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牧人生活——我的兵团兄弟姐妹(蓝剑军团)

王浩林19541017 收藏 11 377
导读: 于是,我的牧人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其实,这种生活是很规律的,早晨骑马到木场四处看看,清点一下牲口的数目,然后回家吃早饭,老南的烹调水品还不错,虽然是粗茶淡饭也做得有滋有味 ,早饭一般是面条,把面条煮得后,用勺子在火头上炝一勺子油,浇在葱花上,在滋滋的爆响中倒入面条之中,那味道叫一个香!吃罢早饭,我和杨后生就该去打草了——尽可尽可能地为冬天的饲草做储备。这就是最辛苦的活了,夏日的骄阳晒得人都掉了一成皮,汗水能把衣服全部湿透,草丛了的蚊子等各种小飞虫也不断地袭击我们,真是防不胜防。把打下的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于是,我的牧人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其实,这种生活是很规律的,早晨骑马到木场四处看看,清点一下牲口的数目,然后回家吃早饭,老南的烹调水品还不错,虽然是粗茶淡饭也做得有滋有味 ,早饭一般是面条,把面条煮得后,用勺子在火头上炝一勺子油,浇在葱花上,在滋滋的爆响中倒入面条之中,那味道叫一个香!吃罢早饭,我和杨后生就该去打草了——尽可尽可能地为冬天的饲草做储备。这就是最辛苦的活了,夏日的骄阳晒得人都掉了一成皮,汗水能把衣服全部湿透,草丛了的蚊子等各种小飞虫也不断地袭击我们,真是防不胜防。把打下的草捆好,原地矗在那里自然风干,大约两人到最后的战果是三十捆左右,今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队里并没有任务,是我们自觉地给自己下的指标。)

吃中饭前,我俩先到海子里游一会儿,洗洗干净,并把马匹也洗刷一遍,就一身轻松地回家了。

所谓的‘家’,是从当地的一位牧民借住的房子,里外间,是房东为儿子结婚准备的,尽管是土坷垃(当地的一种建筑材料)盖的房,但还是十分整齐,由于墙和房顶都很厚,所以冬暖夏凉,舒适的很。

中饭是糜米干饭,糜子是当地的一种农作物,与谷子相似,做出饭来金黄色,香味扑鼻,口感也特别好。牧民用它做炒米,至今依然。

菜是腌猪肉炒鲜菜——鲜菜主要是看队里给送啥了。那时的饭量,回想起来都吓人,大海碗岗尖四碗,要不是出来放牧,就咱那点可怜的口粮肯定不够!

小睡一会儿,下午的时间就是自己的了,杨后生一直睡到傍晚,我则骑马去看望兵团战友们。

与他们的结识是很意外的,那天我们正在挥汗如雨地割草,忽听一阵悠扬的手风琴声,还伴随着动听的男中音歌唱:茫茫大草原,路途多遥远,有个马车夫——,啊,是熟悉的俄罗斯民歌,谁在唱?

我把手指放在最重打了一个胡哨,海骝马闻声跑了过来,我翻身上马,手搭凉棚往歌声起处一望,只见防洪堤的树阴下有一堆人,就策马跑上前去,及至到了跟前,才发现是七八个身穿土黄色制服的青年男女围坐在那里唱歌,是兵团战士!可他们是从哪里来呢?就我了解,在附近并没有兵团呀。

“喂,哥们儿,干嘛的?”一个男兵站起身来问到。

“我是这里的知青,你们是从哪来的?”我反问到。那个战士没有先回答,却走上前来给我递了一支烟,我顺势下马,点燃烟与他们聊了起来。原来,他们是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二十五团牧业连的,原驻地是在黄河对面的巴拉亥,由于这段黄河的河床极端不稳定,所以一遇上河水淘棱,他们的驻地就不一定在‘河南’还是‘河北’了,今年就是几十年罕见的河床变化,竟然有上万亩土地被淘了过来,随意他们牧业连也就跟着过来了。我很是惊奇,站到防洪堤上往下面一看,只见河水在前面很远的地方,离堤大约有五六公里,郁郁葱葱一大片翠绿的草地,比这边的草茂盛多了。接下来才知道,他们主要是放羊,没几头大牲口,而骡马与羊不争草,大牲口吃草的上部,羊只吃低草,——以后咱可以来这里了!

