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后,为何不替西路军报仇呢?血海深仇不共戴天的血仇。

ajimide 收藏 146 72296
导读:[size=16][size=12]解放后,为何不替西路军报仇呢?血海深仇不共戴天的血仇。 关于西路军以前是个禁忌,最近慢慢的开始传播开来了。 其中的丧失人性的血海深仇不忍赘述。 心中的疑问就是,解放后,有谁替先辈们报仇雪恨了呢?[/size][/size]

[size=12]解放后,为何不替西路军报仇呢?血海深仇不共戴天的血仇。

关于西路军以前是个禁忌,最近慢慢的开始传播开来了。

其中的丧失人性的血海深仇不忍赘述。

心中的疑问就是,解放后,有谁替先辈们报仇雪恨了呢?[/size]

1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我先不说啥报仇不报仇的。我就将我见到过的几个西路军老人的事情说说吧:

那是在文革时期,我居住在兰州市,当时我18岁,我们家那时候居住的是平房(也就是现在说的平民窟吧)没有自来水管道,吃水全靠自己去担水,有时候实在懒惰不想去几百米外的水站担水,就会让一个拉水的老人(一种用平板车加上汽油桶改装的运水工具)给我家挑两担水,记得一担水是五分钱,当时我父亲月工资50来元钱。

因为经常看见这位老人(大约50岁左右的妇女,口音是四川人)拉水挨家挨户的卖水,我就好奇的问我母亲,“这个老奶奶是孤寡老人吗?”“怎么儿女不养活她,这么大的年纪了,还整天干这力气活”我母亲说:这个老奶奶是流落红军(当时还没有西路军之说)因为没有收入,只有靠担水养活自己了,因我母亲和这个老奶奶经常聊天,所以知道很多她的情况。并且说:这个老奶奶对她的连长、班长都能说出名字的,她是15岁就参军,来自四川江油县(现在是市)等等的。每次只要让这个老人给我家担水(因当时我父亲工资低,也很少卖水的)我母亲总会给这个老人倒上水,还会给她吃的。这个老人总是乐呵呵的,遇到这样的处境还这么坚毅,真佩服老人家啊。

还有一个卖豆腐的老人,我母亲说也是流落红军。记得还有一个在巷子里的老头是靠钉鞋谋生,也是流落红军(西路军)

后来我看了很多介绍西路军方面的书籍,才知道ZF对西路军太不公平了,上面的错误,总不能连累下面的普通战士吧?略去几百字······再后来,我就有个冲动,想亲眼看看西路军走过的路,也就是前几年,我那时还没退休是,有个机会去甘肃河西走廊出差,在武威市、永昌县的公路边有很多无名墓葬,当地人就说这就是西路军烈士墓,还有在高台县,有个很大的烈士陵园,埋葬的西路军烈士就更多了,我还看了董震堂将军烈士墓碑,西路军战士们在甘肃高台县的倪家营牺牲的最多了·······

前几年,甘肃省根据中央文件落实了对西路军的政策,现在存活下来的老战士每月有千元养老金吧,可现在存活的老西路军已经很少了,我对这些老人遭遇的不公总是愤愤不平的,但是我能左右什么啊?好了时间太晚了,我就说到这里吧,我很少在这个论坛发帖的,毕竟我今年已经退休,和这里的年轻人还是有点代沟的,怕说不好遭来非议!我是看了楼主的帖子要报仇云云的,才说些题外的话,如有不当,请大家包含!


2011-05-08 凌晨1:50分

本文内容于 2011/5/8 1:54:39 被shiping803编辑

 以下是引用shiping803 在第60楼的发言:
[size=12]我先不说啥报仇不报仇的。我就将我见到过的几个西路军老人的事情说说吧:

那是在文革时期,我居住在兰州市,当时我18岁,我们家那时候居住的是平房(也就是现在说的平民窟吧)没有自来水管道,吃水全靠自己去担水,有时候实在懒惰不想去几百米外的水站担水,就会让一个拉水的老人(一种用平板车加上汽油桶改装的运水工具)给我家挑两担水,记得一担水是五分钱,当时我父亲月工资50来元钱。

因为经常看见这位老人(大约50岁左右的妇女,口音是四川人)拉水挨家挨户的卖水,我就好奇的问我母......

马步芳(老巢在青海西宁),马鸿逵(盘踞在宁夏)还有马鸿达,这三人就是所谓的“西北三马”

解放兰州时(彭德怀的一野)主要就是和马步芳匪军作战,据当地老人讲:由于炸毁了兰州黄河铁桥(现称:中山桥,一座通往青海的必经之路)很多马匪军无路可逃,纷纷跳进黄河,致使黄河里面尸横遍野,黄河水都染红了。

兰州是一个汉回民族居多的城市,很多当地的回民也是马步芳匪军的受害者,马步芳逃到台湾岛(后来被国民党任命为中东某国的大使)不知楼主要向谁报仇?总不会滥杀无辜的当地回民同胞吧?所以建议楼主还是多看看书,等搞懂了历史再来发帖吧!


至于很多流落到西宁和甘肃省张掖市、武威市和兰州市等地的西路军战士们,他(她)们当时所处的环境,也是由当时的历史环境造成的,解放后,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西路军是很敏感的“禁区”,所以造成了这些幸存下来的西路军战士们遭到了不公的待遇,改革开放后,这些幸存者也逐步的生活得到了妥善安置,愿这些为数不多的西路军老战士在古稀之年生活愉快!

还有当时的兰州八路军办事处(主任:伍修权)也拯救了不少幸存者。

据西路军老战士们回忆,当年他们白天藏在祁连山里,晚上穿着单衣服冒着西北的严寒,又要躲避马匪军骑兵的追杀,用他们的一腔热血书写了一部气壮山河的历史!最近要上演一部反映西路军战士的电影,希望大家看看。

徐向前元帅是西路军的领导之一,这位老帅去世后,根据他的遗言将他的骨灰洒落到祁连山,我想就是缅怀他的老部下吧?

哪天汉族人不用照顾回族人的习惯的时候,这个仇就该报了。

当时不是没人想报仇,有个人就像把回回杀完,所以因政策需要那个人老老实实的呆在内地了。

白话几句,不一定对。西路军的作战,以及解放大西北的作战,是土地革命的一部分,是我国从黑暗走向光明的历程之一,是我国革命史的主要篇章,既然是革命,是你死我活的战争,那就得有一个对手,就是敌人。敌人是谁,那一定是让中国绝大多数老百姓活的很不爽的人,不爽到有命睡觉,无命起床。既然无命,那只好以生命为成本最后搏一把。死了拉倒,反正是死,不死就拣着了。随之,以命入股的团队如雨后春笋,杆子,土匪,军阀。。。。。渐渐的,明眼人看出门道,看出真正的敌人,那就是地主,军阀,官僚资本主义,以及帝国主义。是他们让中国绝大多数老百姓活的很不爽,他们的种族复杂,爱好各异,但一个爱好一样,就是对老百姓的敲骨吸髓,不然他们就富贵不了。他们的难民粥棚和我们的救灾有本质的十万八千里的区别。敌人解释清楚了吧。敌人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是汉族,当然也可以是回族。也可以是瑶族,敌人不能以民族定性,那是狭隘民族主义。我们应牢记历史,珍惜盛世,严律自我,共创和谐。

 以下是引用胖胖gg 在第136楼的发言:
战场上的你死我活是打仗的基本法则,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但是马家军战斗结束后的残忍虐待西路军俘虏的行为令人痛恨!!!

现在应该强迫他们吃猪肉

1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