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之魂:党卫军第12装甲师“希特勒青年团”

liux1990 收藏 2 37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12装甲师标志说明:带缺口的盾牌表示是装甲师,闪电形标志是希特勒青年团的徽记以此代表构成部队主力的希特勒青年团团员,钥匙徽记是“元首卫队”师的标志,代表大多来自“元首卫队”师的第12装甲师军官。







1944年6月6日盟军在诺曼底海滩的登陆场度过了艰苦的一天。随后,由英国和加拿大部队组成的英国第2集团军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与德国第12SS装甲师在卡昂不期而遇。盟军在第一天突破南方防线占领法国古城卡昂的计划落空了。他们遇到了一支精锐之师。这支部队就是一直被作为反击力量来培养的第12SS装甲师(武装党卫队“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在攻打诺曼底前的几个星期中,盟军曾讥讽第12SS装甲师为“娃娃师”,但是对于同第12SS装甲师作战的盟军士兵来说,他们面临的是一支由经过良好训练的十几岁孩子组成的狂热部队。英、加军队不得不与第12SS装甲师进行一场长达6个星期的消耗战。第12SS装甲师不仅阻止了盟军占领卡昂,同时使盟军不能按期到达法莱斯,从而推迟了法莱斯合围圈的形成,避免了德军两个集团军被全歼。





第12SS师年轻的士兵们,注意中间的老兵,组建这支部队的时候抽调了一部分SS第一警卫旗师的骨干。




不断增长的威胁



随着盟军将要登陆法国北部这一威胁的不断增长,1944年4月1日第12SS装甲师被部署到诺曼底地区。该师乘火车从比利时运抵位于塞纳河下游与奥恩河下游之间的目的地。该师抵达时,士气高昂、装备精良。随后师指挥官开始研究防区地形并着手准备防御。当时从塞纳河口至贝叶的海岸防线上部署着第716和第352步兵师,负责一线防御。这两个师有着西线步兵师的普遍特征——士气不高而且不满员。而负责支援这两个师的是第21装甲师,这支在非洲身经百战的部队显然不受重视,只装备了IV型坦克,甚至还有不少缴获的“索玛S.35坦克被用来充数。

第12SS装甲师的指挥官是34岁的弗利兹-维特旅队长(相当于国防军少将)和33岁的库尔特-迈尔(即“装甲迈尔”)旗队长(相当于国防军上校)。他们受第46军的马尔科斯将军指挥。这位将军断定盟军将于6月2日左右登陆。登陆开始后,他可以依靠的力量就只有部署在第二线的部队了,特别是诺曼底地区的第12SS装甲师了。

为了第12SS装甲师下一步展开与防御收集更多的情报,维特和迈尔驾车来到了英吉利海峡沿岸。在这里,他们发现第716步兵师在海岸第一线的防御布置十分松散,并且防御点之间缺乏火力掩护,在海岸炮兵掩体和重机枪阵地后,是数量很少的反坦克武器。大部分掩体仍在建设中,即使那些完工的掩体也不足以抵御重型轰炸机和大口径舰炮的攻击。维特相信,面对这些薄弱的防御工事,盟军在此地的登陆一定会成功。随后在海空联合攻击的掩护下,盟军将很快向内陆发起进攻。在详细研究了海岸地区的道路和桥梁状况之后,维特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古城卡昂的附近地域将对敌人的进攻有特殊的诱惑力!”卡昂周围特别是城市的北方和西北方的地形非常适合坦克作战。在诺曼底海岸登陆成功之后,卡昂将变成主要战场。因此开战时他将第12SS装甲师部署在奥恩河口与塞纳河口之间的地域,并且将大部分作战部队布置在卡昂的西北方与西方。

