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茅于轼(转)

茅于轼呀,您老艰难的活了80岁了,偌大的年纪叫大家说你什么好呢?80岁等于80年,一年360天乘以80年等于28800天。想必您老这28800天每天都吃的是人饭吧?可是您老人家静下心来想想,在这28800天不算短的时间里,您老有没有说过几句人话呐?恐怕没有吧?或是您老的父母在您牙牙学语的时候就没教您老说人话,我甚至怀疑您有没有喊过您的父母,叫过他们爸爸妈妈吗。甚至您老呱呱坠地的时候的哭声就没有人音。不然为何满嘴喷粪?总不会是您老的嘴和肛门置换了吧。您老要是不承认您说的不是人话,那么就给大家解释解释,您老说的毛泽东强奸过很多妇女,都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几人、何人、姓甚名谁,都有谁能够证明您老说的这些事有。你既然知道这事,想必您老举证这些事不会困难吧?

您老能成为学者,可能会是这世界上又出现了一个谜团,因为人们不能理解您这样的人怎么会成为学者,怎么就成了学者。真是无奈,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无奇不有,只要你第二天还能睁眼,真的这个世界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皆有可能发生?无奈,无奈。先不说你的粗制滥造的文章,单单说您老作为一个人,(暂且把您归为人类的一员)就有辱这人字的一撇一捺。但凡学者,都应该是德高望重之人,极少数人除外,如秦桧、汪精卫之流。因为做学问也是做人。当人读的书越多,其人品应该越好。因为人类所有的书籍都是在劝人向善,没有教人作恶的,只有李宗吾的《厚黑学》除外。您老是学者,不可能只是读过《厚黑学》这一本书吧?那么您老怎么把人做的这么另类呐?您怎么就把自己归类于极少数除外的呐?韩愈说过“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不知您师承的是谁?怎么给您老传的道,怎么给您老解的惑。不会是您老的老师把知识从您老的脚后跟传进去的吧。不然的话,难不成就像您老的同类袁腾飞说的那样是“把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反正我是极其不理解您能成为学者,按我的理解,您这样的行为这样的言论能成为学者的话,那么猪也能读书了。如果您也算是一个人,那真是一件令所有的人、所有有良知的人都为之蒙羞的事情。

您老把毛泽东时代描绘的一无是处、残暴无比,那么再请问,您老艰难的活了80岁了,也是经历过蒋介石时代,就请您老将蒋介石时代和毛泽东时代做一个比较以作说明。您老是经济学家,不会没有数字比较不出来吧。蒋介石时代人的平均寿命、医疗卫生、工业基础、工业产值、农业基础、农业产值、做人的尊严、社会的稳定、国家的地位等等做一个系统的比较,看看毛泽东时代的社会比较蒋介石时代是进步了还是后退了?这还不用您去和腐朽的清末王朝做比较。如果毛泽东时代落后于蒋介石时代,那么我就信你说的。如果毛泽东时代进步于蒋介石时代,那么您那些恶毒的造谣就印证您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可是您能吗?您能反应出真实的数字来客观的说明吗?我想我就是这么问也不相信您能客观的回答,如果您能做到客观了、实事求是了,那么大便也能当饭吃了。

其实不用你列举什么数字,把他们所代表的时代进行一下比较,您老是不是在信口雌黄不就很清楚了吗。这两个时代距今还没有超过一百年,但凡是中国人,即使是没文化也知道这两个时代大概的背景。先说人均寿命。蒋介石时代的人均寿命是平均三十五岁,毛泽东时代提升至六十九岁,增长了近一倍,你不敢否认吧?蒋介石时代的人口数量是四亿多人,到了毛泽东逝世的一九七六年升至十亿,您也不敢否认吧?人平均寿命的增长,到人口数量上的增长,这得益于什么?您老能给我解释清楚吗?您老也许有千万个理由,但数字是不会欺骗人的。您能否认平均人口寿命及数量上的增长不是因为政治上获得解放、经济状况好转、生活水平的提高、卫生条件的改善这些诸多因素的作用?请您不要老拿什么十年动乱说事,十年动乱那是你们说的。中国历史上但凡社会遭遇到动乱都会造成人口锐减。而你们说的十年动乱人口不减反增,这是为什么?还要叫你解释解释,您能解释清吗?在说工业。四九年以前的中国的工业是什么状况,这用不着数字来做比较了吧。就是解放后直至一九七几年人们还习惯的把一些东西在前边冠以“洋”字,如洋火、洋蜡、洋钉等等。而这种称呼都是因为旧中国根本就没有工业而进口的洋货而延续下来的称呼。新中国后,毛泽东在很短的时间里完成了资本主义国家需二百年时间才能完成的系统的工业、国防体系。两弹一星,万吨轮等等。至于其它诸多方面的成就还用列举吗?您老比我清楚吧?还是那句话,您老能给我解释清楚吗?如果解释不清,还是胡搅蛮缠,那么您还拿您的老脸当脸吗?

