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界“无间道”:郴州公安局的生死暗战

香港police 收藏 48 19702
导读:[导读]胡新民想不通李日华为什么要告他的状。胡新民是郴州市公安局负责打黑的副局长,李日华曾是该局扫黑大队长。原来李日华是藏在公安局里的黑帮大佬,胡新民从调查涉黑组织开始,已把李日华给得罪。 [img]http://img10.itiexue.net/1293/12935794.jpg[/img] 曾被黑帮砍伤的郴州市民蒋晓晞、成虎、王宪红三人登上五岭,商议如何推动司法机构追凶惩恶,但又对未来充满迷惘。 (南方周末记者 王轶庶/图) 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内暗战骤紧。 该局刑侦支队负责人赵德忠闯进

[导读]胡新民想不通李日华为什么要告他的状。胡新民是郴州市公安局负责打黑的副局长,李日华曾是该局扫黑大队长。原来李日华是藏在公安局里的黑帮大佬,胡新民从调查涉黑组织开始,已把李日华给得罪。

警界“无间道”:郴州公安局的生死暗战

曾被黑帮砍伤的郴州市民蒋晓晞、成虎、王宪红三人登上五岭,商议如何推动司法机构追凶惩恶,但又对未来充满迷惘。 (南方周末记者 王轶庶/图)

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内暗战骤紧。

该局刑侦支队负责人赵德忠闯进局长办公室,大吼一声:“难道你想要胡新民死在我们这里吗?”一句话将身为郴州市公安局局长的唐国栋震得差点跳起来。

那时的胡新民是郴州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主抓打黑。其时黑白通吃的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已被抓,但曾以其为靠山的不少黑社会组织却尾大不掉。

尽管时间已过去了3年,但发生在2009年4月22日这天的情形,在胡新民向南方周末记者的回忆中,仍旧清晰如昨。

胡新民其时正跟他的对手——曾担任过5年郴州市公安局扫黑大队大队长、刚接任重案大队副大队长的李日华斗到紧要处。李日华的另一个身份,是郴州黑帮中赫赫有名的永兴帮的一大帮派头子。

作困兽之斗的李日华已布置好力量,准备不惜代价杀死胡新民。而正是赵德忠得到的情报,救了胡新民一命。

同年5月19日,李日华被抓。一年之后,他被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等罪名判处20年徒刑。

战况似有屡胜之态。2011年4月7日,此时离曾锦春被执行枪决已有98天,离李日华被判已有210余天。被媒体称为湖南省最大的涉黑案件9.22陈晓青团伙案在这天开庭,并连续开了14天。这是继王强军团伙案、李日华团伙案后,第三个被移送法庭审判的涉黑案件。

但此时的胡新民却是一名惨胜者,他已被迫离开郴州,现任湖南省公安厅信访处副处长。

在郴州打黑中,差点被涉黑警察杀死的郴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胡新民。 (南方周末记者 曹勇/图)

成为打黑“钉子”

胡新民是被湖南省公安厅当作一颗“钉子”钉在郴州的。而出这个主意并负责实施的,则是另一颗“钉子”——当年被称为“郴州官场良心”的孙湘隆。(详见南方周末2007年3月21日头版《郴州官场的良心》)

2000年前后,孙湘隆还在郴州市公安局局长任上的时候,就有大量反映黑帮的举报材料寄给孙湘隆本人。民间对他的信任,和他正直的名声不无关系。

孙湘隆曾数遭李大伦、曾锦春暗中作梗,且在侦查一宗涉黑爆炸大案中差点死于诡异的车祸,后被迫辞去公安局长职务。之后因一公安厅负责人对他品行的赏识,而升任湖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长。之后孙湘隆一直把打黑除恶当作重中之重,直至他在前两年退休。

而郴州,是他打黑的重点。郴州之所以盛产黑帮,不仅因为其时被李大伦、曾锦春把控官场生态,还因为郴州是矿山最丰富的地区之一。矿山一多,争夺资源的过程中就滋生出各种黑恶势力。再加上历史上郴州被称为“南蛮”之地,民风“霸”、“蛮”,也给黑恶势力的产生提供了条件。

孙湘隆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认为,郴州的黑帮在1990年代后逐渐成形,到了2002年后,郴州市前市委书记李大伦、前纪委书记曾锦春(后分别被判死缓和死刑)掌权时代,形成高峰,数量之多,为祸之巨,国内罕见:

