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斩:东北军悲壮的江桥抗战 正文 炸不开的碉堡

家居塞外三千里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70.html[/size][/URL] 炸不开的碉堡 滨本大佐的十六联队丢了阵地,接替十六联队的平田大佐二十九联队7日渡过嫩江,气势汹汹,杀向大兴。这天,平田幸弘割破手指头,在太阳旗上用血写下自己的名字,下属们纷纷也以血写下名字。二十九联队以誓,一定要收复滨本喜三郎丢失的阵地,为皇军挽回名誉。虽然志在必得,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70.html


炸不开的碉堡


滨本大佐的十六联队丢了阵地,接替十六联队的平田大佐二十九联队7日渡过嫩江,气势汹汹,杀向大兴。这天,平田幸弘割破手指头,在太阳旗上用血写下自己的名字,下属们纷纷也以血写下名字。二十九联队以誓,一定要收复滨本喜三郎丢失的阵地,为皇军挽回名誉。虽然志在必得,可是,二十九联队进展并不顺利,大兴的中国阵地是硬硬的骨头,只能一点儿一点儿才啃下沫来。

平田幸弘是个前紧后松的人,打了几个冲锋,他就暗暗害怕了,他害怕滨本的可悲结局轮到自己头上。平田大佐给多门师团长发电报说:不是滨本君无能,而是黑军太顽强了,虽然黑军顽强,但是,我一定像滨本大佐那样战斗到底。平田幸弘表面有些虎了巴唧,这回却表现出超常的智慧。这意思不是很明显么,平田幸弘的遭遇将要与滨本喜三郎一样。

多门中将一接到这个电报,顿时毛骨悚然,冒出冷汗:一个联队打没了,又一个也要没了,这还了得。

多门马上向本庄繁报告战况,本庄司令官也害怕了。本庄繁命令:第二师团主力增兵大兴前线,朝鲜军混成三十九旅团、第四旅团也配属给第二师团。本庄司令官,这回下了狠碴子。多门中将接到本庄司令官命令,立刻命令天野六郎少将率第十五旅团主力,首先急速进入大兴增援,其他部队迅速跟进。

平田幸弘听到有了增援,兴高采烈,心里一块石头算是放下了,但是,他不能干等着,为了荣誉,他还想在援兵到来之前再拼一把。平田联队长将主攻方向对准吴松林骑兵一旅。平田幸弘也不是白给的,他知道阵地战中骑兵是薄弱环节。

8日早晨,战斗异常激烈,在炮火攻击下,吴松林骑兵旅伤亡巨大,阵地几次易手。

战士姚明久,被机枪击中,身被数弹,一颗子弹射入胸部,当即昏迷,被送到昂昂溪后方医院,再转移到齐齐哈尔官医院。

官医院里外全是伤员,在为姚明清理创口时,医生说:“必须手术取出子弹,否则将有生命危险。”

姚明久当兵前学过中医,对自己的伤势很是明了。

医生对护士说:“赶紧打上麻药,准备手术。”

护士说:“麻药已经快没了,贺院长说过,每一支麻药都得经他签字。”

医生气得跺脚喊:“麻药,麻药,就那么点儿麻药!”

姚明久沉静地说:“不就取粒子弹么!我不用打麻药。”

医生疑惑地说:“不用麻药,你挺得住么?”

姚明久说:“我学过些医道,这点儿疼能挺住。就动手吧。”

医生说:“真是好样的,有些人打了麻药还大喊大叫,有的还骂人,打护士。”

镊子伸进伤口,医生看姚明久汗如雨下,手抖动得厉害,几次夹到子弹,却没拿出来。

姚明久咬牙对护士说:“有镜子么?”

