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建设必须反对形式主义

子弹上膛杀 收藏 2 1944
导读:军队建设必须反对形式主义 形式主义害死人,弄虚作假坑死人。然而,下边的弄虚作假实际上是上边的形式主义逼出来的。长期以来,军队上的形式主义和弄虚作假已经到了非常严重和非常可怕的地步,其嚣张程度和危害程度远远高于地方,必须引起高度警觉和高度重视。老兵在此转载一段往日他人的文章,以供思考。 形式主义就是装模作样,不玩实活,其危害人人皆知。解放军中的形式主义到了什么程度,可以说无缝不入。不反形式主义,“打得赢”、“科技强军”就可能又成为年终总结中的东西,而不是实际拥有的战斗力。“打得赢”和反“形式主义”实际是一

军队建设必须反对形式主义

形式主义害死人,弄虚作假坑死人。然而,下边的弄虚作假实际上是上边的形式主义逼出来的。长期以来,军队上的形式主义和弄虚作假已经到了非常严重和非常可怕的地步,其嚣张程度和危害程度远远高于地方,必须引起高度警觉和高度重视。老兵在此转载一段往日他人的文章,以供思考。

形式主义就是装模作样,不玩实活,其危害人人皆知。解放军中的形式主义到了什么程度,可以说无缝不入。不反形式主义,“打得赢”、“科技强军”就可能又成为年终总结中的东西,而不是实际拥有的战斗力。“打得赢”和反“形式主义”实际是一个问题的两面,只有了解军内形式主义有多重,我们才会体会到要将解放军练成打得赢的军队,实在不是一件易事。

因来宾看不清,冲到半山腰的步兵要重头来

成都军区的第XX集团军第XX摩步师在滇西北高原进行一场实兵实弹的新战法演习。6点50分,信号弹升起,师步兵分队官兵登上战车,穿雾淋露,迅速出动,在地空炮火的掩护下冲向“敌”阵,想一鼓作气攻下敌阵。突然,一道暂停命令传来,因此刻雾正浓,山顶主席台上的专家、领导们看不清演练场,有关人员怕影响对这一新战法的公正评价,请求暂停。8时许,雾散去,信号弹再次升空,严阵以待的官兵们重新进攻,暂停命令又到,原来参加战法鉴定的一位最重要的专家此刻正好去方便,冲到半山腰的官兵只好返回原地。直到8点半,第三次信号弹升空,官兵们才品尝到胜利的滋味。这是个典型的个案,却是军队内部普遍存在的现象。

演习为看、为评名次,革新装备为评奖,社会上存在的糊弄,军队也存在。形式主义的演习,或许次次都能“胜利”,但是在战场上离“打得赢”相去可能更远。这类情况可以说在三军部队中是普遍存在的。北京军区空军的一个歼击航空兵师,虽然飞的是歼7,机型不怎么样,但却是连续九年没有出过飞行责任事故,今年如果不出事故,正好是“十周年”。全师上下都卯着劲,争取大满贯。由于师里有一个团换了歼7改进型,试训纲目比较多,在训练中连着出了几个被师里认为的“事故苗子”,为了这“十周年”,师里居然让这个团停飞。你会觉得这好笑吗?反正我是笑不出来。

第XX集团军的炮兵旅6营,一改过去手工清洗设备落后保养方法,添置了几台清洗机,用机械设备保养装备,本来也就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一桩。可在旅里的例行检查中,因为6营用机械清洗,没有人人参加,清洗得也太快,不符合旅里“换季保养时间不能少于7天,必须全员参加”的规定。6营尽管保养的质量比手工的好,但仍被旅里毫不客气地摘走了“红旗”牌匾。幸亏军区、集团军组织的装备普查验收组来到这个旅,才为6营“平反”。验收结果发现手工完成保养的装备,表面整洁有序,但精密仪器却受损坏,形式主义的规章制度终于得以纠正。

