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两匹老战马与牛团长

疯狂的吃 收藏 0 343
导读: 父亲1968年入伍参军,来到部队当时的驻地图门。从四川农村到军队,父亲对部队的一切都感到新鲜与激动。 最令父亲感到新鲜的是两匹老骡马。一匹黑骡子,一匹大白马;看上去它们很老很老。从来不见它们两个拉车或者背人,整天在驻地附近欢快地奔跑或者停下来吃草,没有人去打搅它们,如果不是在军营里面人们肯定会认为这是两个野物。唯一同它们有一点关系的就是牛团长了。牛团长是辽宁人,抗战时的小兵,解放战争时的连长,抗美援朝时的营长,这样资历强悍的人,让我怎样也无法同两个小动物联系到一起。晚课时父亲经常看见牛团长

父亲1968年入伍参军,来到部队当时的驻地图门。从四川农村到军队,父亲对部队的一切都感到新鲜与激动。

最令父亲感到新鲜的是两匹老骡马。一匹黑骡子,一匹大白马;看上去它们很老很老。从来不见它们两个拉车或者背人,整天在驻地附近欢快地奔跑或者停下来吃草,没有人去打搅它们,如果不是在军营里面人们肯定会认为这是两个野物。唯一同它们有一点关系的就是牛团长了。牛团长是辽宁人,抗战时的小兵,解放战争时的连长,抗美援朝时的营长,这样资历强悍的人,让我怎样也无法同两个小动物联系到一起。晚课时父亲经常看见牛团长悠闲的跟在它们后面散步。

一天军马所一个新兵把大白马套住去拉干粪(由于搞集训马匹都出去训练了),不巧被牛团长看见了,立马冲上去拿着皮鞭就想打人,可把这个新兵吓坏了,牛团长大骂:你的命都没它贵,那个车你自己去拉。。。吓得这个新兵拉着空车就跑开了。另一次牛团长看见一个兵正在打黑骡子,竟然不顾团长的威严,用手中的马鞭痛打了那个士兵。。。(这个事件直接导致牛团长提副师长延后考察了一年,命令已经下了还没宣布)。事后牛团长宣布要是谁再敢同两匹老马过不去他就和谁不两立,大不了师长不当了。从此以后再没人敢用老马们干活了,两匹老马也吃的肚大腰圆的,每天还是在驻地周围悠闲地小跑或者停下来吃吃草。这两件事让父亲对两匹老马的事情更加好奇了。

几年以后已经是代理连长的父亲在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的号召下同部队进山挖坑道,由于工作进行得很好,已经是副师长的牛团长同新任周团长(周团长是珍宝岛一级战斗英雄周XX)来一线慰问。来到父亲连队蹲点,这自然令父亲想起了新兵时两匹老马的事情。在合适的时候父亲问起了牛副师长关于两匹老马的事情,牛副师长也如数家珍地回忆起了抗美援朝时的那段往事。在某僵持战役的拉锯战中,时任一营长的牛副师长所部连干粮都吃不上了,弹药也快耗尽了,正面的美军还在疯狂地进攻,在这恶劣的环境下只有骡马这无言的战友还在默默地支持着他们,每一次补给上来都要牺牲一大批骡马。由于美空军的疯狂轰炸,骡马一次比一次来得少。战斗也越来越激烈。在又一次的补给时黑骡子同大白马的驾驭员都牺牲了的情况下凭着记忆他们竟然自己把弹药送了上来。。。为此它们双双荣立二等功。战后,背负二等功一次及三等功数次的黑骡子和大白马也同牛营长一起回国了,此时已经哽咽的牛副师长:“它们救过我们的命啊,我们一定要为它们养老送终,它们是我们无言的战友啊”。后来黑骡子大白马的葬礼牛副师长都有参加,同其他英雄战友牺牲后的葬礼一样隆重,庄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