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阿富汗人亲口讲述,美国军人帮助阿富汗当地百姓剪除欺行霸市的恶霸

听阿富汗人亲口讲述,美国军人帮助阿富汗当地百姓剪除欺行霸市的恶霸,打某些造谣FF的脸

我的一个朋友是做进出口贸易的

因为生意的关系

经常去阿富汗

一去就是好几个月

虽然阿富汗境内治安不好

但是因为那边生意比较好赚钱

也没有阻挡住他

因为那个朋友比较喜欢吃涮羊肉

每次他回来

比较关心国际局势的我都在东来顺请他大吃一顿

打听打听阿富汗的情况

顺便也叮嘱他几句

注意安全

去年7月

朋友回到北京和我相聚

我俩又在东来顺的饭桌上天南海北了起来

说着说着

我又忍不住劝他道:

“还是别去那里做生意了

毕竟人身安全最为重要

为了钱把命丢了太不划算”

我那个朋友失笑道:

“你说得也太过恐怖了吧

那里是阿富汗,不是地狱,

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再说了,有美军维护当地治安,

根本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而且非常好赚钱钱,

根本不是外人说的那个样子。”

我听了感到非常奇怪

“美军不是在当地作威作福么

听说还经常伤害当地百姓

怎么会维护当地治安呢?”

我的朋友刚要回答

忽然手机响了

他赶紧拿起手机接听

说了一大段我听不懂的话后把电话挂了

然后微笑着对我说:

“我说了你可能不相信

这样吧,一会儿会来一个我再阿富汗合作的生意伙伴

到时候我让他给你说说美军的情况”

不到十分钟

一个高鼻深目,留着络腮胡子的小伙子来到了我的饭桌前

和我的朋友打了个招呼

我的朋友热情地招呼他坐下

并且把他介绍给了我

这个小伙子名叫阿卜扎姆

还有一个很好听的中文名字

叫做“金和气”

是一个在语言方面很有天赋的人

因为精通英语

所以在阿富汗给美军当过一段时间的向导

还交了几个不错的美军朋友

后来他为了做生意

又主动跟我的朋友学习汉语

现在已经能说得一口很流利的汉语了

我朋友指着我对他说

“和气,我的这个朋友也想在阿富汗做生意,

但是对于当地美军很有顾虑,认为他们都是很可怕的人

你给他说说在阿富汗的美军是什么样子的。”

作为一个阿富汗当地人,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美国军人

都是亲切而富有正义感的人,可以这么说

美国军人给我们带来了和平和安宁

如果没有美国军人替我们维护当地治安,帮助我们除掉当地欺负平民的流氓和恶棍

我们连生意都做不成的”

听着他的话,我不禁有些惊讶,这和我平常听到的太不一样了

我听到的都是美军屠杀无辜阿富汗平民的消息

这种东西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赶紧问金和气

你能具体说说吗?

金和气低着头回忆了一会儿

对我说“好吧,我就给你说说我的一个美军朋友的故事吧,

我的那个美国军人朋友,名字叫做威廉,是一个非常富有正义感的人

使我阿富汗给美军充当向导的时候结识的

那还是在两年以前,有一天中午威廉请我们去喀布尔的一家饭店里吃饭,一进酒楼,

我们就在二层找了一间靠窗户的房间里坐了下来,饭店里的服务一个员会说英语,

而且显然和威廉非常熟悉,所以赶忙上来打了个招呼,

并且对威廉说,“您好,要多少酒?”当然,你知道,在我们阿富汗,我们是不能够喝酒的

但是却不禁止外国人喝酒,所以美国军人朋友是可以在饭店里喝酒的,但是如果不是非常熟悉的人

服务员是不会这样直接问的,威廉当时就说“先上四杯啤酒吧”

一会啤酒上来了,服务员又问,大家吃什么饭?威廉不禁笑骂道:

“问什么,好东西尽管拿上来就行了,最后一起把钱给你就行了,啰嗦个什么!”

服务员赶紧跑下楼去,不一会儿端了一大堆菜上来,摆满了桌子

就在我们正吃得高兴的时候,却忽然听到隔壁房间有人在哭,而且哭得非常凄惨,我们听着都跟着悲伤起来

连饭都吃不下去了,看到大家这个样子,威廉有些生气了,把手里的酒杯和盘子都扒拉到了地板上,

服务员听见了赶忙跑了上来问:“您需要点什么?”威廉说:“我要什么!你又不是不认识我,知道我吃饭最怕打扰

为什么还要叫别人在我隔壁房间哭,打扰我们吃饭,难道我欠了你的饭钱没有还么?”服务员赶紧说:“您别生气,

我可不敢让别人打扰您,那个哭的人是一对父女,家里实在太贫困了,只好到饭店来唱歌,赚点钱花,

可能是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又不知道您在这里吃饭,所以才哭了起来,我这就把他们轰走!”

说完转身就要出门

威廉一听,赶忙把服务员拦住了,“既然他们又困难,我们应该帮助他们,怎么能为难他们呢?你能不能帮我把他们叫过来?”