形式主义可以说遍布军营的每一个角落,边防哨所、雷达站、沿海观察点,本来应该是隐蔽的,和周边环境是应该协调的。可为了有“政治气氛”、创“文明”站所,都打起旗子,挂上标语口号,成了显眼的“旅游”景点。第XX海防师在厦门海边有一个监视金门的观察哨,因为遍种鲜花,位于半山腰的哨所盖的像座别墅,门口还有“军事过硬”等那五句话的横幅,结果这里成了旅游者的最佳留影处。对岸如果要打炮,都不用侦察,目标是现成的。第XX集团军每年赴内蒙古训练场的年度训练,各团的驻扎点就像是公园,大家比试的似乎不是军事,而是艺术。临时宿营点里精心点缀的营门,团团簇簇的鲜花,大红的口号标语横幅,有的甚至还在营门摆上了的石狮子,犹如去塞外开那达慕大会,而不是去练兵。

长期找不到对手使军人没有了锐利的棱角,那些军功章、升迁晋级如何评定?一切就有作“秀”的形式来决定。所以,要确立打得赢,就要反形式主义。 “讲政治”,应该打10分。

用“蓝军”打形式主义这个靶子

在军事训练中,不让形式主义盛行的好办法,就是组建一支蓝军,双方真刀真枪地干,这样,什么新战法、新装备中的弊端,都会在演习中暴露无疑。

引入“蓝军”训练,最早是在向守志上将(原南京军区司令)指示下,由第XX集团军在界首组建的。第XX军自从有了这个法宝后,军力大增,不服气的第XX军曾派出一个团与XX军的“蓝军团”较量,结果“蓝军团”用了不到半小时就敲掉了扮演“红军”的XX军司令部,弄得傲气十足又谁也不放在眼里的“万岁军”灰头土脸,但也由此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足实清醒了一把。XX军也因此冒出许多“蓝军”专家,原军长、现任南京军区参谋长的XXXXXX中将就被西方军界认为国际一流“蓝军”专家。XX军的蓝军也因此闻名海外,《参考消息》报道,美国的一批反华议员组成的松散联盟,就称“蓝军”,他们要对付“红军”当然就是中国了。

张万年主持军委,发现了蓝军的妙处,大力推广,这样不仅是军事训练有的放矢,能有效地克服形式主义,而且还能让官兵熟悉对手的战法。现在“蓝军”是遍地开花,空军有,海军有,军区、集团军有,有的团甚至还有连是专门扮演蓝军的。虽然“蓝军”模仿的是哪一支外军,军方没有公开过,但十有八九应该是美军。除了XX军外,军中还有的比较着名的“蓝军”有:

北京军区“蓝军”──第XX集团军XX旅,这个旅不仅在实兵对抗中为“红军”制造多种交战模式,真实地把“强人”的高技术优势、战法特点及武器性能的长处与弱点演示给“红军”指挥员,而且还为“红军”提供网上信息对抗演练,将蓝军由地上搬到了网上。

第XX集团军第XX师是师改旅试训部队,为了适应旅编程内多兵种的合成作战,防止“各打各的”死胡同,组建由侦察、伪装、通信与计算机作战模拟等方面的专家和作战营合成的蓝军作战系统,用作战指挥模拟系统和实战相结合,考察各作战部队的战斗力。不断完善新战法,提高了部队开得动、联得上、合得成的作战能力。

海军的舰艇部队虽没有专门“蓝军”,但通过在训练中的“交叉换位”有一支不固定的蓝军。例如东海舰队在驱护舰与快艇联合训练时,有大型舰充当蓝军,练习小艇的远海(距海岸250海里)突防及反舰能力;南海舰队则用水面舰艇作蓝军,练潜艇的鱼类攻舰和反潜突防战法;北海舰队曾将两队潜艇作对撕杀,玩起了“潜反潜”游戏。海军中,只有海军航空兵第XX师第XX团(即“海空雄鹰团”)有一支“蓝军”分队,并有蓝军分队训练提纲,靠着这支蓝军飞行队的磨砺,“海空雄鹰团”技艺越练越精,多次在外海赶走骚扰的美国飞机。现在更是在军内摆起擂台“孤独求败”,好一幅浩气。

航空兵部队是每个师都有蓝军,今年的空军军事训练工作会议还把这作为一项制度推广。反形式主义,使军力得到提升,应该说很有成效。但这件事还应该继续下去。

高科技武器不会使

这几年国家花了不少钱,加快了武器更新换代的速度。不少人还嫌我们的武器不行,更新的太慢。其实我们现有的军人素质,更令人担忧。《解放军报》曾刊登过一位装甲师长的来信,战士们普遍不知热成像仪为何物;空XX师的歼8飞机换了航炮后,搞了20多年的维护的军械主任居然组装不了航炮;在上级检查组的眼皮底下,第XX集团军炮兵旅在自行炮车之间拉起电线联络,根本不知道车上就有车载电台!

