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念我的兄弟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很多。

我睡在冷锋的床上,看着挂在墙上的冷锋的遗像说,冷锋,我的兄弟,你其实一直都在看吧?

你说过,我们这样的人是注定只会下地狱的,天堂的门是不会问沾满血腥的我们开放的。下地狱就下地狱吧。

为了那些爱我们的人,和我们所爱的人,也为了全天下所有伟大的母亲。

我宁愿在永烜的地狱里沉沦,

兄弟你放心吧,只要我还活着,

就不会让你的母亲,也是我的亲人们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兄弟,我的兄弟,你安息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