一切准备就绪,第12SS装甲师等待着这场即将来临的战斗。士兵们一边继续训练,一边加强防御。为了避免空袭造成损失,他们为坦克及各种车辆挖掘了隐蔽部。就在登陆前的一天,该师在卡昂西面完成了战前的准备。第12SS装甲师在诺曼底地区拥有2万名以上的士兵。虽然该师的装甲单位缺编,但是步兵的武器却十分精良(步兵轻武器有:StG-44型突击步枪、MG-42型通用机枪、FG-43型自动步枪、MP-40型冲锋枪、M24/43型手榴弹、“铁拳”3型反坦克火箭筒等)。经过9个月强化的战斗训练之后,官兵们士气高涨并对即将来临的战斗充满信心。就在盟军发动有史以来最大的两栖登陆战前,组长(相当于国防军一等兵)乔肯-雷克夫在日记中记到:“每个人都在等待着意料之中的盟军的登陆。我们都意识到决定性的战役就要开始了。我们都期待着自己的第一次战斗。盟军正在计划着消灭我们师,就是那个他们称作‘奶油小孩师’的部队。但是我们一点也不害怕他们。有时后一想到即将来临的战斗,我们都会感到热血沸腾。虽然我们处于劣势,但是我们相信我们身经百战的指挥官,当看到他们与我们一起在泥泞中用火箭筒、机枪射击时,就感到非常有信心。使我们真正害怕的是在我们头顶上‘嗡嗡’飞过并扔下成吨炸弹的盟军轰炸机。”一名通讯军官沃尔特-克鲁格二级突击队大队长(相当于国防军少校)也对第12SS装甲师充满信心:“他们不仅经过良好训练,他们还很守纪律而且战斗意志顽强。”像大多数军官一样,他也意识到法国北部的战局在很大程度上要依靠包括第12SS装甲师在内的10个装甲师的表现了。






进攻开始



6月5日晚,当电话铃响起时,第12SS装甲师师长弗利兹-维特旅队长和他的参谋部的军官们正坐在泰里勒斯镇的一所房子里的壁炉旁。维特从电话中得知,盟军的伞兵已经出现在诺曼底海岸防线的后方。同时报告还指出:“敌人的空军很活跃,但海面上却一片平静。”大约在6月6日凌晨1时30分,库尔特-迈尔被叫醒了。盟军可能真的开始进攻了。不到一小时后,第12SS装甲师的各单位便收到了警报。第26团的组长奥斯瓦德-贝克描述道:“在6号凌晨克利夫二级小队长(相当于国防军二级下士)冲进我们的房间喊到:‘跟我来,孩子们,出去,快出去!敌人登陆了。’值班的通讯员从我们面前跑过,边跑边喊,美国人和英国人登陆了,到了3时我们把一切都准备好了。但这时来了命令,让我们返回营房等待进一步的指示。”

就在盟军登陆的90分钟前,德国国防军最高统帅部把第12SS装甲师划给B集团军群指挥。尽管第12SS装甲师的每个单位都在各自的警戒地域做好了战斗准备,但是面对各种混乱矛盾的警报,最高统帅部并没有给第12SS装甲师和装甲教导师自由行动的权利。甚至当盟军在6月30分开始登陆时,德国国防军最高统帅部仍然拒绝装甲师采取自由的行动,但是对于他们向战场接近却采取了默许的态度

6月6日一整天,第12SS装甲师的坦克纵队不得不在诺曼底地区那拥挤狭窄的道路上艰难地行进。他们首先抵达了Lisieux周围地区及卡昂的西南方向。在下午的行军过程中,第12SS装甲师不断遭到盟军飞机的攻击。这些攻击打乱了他们的行军纵队,因此使前进的速度大为减慢。第25团13连1排的马丁-贝赛尔三级小队长(相当于国防军一级下士)说:“我们在前进中遇到了极大的阻碍。盟军的空中攻击在各处带来死亡、恐怖与混乱”。他们的团指挥官“装甲迈尔”在一颗炸弹炸毁他的指挥车前及时地跳了出来。迈尔自己也形容道:“到卡昂的行军简直就是一场死亡之旅。一群‘喷火’从我们纵队的后面开始俯冲攻击。它们的火箭弹和机枪像用镰刀割草一样,打倒了我们许多人。一名士兵躺在路上,子弹打断了他的动脉,血像雾一样从他的喉咙里喷了出来,没过多久他就在我的怀中死去了。同时弹药车也被引爆了,一时间火光冲天、碎片四散。但是空袭过去没几分钟道路就被清理干净了。我们不能停下,必须前进!”该团的海尔默茨-包克二级小队长(相当于国防军中士)也认为这是一次异常危险的行军:“草地和田野就像被翻犁过一样,几千米之内到处是被炸毁的景象。手榴弹、炮弹及各种军械被炸得到处都是,路的两旁还不时可以看到死伤的弟兄。”