面对这样素质的军人,你敢把数百万、数千万元的武器装备交给他使?然而一下子换血又是不可能,打仗还是要靠这批人。怎么办?一方面,军队从地方高校引进了大批专业人才,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就是立地成才,将部队办成大学校。

现在不仅各部队办起了函授,使大批中下级军官和士兵受到教育,就是高级军官也纷纷走进课堂,捧起了书本。在军队的这股文凭热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今年北京科技大学(原北京钢铁学院)的研究生开学典礼上,学生中有几十位高级军官,第XX集团军军长、51岁的XXXXXX少将作为最年长者也位列其中。

更多的部队是将研究生课程班,搬到了军营:第1集团军与浙江大学,第20集团军与河南大学,第54集团军与郑州大学、河南省委党校,第23军与哈尔滨工业大学,第39集团军与辽宁大学、吉林大学,第XX集团军与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等等,都办起了研究生课程班。还有的师旅办得本科生班、函授班。搞一张文凭成了很多军人追求的目标。

相对而言,二炮、空军、海军的专业军官,本来就大多数院校培养出来的,这方面问题少一些,所以见到的公开报道也少。

一个装甲师的官兵档案中发现了27张假文凭

把解放军办成大学校,本不是坏事。但是文凭能不能代表战斗力,这同样是一个令人忧虑的问题。有关部门统计,我国使用假文凭者有60万之众。由于在部队,文凭与升迁、晋级、立功受奖、是否退伍等等,一切好处挂钩。于是追求文凭不是为了提高战斗力,不是为了提高素质,为文凭而文凭的现象就出现了。少数官兵为了升官不惜花钱买假文凭,解放军某装甲师曾从官兵档案中查出27份假文凭。

第XX集团军炮兵旅在打假文凭中,发现被旅里树为“自学先进典型”的张某拥有“高等计算机专业”、“计算机软件设计专业”等四个大专文凭,但却在计算机一级考试中名落孙山。旅党委在调查中了解到,部队已成了形形色色的“速成班”、“函授学校”、“成人高校”的广阔市场,在名目繁多的函授、自学考试中,请人代考、考场作弊等现象屡见不鲜,假文凭泛滥之风已到了非刹不可的程度。

在部队文凭热中,我想到了一个人,就是第XX集团军陆航大队的李洪涛。他只有初中文凭,但凭着一股钻劲,成了直升飞机的“检修王”,发表论文数十篇,还走上了大学的讲台。还有像第XX军XX摩步旅的“导弹通”刘健,“一弹四靶”独步天下,他的独特打法已被军区兵种部列为教案。这样的人尽管没有文凭,但是仍然是部队不可或缺的专家。“检修王”李洪涛在高层能关注到的38军,被幸运安排进军校读本科去了,“导弹通”刘健,身在刚被裁编的部队,就没那么多好运,明年很可能因没有文凭要退伍。军人被文凭折腾的够呛!

我们都知道现在大一点的医院都有CT、B超、核磁共振仪,但这并不一定代表医院的诊治水平就高了,很可能医生过多的依赖这些设备,使医疗水平下降了,但愿我们的军队早日认识到这一点。

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但有文化的军队并不一定能打胜仗

这是一个无需多少说明的、众所周知的事实。大多数军官科班出生的蒋军败给了“土八路”共军;西点军校高材生麦克阿瑟统帅的“联合国军”打不过“野路子”彭德怀率领的志愿军,等等。

“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毛泽东早就说过。但是,我们同样不要忘记,有文化的军队并不一定是胜利之师。军队提高素质,是为了提高在未来战争条件下“打得赢”的战斗力,而不是为了文凭。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我们不应该为这样的错误再付出代价。

应该建立人才多元标准,以有无岗位的技能来评价一个人是不是称职,而不是以文凭作为唯一的标准。对一个军人来说,勇敢、称职、有没有献身精神,是远比文凭更重要的。一个操炮手,一个坦克驾驶员,拿了一个法律大专文凭,与他的“应知应会”并无多少联系。不管他有无文凭,只有称职才是合格的军人,文凭不应该成为衡量军队素质的唯一标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