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创新是立体互动战略的支撑点

空警200 收藏 0 56

田忠国

首先,我们应该搞清楚什么是立体互动战略。从“玄空风水”场理论的角度说,把全球视为一个系统整体,而军队只是这个整体中的一部分,并且,以军队为父系统,其子系统又包括陆、海、空、外空、网络、文化,也即价值标准、价值目标,从而形成一个系统场。

但是,任何一个系统场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与其它系统场相互联系的。当然,这种联系或融洽或对立,或制衡或对抗,但不论怎样,都是由不同的价值标准、价值目标形成的矛盾场而已。或许有人说我们这个观点不对,因为,国家与国家的关系是个利益和生存空间的关系,不是价值标准和价值目标的关系。其实,判断生存空间和国家利益的不是别的,而是价值标准,没有正确的价值标准,便没有对生存空间和国家利益的正确判断。

或许有人说,军事就是军事,与文化无关,但是事实上,军事是文化中的哲学,因为,军事是个战略问题,或者说战略是统帅,战术是为战略服务的,是实现战略目标的手段。过去我们说过,没有预测就没有战略,而预测的前提是文化的积淀。在战略学中,价值标准和价值目标,是凝聚人心,激活不同人群潜在向往的要素之一,属于软武器的范畴,也是抢占战争道德制高点的关键。当然,价值标准和价值目标,是建基于为谁而战、为什么而战的基本立场上的思想的闪光。

陆、海、空、外空、网络等等系统呢?需要武器装备支持。可以这样说,没有武器装备的军队从本质上说就不是军队,因为,武器装备是战争必须具备的工具。但是,武器装备是科技创新的产物,而科技创新,一要激活全国人民奇思幻想和科学逻辑的潜力。二要培养一批富有创造力的数学家,因为,再美好的奇思幻想,如果没有数理逻辑建构其逻辑模型,也无法进入科学实验。无法进入实验室的奇思妙想是无法变成现实的。三要建立独立的科学思考体系和逻辑思维体系。我们之所以一再强调建立独立的科学思考体系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国数千年来的传统文化是一座未曾开发的科学宝藏,需要重新思考,特别是对宇宙的理解,应该加深,也必须加深。因为,我们认为,微观物质是宇宙结构的缩小,相反,宇宙结构是打开未知物质世界的窗口。

所以,我们认为,科的重点在于对宇宙的认识,对未知物质的思考、猜想与发现,技的重点则是把对未知物质的思考、猜想与发现,变成可以应用、易于应用的东西,因此,科技创新的关键首先在科而不技,如以技为科,其技发展的再神速,也不过是跟在科的后边的学步者。因之,我们一惯主张,中国必须做好三方面的工作,一是抓好基础科学的研究,二是抓好数理逻辑的研究,三是抓好思维逻辑的研究。我们之所以这样说的原因,在于没有对基础科学的研究,就没有科学的新思考、新发现,没有科学的新思考、新发现,就没有科学的新应用,这是一。其二,对科学的新思考、新发现,如果没有数理逻辑的模型化,科学新思考就停留在幻想阶段,无法进入实验阶段,没有科学实验,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新发现,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新发现,就没有应用。其三,一般认为,基础科学是科学的基础。我们认为,数理逻辑是基础科学的基础,也是基础科学的皇冠,但是,思维逻辑更是基础科学的基础。所以,我们认为,没有拥抱天地、无私无畏、担承拯救未来的襟怀,便没有不羁的思维。虽然有了不羁的思维,但若没有范围天地的思维逻辑,其智慧之眼便无法伸向浩瀚的未知世界。

我们还认为,只有能够改变空间的速度,才有立体互动的可能。

而武器装备的速度问题,必须由科学技术来解决,所以,我们说科技创新是立体互动战略的支撑点。但是,我们也常常发现,有人以违背科学常识为理由,打击那些喜欢奇思妙想的人,其实,每一次科学的新发现,或者是科学革命,都是打破科学常识或者说科学常轨的表现,比如,没有爱因斯坦们的打破科学常识或者科学常轨,就没有量子力学的出现,这是一。再则,量子力量在没有被证实其客观存在前,有人不也是给爱因斯坦戴上了唯心主义,比封建迷信还封建迷信的帽子吗?再说,如果我们再深入思考一下,就会发现,爱因斯坦的唯心主义,恰恰与朱子理学如出一辙,所不同的只是,前者在后者哲学的基础上,构建了新的数理逻辑,从而使近似于玄学的哲学,变成了可以实验的科学。

所以,我们认为,有人说量子力学违背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是不对的,因为,马克思主义从来没否定未知物质的存在。因为,如果马克思主义否定了未知物质的存在,它就不是认识科学了。但事实上,马克思经典理论恰恰是认识科学的代名词。从这个角度说,唯物辩证法恰恰是认识未知世界的必要途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