在6月7日的早晨,第12SS装甲师的大部分部队终于抵达了卡昂以北的地区。

一天多的持续行军使士兵们都很疲惫。就在这时经报告证实,登陆的英国和加拿大部队已经在某些地段上突破了海岸防线,并且已经开始向内陆进攻。迈尔预感到盟军坦克此时正直奔卡昂而来。卡昂以遭受了盟军重型轰炸机的攻击。许多街道被建筑物的残骸所阻塞,使得车辆根本无法通行。第12SS装甲师已经决定不进行城市战。他们的目标是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城市外围,进而向北进攻,把盟军推到海里去。









战火的洗礼



当天早晨,狂热的德军装甲掷弹兵们投入了战斗。迈尔是这样描述装甲掷弹兵营参加战斗前的情景:“第25团1营的指挥官来向我报告。他只是快速而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情况。短暂并有力的握手表达了一切。我们都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一项艰苦的任务。这个营的掷弹兵们迅速下车,随后卡车就消失在黑暗中了。没有车辆可以穿行城市。它们必须绕道向南行。掷弹兵们留下来听我指挥。他们平静沉着、抱着坚定的信心。他们就要接受战火的洗礼!”

大约早晨9点钟,迈尔在临时指挥所阿登纳斯修道院下达了进攻的命令。一小时后,第一辆坦克启动。25团的普利兹一级突击队中队长(相当于国防军上尉)回忆道,大概有50辆坦克组成的突击部队已经整装待发,在早晨温暖阳光的照耀之下坦克开始向集结地运动。坦克前面是身穿绿、黄、褐3色斑点迷彩战斗服的装甲掷弹兵。当以稻草和树枝伪装的IV型坦克开始接近前面的敌人时,从坦克指挥塔上可以辨认出盟军那些圆滚滚的一身橄榄绿的“谢尔曼”坦克正在缓慢地移动着,向卡昂—贝叶公路开来。突然IV型坦克的75毫米炮开火了。一辆“谢尔曼”坦克被击中,冒出一阵烟,随后着起火来,其他盟军坦克也纷纷被IV型和“豹”式的齐射击中,丧失了战斗力。

随后隐蔽在战壕中的年轻德国装甲掷弹兵迅速而疯狂地投入战斗,向英、加军队展开了猛烈的攻击。不知不觉中战斗已经持续了一刻钟。那些男孩在机枪和手榴弹掩护下不断冲击盟军的防线。随后而来的轰炸阻止了德国人有可能获胜的攻击,并使第12SS装甲师的步兵遭到不小的损失。在马龙村附近,十几岁的掷弹兵顽强地坚守着阵地。他们悄悄地跟踪突破防线的盟军坦克,并用致命的火箭筒消灭了其中的绝大部分。在这次战斗中掷弹兵们总共击毁28辆盟军坦克,自己只损失了6辆。许多盟军士兵看到身穿SS军服的十几岁的孩子时都大为震惊,这是他们第一次遇到党卫队“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的士兵。战地记者切斯特-维尔莫特后来记述:“守卫着防御阵地的第12SS装甲师战斗得非常顽强,但是在整个战役中他们所表现出的战术素养却远远比不上他们的勇猛。”一位英军坦克军官战后说:“他们像一群狼一样追踪并击毁我们的坦克,虽然我们很不愿意,但是这使我们不得不违心的杀死这些孩子。”第17、16炮兵连的鲁道夫-斯彻夫说:“每个青年团师的士兵都相信他们可以达到目标,虽然个个打起战来都很勇敢,但有时却像女孩。年轻的士兵们早晨乘车到前线投入进攻,当晚上疲惫地撤回去的时候,甚至因为不能达到他们的目标(到达海岸)而流泪哭泣。”