黑帮常常作为官员的代理人,插手矿业,以入干股、廉价收购、武力强占等方式抢矿、介入各类工商业。

黑帮嚣张到极点的时候,即便是光天化日下的闹市区,也可以看见黑帮成员扛着砍刀在街上晃悠。黑帮也不将警察放在眼里,甚至连警察都敢打、敢杀。黑帮还渗透进公安系统,形成“李日华式”的警匪一家。

郴州的黑帮已到了不能不打的地步了,那些举报信说,老百姓一点安全感都没有。2007年上半年,孙湘隆派出了以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敖平洋带队,其中包括胡新民在内的一帮干将到郴州明察暗访,证实举报属实,譬如永兴、宜章、桂阳、郴州城区都有黑恶势力。

孙湘隆把报告呈送给时任湖南省委政法委书记、湖南省公安厅厅长的李江。李江批示:要由公安厅刑侦总队对郴州涉黑案件直接过问,打黑要“上管一级”。就是说区县一级的要由市公安局来打,地市州一级的,要由省级公安部门来打。

李江的批示显示了对郴州方面的不放心。孙湘隆说:“郴州那边,尤其是公安局长不得力。那好,你们不打黑,公安厅就逼着你们打黑!”

按照李江的批示,孙湘隆迅速组建了一支扫黑支队,由刑侦总队重案支队长胡新民出任扫黑支队长。孙湘隆用了三个词来评价胡新民:忠诚、刚正不阿、优秀。“我是真欣赏、喜欢这个伢子呀!”他说。

孙湘隆带着胡新民等7名打黑警察直扑宜章,因为这之前,宜章县著名的“告状人士”黄元勋将王强军黑帮团伙告到了李江那里,李江批示要孙湘隆牵头打击。

王强军的“梅麻浆”黑帮在2000年后成为郴州首屈一指的黑帮。2005年后,经曾锦春的干儿子、涉黑矿主黄生福搭线,王强军团伙成为曾锦春的“锦衣卫”。依靠曾锦春的强力支持,王强军团伙拥有除了砍刀、管杀(一种杀伤力极强的隐蔽性刀具)、匕首等冷兵器,另有枪支、土炮等热兵器,并成为了时常进行军事训练的准军事化黑帮。通过暴力,该帮基本控制了梅田镇、浆水乡50%的煤炭资源。

由于有曾锦春的保护,王强军、王刚军团伙一直没有受到法律制裁。曾锦春被抓后,王强军团伙安然无事,曾锦春干儿子黄生福数度抓了又放。2007年上半年,宜章还发生了“万民签字血泪控诉”黄生福、王强军团伙的游行事件。

胡新民调阅了王刚军的案卷——2006年王刚军带人用刀枪犯下了一起故意伤害案,被一审判处13年徒刑,正二审上诉间。其时胡新民发现,当地公检法在办案上就事论事,尤其忽略了王强军、王刚军是有组织、有预谋犯罪,一起涉黑案件只被当成一起单纯的刑事案件。胡新民不动声色地组织人马阅卷,形成了一个内部报告,认定这是一起涉黑案件,并报公安厅。李江批示,由省公安厅成立联合专案组,抓捕主要案犯后,再移交郴州方面。

这时,各方的阻力就来了,包括公检法,都有人前来为王强军等说情,认为不构成黑社会性质。胡新民不理,搜集完证据后,出动数百警力,将王强军、王刚军、彭米新等首恶抓捕,并于2006年10月18日移交郴州方面(称为10.18案)。要求他们按省厅意见成立专案组,这样一来,郴州方面对王强军团伙的案件就不能不追查了。

抓捕王强军的过程中,王强军显示了极强的反侦查能力,就连胡新民派人去移动公司查通话记录他都会第一时间知道。有一次,王强军请一个官员吃饭,那官员推说不在郴州,王强军当即让移动公司的人用GPS定位找出了那位官员的位置。

6天后,另外一个案子,10.24刘光运案也移交给郴州。这个案件是和王强军案同时查办的,因为腾不出手,胡新民将它交由郴州市公安局侦办,而他则代表公安厅督办。证据指向身为郴州人大代表的刘光红,涉嫌控制黑帮。但郴州市公安局只抓捕了刘光红的哥哥刘光运,刘光红迄今未受到追究,这使得刘光运团伙案一直到现在迟迟不能结案。

