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怪事:道台与总督二奶的随从争执后跪门请罪

鬼子六 收藏 4 441
导读:我们先来看看乐系集团的构成。总督府师爷彭沛霖是其中的一名要员。乐斌因为大字不识几个,“公事例案,阅之不甚了了”,所以奏折文案,一概委给彭师爷操刀。张集馨曾不无刻薄地说,乐总督如果离开了彭师爷,“便如水母,寸步难行”。彭既受重用,也借势招摇撞骗、作威作福,在甘肃官场上,是个炙手可热、呼风唤雨的人物,“官吏趋之若鹜”。 乐系集团的另一要员叫做周二奶,原来是总督府的仆妇,后来与乐斌私通,并有了一个私生子(周的原配老公已被乐斌打发到远方,并送了一笔重金另行娶妻),竟成了督署的实际当家人。她为人悍泼,不但凌虐乐

我们先来看看乐系集团的构成。总督府师爷彭沛霖是其中的一名要员。乐斌因为大字不识几个,“公事例案,阅之不甚了了”,所以奏折文案,一概委给彭师爷操刀。张集馨曾不无刻薄地说,乐总督如果离开了彭师爷,“便如水母,寸步难行”。彭既受重用,也借势招摇撞骗、作威作福,在甘肃官场上,是个炙手可热、呼风唤雨的人物,“官吏趋之若鹜”。


乐系集团的另一要员叫做周二奶,原来是总督府的仆妇,后来与乐斌私通,并有了一个私生子(周的原配老公已被乐斌打发到远方,并送了一笔重金另行娶妻),竟成了督署的实际当家人。她为人悍泼,不但凌虐乐斌的姨太太,还常常揪扭着乐斌撒泼:“我令汝做总督,汝方能做,否则,做不成也。”所以乐斌对她也“深畏之”,总督下面的属员们,更是不敢得罪周二奶分毫。有一回,候补道员和祥的厨子与周二奶的随从争路,厨子出言无状,触怒周二奶,和祥知道了这件事,惶惶不可终日,次日一大早就到总督府负荆请罪,长跪乞哀。张集馨在窗外听到了,忍不住窃笑,但和祥并不以为耻。我倒觉得,也不能笑话和祥恬不知耻,周二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不登门乞罪能行吗?除非不想在官场混了。


总督府的门丁陈二也是乐系集团的重要成员。此人虽然身份卑贱,但因服侍乐斌多年,深得乐斌宠幸,也能揽权纳贿。有一次乐斌说,因为陈二的老婆在北京陪着乐夫人,一刻不能离,所以决定为陈二再娶一妻。甘肃按察使明绪得知后,告诉兰州各位官员:届时都要送贺礼,每人几十一百两银。成亲拜堂那天,果然兰州的大小官员以及候补官们,都来送礼祝贺。周二奶充当家婆,兰州知府章桂文、皋兰知县李文楷亲自秉烛送陈二洞房,就差没有递上春宫图和伟哥,新娘则由和祥与章桂文的老婆搀扶。一个门丁的二婚,竟让堂堂官员奔走侍奉、状若奴才,可谓官场奇闻。


以上三人,是典型的隐权力代表,他们绝不是朝廷命官、国家权力体系内的正式成员,有的甚至被纳入帝国的“贱民”之列,却因与总督大人关系非同一般,得以染指权力。他们构成了乐系集团的核心权力圈。


进入乐系集团的其他成员一般都与上述三人建立有某种亲密关系。甘肃按察使明绪,人称“四伦先生”,暗讥他“五伦不备”、寡廉鲜耻,但他与总督府师爷彭沛霖拜过把子,又对乐斌极尽巴结之能事,送礼问候,无一日遗漏,连“一饮一馔,亦必先呈督署,以伸诚敬”,简直是将总督大人当爹伺候,因此很受乐斌信任。


兰州道员恩麟、候补道员和祥也与彭师爷有结拜之交。特别是和祥,虽然是个半文肓,还有过克减军饷、受降职处分的前科,但他是乐斌的旧属,又“入赘为乐斌门生”,执弟子礼,还与乐斌的幸奴陈二拜为兄弟,所以被乐斌委派去“办理钱局”。办理钱局相当于今天的开银行、印钞票,是一个肥得流油的大美差。按乐斌的说法,和祥这个人“能铸大钱,善开铜矿”,是个难得的经济学家。但和某人是不是真有这等本事,鬼才知道。


茶马厅同知(负责边疆茶马贸易的地方官,类似于市外贸局局长)章桂文,即陈二拜堂时亲自执烛送洞房的那位,是个捐班出身,张集馨对他非常不屑,说他“卑鄙无耻”。他也是陈二的结拜兄弟,老婆又认周二奶为干娘,还与彭师爷结为儿女姻亲,总之跟乐系的三大隐权力代表都沾亲带故。彭、周、陈终日在总督面前说章的好话,于是乐斌干脆将实缺的兰州知府派去其他地方任职,空出来的知府一职由章桂文代理。后来兰州道台出缺,也让他兼署。同知署道台,相当于县长代理地区行署专员,足见总督对其眷顾之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