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烟雨江南(少年篇结局) 144祸水南流

hxgazh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URL] 朱由栩微笑着继续忽悠:“本王说过,在锦衣卫的面前任何人都没有秘密可言,对于你知道本王的评价是什么吗?” 郑芝龙一拱手:“草民愿闻其详。” 朱由栩嘴角上扬冷冷的微笑:“不世出的奇才,为我所用给你无尽的荣华富贵不为我所用立刻杀之。”一看到朱由栩的冷笑明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朱由栩微笑着继续忽悠:“本王说过,在锦衣卫的面前任何人都没有秘密可言,对于你知道本王的评价是什么吗?”

郑芝龙一拱手:“草民愿闻其详。”

朱由栩嘴角上扬冷冷的微笑:“不世出的奇才,为我所用给你无尽的荣华富贵不为我所用立刻杀之。”一看到朱由栩的冷笑明月侯等人也是立刻戒备准备诛杀眼前的三人。

“王爷太看得起草民了,您怎样才会相信我的忠诚那?”郑芝龙也笑了,笑得很自信。

“别和我谈忠诚,你和我都知道你嘴里的忠诚一文不值,你和我是同一种人,咱们的眼里只有利益,只要利益是共同的你和我就会生死不弃,同样,为了利益你也可以在我背后捅上致命的一刀,反过来也是一样,现在你和我要谈的就是利益,你能给我什么好处让我支持你成就雄霸七海的霸业,我能给你什么好处让你为我效命,这才是你和我要谈的,不是吗?”朱由栩制止了戒备的明月侯等人。

“说得好,爽快,王爷真的是与众不同,那我们就开门见山,王爷您能给我什么?”郑芝龙大笑。

“锦衣卫百户之职,白银千两,战船一艘,水手士卒你自己去招,大海之上任何没有悬挂我影龙旗的船只皆是你的猎物,不论你杀多少人抢多少船本王都恕你无罪,大明沿海的任何地方你都可以停靠补给招收部下,所有造船厂你都可以购买战船火炮火铳,各个军职皆是明码标价,随着职位不同你可以在造船厂购买的战船武器也不相同,越好的需要的军职越高,但是悬挂了我的影龙旗的你不准动,我的锦衣卫将在你的身边日夜监视你,他们不会干涉你的任何行为但是会将你的一切所作所为禀报给我,他们有任何闪失我都拿你是问,你所要付出的是你所劫掠的三成归我。”朱由栩认为自己开的价码并不低。

“王爷好精明,我们兄弟替您卖命你却只给我这么点东西,我们不是很亏吗?”郑芝龙却觉得朱由栩给的太少。

“你想要多少,不要忘了,现在大海之上等着招安的海商不止你们一家。”朱由栩最讨厌的就是得寸进尺的人,语气里已经不善。

“王爷您允许我抢的都是没有给您缴税的,交了税的我不能动,那我和您的狗有什么区别?既然我是您的狗那你就该给我足够的肉骨头,这样我吃的饱饱的才会为您尽力不是吗?不然的话就是那些海匪我也没有能力替您剿平。”郑芝龙狡诈的动着心思在忽悠朱由栩。

“你可不是狗,你是狼,吃人不眨眼的狼,如果我一开始就养肥了你你第一个要吃的就是我,你还是想想怎么在你和我约定的内容里赚钱吧,这样吧,你抢到的货物我以货物五成的价钱买下来怎么样?你也不要再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好处了,我现在已经是在养虎为患了。”朱由栩比这里所有人都多了四百年的见识不是白多的,对郑芝龙的想法朱由栩很清楚:“任何没有归顺于我的海匪你都有权剿灭,所得战利品本王也要分三成,并根据你剿灭的海匪数量本王也会给你记功并论功行赏。”

“王爷,您这是什么意思?”听了半天明目张胆官匪一家的两人谈话其他的商人们脸色都不好看了。

“就像你们听见的一样,只要你们老老实实的缴了税我就会发给你们一面影龙旗,挂着我的影龙旗的商船大明水师将负责你们的平安,如果有人敢打你们的主意那我就替你们消灭他们,但是如果你们没有交税那么我将消灭你们,就是这么简单。”朱由栩说着话的时候一脸的理所当然:“你们放心,我的税很低,只要你们货物价值的三成,如果是粮食的话很抱歉,一粒都不准往外运,违令者杀无赦。”

“王爷,太祖陛下定下的税率是三十取一,你这个税率是不是太高了。”对于朱由栩擅自提高税率商人们也是不满。

“你们要么老老实实的按我的规矩给我缴税,我也可以保证你们以后赚的比现在要多得多,要么我就送你们去追随太祖陛下,两条路自己选。”朱由栩对于税收的问题一点也不让步:“当然你们要想减税也不是不可能的,比如你们可以造福乡里造桥修路,资助义学,救济灾民,只要你们这么干了我就会适当的在税收里给你们补贴,你们也可以落个好名声,还能积德行善,怎么样?”

