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说一点科学

驱除_特权规则 收藏 83 655

为了中医是否是科学,长期在论坛上产生着争论,没完没了,毫无意义。这几乎就跟人们在论坛上争论中国是否应该走向民主自由,怎样才叫民主自由的争论类似,人们甚至都不知道什么叫民主自由,就胡乱参与争论之中来。当然中医科学性真伪的争论也是内行外行全参与,反正中国人嘛,只要有某种主观的想法,就得坚持,是否符合科学精神,这似乎不太重要:科学难道还能吃吗?

为什么像王东镇这样的人不时要发些讲科学的帖子?因为反正在中国的环境里,从来就没有权威机构来对辨别某些结论的真伪,而且在中国除了权力机构的话“一句顶一万句”之外,哪怕你的专业修养如何深,除了依附权力,否则你不可能有足够的资源来独立从事你的研究,因为资源都被“公有”了,要抽走你的科研资源那是太容易了。没有独立的专业机构,对于人们的真理探究或者胡言乱语,自然是“公说公有理,婆说理也强”。

而皇帝的立足点是:任何成果是否对我利。如果说皇帝是“天子”,是代天行道的人,那当然最让皇帝喜欢,哪怕这对于今天的科学来说多么荒谬,也必须要坚持,因为这至少有神化皇帝,让愚民信服景仰的效果。当然今天,皇帝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权力团体却必须存在。因为江山是牺牲了许多人生命得来的,哪怕这些生命原来是多么崇尚社会改变和进步,但是既然只留下了那些从枯骨堆里钻出来的人,这就说明了这些人命定“荣华富贵”。至于当初打江山的目的,如果太谈多了,就不实用了。

还是回到科学上来,科学分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社会科学应该是有论坛里论述得比较多了,社会科学的目的就是让人们生活在一个和谐的社会中,不要总是搏斗,而要想到合作。社会科学就正如下围棋的规则,本来没有什么规则,能够赢得胜利就是规则,但是为了让围棋的落子效率高,下棋者会总结一些规则。如果这些规则能够带来落子效率,自然是好规则,如果这些规则落子效率低,当然就不是好规则了。所以社会权力结构该怎样组成?经济结构如何激活人们创造的积极性?如何能够让社会长久和谐相处,而不至于“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地轮回?这些都是社会科学领域要思考的问题。如果社会总是为了维持某个团体是否该永远掌握权力,在每个地方都争吵,自然这对社会科学是一种极大的损害。

中医学当然应该属于自然科学范畴,那么自然科学的原则是什么?自然科学怎么运行?怎么识别什么才是科学?什么不是科学?当然必须有些规则。自然科学的原则当然是人文主义,就是自然科学是为全人类服务的,整个人类是自然科学服务的最高对象,可不能让某些自然科学精英因为他的创造力就控制住他人,把其他人当成奴隶,甚至残忍地对他人“君要臣死,不得不死”。

自然科学成果的取得当然需要一套方法,那就是实验证实的方法。你可以总结说“晚起红云必晴天”,这自然是朴素的归纳法,归纳法是古代最常用的科学方法,中国的历史上,经常用一些顺口又符合特定事实的方式来进行归纳,但是,有一点不好的是,容易让人把这些归纳的结论就看成真理,被称为教条。

现代科学为了站稳自己的脚根,常常采用演绎法,就是先从几个基本的公理出发。如几何学的“两点之间线段最短”,这符合常识,于是就被广泛用于几何学的证明,凡是能够由这个公理证明的都被认为是真理。当然,这是欧氏几何,非欧氏几何是不承认这个公理的,因为非欧氏几何并不认为直线是所谓“直”的,因为“直”无法用准确的科学语言来体现,“直”只是一种感受。

演绎法来源于大家认可的常识,大家都会有这样的感受,就把它作为公理。当然,有人不把这个当作常识,非得对权威进行下纠缠,那么如果你能够从另外的基本命题出发,得到一个科学的体系和模型,那是你有本事。所以几何也产生了分化,而且似乎非欧氏几何似乎也找到了自己的应用地方。

不管是归纳法,不是演绎法,都需要得到某些数学模型,如果这些模型被一次又一次地证实确实是准确的,那么它就可以成为假设或者说猜想,正如我们说“哥德巴赫猜想”。但是“一万次证明我正确,都不如一次证明我错误”,科学是苛刻的严谨的,只要有一次证明了有一个例外于假设的现象,那么,假设就是伪命题了。当然,对于专制的党派来说,哪怕你一千次证明“我不行”,我承认过去错误后,又可以重新来过,反正就是不能少了我。

