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兰证实曾遭监护人儿子猥亵 已向纽约警方报案

枭龙FC-1 收藏 0 369
导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桑兰诉讼案再起波澜。桑兰的经纪人黄健发微博暗示“桑兰曾遭监护人儿子猥亵”,昨日,桑兰的律师海明通过电子邮件告诉本报记者,和桑兰本人核实后,代理律师已向纽约警方报案。 前日凌晨,黄健在微博爆料称,当年桑兰的医药费基本由美国当地TIG保险公司负责,并非其在美监护人刘国生、谢晓红夫妇所说的“由他们提供长期医药援助”,同时他还暗示桑兰曾遭其子猥亵,“谢晓虹的儿子薛伟森,当年桑兰17岁,帮她洗澡,并给她买文胸,你××什么行为,你一个20多岁的人,干的是人事吗?”黄健认为,刘、谢夫妇对此要负责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桑兰诉讼案再起波澜。桑兰的经纪人黄健发微博暗示“桑兰曾遭监护人儿子猥亵”,昨日,桑兰的律师海明通过电子邮件告诉本报记者,和桑兰本人核实后,代理律师已向纽约警方报案。


前日凌晨,黄健在微博爆料称,当年桑兰的医药费基本由美国当地TIG保险公司负责,并非其在美监护人刘国生、谢晓红夫妇所说的“由他们提供长期医药援助”,同时他还暗示桑兰曾遭其子猥亵,“谢晓虹的儿子薛伟森,当年桑兰17岁,帮她洗澡,并给她买文胸,你××什么行为,你一个20多岁的人,干的是人事吗?”黄健认为,刘、谢夫妇对此要负责,“谢晓虹你作为当年体操协会授权的监护人,先不管你是不是真心监护桑兰,你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好,你儿子用这种色×的方法,你恶心吗,你有脸说你是恩人吗?”


虽然黄健随后将这条微博删除,但此事并未罢休。负责桑兰此次诉讼的律师海明从美国发来邮件称,和桑兰核实后,已向纽约检调机关报案。“桑兰居住在其(刘、谢夫妇)位于纽约上州的家里时,有一位成年男子为17岁的残疾人桑兰洗澡。经我们与桑兰核实,得到证实。甚至还有其他不当行为。”


海明认为薛伟森有触犯至少3条纽约州刑法的嫌疑,“我们几位律师开会研究之后,觉得事态严重,立即报案。由于桑兰当时是中国体操代表团赴美比赛的成员,在美期间如果受到*,也有可能触犯联邦刑法。所以,我们也将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报案。”


■ 解读


此次报案与之前诉讼无关


桑兰的代理律师海明通过电子邮件和记者进行了沟通。他强调,桑兰6月份赴美后,可以加快新案件的处理。


此前桑兰提出18项诉讼,被告包括5家机构和3个自然人,并未涉及这个“疑似猥亵案”。海明解释说,以前并没有听当事人桑兰提起过。“我也是头一次听说这事。是看了新闻报道才知道,由于这个事件是黄健微博里出来的,媒体报道的,我不怀疑。”


海明强调,在美国,针对于残疾人的不当行为尤为法律所不容许。“因为残疾人自身没有能力保护自己,没有抵抗能力,受制于人,就像医生利用看病机会侵犯病人一样,残疾人受侵犯往往是发生在熟人当中。”


海明表示,桑兰此前一直没有暴露这件事,这完全能够理解。“这事情如果一个女孩子羞于启齿,我想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当时桑兰只有17岁,还是幼童呢。”海明称,由于刚刚报案不久,纽约的检调机关还在调查中。“当事人桑兰6月份来美后,可以协助加快处理此事。”


■ 进展


网文攻击桑兰或将被追责


桑兰的经纪人黄健强调,虽然这次报警和此前的诉讼无关,但至少能证明刘国生、谢晓红夫妇并未尽到监护职责。“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还能说自己尽职尽责吗?”