王强军、刘光运被抓捕,各方震动。胡新民感到一切不对劲了。郴州方面对他的态度不冷不热,对他协助查案的请求阳奉阴违。更让胡新民痛恨的是,他们还在背后“扇阴风、点鬼火”,到孙湘隆以及公安厅领导那里进谗言,说胡新民“胡搞”。孙湘隆回忆说,当时他“很配合”地“被糊弄”,表面上责骂胡新民,暗地里却加大对胡新民的支持力度。

案子移交的同时,公安厅准备选派胡新民作为“有培养前途的副处级干部”(第一号候选人)到娄底挂职,任公安局副局长。又是孙湘隆向李江建议,临时拍板让他去郴州任公安局副局长,“钉”在郴州专事打黑。

胡新民感概地说,没有孙湘隆派他到郴州去,郴州打黑是不可能动真的;没有他到郴州坐镇出生入死,就不会有后来的几个打黑大案。

作为培养对象到娄底,胡新民很高兴。作为“钉子”到郴州,胡新民并不情愿。可是“为了报答孙总队长的信任,也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更为了要帮老百姓做点事”,胡新民上阵了。2008年3月,孙湘隆把他一直送到郴州,一路上嘱咐了很多,包括郴州官场态势、如何在打黑的同时保护自身等等,让他的赴任平添了几许悲壮。

藏在公安局的黑帮大佬

跟警察李日华的遭遇战,突然之间就来了。

李日华曾于2003年1月至2008年8月任郴州市公安局扫黑大队大队长,被捕前是郴州市公安局重案大队副大队长,

胡新民说,和曾锦春一样,李日华也是郴州官员中的“极品”,曾锦春将纪委书记的权力发挥得淋漓尽致,李日华将扫黑队长的权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根据专案组调查,在担任扫黑大队长期间,李日华通过手下李杨林、李小鹏等形成了一个组织结构严密、层次分明、有着纪律和固定成员的黑帮。利用李日华扫黑队长的身份,通过“黑吃黑”的手段,逐步树立了在郴州市和永兴县“黑道老大”的地位,以插手煤矿和开设赌局为依托,形成控制,同时受人雇请,插手社会纠纷,不择手段敛聚钱财。

李日华团伙插手煤矿具有代表性,一方面,在永兴境内通过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手段入股煤矿,垄断煤矿的销售权,然后安插得力人手参与管理。另一方面,掌控煤矿其他股东动向及矿里重大决策,李日华安排小弟到煤矿参与管理,给其发工资,让其赚钱,形成“以矿养黑”、“以黑护矿”的恶性循环。他们基本上控制了永兴湘阴渡的马家一矿、三合一矿、塘门口九矿,一旦发现有人对其不利,立即采取血腥措施,“胆大妄为,不计后果”。

胡新民到郴州后,郴州市委常委用了三个月时间才最终通过胡新民的副局长任命。胡新民说,这显示他在郴州官场并不受欢迎。在这三个月内,他只能协助副局长分管刑侦,并处理王强军案的善后。

王强军刚被抓,宜章传言,他父亲花了370万元,去北京找人去了。案件还没移送检察院,从北京来了一神秘人物,自称副部级干部,打听王强军案进展,被胡新民一句话顶回去了。胡新民说:“听说到北京请一个副部级干部要花200万元……”那人感到尴尬,忙说:“我们(和王强军)是亲戚呢。”胡新民说声有事,敬了杯酒起身离开。

这期间,刘光运的马仔姚武龙在宜章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长带人去抓他时,开着一辆丰田霸道越野车迎面撞去,将警车撞翻。胡新民大怒,下了死命令,几个人很快被抓回。

2008年5月,李日华以扫黑大队长身份竞聘郴州市公安局正科级干部,扬言要当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公安厅有两个人帮他打了招呼。结果李日华的群众投票没有过平均线,没有入围资格故没当成副支队长,但最后还是当了重案大队副大队长。

胡新民知道李日华人品不好,2004年公安厅刑侦总队还准备查办李日华,有心不让李日华进入刑侦。但那时郴州市委还没通过他的副局长任命,因此他在许多事项上没有发言权。

2008年7月,郴州市委常委通过了胡新民的任命,由他分管刑侦,负责打黑。此时,李江在一份举报材料上签字要公安厅暗访郴州湘南大酒店——这是为5.19案埋下伏笔的。材料说,这个酒店是个改制酒店,是永兴帮一个帮会的大本营,里面的不少管理人员身负案底,比如李小鹏。

