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鹏:我爸是武钢

独自醉语 收藏 6 338
导读:捂汗这座城市最近热得捂汗。套用本地广告语就是,思想有多远,精神就病得有多远。 这座城市出现了两个精神病人。一个是很多人希望我写写的五杠少年黄艺博。其实我一直没写是因为同情他。这个两岁看新闻联播七岁看人民日报,一脸塑料的笑容,一身钓鱼台国宾馆的影姿,一腔第八代领导人风范……的少年,以我们对这个国家丰富的经验,确实病了。当他说“……我是世界,是宇宙,是大自然的最伟大奇迹!”时我没震撼,凤姐也这么说的。他说要让“中华独霸于世界”时我才震撼,后来知道,拉登年前确实留下遗嘱,已在东方找到转世灵童,实现

捂汗这座城市最近热得捂汗。套用本地广告语就是,思想有多远,精神就病得有多远。




这座城市出现了两个精神病人。一个是很多人希望我写写的五杠少年黄艺博。其实我一直没写是因为同情他。这个两岁看新闻联播七岁看人民日报,一脸塑料的笑容,一身钓鱼台国宾馆的影姿,一腔第八代领导人风范……的少年,以我们对这个国家丰富的经验,确实病了。当他说“……我是世界,是宇宙,是大自然的最伟大奇迹!”时我没震撼,凤姐也这么说的。他说要让“中华独霸于世界”时我才震撼,后来知道,拉登年前确实留下遗嘱,已在东方找到转世灵童,实现夙愿。




不怪孩子,怪孩子的父母,也不怪父母,怪父母官,也不怪父母官,该怪……再往下我是不敢说的,因为我想起另一个精神病。写徐武之前我一直斟酌使用怎样幽默的笔法,后来发现不用,整件事情本来就很幽默:该名精神病人,居然想得起“同工同酬”的中央文件,能从李连杰电影里琢磨出用湿衣服缠住铁栅栏拧弯,还知道高铁,还知道广东舆论环境更开明,还点得清1600元和2000元的区别,以及电话可能有人监听……但在武钢跨省行动小组同志们眼中,他仍是精神病,偶尔正常的思维,只是一个资深精神病抽空装出来的。




精神病装不精神病,不精神病装精神病,这绕口令是我们奉献给世界精神病史的一个奇迹。前有李刚,后有武钢,所以大家都明白了以后出来混不要说我爸是李刚,得说我来自武钢,对方一定唬毙。









我很好奇为什么一家钢铁厂会拥有自己的公安局和精神病院,这跟为什么中国的铁路局有自己的司法体系和医院是一样的。就像幕府时代,寺院都归将军管,稍不留神就成了一休哥。这里插播第一个故事,小时候在新疆哈密的故事:铁路二中有个教物理的万老师,因为工宣队长的妹妹抢了他的教学岗位,他就向校长举报她连交流电和直流电都搞不清,闹了好久。后来他就被铁路医院诊断出精神病,而医院工宣队长是学校工宣队长的哥哥。再后来他在乡下收麦子时说今天的太阳好毒,被铁路公安认为恶意攻击伟大领袖,缓刑。再后来他就真的精神病了。两年后的一个春节,我爸发现他好多天没出门了,踹开房门闻到煤气扑鼻而来。新疆冬天是在家里用钢炉烧那种优质煤的,他烧煤而没开气窗。当时我爸见他不动,伸手去拉,腿就掉下来,因为他不仅一氧化碳中毒而死,几天慢烘之下连身体都烘干了。