傍晚前,在损失了大量的人员和装备后,盟军不得不退回了卡昂北面的桥头堡阵地。而此时第12SS装甲师也没有能力继续向北进攻,来实现他们到达海岸的目标。他们停止进攻并在现有的战线上挖掘战壕准备防御。当晚第5装甲连的士兵们很幸运地在被遗弃的加军坦克中找到了盟军的口粮,随后他们便大吃了一顿有花生、巧克力和腌牛肉的奢侈晚餐。







夜间血战



7日晚至8日凌晨,盟军依然试图占领卡昂,但在德国人的顽强抗击下无功而返。8日晚“装甲迈尔”亲自指挥第12SS装甲师的坦克发动反冲击,随之而来的是一场血与火交织的战斗。曳光弹的轨迹和燃烧的车辆照亮了整个夜空。第一阶段,德军“豹”式坦克的火力和装甲再度压倒了盟军坦克,22辆坦克突破了加拿大第7装甲旅的防线。但在随后的战斗中加军用反坦克炮和反坦克火箭筒击毁了6辆德军坦克,迈尔不情愿地下达了停止进攻的命令。随后德军坦克返回黑暗之中。在另一方向上,得到了第3炮兵分队和第2装甲分队加强的第25团遭到了卡昂以北的英、加军队的猛攻,盟军在坦克的支援下的进攻遭到德军反坦克炮准确而凶猛的射击,经过短暂的交火,4辆盟军坦克被击毁。汉斯-希盖尔二级突击队大队长(相当于国防军少校)报告:“敌人很快就退却了,我们没有受到任何射击也毫无损失。我们的坦克退回到出发地时,突然遭到了盟军炮火的攻击。我的战友道伯特正在坦克外被炸死了。”在随后的几天里第25团的士兵们遭到了更强烈的攻击,但这并没有使掷弹兵们退出那些被炸弹摧毁的防御阵地。轰炸与炮击变得越来越猛烈。德军不得不把坦克隐蔽部加强为坦克掩体。代理团长沃尔德麦勒一级突击队大队长(相当于国防军中校)从自己的指挥掩体跑到每一处德军的阵地上,命令士兵们赶快修筑新的防御工事。他的勤奋以及作为一名战地指挥官的丰富经验拯救了大多数士兵的生命。在6月10日沃尔德麦勒向那些表现勇敢的青年士兵颁发了30枚二级铁十字勋章。

第12SS装甲师毫不动摇地继续着艰苦的防御。位于罗斯附近的村庄被第26装甲掷弹兵团第1连重新夺回来,随后村子便遭到了盟军12小时以上的炮击。在战斗间歇,坦克驾驶员汉克斯-凯斯佩尔三级小队副(相当于国防军二级下士)在罗斯教堂附近停下车,潦草地在日记中写道:“大约15辆(英军的)‘谢尔曼’坦克从我们的正前方发动了进攻。我的战车击毁了其中的4、5辆坦克后,其余的撤退了。作为报复,敌人向我们的阵地倾泻了大量的重磅炮弹,我们的掷弹兵遭受了严重的损失。下午敌人又对村子发动了进攻。我们第3排的坦克与‘谢尔曼’正面交战,掷弹兵们则从背后包抄切断他们的退路。突然我的坦克履带被炸断了。

我跳出坦克找来两个掷弹兵帮我重新上履带。冒着猛烈的炮火,他们帮我装上了履带。这时我听见车长在电台里大喊:‘快启动!离开这里,敌人的飞机马上就要来了。’”