2009年春节后,李小鹏带数十人与另一黑帮团伙陈永军等火拼,双方都动了枪,而永兴县公安局对双方仅作治安拘留处理。在胡新民的暗中督促下,永兴公安局才将涉案13人改为刑事拘留。

胡新民设了一计,对外放言13人治安拘留期满即放,然后调集重兵埋伏在治安拘留室外,准备等天明将前来迎接的黑帮一网打尽。同时派人去郴州摸清双方头子李杨林、李小鹏以及陈永军的动向。派去的人当晚打电话来说,已经泄密了,李杨林、李小鹏以及陈永军跑了。

泄密原因是,当晚有局领导将这刚刑拘的13人突然从治安拘留所转到看守所,不着痕迹地给对方传递了信息。胡新民无法,只好收兵。

几天后,胡新民回长沙,李日华紧跟着也到了长沙,就在长沙写告状信,然后回家找一些煤老板签字,指控胡新民收受100万元贿赂。胡新民觉得很好笑,因为李日华指称的几名送钱的老板,胡新民连名字都不知道。

当时胡新民想不通李日华为什么要告他的状。

直到后来,胡新民才知道真正的原因——李日华是藏在公安局里的黑帮大佬,是李小鹏、李杨林等人的老大,胡新民查他们就等于查李日华。

李日华对胡新民的告状信,天女散花般寄到了中纪委、省纪委、省检察院、公安厅等部门。

针对李杨林团伙,郴州市公安局成立2.3专案组,胡新民任组长。

胡新民组织刑侦支队经过艰难侦破,最终抓捕了李杨林、李小鹏、马贵文等黑帮头目。正要审讯,李日华就摸清审讯地点,组织了李杨林的母亲以及十几个村民前来闹事,胡新民下令马上转移,才避免了麻烦。

2009年3月5日,李日华又组织了几个人,冲到刑侦支队长办公室(胡新民的办公室在隔壁)闹事欲阻止案件的深入。

2009年3月6日,李日华组织了四十多名帮众在湘南大酒店集合,准备冲击刑侦支队。胡新民得到消息,组织了80名警力待命,李日华见占不到便宜,下令撤回。

这个时候李日华黑帮头子的身份还没有暴露。

自此以后,李日华天天跟踪胡新民,胡新民下楼,他也下楼,有一次胡新民去一个命案现场,李日华跟到楼下。胡新民因为要等干警来,站在车旁,李日华没法继续跟,只好站在对面。两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说话,从李的眼神里,胡新民看到了仇恨。

2009年3月中旬开始,李日华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上访,到公安厅告胡新民,诱使公安厅某领导拍桌子称“一定要查胡新民”。

与此同时,李日华又派人24小时跟踪监视胡新民,希望找到机会痛击胡新民。他们分析:胡新民其他的东西不会,不打牌、不跳舞,也不进娱乐场所,平时只喝点小酒,他一个人在这里,性生活怎么解决?肯定有情妇什么的。

随着抓捕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马贵文被抓捕,交代了很多事,其中包括李日华在一个矿里敲诈了100万元,李日华的黑帮头子身份渐渐露出水面。李日华也知道胡新民锁定了他,于是急了,一方面加紧诬告,一方面准备暗杀胡新民。

暗杀计划直至被赵德忠揭露事败后,郴州市公安局党委会议才决定于2009年4月24日对李日华采取措施。但会议结束后两小时内李日华得到消息并逃跑,至今未查出谁在通风报信。

随后湖南省公安厅批准抓捕李日华。在北京,某中央实权机关的干部向追捕人员称,李日华曾想送他30万元,让他把材料递给领导签字查办胡新民,他拒绝了,他表示愿意配合专案组抓捕李日华。

2009年5月19日,李日华在长沙被抓捕。那天正好是李江从西欧回来,李日华准备去找他。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敖平洋很纳闷:李江哪天去欧洲,哪天回来,连我都不知道,他李日华怎么知道?

追捕人员从李日华车上搜出一叠胡新民从2009年1月至4月的通话详细记录,这是李日华从省移动公司调出来的。谁是李日华在省移动公司的内应,亦至今成谜。

“要是我还在郴州,他们敢!”

