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绯闻:杨贵妃真的和唐玄宗的大哥有一腿吗?

杨玉环嫁到李家,无声地和寿王李瑁生活了几年后,被公公李隆基慧眼识金地纳到后宫,由于吃得胖,长得好,她由玉环变成了贵妃。其实,她只是李家棋盘上的一个棋子,婚姻的变迁并非杨贵妃本人的主观,她本人并没有什么错。受宠后的杨贵妃,也只是陪老公喝喝酒、跳跳舞、洗洗澡、睡睡觉,夫妻关系总体是和谐的,也是没有什么风言风语的,这一点,她比热炒的武则天、太平公主、韦夫人、虢国夫人之流的名声要清白得多。


然而,也许是因为太受宠,也许是娘家的“五杨氏”太猖獗,也许是燃起了安史之乱,这让自唐以来的一些男人对这个女人相当不高兴,而反感的表现无外乎拍砖和泼水,有时甚至不乏温柔的抹黑。据传杨贵妃先后与安禄山、李白、李成器都有一腿,这三腿中,“贵妃偷笛”则说的是与李成器的一腿。拿女人的腿说事儿,往往都是不靠谱的,杨贵妃与李成器的这一腿,是怎么炮制出来的呢?


杨贵妃入宫后的日子里,有两次因得罪玄宗而被撵出宫门,其中第二次出宫的原因颇有争议。宋代传奇小说《杨太真外传》记载:“妃子无何,窃宁王紫玉笛吹,故诗人张祜诗云:梨花静院无人见,闲把宁王玉笛吹。因此又忤旨,放出。”如此一说,杨贵妃是因为当了三只手,偷了大伯子李成器的笛子才被撵回娘家的。这个创意相当有想像力。


《杨太真外传》提出的“贵妃偷笛”出宫说,在《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中均以杨贵妃“复忤旨,送归私第”寥寥数言概括之,字里行间并没有说明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使玄宗如此恼火。这也说明《外传》的确有编造之嫌疑。表面看,《外传》所说偷笛子似乎与插一腿没什么关系,多少显得有些正经,而读了《隋唐演义》才让人明白,杨贵妃偷的其实不是笛子,而是人。


其中有这么一段:杨妃正吹之间,玄宗适出见之,戏笑道:“汝亦自有玉笛,何不把它拿来吹着。此枝紫玉笛儿是宁王的,他才吹过,口泽尚存,汝何得便吹?”杨闻言,全不在意,慢慢的把玉笛儿放下,说道:“宁王吹过已久,妾即吹之,谅亦不妨;还有人双足被人勾踹,以致鞋帮脱绽,陛下也置之不问,何独苛责于妾也?”这时,唐玄宗因杨贵妃酷妒于梅妃,又出言不逊,就让高力士轻车送她回杨家了。


这里不难看出,唐玄宗看杨贵妃吹哥哥的笛子,就怀疑老婆与哥哥有地下情了,随之萌生了醋意。《隋唐演义》之所以敢这样写,很显然其作者褚人获是从《杨太真外传》中得到某种灵感的,而《杨太真外传》的作者乐史已有所交待,这事儿不是他编出来的,有故人张祜的诗句为证。按照乐史的说法,唐代诗人张祜应该是“贵妃偷笛”绯闻的第一炮制者,他把责任一干二净地推到了张祜身上。那么,张祜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


张祜,大约生于785年前后,卒于852年,字承吉,唐诗人,清河东武城(今邢台清河)人。初寓姑苏,后至长安,长庆中令狐楚表荐之,不报。辟诸侯府,为元稹排挤,遂至淮南,爱丹阳曲阿地,隐居以终,享年70岁。这个诗人因为不会趋炎附势,一辈子没有在官场有所作为,最终作为一个隐居者消失在人们的视野。就是这么一个远离宫廷的局外人,几十年后却绘声绘色地描写了杨贵妃偷笛子的故事,显然,他的素材来源只有一个,这就是道听途说或胡乱瞎编。


如果仔细阅读一下张祜的诗不难发现,他对杨贵妃的抹黑是花了不少功夫的,其中讽刺杨贵妃的诗作《宁哥来》就是一例:“日映宫城雾半开,太真帘下畏人猜。黄翻绰指向西树,不信宁哥回马来。”此诗在说杨贵妃与玄宗之兄宁王李成器有私,当时的优人黄翻绰悉知内情,故意给杨贵妃开了个玩笑。张祜终身为布衣,一步没有踏过宫廷,对杨贵妃的心理活动描写得如此绘声绘色,显然是用心良苦。


从张祜的诗作看,这个人不但喜欢写宫廷诗,而且特别喜欢写“偷”诗。他的《阿鸨汤》中的“月照宫城红树芳,绿窗灯影在雕梁。金舆未到长生殿,妃子偷寻阿鸨汤。”他的《耍娘歌》中的“宜春花夜雪千枝,妃子偷行上密随。便唤耍娘歌一曲,六宫生老是蛾眉。”他的《李谟笛》中的“无奈李谟偷曲谱,酒楼吹笛是新声”。这些诗中,诗诗有偷,这些“偷”诗让人们联想到,张祜的确是一个捕捉花边新闻的高手,他甚至比现在的狗仔队还要高明,因为狗仔队毕竟是现场偷拍,多少有点真实性,而张祜则是事过几十年后才道听途说地发表了这些花边新闻。


更加雷人的是他的《邠王小管》一诗,其中写道:“虢国潜行韩国随,宜春深院映花枝。金舆远幸无人见,偷把邠王小管吹。”这里所描写的贵妃偷吹的笛子不是宁王李成器的,而是变成了邠王李守礼的。在张祜的偷笛诗中,一会是宁王,一会是邠王,看来,杨贵妃究竟偷了谁的笛子,他自己也搞不清了。这也证实了一句话: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假的尽早是要露出马脚的。


值得一提的是,张祜的诗集保留是完整的,而查遍他所有的诗句,就是找不到《杨太真外传》中引用的“梨花静院无人见,闲把宁王玉笛吹”一句,这就让人怀疑,其作者乐史多少有些不厚道,他是在假名张祜的诗,通过东编西凑两句诗来发泄自己的快感。杨贵妃与大伯哥有染的传说,乐史是应该负一定责任的。


其实,从李隆基和哥哥李成器的私人关系看,说杨贵妃与李成器有一腿,显然是与史实不相符的。李隆基能当上太子,是哥哥让出来的,平时他们的来往是密切的,李成器胆小怕事不敢干预李隆基的事儿是有史为证的。就是这么一个人,再给他一个肾,他敢与皇帝弟弟争妻吗?741年11月李成器病逝,享年六十三岁,杨贵妃第二次被撵出宫是在天宝九年(750)正月,其人已死去九年,杨贵妃怎么会偷一个死人的笛子?况且,如果李成器真与杨贵妃有染,玄宗怎会听到成器病逝的消息后“号叫失声”呢?


如此看来,传说中的“贵妃偷笛”一说,是一群人摧残杨贵妃清白的无稽之谈,它由唐代狗仔队的张祜亲手炮制、《杨太真外传》的作者乐史瞎编、《隋唐演义》的作者褚人获炒作的一个花边新闻,不足为信。杨贵妃与李成器之间,根本没有插一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