进过交谈知道,这几位战友都是天津和青岛的,只有两个女兵与我同年,其他都是六八年的,同是天涯沦落人,有共同语言,一下午时间,聊得大为开心。临别时约好明天晚上还在这里见面野餐,我提供肉和主食,就有他们带来,大家握手告别。

第二天,我没有打草,上午就和杨后生把牲口吆至大堤的南面,然后就一个人提着咱那支七点六二步枪打兔子去了,这里的兔子太多了,有时走在草丛里用脚都能踢着,咱子弹有的是,放开打呗,到后来还是杨后生说差不多了,他背不动了,我一算,已经有十七八只了,应该够了。吃过午饭开始收拾,要没有杨后生的话,还真是抓瞎了,扒皮、开膛都是他一个人干的,我只管烧开水。

天刚黑,我就提着收拾干净的兔子和烙饼,骑马相约定地点跑去。

我以为到的很早,可谁知他们已在那里了,篝火已燃旺,旁边摆满了各种罐头和天津、青岛的小吃,等我把烤肉架子放好,大家就开吃了,记得酒是喝的景芝白干,度数很高,但很好喝,入口绵甜,回味有余。烤兔子就是我一个人的事,他们干不了,呆的调味品很全,不一会儿香味就传了出来,大家都是垂涎欲滴,吃在口中赞不绝口。除了留在家里的,我带了十二只兔子,每只大约二三斤,只头一轮就把八只下肚了,几个温文尔雅的女孩子也吃的不少,而且吃相也不是那么雅观。几杯酒喝下去,大伙就开始唱歌了,先是大家一起合唱了《红河谷》,接着那个男中音叫张杰的唱了《三套车》,几个女孩子唱了《天津知青之歌》、《哈尔滨知青之歌》,旋律之优美、歌词之动情,至今记忆犹新。轮到我了,就唱了一个刚学会的陕北信天游《走西口》,拉着手风亲自拉自唱,动情处不免眼泪掉了下来,大家一起为之唏嘘。

接着又喝起酒来,边喝张杰边为我介绍大伙,然后就是挨个与新结识的人喝酒,一人起码一杯(应该说一口),不一会儿我就晕晕乎乎了,那天大家交谈的主要话题就是中国将走向何方,忧国忧民之情溢于言表,这些战友的消息十分灵通,上层的动向了若执掌,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种无序的情况不会继续太久,很快就会有变化的。

野餐结束时,已是深夜了,大家依依不舍地分了手。

果然不出大家所料,到了第二年的夏天,改变我们命运的机会就多了起来,招工、招干、上学的名额明显多了。牧业连又回到了‘河南’,尽管我三番五次的去看他们,但见面的机会还是少了,张杰等五人上了大学,其他的还有三人当了兵,一人回了城。大家四分五裂,各奔前程了。

可我们的友谊却保持了下来,现在都已是为人父母,有的甚至当了爷爷奶奶。见了面还是觉得青春仍在,仿佛当年在黄河大堤上一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绵绵草原,悠悠我心。

10楼c先生

前来支持战友佳作,看来战友的帮事还挺身而出多,当过知青的人,肚里的东西肯定不少,能写小说,好羡慕,空了一定看看,给个链接。

各位战友,谢谢你们的支持,这几篇帖子只是我《河套故事》第二部的一些素材,为的是想到那些到哪,到时动笔时省事儿,希望大家依然如故地支持我的小说,我将以最快的速度把以后几部写完!

2楼xzhwpx

很真实,很生动,友谊长存

8楼三区

对于经历那个年代的人来说,也许失去了许多东西,但也得到了纯净的友谊。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