退出了花丛队员们才起身在花丛的掩护下,悄无声息的向对面的日军炮阵地匍匐前行。美妙的伪装遮盖了队员们的身体,猛烈的炮火甄灭了队员们的脚步声。

狙击队无声无息的埋伏在花丛里,余晓波瞄准了日军炮兵的指挥官说:“每人选择一个目标,只要炮声响起就开火!”队员们压低声音异口同声的说:“是!”说着一支支枪口露出地表,把自己选择的目标套入瞄准镜里。伴随着一声炮响,余晓波紧绷着的手指猛地扣动了扳机,瞄准镜中的那个军官立刻倒地,与此同时队员们想听到了战斗的命令似的也扣响了扳机。剧烈的炮声把这一连串的枪声压了下去。炮声过后,十二具日军炮兵的尸体笔直的瘫倒在大炮上。一个日军军官见此情景立刻大叫道:“这里有支那军的狙击手!小心!小心狙击手!”他的话音未落,一颗子弹正中他的眉心,军官立刻就不叫了。其他的日军炮兵受到了惊吓,纷纷四散而逃寻找可以藏身的掩体。余晓波再次命令道:“把余下的日本炮兵通通干掉!”萧致远瞄准了一个抱着脑袋瑟瑟发抖,正在大炮下躲藏的日本兵随手扣下扳机,日本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头朝下倒在地上。另一个日本兵见此情景被吓破了胆,大吼大叫着从自己藏身的掩蔽物中窜出来,疯狂的向山下跑去。余晓波瞄准了他的后胸轻轻一勾扳机,子弹立刻追上了日本兵的身体,一直奔跑着的日本兵一下子跌倒在地。

日军的炮兵被消灭了,刚刚冲上国民党军阵地的日军失去了炮火优势,在国民党军的炮火压制下迅速的败退下来。团长拿着望远镜观察着战况,欣喜地对身边的参谋长说:“好!好!打的好!让这些个乌龟王八蛋生养的东洋狗杂种尝尝中国军队的厉害!这个功劳要记在狙击队的名下,要不是他们消灭了敌人的炮兵,我们就得挨枪子儿啦!”参谋长长叹一声说:“‘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余晓波的‘飞鹰’狙击队称得上是这个!”说着他竖起了大拇指。团长笑了笑说:“这小子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干警卫员的材料,这个人有心机有城府是个当官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