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


他是连长?他是班长?连队里所有战友熟悉的身影,都在刘闯的脑海中快速展现,唯独没有这个高大的身影出现过。此时刘闯已经来不及思考,他也随着战友们一起冲跑了出去。

随着浓烟散开天色也亮起来,而刚才还密集的枪声也渐渐平息下来。奔跑的刘闯看到了遍地的弹坑和冒烟的废墟,还有远方浓密的山林。他正在惊奇的时候,忽然又看到身边的战友们军装凌乱破旧,脸上都沾满了黑色的烟尘,已经无法辨别他们的面容了。刘闯刚要伸手拉住身边的战友询问,忽然一声清脆了枪声响起。他寻着枪声望去,看到曾在黑暗中拉扯自己的人中枪,他的身体象被绳子用力的牵扯,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许多战友都围了上去,把倒地之人紧紧的护卫在了中间。刘闯往前奔跑的同时,也举枪向着周围警惕的巡视,生怕再有冷枪袭来。他来到围观战友身边的时候,看到躺在地上的人张嘴发不出声音,前胸上有大量鲜血渗出,接着嘴里又涌出了大量血沫儿。虽然此人脸上也沾满了黑色烟尘,但是从他的眼神与脸部轮廓上,刘闯还是感受到了熟悉与亲切。就在心里顿生暖意的同时,仿佛又有一支利箭穿刺而过,突然来临的痛楚忽然让刘闯泪流满面,他刚想分人群冲到里面,这时又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刘闯认出来人正是方天勇,他把地上的人紧紧的搂抱在怀里。

躺在方天勇怀里的人好象看到了刘闯,痛苦的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笑意,流淌着粘稠血水的嘴轻轻的蠕动,象是在对刘闯说着什么。可是气息游离微弱,刚刚说出嘴后便被四处飘散的烟雾给带走了。

刘闯用力的扭动身体从围观战友身边闯过,他哭着跪倒在地上后,大声喊:“爸!我是刘闯,你认识我吗?你在说什么,我听不见,你能大声点儿吗!坚持住,儿要背你回家……”刘闯说着话刚要伸手,忽然感觉到身下的土地再次剧烈颤动,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在瞬间都开始离他而远去。刘闯感觉到嗓子里象塞满了棉花哽咽的十分难受,再想大声叫喊时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装甲战车渐渐减慢了速度,惯性冲撞与晃动把梦境中的刘闯给拉扯了回来。他抬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感觉脸颊都是湿湿的泪痕。


空气中浓浓的硝烟味儿还没有散去,跟随着阳光又从窗外透射进来,在陈思楠的脸上轻轻掠过,让她从昏沉的梦境中走了出来。醒来的陈思楠感觉每个关节都镶嵌了钢钉,轻微的动作都会让全身疼痛无比。

方小兵看陈思楠苏醒过来,忙紧握着她有些冰冷的手,有些激动的说:“陈思楠,你醒了……”

陈思楠迷蒙的视线中七彩斑斓,看不清方小兵的面容,她蠕动着干裂的嘴唇,问:“是不是……我拖了小组成绩……我们输了……”

“没有,你在晕倒的几分钟之前,我们一起冲过了终点。我们小组是第二名成绩,第一名也是我们中国军队。我们是团体成绩是第一名。陈思楠,你是很棒很优秀的。”方小兵说话的时候,紧握了一下她的手。

陈思楠感觉到了方小兵手的用力,也感觉到了他手心里的温暖。梦境中自己一直都在奔跑,怎么也冲不到终点,现在听到方小兵这样说,她的心总算是渐渐的停歇下来。方小兵看到陈思楠又陷入沉睡之中,他忙轻轻的把手放开了。

最后的比赛阶段十分的艰苦,所有的队员都在拼毅力和耐力,身体也都是正常的。然而陈思楠是撑着四十度的身体高温,完成了所有的比赛科目的。这让方小兵在感动之余也十分的敬佩,但是随着这次比赛结束,他们也到了面临天各一方的分别时刻。望着陈思楠遮挡住眼睛的发稍儿,方小兵伸手轻轻的帮她拢开,心里忽然有了一丝留恋和莫名的感伤。

站在医疗帐篷外的郑标,看方小兵进去半天了还没出来,他掀门也从外面走了进来,正好看到方小兵的手正放在陈思楠的脸上,他顿时愣住了。方小兵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刚想把拢头发的手抽回,这时昏睡中的陈思楠歪头,正好把方小兵的手压在了脸下。

方小兵回头看到是郑标,忙说:“我拭了一下儿她的体温,已经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