“我们给你交了税那些海盗还会和我们要钱,这样的话我们就没有什么利润可言了,甚至还会赔钱。”底下的商人抱怨着。

“你们可以放心这点,一旦开了海禁很快那些海盗就将被一扫而净。行了,今天就先到这里,你们先回去慢慢的商量一下,明天咱们再接着谈。”朱由栩已经筋疲力尽了下了逐客令。

回到客栈之后郑芝虎用力一关房门气呼呼的说:“大哥,这个翼王根本没有诚意,咱们为什么要替他卖命?”

“我不是替他卖命而是利用他来达成咱们的梦想,现在咱们什么也没有,获得了他的支持之后咱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劫掠海上,那些物资也可以卖给他,这才是真正的无本买卖,至于购买火炮火铳任意港口停留补给,我们还可以买个官做做光宗耀祖这些可是一般的海盗梦寐以求的,现在咱们是力量很薄弱,但是也有了起家的本钱,我要用这一千两白银和一条战船换回我将来的庞大集团,一个可以和他朱由栩平起平坐的庞大海商集团。”郑芝龙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期望。

“大哥你可要想好了,只要咱们同意了锦衣卫的人就会日日夜夜的跟着咱们,他们有个什么闪失咱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就会全部泡汤了,这么做对咱们可没有好处。”郑芝豹也劝道。

“你们可能还不知道,我听说现在辽东已无战事,登莱水师已经启程前来江南了,率领登莱水师的是登莱总督袁可立,江南海盗的日子马上就要不好过了,这个翼王的目标恐怕不是江南这么简单,他的野心大着呢!”郑芝龙低声解释给自己的弟弟们听:“我们现在要赶快壮大自己,到时候我们就得往别的地方去了。”

“袁可立他们到哪了?”朱由栩站在江南的沙盘前询问。

“听说已经到长江口了,大概明天袁总督就会抵达南京。”赵率教指着沙盘说。

“这里吗,上海?命令袁可立在上海就地修建军港,南京造船厂立刻分出一部分前移至上海,按照天工院所修复的郑和宝船设计图大量建造,登莱水师也扩编为大明南海舰队,由锦衣卫配合扫荡盘踞江南的海盗,明年的夏赋秋赋就从海上押解进京。”朱由栩看着沙盘:“没了这些海盗我倒要看看那些老东西还有什么借口反对我的海运。”

“王爷,今天那个叫郑芝龙的属下觉得王爷是在养虎为患。”明月侯看朱由栩心情不错小心的说:“属下认为袁总督他已经率领着登莱水师入驻江南了,那朝廷自己来剿灭那些海盗和不缴税的海商不就行了,干嘛还要用他们那,属下不明白。”

“我不会让郑芝龙在江南活动的,我要的是他在东南亚活动,那里现在是葡萄牙人和荷兰人正在争夺的地方,我现在一时半会还抽不出精力去对付他们,只好让这些海盗去哪里捣乱,等我忙过来我就会把那些欧洲人赶回老家去,敢在我的门口惹事,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朱由栩对大明没有加入世界大瓜分一直耿耿于怀,想当年郑和船队是何等的威风,可是自那之后大明就再也没有远征过海外,多么可惜:“只要是郑和曾经到过的地方就是我大明的国土,明大人,等登莱水师把那些海盗收拾的扛不住的时候你就去给我招安他们,到时候把他们全给我扔出去,我要他们好好的在各大洋里大闹一番,给我大明海军开路,还有,那些江南的官员们都在大堂里候着了么?”

“回王爷,他们都在那里候了半天了,按照王爷的意思刚才行刑的时候属下也特意请他们观看了一下,大部分的人都尿了裤子,还有几个直接昏了,现在大厅里可是一片尿骚味。”明月侯坏坏的笑着。

“是吗,那我可得好好看看去了,拿上那些罪证咱们去好好的收拾一下这些江南高官。”朱由栩也来了兴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