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行伍生涯

桑泊渔翁蒋山樵夫 收藏 78 5261
导读: 我服役的部队当年流传这样一句话:紧紧张张老步兵,松松垮垮是炮兵,稀稀拉拉后勤兵,吊儿郎当机关兵。我就是一个老步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服役的部队当年流传这样一句话:紧紧张张老步兵,松松垮垮是炮兵,稀稀拉拉后勤兵,吊儿郎当机关兵。我就是一个老步兵。

我是文革期间参的军。当时国家困难,军队装备落后,毫不客气的说,当时我军的装备绝对落后于二战时期的美军,处于“通信基本靠吼,机动基本靠走”的状态。有人说我军一个基本作战单元在单位时间内的弹药发射量是美军的十分之一,这话虽没有统计数据佐证,但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因为当年团以下部队仍然是骡马化。

当时的一个步兵团下辖 三个步兵营,团属重炮连是由骡马牵引的120迫击炮,再加上工兵连、通信连等保障分队以及特务连、卫生队等勤杂分队,后勤只有几台可怜的卡车,主要是苏式的嘎斯51、嘎斯63、国产的南京跃进,其余就是马车了。每个步兵营由三个步兵连一个机炮连组成,机炮连装备有82迫击炮、75无座力炮、53式重机枪,都靠马驮。每个步兵连有三个步兵排一个机炮排,机炮排装备有60迫击炮、40火箭筒、53式连用机枪,全部由人力携行。每个步兵排有三个步兵班一个机枪班,机枪班装备两挺56式班用 机枪。每个步兵班九个人,装备有两支56式自动步枪(冲锋枪,正副班长用),七支56式半自动步枪,并配备一个基数的弹药,自动步枪75发子弹,半自动步枪50发子弹,每人四颗木柄手榴弹。全是真家伙!单兵装备还有工兵锹(镐),钢盔(还TAMA是日式的), 雨衣、水壶,能装两天单兵口粮的米袋子。这就是当年从步兵团到每个单兵的全部家当,其装备水平处于二战时期中下游装备。

每个军人都有新兵训练的经历,都要跨过从平民到军人之间横亘的门槛。跨过这道门槛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训练!而这个训练最基础的课程就是站军姿,立正稍息,就是一二一齐步走!这是枯糙无味的训练,走过十几年二十几年路的小伙子,到了训练场忽然都不会走路了,有些人迈左腿出左臂,顺拐了;有些人左右分不清了。操场上到处响着班长们的口令声和训斥声,脚步声也从凌乱逐渐变得整齐。每天几个小时的队列训练使双手双脚充血肿胀,腰疼背疼膝盖疼。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每当一天训练结束,最盼望是睡觉。那觉睡得一个香啊!忽然一阵犀利的警报声生生地把我们从美梦中拽了回来,紧急集合!打背包!不许开灯!黑暗中是带新兵的班长们低沉急促的声音,可怜我们被警报声吓哆嗦了,手忙脚乱,背包打得五花八门。我曾经因睡在下铺的战友穿错了鞋而穿了两只右脚的鞋。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我们这些新兵蛋子的队列动作有模有样了,军人气质的框架起来了。

开始配枪训练了。拿枪的兴奋劲很快就云消雾散,七斤半的步枪真TAMA的重!大冷的天,训练不准带手套,冻得双手全是冻疮。有一次练卧姿装子弹动作,训练场地在操场边的煤渣跑道上,动作要领是右手持枪,左手前伸,身体前倾,重心移致左手掌,左手掌着地,向前滑致全身倒地,侧卧,左腿环置于右腿下,右手将枪置于左腿上,拉开枪机,取出弹夹压弹至弹仓,松开机柄,送弹上膛,出枪,呈卧姿射击状态。就这一简单的卧倒动作,我们做起来完全变了样。由于怕弄疼了手,我们都是拉住棉衣的袖管,用胳膊肘和小臂慢慢着地。我们的新兵排长一看就来气,让我们看他的示范动作。只见他左手着地,猛地向前一滑,身体就势卧倒,然后又起立,大声问我们“看到没有!”我们看到排长的左手在煤渣地上磨得鲜血淋淋,都不敢回答了。排长大声说:“怎么?没看见!我再做一遍!”说完,他又一次卧倒,受伤的左手又一次在煤渣地上擦过......我们完全被我们的排长镇住了。后来的一天,我在连队卫生员那儿包扎我那被冻烂的手,排长也来换药,卫生院说排长当时来包扎时,光洗伤口里的煤渣,就用了一大瓶生理盐水。排长冲我咧着嘴,笑着说:“你们这些新兵

蛋子,害得老子吃二茬苦受二茬罪。”我顿时觉得我们的排长并不那么可怕。

我们那个年代,记忆最深刻的要数每年一次的冬季千里野营拉练了。在拉练行军中,步兵走公路的两侧(那时没有高速公路,路幅不宽),车队马队走公路的中间。每当师属炮兵和军属炮兵的车队从我们的行军队伍中间呼啸而过时,留下一片灰尘和“小步兵,加油”的调侃声。我们一个个都恨得牙痒痒的。我们步兵最羡慕的是炮兵,最佩服的是通信兵,有线通信兵。每当部队宿营时,他们就放线架电话,部队开拔了,他们又忙着收线,收完线,背着沉重的线拐子追赶部队。当时无线电台只有在行军演习时配属到营,营以下分队靠人力通信。一次行军,当天的行军序列是营部、机炮连、二连、三连、一连。行军中营长有事找一连连长,便对他身后的战士说:“向后传,叫一连长上来!”传到后面不知是哪儿出了错,成了“向后传,叫一连上来”!结果,一连一百多号人气喘吁吁的跑步赶到前面。