但李日华被判、陈晓青团伙被审之后,胡新民并未过上安稳日子。

2011年4月上旬,昔日打黑战友在电话中让他到郴州走走,因为那里“胡新民被抓了”的谣传闹腾得厉害,若不去露露面,于名声颇为有碍。对此,胡新民哈哈一笑,这谣传早就有了,他又何曾放在心上?

胡新民认为,谣言在这个时候咋呼起来,无外乎两个原因:一是虽然李日华被绳之以法了,但他和李日华之间的较量仍在继续;另一个原因,则跟当天郴州开审陈晓青案这个郴州“成员最多、作案时间最长、犯罪事实最多、关系网最为错综复杂”的特大黑社会性质犯罪案件有关。

陈晓青案的破获,被认为是“郴州为期三年的打黑除恶行动最大的战果”,郴州方面宣布打黑除恶“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胡新民认为,“阶段性的成果”的另一层含义就是“告一段落”,这显示出一种微妙的态势:打黑除恶刚刚撕开面纱,有些人就急于让它“告一段落”甚至“就此结束”。尽管此前郴州市提出今年打黑要向纵深推进,重点要打“保护伞”,市委书记戴道晋誓言“要把黑恶分子打得鬼哭狼嚎,要把郴州打出一片晴朗的天”,但以胡新民对郴州的了解,郴州打黑目前仍举步维艰。

包括胡新民在内的多名打黑核心知情者称,黑帮的背后,是问题重重的官场生态。2006年前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纪委书记曾锦春这两名第一、第二号贪官虽然倒台,但是经由他们提拔的,通过贿赂、买官而上位的大量官员还在台上,他们跟黑帮关系密切,是黑帮直接或间接的保护伞,他们阻挠、对抗打黑除恶。

胡新民和李日华的较量,虽然险胜,却也两败俱伤。猛烈的反扑,使他黯然离开了郴州打黑前线,“但是我们都在关注着郴州,都在彼此惦记着”。那些人在9.22案开审的时候放出这样的谣言,用意显而易见,与以前不同的是,目前他只能挨打,不能还手。

胡新民得到情报,被他抓捕的黑帮头子王强军、李日华,仍然有许多漏网的手下在活动,两家的家人也早就合在一起,展开各种手段对付他。“他们就是想把我搞下去,搞死,他们才有翻身的机会,他们害怕我再回到郴州打黑。”胡新民说。

前不久,王强军、李日华的家人联络了一批人大代表,向湖南省政法委反映胡新民的问题——这些问题早经公安厅和湖南省纪委调查是捏造的——意图通过政法委给公安厅施压,再度对他实施打击。而王强军兄弟三人,以及“军师”刘海军,虽然被判二十年徒刑,但都已“保外就医”,住在郴州监狱外的一个小医院里,整天呼朋唤友,轮流会见手下。郴州市公安局知情警官提供的证据显示,在最近两个月,前往看望王强军兄弟的官员如过江之鲫,其中包括宜章县政法委一名副书记。

在电话里,胡新民向战友表达了他的无奈,“我最近又接到好多举报郴州黑恶势力的材料,这不,手上正拿着一份呢……让他们好自为之吧。”

胡新民手上的材料是郴州市民蒋晓晞写来的。材料称,2011年2月14日晚,郴州市公安局警官黄永忠指使约30名黑帮成员,砍杀蒋晓晞和市民成虎、王宪红,致使三人不同程度受伤。

此事经专案组调查,证据确凿,被抓捕的4名凶手,都有涉黑、砍人等案底在身。专案组成员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4名凶手交代,他们当晚“跟黄永忠一起吃饭,听到黄永忠给蒋晓晞打电话,然后和他们一起去砍人”。而案发现场目击者指证,曾听到黄永忠喊“这就是蒋晓晞,砍死他”。专案组成员透露:事发当晚,黄永忠用车辆帮助凶手逃离。3月22日,黄永忠还带着两三名黑帮成员,到看守所以“市公安局领导”身份逼迫值班人员,要求释放关押其中的凶手。所有事实证明,这是一起涉黑故意伤害案,“就等局领导批示抓人了。”不愿透露姓名的专案组成员称。

然而黄永忠至今无恙。

胡新民仔细看完材料,觉得不可思议。他说没想到他的牺牲只为郴州换来了两年平静,照现在的趋势,黑帮最多明年就要抬头了,“如果我还在郴州,他们敢!”