至于尔等之人们把毛泽东为了稳固新中国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权而发动的一系列的运动说成为一己之私,那不过是尔等内心的阴暗和龌龊。你们之类的所谓学者应该是造谣专家,可是很多的谣言怎么就造的这么不专业。毛主席的威望在当时如日中天,他需要自己捧自己吗?茅于轼李锐们,这不需要你们动大脑,只要用脚后跟就能想通的事为什么这么费劲呐?茅于轼,您老把毛主席领导的党内的路线斗争说成是毛主席为权利而斗,我不知道您老看没看过,听没听过发{ԌE{Ԍߢ导我们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想必您老不会去读什么《毛主席语录》但在那个时代,《毛主席语录》的影响您不会不知道吧?您老能明白这句话其中的意思吗?他为什么要说“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而不说自己,就是不便说成自己,也能委婉的说:我们党已经有了成熟的理论吧。在给您老补充一点您根本就知道而不愿意说的事,当时毛主席在中央内部就讲过,反对把他自己和马列并列。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毛主席的谦虚,是因为毛主席和马克思列宁的心是相通的。有共同的理想,还在意形式上的权利吗?说你们这类人内心阴暗龌龊还冤枉你们吗?

或是您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打为右派,就造这么卑鄙无耻,恶毒下流的谣言,蛊惑毒害那些不了解那段历史的青年人吗?如果以上的理由不成立,那么是为名?是为利?为名,语不惊人死不休。可是您老要知道,不要看您现在得逞于一时,保不住明天就会被人民审判,因为你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您是学者难道不知道刑法中有污蔑、诽谤罪吗?而污蔑和诽谤罪不单单在中国吗,这在哪个国家都会被定罪的。这种卑鄙下流的言行早晚会遭到审判的。也许您不能活着接受审判。就是死后也会遭到人们的唾弃,难不成您老崇尚那条“不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吗?悲哀。真的替您老悲哀。须知您老这种卑鄙下流的行径只能是更加遭人厌恶,却丝毫撼不动毛泽东的形象。毛泽东的形象与日月同辉。别管他活着时还是已经逝去,都没有人能够向他挑战。也就你这样所谓的“学者”躲在伟人背影里,在伟人逝去以后,疯狂的咆哮着,张着一张见不得人的嘴,吐出一串串臭气,行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您不觉得您太龌龊了吗?如果您老是为了利,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冒如此天下之大不韪,丧心病狂的在全国人民爱戴的开国领袖身上造这种卑鄙下流的谣言。以您老的身份造点什么八卦新闻也能混口人饭吃,何必以若干年纪的人了,干这种苟且的勾当惹人唾骂而令您老的后人蒙羞呐?

不想再骂您了,再骂你的话,我的心里也阴暗了。如果您老仍然死不改悔,就拿出过硬的证据来,您老只要是有过硬的证据,把我上边提的问题回答清楚了,那么从此我会和您一样成为一个坚决的反毛者。如若不然就拜托您老了,您老别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广大热爱毛主席众多群众的底线了,您老狂犬吠日般的号丧,也掩盖不住毛主席的光辉。省省吧,您是苟延不了几日了,我想我写的这篇文章您老也许看不见,也许看见了也以您老横练的不要脸的功夫也未必把这几句骂声当回事。可是您老也得为您的后人想一想吧,您老也这么大年纪了,晚辈劝你一句:人生岂容你如此肆无忌惮的惬意,为老不尊就别怪晚辈后生冒犯造次。这是您老咎由自取。苍然老贼,皓首匹夫,好自为之吧,多给自己的后辈积点阴德,别给自己后辈留下的遗产只是骂名,也算你没有白活了。



本文内容于 2011/5/6 16:13:15 被小编a7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