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远方的人,你可安否



第一次看见丽是在到新公司上班的第三天,行政部经理把她带到我跟前时我正埋头干活。

“这是新来的同事,你们认识认识。”听到经理的话,我抬头打量着丽,高个,相貌清秀,穿一件米白色的风衣,里边是浅粉色的羊毛衫。“哦,好。”我答应着。

后来才知道我们是一起招进来的,一共四个。大凌是新疆的,小刘是内蒙的,丽来自辽宁。小刘和丽都是大学刚毕业。后来宿舍调整,大凌、小刘和我住在一起,丽住我们隔壁。没过几天大家就很熟悉了,毕竟都是年轻人,又都来自北方。

丽是我们中唯一的女生,年纪也比我们小,闲的没事的时候,我们也爱逗她。记得有一次她跑到我们宿舍管我借书,我努努嘴,指指小刘,她便转身找正在洗衣服的小刘要,小刘说在抽屉里自己拿,丽拉开抽屉翻了翻,然后关上抽屉,说了句“流氓,”又转身管我要,我说没找着?那就是大凌拿去了,她便走向靠窗户的大凌。

大凌身高一米八,也是我们四个之间岁数最大的。丽走到一半看到满脸沧桑目露凶光的大凌便停住了,怯怯的说:“书呢?”“什么书?我怎么知道?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进男宿舍也不敲门,还穿着睡衣,像什么样子!”大凌一本正经的训斥她道。丽眨着她那明亮的大眼睛很认真的近乎端详的看着大凌把话说完,一瘪嘴说了句“坏蛋,”然后转身又来找我,我思索半天一拍脑门说奥想起来了,在我床头。丽接过书丢了句“骗子”悠然而去。在她带上门之后,我们三个爆笑。——小刘抽屉里有“货”,男人都懂的。

正笑着呢,听见门响,只见丽探头进来,朝我们仨用东北口音一字一顿的喊道:“大流氓,大坏蛋,大骗子!”然后扭头跑了。从此以后私下里她就叫大凌大坏蛋,小刘大流氓,我呢,就成了大骗子。

我们经常逗她,她也不恼,她知道我们没有恶意,是她在异乡最亲近最值得信赖的人。我们也是如此。

那时上班午饭后有一个钟头的休息时间,丽总是踩着点出宿舍,远远看见走在前边的我们仨就喊等等我,于是我们就停下等她,我朝她喊道,跑嘛!她便小跑起来。她跑起来的样子常常看的哥几个心跳加速,血脉喷张。


本来老板想做内销,所以招了两个设计,小刘和丽,一个技术,我,还有大凌,销售。可老板娘不同意,觉得风险太大,再加上做内销必须要有渠道,要有懂行的,光靠我们几个没有经验的说实话也是搞不成的。于是分别也是注定的。大凌,小刘不愿服从厂里的另行职务安排,选择了辞职,丽和我选择留下来。

过了几天老板找我谈话了,大意无非是他需要的是独当一面的人才之类。

我也满肚子火,自从进入这家公司,我就不知不觉成了技术部与行政部两个经理争斗的牺牲品:技术部因为是行政部招进来的,所以找理由拒收,行政部没办法,只好把我安排到车间,车间一看是行政部安排的,也没给具体的工作,于是我就成三不管了。

我对老板说当初招我进公司说好是搞技术的,可这几个月我都干的打杂的活,我也想独当一面,可你们不给机会,我怎么办?老板说好,我给你机会证明自己。于是第二天我正式进入技术部工作。一个月后我便可以拿下自己份内的工作,这一个月是怎么过的,真是一言难尽,其中的酸甜苦辣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丽就麻烦了,公司安排她去生产部做统计,她不愿意去,于是就来到技术部,老板让我带她。我暗下决心,一定让她再最短的时间学会,学精。我认真的教她,可她总是注意力不集中,好像有心事一般,实在忍不住我就吼她,她低着头不做声,说的重了,她就默默的掉泪。以前开朗的丽不见了,她变得沉默少言郁郁寡欢。这样持续了半个月,她决定要走了。

回头想想当时我对她也有点简单粗暴,我太着急了,我急着让她学成,急着让她独当一面,完全忽略了她内心的感受。那时可能是她有生以来最失落、最受挫折的时候,她最需要的是精神上的鼓励,是倾诉,是交流,是一个可以倒倒苦水的朋友,让她觉得自己不是孤立无援,不是一个人再承受。可我什么也没做,这是我的错。

丽要走的前一天晚上,我去了她的宿舍,她一个人在,半躺在床上,气色很差,我问了问她的打算,然后说了些鼓励的话,她还算平静。这时她的电话响了,是她妈妈打来的。丽和妈妈没说两句就哭了起来。这几个月所受的委屈在听见妈妈的声音后,好像都随着眼泪倾泻而出。她妈妈一听就更着急了,连声催她回家。

据说她家在营口经营着一家小肥羊火锅店,生意还不错,更不缺宝贝闺女挣得这俩钱,闺女开心与否是他们最关心的。她是懂事的女孩,怕妈妈着急,强忍着泪水安慰妈妈说没事没事。挂了电话后,我看着哽咽的她说,出门在外要报喜不报忧,你这样不是让家里跟着你着急上火么。一说她反倒哭的更凶了。

我可以插科打挥让一群人乐上一整天,可一直没学会如何与女性朋友单独相处,我不知到该聊什么话题,该做什么,举手投足近乎木讷,更不知怎么安慰伤心流泪的她了。我手足无措的看着她,只能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烟雾慢慢升腾,像无数根互相纠缠的曲线 ,逐渐变成一张厚厚的网,笼罩着抽烟的我,哭啼的她。

慢慢的,她哭声停了,对我说道,我没事了,你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呢。我有点不放心,又安慰了她几句,看着她平静的表情,感觉她真的没事了,我才离开。那一夜我失眠了。

第二天我正上班时,她走进办公室,和相熟的同事打着招呼,最后走到我的跟前跟我道别,我对她说保重,她说你继续忙吧,我待会。我便低头干活,可脑子乱的哪有心思干活呢,想对她说什么,可不知怎么说才好。

过了会丽突然开口了,她声带哽咽的说道:“你是个好人!”我抬起头正对着她噙满泪水的双眼,在对视了两秒钟后她捂着嘴跑出了办公室……

我没有去送她,只是木然的看着她刚站过的地方,那边桌子上有一摞资料,上边有两滴水珠慢慢浸淫开来,纸张慢慢变得透明,那是她的眼泪。我呆呆的看着,直到纸张慢慢变干,留下两个褶皱着的凹痕 。

从那一别之后,我没过多久也换了地方,换了号码,彼此天各一方,失去联系,真的成永别了。

其实当时要联系还是可以的,可我迟迟没有拨那个电话,或许是那时太年轻,不懂珍惜,也可能是我宁愿在暗夜里被寂寞无情撕扯,也不愿背负追求没有结果的失落。

不过那段时光,我真的很怀念。


五月的江南,细雨缠绵,听着窗外的雨,我想起了你。不知远方的人,你可安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