捂汗这座城市最近热得捂汗。套用本地广告语就是,思想有多远,精神就病得有多远。 这座城市出现了两个精神病人。一个是很多人希望我写写的五杠少年黄艺博。其实我一直没写是因为同情他。这个两岁看新闻联播七岁看人民日报,一脸塑料的笑容,一身钓鱼台国宾馆的影姿,一腔第八代领导人风范……的少年,以我们对这个国家丰富的经验,确实病了。当他说“……我是世界,是宇宙,是大自然的最伟大奇迹!”时我没震撼,凤姐也这么说的。他说要让“中华独霸于世界”时我才震撼,后来知道,拉登年前确实留下遗嘱,已在东方找到转世灵童,实现夙愿。 不怪孩子,怪孩子的父母,也不怪父母,怪父母官,也不怪父母官,该怪……再往下我是不敢说的,因为我想起另一个精神病。写徐武之前我一直斟酌使用怎样幽默的笔法,后来发现不用,整件事情本来就很幽默:该名精神病人,居然想得起“同工同酬”的中央文件,能从李连杰电影里琢磨出用湿衣服缠住铁栅栏拧弯,还知道高铁,还知道广东舆论环境更开明,还点得清1600元和2000元的区别,以及电话可能有人监听……但在武钢跨省行动小组同志们眼中,他仍是精神病,偶尔正常的思维,只是一个资深精神病抽空装出来的。 精神病装不精神病,不精神病装精神病,这绕口令是我们奉献给世界精神病史的一个奇迹。前有李刚,后有武钢,所以大家都明白了以后出来混不要说我爸是李刚,得说我来自武钢,对方一定唬毙。 我很好奇为什么一家钢铁厂会拥有自己的公安局和精神病院,这跟为什么中国的铁路局有自己的司法体系和医院是一样的。就像幕府时代,寺院都归将军管,稍不留神就成了一休哥。这里插播第一个故事,小时候在新疆哈密的故事:铁路二中有个教物理的万老师,因为工宣队长的妹妹抢了他的教学岗位,他就向校长举报她连交流电和直流电都搞不清,闹了好久。后来他就被铁路医院诊断出精神病,而医院工宣队长是学校工宣队长的哥哥。再后来他在乡下收麦子时说今天的太阳好毒,被铁路公安认为恶意攻击伟大领袖,缓刑。再后来他就真的精神病了。两年后的一个春节,我爸发现他好多天没出门了,踹开房门闻到煤气扑鼻而来。新疆冬天是在家里用钢炉烧那种优质煤的,他烧煤而没开

这个万老师会鼓捣好多电磁电路的玩意,凭空闪闪发光很好看,放现在就是东视的中国达人,可在那时是中国病人。我认为中国这些年物质上取得很多进步,但精神状态一直没进步,大家都不快乐,其实从上到下都不快乐,只是上边的还可以说日理万基,下面的不小心就会遇到孙东东的99%。进去是窦娥,出来是疯子。







这是一个大的精神病院,每个人都有病。这里就说第二个故事,昨晚微博发生一件论战,我跟我仍然的朋友高晓松之间的。起因是他说:已取消对所有愤青精英简称公共各种分子之关注,皆因他们发现围观者众之后,哗众取宠之心太盛:处处激进为出人右,每每立论而不证明……路边少几个起哄加油的,这群人和唱歌的有一比:嗓门大没脑子的多,淡定唱动人心者少。我没忍住,对这位外宾说:我还正属于那愤青型的,荣幸被高校长取消了。以后你把美国绿卡换给我,我一定跟高校长一样站着说话的。不过说些人话,便是哗众取宠,不过摆些粗浅道理,便为处处激进,怎不说我们处处激情?我最看不起拿着美国绿卡,跟我谈爱国的爷。


