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第三十五章 核心利益(上9-18)



炮货柜的203毫米弧管炮使用储气筒气压冷发射,初速200米每秒,打了几发炮弹后,不肯接续热发射,停下来给储气筒充气,美军侦察机的大面积观察没有观测到海面上的冷发射点,日军石垣岛号驱逐舰突然挨揍,军舰位置很低直视观测范围内没有任何东西在发射,舰载直升机一上来就给打成火球,主炮又一下子给人家敲掉了,反潜装备炸烂,反潜导弹射不出去,2部雷达天线被毁,侦测能力大幅下降,动力舱也被一弹波及,主机停机,正在紧急修复,驱逐舰只得使用小口径快速炮盲目轰击,方向机按“导弹”大致来向定,高低角干脆摇到 超视距就不管了,反舰导弹发射器幸运地没炸坏,照着导弹来向、视距外比快炮远一些的距离射出2枚主动搜索反舰导弹,期望导弹的主动雷达搜索头能在大致范围内盯上那条敌舰,这么大致轰了一通,日舰没看见落弹水柱,弧管炮货柜也没看见落弹水柱,双方都看不见弹着,这偏差可不是一星半点了。

石垣岛号急忙请求美军给予观测支援,此刻岛子上空唯一一架飞机就是美军那架侦察机,总看得见敌方舰艇在哪里吧?石垣号的舰载雷达一路行来没看到任何舰艇回波,直升机在的时候也没观察到任何可疑目标,敌舰要么超隐形,要么是条体积很小的小艇,要么是——潜艇? 但是,小艇的话,已知百吨级导弹艇所载反舰导弹数量不超过4枚,刚才挨的导弹至少6枚,还有舰对空导弹,从同一方向来的,是2条导弹艇吗?相距很近的2条艇,居然直升机和舰载雷达都看不见?敌艇若是一条炮艇——也不可能,百吨级小艇不可能装设6英寸甚至8寸的大口径舰炮。很可能是潜艇。潜射导弹发射痕迹明显,空中平台观测应该不成问题。

日军未能直接联系美军侦察机,加密高频电话打到小鹰号航空母舰,小鹰号措辞委婉地表示愿意协助观察一下是否有中共方面的潜艇,同时提醒说,不排除是雷达山顶的台湾军队发射了什么。最后还是重复一遍美方不愿意看到有关武装冲突进一步扩大等套话。

就像是证明小鹰号的判断,石垣市日军登陆部队密集的人员和物资中爆炸连连,显然遭到了导弹或重炮的轰击,宫古号放出的直升机观测到来自八重山方向的助推火箭留下的尾迹,但弹道起点不像是雷达山顶。

在怀疑和愤怒的情绪中日军一面疏散人员,一面动用刚上岸的自行火炮轰击雷达山,弹着散布很大,从山顶到半山腰,缺乏明确目标的炮击显得散乱。台军小分队带上来的只有60毫米迫击炮,若有155口径的炮,上次作战一定会使用。判断是155口径的重型迫击炮发射制导炮弹。这些炮肯定是后来几天中国军偷偷运上来的。不是用飞机运送的,负责日军自己的雷达就能发现。应该用的是小型舰船,走海运。美军在这一带海域有舰艇巡逻也有空中侦查平台,小型舰艇运输不可能不被发现。而美军一直通报“未发现中、台方向的任何增援”,所以,石垣号挨了打,一开始都没往雷达山方面去想。美国人在暗中放水吗?

一发制导炮弹把宫古号的舰载直升机打得一溜翻滚栽落地面。这是什么?雷达山的直视激光束指引目标吗?接下来一辆105毫米自行炮车被炸得碎块乱飞,日军指挥官意识到即便指引波束来自山顶也不可能直线打到这么低的炮车身上,中间的低矮山包会隔断直线波束,中国军或者在石垣市埋伏有特种兵近旁指引,或者有小体积的无人机在上面飞,一面让炮车和坦克停止射击撞进旁边民居建筑内隐蔽,一面命令各部搜索空中的敌方无人机。

老谭的2部动力辅行155迫击炮的确有一部摆在雷达山,另一部就摆在刚上岸的“船长楼”废墟里。雷达山这部炮没在山顶也不在山腰,就放在东侧山坳的一个凹坑里。放在山顶虽然视界开阔射程也占便宜,但山顶面积较小,禁不住对方的轰击,放山腰的话,下面爆炸的弹片贴地往上飞,杀伤力较大,而且山林密布,我们烧了他们一把,要防着他们依样画葫芦。山脚下有很多缺点,但对于我方的信息化程度来说,这些传统不利都不算什么,山坳很隐秘,灌木丛下是积水和淤泥,凹坑的防御性更好,只要没有一发炮弹恰巧掉在坑里就行。放在“船长楼”废墟这一部同样隐蔽性很好,并且弹药供给充足。货柜送来的炮弹扛到山上去要靠人力,很费力,不如大部分卸在岸边,船长楼这部炮离弹药点比较近。

2部炮突然开火,一上来二十几发炮弹落在日军登陆部队密集人堆里爆炸,还引爆了一堆弹药,一个中队的鬼子一下子给干翻了小一半,引逗得鬼子的自行炮匆忙开火,轮式自行炮开火前放下后部驻锄,火炮定下来不动就好办,石垣市800米上空漂浮着的一挂悬浮单元,射下来的指引波束依次打在6辆自行炮车上,第一辆炮车被毁后日军指挥官虽然命令各炮停止射击钻进附近建筑物躲避,但是收起驻锄总要一点时间,这点时间足够2部动力辅行迫击炮射出6发炮弹,施施然飞过来把自行炮车一一炸光。

从悬浮单元传回的光学图像上看到鬼子的坦克和人员基本都躲进民居里去了,老谭命令停止射击,稍顿,调整悬浮单元指引波束到宫古号驱逐舰上,一连十几发炮弹把宫古号炸得浓烟滚滚,悬浮单元随即被日军机枪击落,迫击炮立即停止射击。

弧管炮货柜恢复发言,先打一发203毫米的悬浮单元,接着跨越石垣岛炮击宫古号驱逐舰和八重山号护卫舰,放着附近的石垣号不管,理由是从水下听音器听到石垣号方向传来一声接一声的爆炸,几千吨的军舰内部这么个爆炸法,就算不沉,也失去作战能力了。

宫古号比较倒霉,先头的十几发155炮弹都是高爆弹,打军舰不大合适,偏偏有一发掉在尾部近失,水传冲击波一下子卡住了舵机,军舰急急掉头方向不正开出去几百米一头撞在暗礁上动弹不得,船头进水损管队伍拼命堵漏,这时候203毫米的重磅炮弹到了,货柜是海军编制内的平台,打的炮弹比较专业——半穿甲爆破弹,凿进去不到10发,宫古号里面的肠子肚子就炸成一锅粥了,货柜微转,掉过炮口打那条护卫舰,八重山号比较乖觉,见机不妙早早往外海跑,走之字形,挨了几发炮弹后,货柜从悬浮单元传回的图像看发觉命中率越来越低,遂放弃护卫舰打静止目标登陆舰,半数弹药打光时,2条登陆舰坐下栈桥旁的海底,冒出水面的部分烧得像支火炬,一条坦克登陆舰拖着黑烟急急如丧家之犬,跑出了大炮射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