迈尔经常抱怨一些战斗的失败完全是因为参战的部队决心不坚定,但没有人去理会他的嘟囔。不管怎么说青年团师在残酷的战斗中始终坚守在卡昂周围那些被炸得面目全非的防御阵地上。为了对付盟军的空中优势,掷弹兵们在夜间向前线运动,在天亮之前就把夜间留下的一切痕迹清除掉。虽然如此,他们在进攻时仍会不断地遭到盟军曲射火炮和反坦克炮的攻击。第12SS装甲师参加的这些战斗被认为是诺曼底战役中最惨烈的战斗。进攻时,第12SS装甲师的坦克在最前面,后面是负责掩护坦克的装甲掷弹兵。

一位英国军官回忆道:“多数情况下,在逐渐前推的迫击炮和曲射炮火弹幕的掩护下,德军部队在满是弹坑的道路上向我们的防线缓缓前进。进攻看起来是无法阻止的。但是当德军坦克遭到一定损失后,他们便开始撤退了。坦克经常是不掉头,直接挂上倒档退回去。那些受伤的年轻士兵有的被自己的坦克轧死了,有的被遗弃在战场上,只有我们的狙击步枪才能使他们脱离痛苦。”一名盟军士兵还清楚的记得一个受伤的德国掷弹兵一边发出可怕的喊叫,一边哭喊着妈妈。

但是没过多久他就脱离痛苦了——随后而来的炮击把他炸成了碎片。

一位德国工兵连的军医弗里德里希-兹斯特勒二级突击队大队长在抢救伤员时自己也受伤了。对医院中的一幕他还记得很清楚:“在一家野战医院的收容室里,我刚被注射了一针吗啡而昏昏睡去。突然伤口的剧痛使我惊醒。就在这时我听见一位伤员在呻吟。紧接着我听见他用高亢的声音说道:‘妈妈!妈妈!对不起......’听着这句话我又回到了梦乡。不知过了多久,我又一次醒来并且听说刚才我所听到的竟成了那个男孩最后的遗言。”不仅仅只有第12SS装甲师的士兵在战斗中死去,盟军同样遭受了可怕的损失。低落的士气已经开始影响到部队,并且德军的持续炮击及随时可能发动的反攻也使盟军坐立不安。战斗在没日没夜地持续着......

在6月9日晚,德军拜尔莱茵将军(非洲军著名指挥官)的装甲教导师终于到达了离前线只有几千米的地方。一路上他们遭到了盟国空军的猛烈攻击,损失了80辆自行火炮、130辆卡车、5辆坦克和很多其他车辆。在承受了盟军的初期打击之后,装甲教导师、第21装甲师、第12SS装甲师及从海岸防线上撤下来的部队一起构成了德军在卡昂周围的主要防御力量。




年轻的12SS机枪手在卡昂城外围休整瞬间。面对镜头,是胆颤?是迷茫?还是无畏牺牲?



维特之死



盟军在法国北部海岸登陆已经一个星期了。他们仍然没能占领卡昂。6月14日,在一场恶战之后,英国第7装甲师发动的进攻又一次被第12SS装甲师击退。

对于年轻的德国掷弹兵们来说,这本来是值得庆贺的一天,但不幸的消息传来使第12SS装甲师的所有官兵陷入震惊、恐慌和悲哀之中。设在卡昂附近维诺克斯的德国第12SS装甲师指挥部向上级和下属部属发出通报:“在英国舰队的猛烈炮击中,该师的最高指挥官弗利兹-维特旅队长阵亡了。14日当天,弗利兹-维特和他的大部分参谋军官都在指挥部中,他们突然听到大口径炮弹飞过指挥部的声音。

维特命令大家赶紧去隐蔽所。正当最后一个人跳进隐蔽所的壕沟时,一颗炮弹突然在树顶上爆炸了,致命的弹片象冰雹一样四下飞舞,击中了维特的头部,他当场就死去了,同时参谋部的一些军官也受了致命伤。