疑惑不解的护士拿来一面小镜子,姚明久瞅瞅镜子,从医生手里夺了镊子,捏准了子弹头,一咬牙,眼睛一闭,只听“啊”的一声,子弹带着一股血出来了。

整个病房的伤员个个称奇,从此医院里流传着姚明久的故事,从此伤员们不再喊叫了。

医院实在是太挤了。清理伤口后,姚明久说:“医生,我自己会治疗,我回家了。”医生虽然知道这人不应该出院,但是伤员实在是太多了,实在是装不下了,就同意了。姚明久对同一部队的人说:“回去告诉营长,我姚明久残废了,以后上不了阵了。我就不回去队伍了。”

姚明久回到家乡后,参加抗联,发动群众,组织抗日,成为抗日地下组织的领导人。后来组织被破坏,姚明久被捕。日本人把姚明久打得不能行动后,用大筐抬到城外枪杀。现在黑龙江省肇东市有个明久乡,就是以姚明久命名的。

姚明久离开医院,这让他暂时捡了一条性命。


黑龙江守军击败滨本喜三郎的嫩江支队,收复嫩江以北,尚未站稳,日军天野六郎的十五旅团、长谷部照俉的第三旅团主力就越过嫩江桥杀将过来。十五旅团在东,第三旅团在西,平田幸弘二十九联队在中路,全力以赴攻打大兴火车站。三路大军泰山压顶,气势汹汹,力图围歼黑龙江省军于大兴地区。

在日军的强大火力下,黑龙江省军不敢恋战,大兴再次失守,黑龙江省军主力后撤到三间房备用阵地,收缩之后,准备与日军再次决战。

平田大佐比较顺利地夺回滨本大佐丢失的大兴车站。这时,平田大佐想到一个中国成语“狐假虎威”,二十九联队两侧有两个旅团的人马,中国人并不是敢他本田幸弘,而是敢那两个旅团的几万大军。

但是,不管怎么说,大兴是滨本丢的,是平田夺回的。平田大佐仍然是兴奋异常,命令各大队,放弃重型装备,轻装追击。平田心中有个小算盘,趁着黑龙江省军后撤,首先追击到三间房,赶在两个旅团长前面进入三间房战斗。这样,面子上更好看一些。

二十九联队士兵忘乎所以跑步前进,刚出大兴火车站,突然,机枪响了。没有防备的日本兵一片一片倒在雪地上。

平田幸弘以为是遭遇到中国溃兵的袭击,命令“不要纠缠,全力前进”。日本兵不得不听从军令,冒着枪弹愣往前冲。日本人的鲜血,染得黑龙江的雪地一圈一圈的鲜红。

平田大佐赶到前面一看,大骂“马鹿”,还是命令冲锋。大队长小圜江邦雄说:“大佐,不可以,这是水泥碉堡!”

平田联队长这才看出来,铁道边有两个低矮的水泥碉堡,机枪子弹是从那里射出来的。不拿下这两个碉堡,是无法前进的,冲上去多少就得死多少。

这时东西两侧不断传来枪声,看得出来,十五旅团、第三旅团已经越过大兴,正在大兴北边合拢。如果二十九联队不能够迅速前进,连按时到达指定位置都不可能,更不要说首先到达三间房了,丢人!丢人!平田幸弘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根据战场分析,大兴车站的支那军应该是兴安屯垦军的一个步兵团,这支种地的部队根本算不上军人,平田幸弘感到了莫大的耻辱。

“不行!还得冲锋!”平田大佐狠狠地对自己说。

二十九联队的军号声响起,平田幸弘大佐的军刀高高举起,士兵们跟着联队长冲出已成废墟的火车站,向碉堡扑去。

这几天仗打下来,平田幸弘已经对这些顽强的中国人有了一些了解,他们英勇有余,但装备太差,这些胡匪为主的东北军,对现代化战争知之甚少,碉堡也全是砖头临时堆砌的,只要瞄准了,少的一炮,多的几炮,就解决了。想不到中国人也有水泥碉堡。