气窗。当时我爸见他不动,伸手去拉,腿就掉下来,因为他不仅一氧化碳中毒而死,几天慢烘之下连身体都烘干了。 这个万老师会鼓捣好多电磁电路的玩意,凭空闪闪发光很好看,放现在就是东视的中国达人,可在那时是中国病人。我认为中国这些年物质上取得很多进步,但精神状态一直没进步,大家都不快乐,其实从上到下都不快乐,只是上边的还可以说日理万基,下面的不小心就会遇到孙东东的99%。进去是窦娥,出来是疯子。 这是一个大的精神病院,每个人都有病。这里就说第二个故事,昨晚微博发生一件论战,我跟我仍然的朋友高晓松之间的。起因是他说:已取消对所有愤青精英简称公共各种分子之关注,皆因他们发现围观者众之后,哗众取宠之心太盛:处处激进为出人右,每每立论而不证明……路边少几个起哄加油的,这群人和唱歌的有一比:嗓门大没脑子的多,淡定唱动人心者少。我没忍住,对这位外宾说:我还正属于那愤青型的,荣幸被高校长取消了。以后你把美国绿卡换给我,我一定跟高校长一样站着说话的。不过说些人话,便是哗众取宠,不过摆些粗浅道理,便为处处激进,怎不说我们处处激情?我最看不起拿着美国绿卡,跟我谈爱国的爷。 我承认我又激情写作了,我有病,这里向高晓松道歉。可我想套用一个别人的句式:强拆,全国人民都看得见,你看不见。食毒,全国人民都看得见,你看不见。被精神病,全国人民看得见,你看不见。你除了高雅淡定,到底还看得见什么。徐武这件事情,中央台看得见,人民日报看得见,全国媒体看得见,就是武钢看不见,中国就是有这样一些单位一些人,简称“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只是分局级或厅级或部级的“看不见”,只是在人海里偶尔看了我们一眼,你就是《传奇》。 外面的是病人,里面的是正常人,有病的成为副总队,没病的跨省追,这就是精神病的围城。赫鲁晓夫说的,凡怀疑苏联伟大光明未来的,就是精神病。只有证明你是有病的,他才是正确的,只有摧毁一个人精神的合法性,他就永远合法了。所以别总提宪法,精神卫生法就是以后的宪法。 为了让病友们轻松一下,这里讲第三个故事:昨晚一些很不正常的记者在武汉试图采访徐武家人,可是酒店里忽然就布署了好多正常的人



我承认我又激情写作了,我有病,这里向高晓松道歉。可我想套用一个别人的句式:强拆,全国人民都看得见,你看不见。食毒,全国人民都看得见,你看不见。被精神病,全国人民看得见,你看不见。你除了高雅淡定,到底还看得见什么。徐武这件事情,中央台看得见,人民日报看得见,全国媒体看得见,就是武钢看不见,中国就是有这样一些单位一些人,简称“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只是分局级或厅级或部级的“看不见”,只是在人海里偶尔看了我们一眼,你就是《传奇》。




外面的是病人,里面的是正常人,有病的成为副总队,没病的跨省追,这就是精神病的围城。赫鲁晓夫说的,凡怀疑苏联伟大光明未来的,就是精神病。只有证明你是有病的,他才是正确的,只有摧毁一个人精神的合法性,他就永远合法了。所以别总提宪法,精神卫生法就是以后的宪法。




为了让病友们轻松一下,这里讲第三个故事:昨晚一些很不正常的记者在武汉试图采访徐武家人,可是酒店里忽然就布署了好多正常的人,上海的王思景也就是差点把五四青年节过成四五清明节的那位女记者,跟我通着电话忽然发现手机不对头了,吃着饭忽然发现记者们说笑的“第二天让徐武父母举横标”的事情居然被武钢知道了,记者们一开始还想查内奸,后来发现,不是自己人有内奸,是手机得精神病了……可以想像,那些正常人躲在墙壁那侧用同步器或玻璃杯隔空偷听,在餐厅假装系鞋带看手表议论天气预报,互相煞有介事说着“咳,今儿星期四是礼拜几啊”,那场面,多感人。




我觉得我们这里有个很不好的管理逻辑,我们不快乐,他就快乐,我们都不正常,他才能感到自己正常。这其实就是青山医院的做法,以后也不要搞公务员考试,也不要办党校或长江商学院,直接从精神病院选拔,都是官场熟练工。为稳口号是,我爸不是李刚,我爸是武钢,把你打成变形金刚。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