黄健表示,此次报警和诉讼无关,“我们的诉讼里并没有状告谢晓虹的儿子,所以这件事与诉讼无关,应该是个独立事件。”不过,黄健强调,这也能在侧面反映一些事情。“虽然没关系,但至少能证明刘、谢夫妇并未尽到监护人的责任吧。”


黄健表示,目前网上传播着很多帖子,其中一篇名为《桑兰,把人性中最丑恶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的博文被转载多次,他认为该文涉嫌对桑兰进行人身攻击,将会委托法律顾问调查,“目前我将保留向相关传播者及网站进行诉讼的权利,我将和律师团商议,决定是否控告。”


谈及删除微博的行为,黄健强调自己并不心虚。“删了是因为我不想打嘴仗,争吵这些没意义,毕竟在网络上比谁嗓子大没用,最终还是要到法庭上解决。”

桑兰:感恩心从未变 给我100亿也不换健康


自决定向8名被告索赔18亿美元后,桑兰受到高度关注。面对流言飞语,桑兰昨天在位于北京上地环岛附近的家中接受了长达3个小时的专访,她对被人称为“忘恩负义”感到十分委屈。


感恩的心从未改变过


话题自然由“打官司索赔”展开,言谈中,桑兰承受的巨大压力慢慢呈现。


桑兰说:“最近两天我根本睡不好,经常半夜醒来。说实话我很累,真不愿陷入这样的战斗中。不过没办法,有时确实身不由己,我也知道网上有不少网友在攻击我,说我忘恩负义,说敛财18亿如何如何。”


她接着解释:“说我忘恩负义我真的很委屈,2008年的纽约之旅,我把自己2004年雅典奥运会火炬给了刘伯伯(刘国生),其实那是我的最爱,当时有人愿意出数百万元我都没卖,我只把它给我当时最尊敬的人。还有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体操中心曾赠给我两张开幕式门票,那时一票难得,我的父母也想去看,我都没给。我毫不犹豫地把它们给了刘伯伯和谢阿姨(刘国生和谢晓虹)。我只想说,我一直怀揣感恩的心,从未改变。”


最遗憾无法正常生活


桑兰是一个非常开朗、积极向上的女孩,她总在不停地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


此生最大的遗憾是什么?桑兰回答:“其实我一直都不愿面对这个问题,我总相信一个信念,风平浪静之后就是平静的大海,等待你的就是阳光和彩虹,所以没有太多遗憾。我非常庆幸的是,我能在那次受伤之后活到现在,我很知足了。非要说遗憾,我此生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可以说我经历了失望、绝望、重新唤起希望的艰苦过程,这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我多么希望像正常人一样和朋友一起去爬山、K歌,但这些都是奢望,我只能24小时坐着,麻木地坐着。”


100亿也不换健康


回忆起艰难的康复过程,桑兰甚至有点儿胆怯,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挺过来的。


桑兰说:“受伤之后,在美国生活的那10个月真的很不容易,我每天都要进行大量康复训练,自己试着穿裤子,一穿就是20分钟。每次起身都很困难,因为肩部以下没有知觉,拿起筷子的力气都没有。试想一个上厕所、吃饭需要别人帮忙的人,她的内心有怎样的感受?而她一辈子都要面对这些。”


尽管行动不便,但桑兰的精神面貌很好。桑兰对此很自豪,“我非常注重饮食和保养,别说我们控告美方18个亿,即便有人给我100亿,我也不愿换走健康。我很看得开,现在不生病、皮肤好就行。我不会与一些人过多地纠缠口水仗,因为很厌烦这些,我只想健健康康活着,这就够了。”


回忆起艰难的康复过程,桑兰甚至有点儿胆怯,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挺过来的。


桑兰说:“受伤之后,在美国生活的那10个月真的很不容易,我每天都要进行大量康复训练,自己试着穿裤子,一穿就是20分钟。每次起身都很困难,因为肩部以下没有知觉,拿起筷子的力气都没有。试想一个上厕所、吃饭需要别人帮忙的人,她的内心有怎样的感受?而她一辈子都要面对这些。”


尽管行动不便,但桑兰的精神面貌很好。桑兰对此很自豪,“我非常注重饮食和保养,别说我们控告美方18个亿,即便有人给我100亿,我也不愿换走健康。我很看得开,现在不生病、皮肤好就行。我不会与一些人过多地纠缠口水仗,因为很厌烦这些,我只想健健康康活着,这就够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