逃不脱诬告的阴影

胡新民后来被迫离开郴州,和李日华案牵动了郴州方方面面的利益有关。

胡新民回忆,当时,郴州市公安局压力骤增。郴州市公安局内部有不少人开始怪罪于他,有的人“看着他都躲”。

“其实我知道,他们是害怕我继续打黑。”胡新民说。

对胡新民的打击接踵而来。公安厅竞聘,胡新民竞聘正处级,有些厅领导不同意

(理由是有人告状,就是李日华告状)。

胡新民请求公安厅和郴州市委对李日华告状的事情进行调查,公安厅和郴州方面有些领导说“经得起查是好事啊”,但迟迟不动。

倒是郴州市公安局,有人暗查了胡新民,但调查结果至今没有公开。同时,李日华的老婆继续上下活动,意图扳倒胡新民。后来胡新民从湖南省检察院得知,那期间李日华老婆联合了王强军那边的人,光向省检察院就递交了40封罪名不断叠加的告状信。

2009年6月份,胡新民的老家一下子闹腾起来,传言说胡新民有问题,被抓起来了。胡新民70岁的母亲急了,要他每天打个电话报平安。

胡新民感到很痛苦,也很孤独。除了一心扑在案子上外,他的生活几乎没有别的内容——其实从他来郴州,他就过着一种封闭式的生活,正如李日华所看到的,他除了偶尔喝几口小酒外,几乎没有别的嗜好。除了同学和老乡,他不跟陌生人交往,有人约吃饭他都要反复问清楚都有谁在座,只要有一个陌生人,他一概不去。

公安厅一位副厅长了解到胡新民的处境,深为同情地说:“不知道你过的是这样的日子,你是伤到了身又伤到了心哪!”

在这位副厅长的建议下,郴州市公安局于2009年11月调整分工,胡新民不再分管刑侦,也不再负责打黑除恶,只专门负责命案侦破。胡新民苦笑着回忆:“这能避免吗?好多命案都是黑帮制造的。”

也在那时,一个令胡新民振奋的消息传来:李日华交代了很多事,其中包括他找马家一矿的老板,出资200万元,组织去厅里、到其他地方告胡新民状,怎么炮制内容、有哪些人参与、送了谁多少钱等等,“我想我可以洗脱冤屈了!”胡新民说。

然而随后的几个月里,公安厅和湖南省纪委相继对胡新民进行了调查。湖南省纪委一名负责人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当众含蓄地说,那些告胡新民的状都“是假的”,但公开结论一直没出。

2010年4月,胡新民结束挂职,回到刑侦总队,8个月后,胡新民被调任公安厅信访处副处长,黯然离开了钟爱的刑侦工作。

郴州黑恶势力横行之态也并未根绝,打黑民警的“胡新民式困境”依然存在。

郴州市公安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警官介绍,郴州打黑险阻重重,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中有敌”,“李日华式”的警匪一家,使得警察中可以信赖的人手不多。打黑警察压力大,不仅要与犯罪分子斗,还要和犯罪分子的官场后台与黑保护伞斗,他们害怕最后只能得到胡新民式的结局。这名警官特别希望上层能支持打击背后的官场黑保护伞。

湖南省高层也意识到了郴州黑恶势力的严重性。

从2007年到2010年,在公安部、湖南省委、公安厅指挥下,郴州已告破李日华等多个涉黑案件,近400名黑帮成员被抓捕。

2011年初,郴州市公安局接到了新的打黑指标:在今年,全局要打掉60个黑恶势力团伙。公安局内部对硬性指标是否会影响司法公正性的问题臧否不一。

这也折射湖南省高层的担忧,郴州市公安局的一名警官员推测“公安厅是急了”。

但随着孙湘隆的退休,胡新民的调离,使郴州的打黑力量受到了影响。湖南省公安厅的一名高级警官感叹,在公安厅“打黑喊得最猛的人就是孙湘隆,打得最猛的就是胡新民”。但到郴州打黑也是警察们眼中最危险、最容易得罪人的活,须要有“舍得一身剐”的人才能去郴州。

2011年3月底,胡新民回湖南乡下老家,去伺候病危老父。望着开满垄间的油菜花,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忽然有了归隐田园之念。

(南方周末)


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