师长的死触动了装甲师的每一个人,这当然包括第25装甲掷弹兵团的指挥官库尔特-迈尔旗队长。他深深地感到他们面对的是一场不可能取胜的战斗。没过多久,迈尔接到命令,让他把25装甲掷弹兵团的指挥权转交给该团第3营的指挥官卡尔-海因茨-米利乌斯一级突击队大队长,第3营由弗里特兹-斯泰格一级突击队中队长指挥,而迈尔自己接替阵亡的维特指挥第12SS装甲师。迈尔向部下们强调,永远不能忘记第12SS装甲师的“第一人”弗里茨-维特。其实在6月14日的炮击中德军损失的高级指挥官不止维特一人,还包括他的上司马尔克斯将军。很多人把这一点看成是不祥之兆,并开始认为德军在诺曼底的作战是没什么指望了。

被士兵们称为“装甲迈尔”的新指挥官库尔特-迈尔是一个有名的坦克指挥官和战术家。迈尔与其前任同样来自第1SS装甲师,他参加过东线的残酷作战并获得了橡树叶骑士十字勋章。但是不论装甲师的新指挥官拥有如何才能,眼前这场残酷的战斗没有发生任何对德国人有利的变化。事实上由于完全没有制空权,德军在卡昂周围的防线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卡昂的第二次战斗



在进攻卡昂的第二阶段,盟军开始运用步兵与坦克协同发动猛烈的攻击。经过空军和海军舰炮的密集火力准备后,搭载着步兵的加拿大坦克穿越了战线中间的开阔地带。加拿大人相信通过这次战斗的德国人就要完蛋了。但是对于那些已经学会在炮火下求生的德国掷弹兵来说,胜败还未见分晓。他们静静地注视着盟军坦克越来越近......领头的“谢尔曼”落入了德国工兵设下的反坦克陷阱。爆炸的地雷腾起一股黑烟,后面的坦克立即停下,搭载的步兵还没来得及从坦克周围散开,隐蔽的德国反坦克炮开火了,同时MG-42机枪也吼叫起来,“铁拳”的爆炸声此起彼伏......交战的结果是加拿大人损失惨重,而德国人不仅守住了主要的防御阵地,甚至连一些次要的阵地都守住了。

面对德军顽强防御,盟军继续加强对卡昂周围地域的打击火力。在空中上百架的攻击机拼命轰炸扫射德军阵地上每一个活动目标。盟军步兵和坦克努力试图突破城市附近的防御阵地,并在一些地段上成功地打入了几个“楔子”。但是第12SS装甲师与第21装甲师、装甲教导师在没有足够的坦克的情况下,仍然用步兵发动了一次有效的反击,重新稳定了战线。原本计划来增援的部队仍然没有到达,他们不是被其它地方的战斗拖住了,就是被上级扣在手里准备应付并不存在的第二次登陆。第4汽车运输连的指挥官埃米-迈特瑞二级突击队中队长在报告中写道:“对战斗部队的补给行动只能在夜间进行已经成为一个原则。由于运输车辆损失严重,那些几乎完全耗尽弹药的步兵和炮兵们在急切地等待着补给。在夜间的行动结束之后,司机们刚刚睡下就被人从床上拖起来了。他们必须赶快行动。但是在白天行动中他们经常是一去不复返......”