过了不一会,服务员赶紧去把那父女两个人叫了过来,前面的是个小女孩,应该是女儿,大概不到17岁,虽然长得不是特别漂亮

但是相貌还算比较清秀,眼睛哭得都红肿起来了,后面一个老头子拿着一个“罗巴巴”看来是一个乐师,年纪在60岁左右

威廉问道:“你们二位是哪里人啊?为什么哭啊?我能帮助你们么?”那女孩结结巴巴地说,我们是古勒兰人,因为家里实在

太穷了,所以一家子来到喀布尔来找以前的亲戚,没想到亲戚去了伊朗,我的母亲又在旅店里病死了,我们没有办法,只好在

饭店里唱歌赚钱,没想到,这里有一个家里很有钱的大坏蛋,看到了我,就一定要我嫁给他做第七个老婆,我们不答应

他就威胁说要杀了我们,,我们实在害怕,就哭了起来,没想到打扰了您,实在最不起”

威廉一听这女孩子的讲述,立刻气炸了肺!“孩子,你别怕!告诉我,那个坏蛋在什么地方!”这时候,那个老头子说话了,

“先生,那个恶霸就在这条路的路口开肉铺!但是我劝您千万不要惹他,他在喀布尔的力量很大,很多人都是他的朋友!

您还是不要管这件事情了,我们想好了,今天晚上就离开喀布尔,回古勒兰老家去”

威廉一听,更加气愤了“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路口那个开肉店的易卜拉欣!这个家伙仗着承揽了我们军队的几笔后勤生意

就在这里嚣张起来了,竟敢这样欺负好人!你们等等我!我现在就去把他处理掉!”说着下了楼,我们一看,也赶忙跟了出去,

肉店离饭店其实不远,就在饭店前面两三百米的地方,威廉二话不说就走进了肉店,易卜拉欣正在肉店里切肉,

一看威廉走了进来,赶紧迎接了出来,还搬来了一把椅子,“您好!威廉先生,您怎么来了?快请坐!”威廉理都不理他,

坐在椅子上才说道:“后勤处让我来采购,我要十斤羊肉,只要瘦肉,不要肥肉,都给我切成肉馅,

记住了,不能要一点脂肪在里面!”

易卜拉欣赶紧说:“没问题,没问题!我马上让人准备好”

威廉说:“别人切我信不过!我就要你切!”

易卜拉欣受宠若惊:“好的!好的!我自己来切!”

说完就下去了,过了正正一个小时,易卜拉欣终于切好了10斤瘦羊肉肉馅,打包好了送给了威廉

威廉接着说:“我还要十斤羊肉,只要脂肪,不要瘦肉,都给我切成肉馅,

记住了,不能要一点瘦肉在里面!”

易卜拉欣奇怪地问道:“肥肉馅能干什么用?”

威廉一瞪眼睛:“你是什么玩艺!后勤处的军事任务你也敢乱问?”

易卜拉欣赶紧说:“是的!是的!我这就切好!”

这肥肉馅可比瘦肉馅难切!这一次整整忙了两个小时才切好!

威廉又说:“还要10斤羊软骨!也切成馅,不能有一点肉在里面!”

易卜拉欣苦笑道:“您这不是开玩笑么,难道是那我来寻开心的?”

威廉一听这话,立刻瞪圆了眼睛,拿起包好的两包肉馅,全都往易卜拉欣脸上扔去,一边扔一边说,

“没错,我就是来拿你寻开心的!”

两包肉馅被扔到脸上,易卜拉欣立刻被怒火蒙蔽了理智,拿起了一把切肉的刀就要跟威廉拼命

威廉这时候早已经出了肉店,站在了大街上

易卜拉欣手里拿着刀,就要来抓威廉,威廉抓住了易卜拉欣的手,照着易卜拉欣的小腹上踢了一脚,

就把易卜拉欣踢倒了,再上前一步,踩住了易卜拉欣的胸口,举起拳头,对易卜拉欣说:“你说,你

为什么欺负那两个唱歌的父女?”说着,噗!的一拳,打在了易卜拉欣的鼻子上,这一拳就好像开了个油酱铺,

咸的、酸的、辣的一起都滚出来。易卜拉欣爬不起来,手里的刀也掉了,只好大声说:“打得好!”

威廉一听,更加生气:“FUCK!还敢这样嚣张!”

举起拳头照着易卜拉欣眼眶际眉梢又是一拳,

打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也似开了个彩帛铺,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

我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易卜拉欣实在挺不住了,哀求道:“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威廉大声骂道:“你这垃圾!你要是坚持对抗到底,我说不定还饶了你!这时候再来求饶,晚了,我偏偏不饶你!”

举起拳头,一拳下去,正打中易卜拉欣的太阳穴,这一拳好像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磬儿、钹儿、铙儿一齐响。

威廉仔细看看,只见易卜拉欣倒在地上,嘴里只有出的气,没了入的气,一动也不动。

威廉“呸!”地吐了一口唾沫!“还敢装死!装死我也打!

过了一会儿,只见易卜拉欣还是一动也不动,眼珠也翻白了

威廉才走开,一边走一边说:“还敢装死,咱们走着瞧!”

我们赶忙迎了过去,问威廉怎么办?

威廉说:“快走吧,打死人要上军事法庭的,到时候可没人去看你!”

然后我们就各自回家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威廉

金和气一边说着,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了敬佩的表情,“这位朋友,你想一想,要是没有这些富有正义感的美国军人,

这对父女就完了,而那些恶棍还会在喀布尔作威作福!”

听到这里,我的内心无比震撼,原来美军在阿富汗是这样的正义之师,难怪能打胜仗了!

本文内容于 2011/5/7 10:18:06 被小编a1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