要证明科学的结论是正确的,那么实验的验证就非常重要。牛顿开创的物理学的欧氏几何运用,是使用演绎法,并推导出万有引力定律,认为宇宙间的天体之间是存在引力的。当然在许多实验中得到了证实,而且被广泛用于各种科学领域。可是爱因斯坦却认为牛顿的学说有问题,爱因斯坦经过思考,得出了相对论,认为宇宙间的想到作用是另外的东西,爱因斯坦当然也是用演绎法,就是从“光速恒定”这个命题出发。爱因斯坦得出的结果对于普通人来说,实在太荒谬,说什么物体质量会随物体速度变化而变化,物体长度会随物体速度变化而变化。但是经过实验科学家的论证,似乎同样有道理。

随着自然科学越来越脱离人们生活常识,自然科学似乎已经成了实验室里的特有成果,因为它与人们的生活实际相差越来越大,只有借助专业的技术手段才能真正进行验证。微观世界是肉眼看不见的,宇观世界也不是肉眼能够顾及的,如果没有先进的科技手段去证实那些如怪物般的科学人物的想像推演模型,普通人实在是真假难辨了。什么“黑洞”,什么“虫洞”,什么“反物质”,这些都是现代科学的概念,与人们日常生活确实是相距越来越遥远,但是这些科学研究正是为了拓展人们的未来的生活空间的需要。科学成了一个自洽的体系,就是由一小部分人来从自的专业,如果在这些人里,有一个恶魔突然发现了一个毁灭人类的成果,那么这个恶魔完全可以毁灭整个人类。所以今天对于社会上人们的人文要求才特别高,那些内心阴暗的人,是没有资格来掌控整个人类的,因为他们太可怕。

对于现代科学来说,没有足够的实验条件,没有足够的资源支持,远离常识的科学成果实在是非常难以产生了。所以自然科学的殿堂现在总是西方,因为西方人已经让自己具备了其他国家难以具备的科学实验条件。除非一个国家的高层能够真正读懂科学精神,包括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精神,如果高层只想维护自己的特权,这个国家就不可能发展出真正有价值的科学成果。

科学从来就不否定自己无法否定的东西,也从不肯定自己无法肯定的东西,正如科学从来就不对“上帝存在吗?”做出肯定或否定的评论,因为“上帝”永远是一个虚无的概念,但是由于上帝总是引导人向善,所以对于人类社会的和谐生存非常有益。而且科学总是需要不断发展的,也就是科学本身总是会有局限,所以上帝也许可以作为科学未知领域的一个代名词。

当然,中医学也有自己的理论,这正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的演绎,当然中医可能更多的是归纳,就是有这么一种学说,只是这种学说确实是不够科学需要的条件,就是用相关的成果进行证实,把它与所有医学或者生物学的东西耦合成为一个整体,让彼此相互证实。既然现代医学无法否定它,也无法肯定它,所以中医学就成了“上帝”般的东西,要说没有道理,似乎有一大堆道理,或者至少有许多中国的医学人物去进行过总结,但是要把它看作是科学,那是纯粹是一厢情愿了。所以中医学应该努力,要让它得到科学殿堂的地位,那就有太多的工作要做,否则只怕宁愿把它看作是宗教,也不能把它看作是科学。为什么说中医是宗教呢?因为有许多人信它啊,正如有许多人相信“上帝”是存在的一样。

关于中医论争,论坛上太多的口水战,科学可不是在论坛上你来我往地进行论争就得到证实的,所以我曾经写过一篇叫《空谈中医》的帖子,因为科学需要一整套程序和方法来可以解决争执。记得法国在放射性物质争论中,有人反对居里夫人的结论,但是反对方礼貌地说“只要你拿出你的实验结果,自然就是你对”。

剑扬给我的回复提示我已经看过了,还是看不到什么“宏观”“微观”的概念能够带来什么说服力。玩弄空虚的概念,而这些概念如果不能经过实证,那么这就是伪科学。其实我们的环境中,伪科学实在太多,因为有人用权力强制你必须这样,而不是告诉你为什么要这样。


本文内容于 2011/5/6 19:56:20 被驱除_特权规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