到6月24日止,德第12SS装甲师的人员损失总数达到了2 550人。战场报告显示,他们还有58辆IV型坦克、44辆“豹”式坦克和总共233辆的装甲人员输送车装甲侦察车和炮兵观测车,并且还有17门重型反坦克炮。此时该师的重装备损失还不是很严重。在花了几天的时间之后,第12SS装甲师已经准备好了新的防御。第25掷弹兵团第1营的战斗日志记载了一些新的情况:“师里截获了一些对方的无线电通信。这些信息表明盟军力图在24小时内占领卡昂。因英国人计划这次行动代号为‘埃普索姆’,将由奥康诺将军的第8军实施。此次行动计划是从西面突破装甲教导师和第12SS装甲师之间的结合部,然后从侧翼包围卡昂。”如此详细的情报足够两个师做好准备等待英国人的进攻。在短暂的时间里,士兵们老练地建立起了牢固的防御。第25装甲掷弹兵团向迈尔报告:他们已经加强了以前的防御阵地,在村镇的废墟中部署了步兵掩体、机枪掩体和反坦克炮等,被炸毁的房屋里布置着各种轻、重武器,甚至是一辆“豹”式坦克;在成堆的瓦砾或是烧焦的家具中,往往有经过良好伪装的狙击手。防御支撑点的配置都经过了精心的选择并已经伪装妥当,在重要街道上布置了地雷和防坦克路障。第26掷弹兵团补充了部分预备队,以加强防守。在第26掷弹兵团后面,第12装甲团第2营的IV号坦克已经进入坦克掩体并伪装起来。在并不宽阔的主要防御战线上,步兵武器、坦克和火炮组成了坚固的防御。









“埃普索姆”行动



6月26日早晨,英国人终于发动了“埃普索姆”行动。德军第12SS装甲师的一个参谋人员写道:“天已经亮了,但周围依然是一片宁静,我和马克斯-乌斯切仍然在罗雷附近看着最后一辆坦克轰隆隆地驶进集合地域......然后英军的炮兵首先开始了拦截射击。紧接着英军大批‘台风’攻击机呼啸着飞过我们的头顶向罗雷发射火箭弹。一场地狱般的恶战由此展开了。我们的坦克吱嘎嘎地开到了前出阵地上。反冲击一开始进行的很顺利,但在英军随后的反攻下陷入了泥潭。

英军投入了配有17磅高速炮的‘谢尔曼’坦克,它的炮弹可以击穿‘豹’式。战斗变成了一场坦克之间的决斗......卡昂附近一些阵地被冲破,城市逐渐被钳形的进攻包围。卡昂就要成为蒙哥马利的战利品了。我周围的所有人都像着了魔一样注视着这可怕的景象。红热的钢铁带着尖锐的呼啸飞过我们头顶。所有人都尽力低匍身体,鼻子紧贴着潮湿的地面......”

在白天的战斗中至少有50辆盟军坦克被德军击毁,但同时一线防御的步兵也承受了沉重的打击。有些阵地上损失惨重的部队不得不撤退了。乔克姆-雷利考菲三级小队长是第25装甲掷弹兵团侦察连的士兵。他在英国人进攻卡昂期间记下了这次绝望的战斗:“支撑点快要守不住了,掷弹兵们坚守着摇摇欲坠的防线,迫击炮的炮弹在树顶上爆炸,重机枪像锯条一样切割着阵地,坦克冲过来了,隆隆地穿过战壕。就在这时战线开始动摇了,并且很快扩散开来。‘铁拳’反坦克火箭用完了,最后有几辆‘谢尔曼’被击中,并冒出了烟,但后面还有更多的坦克。掷弹兵们已经没有重武器了,我们只能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步枪......”

在随后的几天中,盟军继续考验着第12SS装甲师的防线,德军的防御体系已经遭到了破坏。在狼烟四起的战场上,到处都是残垣断壁,一片凄凉的景象。在视力所及之处都能看到双方战死的士兵,被摧毁的武器装备也宛如死去的巨兽,死气沉沉地躺在战场上。“埃普索姆”行动对双方来说都是一场残酷的战斗。在1944年7月初这些天里,盟军竭力扩张他们的登陆场,但在卡昂周围的战斗已经拖得太久,付出如此重大的损失却未能取得象样的进展,这使盟军日益感到形势的严重。