这只是我行伍生涯的几个片断。现在有小年轻说“当兵后悔一阵子,不当兵后悔一辈子”。我虽已年近六旬,但我对我的军旅生涯从未有过一丝悔意,这是我人生的一次历练,使我终生难忘的一段经历。

本文内容于 2011/5/8 15:15:50 被桑泊渔翁蒋山樵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说的很好


我父亲就是你说的//松松垮垮是炮兵//当年的高炮部队是隶属空军,所以我父亲的军装是上绿下兰的


后来因为军事素质过硬,六四年被受于少尉排长的军衔,六五年中国正式取消军衔制成为我父亲一生的遗憾,少尉排长成了我父亲一生的唯一军衔,


再后来我父亲成了你说的//稀稀拉拉后勤兵//六九年出国老挝参加对美防空作战任务,圆满完成战争任务,转业的时候是副营级军需股股长,因为是七八年转业,七九年才恢复的军衔制,所以我父亲转业的时候还是少尉军衔,享受副营待遇



 以下是引用桑泊渔翁蒋山樵夫 在第2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鼓噪之半夜鸡叫 在第1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鼓噪之半夜鸡叫 在第16楼的发言:
说的很好


我父亲就是你说的//松松垮垮是炮兵//当年的高炮部队是隶属空军,所以我父亲的军装是上绿下兰的


后来因为军事素质过硬,六四年被受于少尉排长的军衔,六五年中国正式取消军衔制成为我父亲一生的遗憾,少尉排长成了我父亲一生的唯一军衔,


再后来我父亲成了你说的//稀稀拉拉后勤兵//六九年出国老挝参加对美防空作战任务,圆满完成战争任务,转业的时候是副营级军需股股长,因为是七八年转业,七九年才恢复的军衔制,所以我父亲转业的时候还是少尉军衔,享受副营待遇


再说个事,我父亲是十二军的,军长是当时的少将李德生


李将军已于昨天去世,李将军戎马一生,永垂不朽

我就是在12军服的役,而且还是李德生当过师长的35师。和你父亲是一个军的战友!

呵呵,我父亲可能是58年的兵,我也不知道我父亲是哪个师的,听父亲讲的最多的就是他们团长怎么样怎么样


而且经常晚饭喝酒的时候就开始吹牛了,呵呵,吹牛是我母亲说的,吹他当年在部队怎么样怎么样,其实我们都没有兴趣听了


不过我父亲每次喝酒都要吹牛,我父亲说他当年每天要跑十公里的竞走,是运动健将,还有国家发的证书


只要一提到当兵的事就来劲了,而且经常重复了说,我母亲说他是活在记忆里,就跟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里那个石光荣差不多的

27楼aylwqgg

 以下是引用鼓噪之半夜鸡叫 在第16楼的发言:
说的很好


我父亲就是你说的//松松垮垮是炮兵//当年的高炮部队是隶属空军,所以我父亲的军装是上绿下兰的


后来因为军事素质过硬,六四年被受于少尉排长的军衔,六五年中国正式取消军衔制成为我父亲一生的遗憾,少尉排长成了我父亲一生的唯一军衔,


再后来我父亲成了你说的//稀稀拉拉后勤兵//六九年出国老挝参加对美防空作战任务,圆满完成战争任务,转业的时候是副营级军需股股长,因为是七八年转业,七九年才恢复的军衔制,所以我父亲转业的时候还是少尉军衔,享受副营待遇


向你的父亲致敬!

他们那个时候的装备虽然落后,但是他们的军政素质很高。经历过64年的全军‘大比武’和‘活学活用’的年代。我79年的兵,团里的营以上干部和你的父亲都是同一个时代的兵,我们一个营长就是当年的神枪手。多次给我们表演枪法,他说,想做一个好的射击手,就要练出‘枪感’来。我想说的是,他们身处武器装备落后的困难时期,但是他们个个都是‘武艺’高强的合格战士,正是他们组成的人民军队的长城,令美帝、苏修不敢造次。


另外、更正一下,79年还没有实行军衔制。


樵夫战友:你的这篇文章写得好生动啊,不禁勾起我对军旅生涯的回忆,我是69年兵?请问你是那一年的兵?我刚当兵被分到炮排,负责扛60迫击炮,可一次炮都没打过。刚从大城市来到连队,那个苦啊,就别提了!后来去部队院校读无线系,回到团里,无事可做,也不分配工作,直到78年2月,才任命我为通信连技师,战前调到师部无线连,负责电台的维修保障。上战场后跟着师部走,你文中提到的各种装备,非常准确。人物和语言描写都十分生动。学习了!八角帽

 以下是引用gaof0501 在第10楼的发言:
老伙计,你说的生活太熟悉了!我是通信兵,虽然不是“老步兵”,但也受过步兵训练,参加过4次徒步千里野营拉练,“1124”批示还记得吧。

我们曾四人盖一床被子。我那时56式自动枪是120发子弹,用你的说法,真TMD沉。那个干粮袋里装过炒熟的面疙瘩,也装过生大米。每个台一匹马专门驮背包,因为我们要背电台。

老兵,保重!!

老前辈您好 看到您的留言您是通信专业的 您那时候背的是71型报话机还是

俗称“大八一”的八一型电台。不过116发射机背起来行军很累人的。

晶体管的705炮兵调频电台您那时候的部队列装了吗?能不能开贴讲讲通信兵们

的奇闻妙事,在不涉密的基础上。我身边没有您这样的老兵前辈很是遗憾,我的岳父

是铁道兵团的,说机车还行 其他的武备他接触的太少,平常也没有机会认识楼主和您这样的

老解放军,现在对早期我军的知识还是看您们的帖子,至少还能望梅止渴吧 呵呵


7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