这样的冲锋是无效的,除了留下尸体,没有任何意义。平田大佐命令停止进攻,叫来炮兵瞄准碉堡,日本迫击炮兵几乎全是优等射手,轰的一声,只一炮就打在碉堡上。平田大佐抽出军刀,日本兵又冲了上去。可是,碉堡的机枪火舌依然,日本兵又倒了一片。大佐发现,烟幕之后的碉堡一点儿竟然没有毁坏,碉堡的圆顶跟原来一样。

又是迫击炮射击,虽然中弹无数,但水泥碉堡还是没有被击毁。

平田大佐急忙喊来工兵大队的爆破专家花井京之助大尉。花井大尉一看,啊的一声:“报告大佐,这是两个典型的德国式碉堡,是钢筋水泥的,迫击炮是没有用处的。”

平田大佐焦急地问:“那可怎么办?别的部队都已经攻上去了!时间没有了。调重炮来不及了。”

花井大尉说:“我在欧洲留学时,专门研究过这种碉堡,这是最难对付的碉堡。但是欧洲人对付不了,皇军自有办法,这种碉堡后面的门是最弱的地方,只要皇军勇士绕到后面,将炸药包放到门上去,它就完蛋了。”

为了抢时间,平田联队长一下子派出四组爆破手,分别向两个碉堡爬去,机枪、迫击炮一齐封锁碉堡射孔,火力掩护爆破手。可是,顽强的中国人,还是将爆破手一一击中。

第三次派出的爆破手终于绕到碉堡后面,只听两声剧响,碉堡掩没在硝烟中。日本兵一跃而起,持枪蜂拥跑上去。可是,中国人的机枪又吐出火焰,日本兵这回死的更多。

原来,虽然响了两声,但日本爆破手只炸毁了一座碉堡,另一座依然在射击着。

一个小小的碉堡竟然将皇军一个联队阻挡了这么长的时间,平田大佐气得一刀劈在树桩上,大骂花井无能。花井大尉也觉得奇怪,这样的碉堡,它的后面只是一块铁皮包的木门,是禁不起爆破的。莫不是药量不够?

又有五个日本兵各将两个炸药包绑在自己身上,在火力掩护下,爬向最后一座碉堡。比原来大得多的剧烈爆炸声,连续响起,可是,那个碉堡还是照样射击。

大兴战斗大兴已经进入尾声,黑龙江省守军已经撤出大兴战斗,除了零星的枪声,就是只剩这个碉堡还在射击。

多门中将打来电话责问平田大佐:为什么迟迟不能按时到达指定作战位置。

平田大佐火了,脱下外衣,提一挺轻机枪,说:“所有的日本武士,冲!天皇万岁!”

所有的枪炮都射向碉堡射击孔,所有的士兵都不顾命地冲上去。

碉堡里的枪声已经弱了,时不时发出点射,这说明里面子弹已经不多了。当平田大佐与日本兵冲到一半的时候,只听碉堡里面,火光一闪,是手榴弹的爆炸声。碉堡再也不射击了,碉堡射击孔的黑洞像眼睛一样死死盯着冲上来的日本兵。

碉堡里面的人已经没有子弹了,碉堡里面的人用手榴弹自杀了。

日本人依然害怕这个碉堡,他们挺着枪,一步一步向碉堡走去。平田幸弘大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离开部队跑到碉堡后面,他要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为什么怎么也炸不开这个碉堡。

平田大佐与花井大尉跑到碉堡后面,两个人大叫一声,手上的军刀全掉在地上。这个碉堡根本就没有门。是中国士兵进入碉堡后,从里面用混凝土灌死了门,将自己封在里面了。除非用炮,一般的炸药包是炸不开这样的门的。进了这样的碉堡里,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出来了。看到过这个门的日本爆破手全被里面的子弹打死了,进攻的日本兵哪里知道这些,依然用炸药包去炸,这就是迟迟炸不开碉堡的原因。

二十九联队的日本兵在碉堡门前列队站齐,平田联队长对士兵们说:“这个碉堡,你们全看到了,我们日本人,败了!里面的人,才是真正的武士。”日本兵齐刷刷脱帽向这座静悄悄的碉堡敬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