第12SS装甲师的防御是如此的顽强,甚至当他们被逐出被摧毁的阵地时,这些“男孩”还在坚持着抵抗,以致盟军要前出到卡昂南部开阔地的意图没有实现,蒙哥马利就草草收场了。不论这次防御是如何的顽强,第12SS装甲师已经用尽了他们的力量,幸存下来的人都非常疲惫。卡昂周围的大部分德军部队都陷入了一种可怕的绝望中。7月5日一条消息到达了德军西线最高指挥部,那就是希特勒已经决定第12SS装甲师可以被替换下来进行休整。但师指挥官迈尔并没有及时收到这道命令,青年团师的士兵们已经抵达了新的战线。在那里他们重新组织好了卡昂最后的防御,以迎接最艰难时刻的到来。







“特尔福德”行动


盟军对卡昂的最后进攻开始了。这次行动被命名为“特尔福德”。“特尔福德”行动从7月8日开始实施,然而对卡昂城的火力准备从头一天就开始了。打响第一炮的是著名的“罗德尼”号战列舰,它用406毫米重炮轰击了卡昂的北部,同时英国皇家空军也连续猛烈轰炸了城市及其周围地区。7月8日凌晨,盟军终于发动了对卡昂的猛烈进攻。在密集炮火的伴随下,参加进攻的部队有英国第3、第59步兵师,加拿大第3步兵师,第105炮兵旅,第4和第107重型防空炮团,第6北斯塔福德联队和第2南斯塔福德联队,并伴有大量的坦克和装甲车。面对盟军优势的力量和猛烈进攻,迈尔的掷弹兵仍然坚守着防御的核心,并且在卡昂周围的废墟中继续战斗。随着战斗的延续,德军的防御阵地已经被逐渐分割,作战已经渐渐失去了组织,坦克和反坦克炮因为耗尽弹药而成了废铁。士兵们本着求生的本能继续作战。第12SS装甲师近似自我毁灭的作战再一次拖住了英、加军队凶猛的进攻势头。在长达两天的艰苦战斗中英军损失了近25%的步兵力量,但是卡昂周围所有的战斗仍在继续,炮击和轰炸引起的大火也在四处蔓延肆虐,战场上随处还可以听见德军机枪射击时发出的“哗啦”声。士兵们在废墟中进行着无情的厮杀,战斗演变成德国人所无法承受的消耗战,双方都遭受了沉重的伤亡。在布隆村附近的战斗尤其激烈,在此防守的第25装甲掷弹兵团第3营的剩余部队最后终于被盟军包围了。


迈尔意识到形势已经非常危急,他的青年团师很快就要被歼灭了。师里已经没有任何的预备队,弹药也将要耗尽,而且得到增援和补给已经成了无法实现的奢望。现在剩下的唯一出路就是在盟军还没有包围他们之前赶快撤退,在后方建立新的防线。但这时传来了希特勒的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卡昂,不许后退一步直到最后一人。迈尔对这个“前下士”的命令感到非常吃惊,他不想看着那些少年为这种毫无意义的作法去送死,准备尽一切可能不执行这道荒唐的命令。


疲惫不堪的第12SS装甲师终于撤退了,放弃了坚守33天的卡昂城。在撤退途中他们仍然没能逃脱盟军强大火力的打击,加拿大部队突破了防线前进到了卡昂的后方,他们用手中每一件可用的武器向德军猛烈开火,把这些顽固的敌人赶出了城市。


在卡昂周围的零星抵抗依然在卡昂的北部和西部继续着,但是到了7月9日傍晚战斗就全部结束了。迈尔在回忆录中写到:“第12SS装甲师的士兵们已经到达了他们身体上的极限。他们在前线战斗了4个星期没有得到任何增援,同时承受着战斗中的巨大损失......他们带着稚气未脱的面孔投入战斗,但今天只能看到泥污的钢盔在沮丧的脸上投下黑色的阴影,他们的眼睛经常失神地注视着远方。”青年团师在最后的城市防御战中又损失了595人。1944年7月11日第1SS装甲师接替了第12SS装甲师的阵地。第12SS装甲师余下的部队被调到位于萨森和吉布之间的一个休整地域,但是他们的休整很快就被迫终止,青年团师又被填补到千疮百孔的防线上。卡昂的占领使盟军真正在法国站住了脚。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