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60军起义后军心不稳 惩罚逃兵开膛破肚

1)

2011-05-06 09:12:00 百年潮 [大 中 小]

核心提示:由于六十军历史上屡建奇功,尤其是在事关民族危亡的抗日战争中,这支部队浴血奋战,以简陋的武器装备抵御了日寇数万人的多次绞杀,许多人战死在沙场,著名的“台儿庄”大战,就有他们参战。因而对于弃守长春,不少官兵心中是有想法的。


文章摘自《百年潮》2001年第5期 作者:陈义风 原题为《国民党第六十军改编记》


1948年9月12日,羽翼渐丰的我东北野战军发起了辽沈战役,在锦州失陷退向关内的通道被堵死后,驻守长春的国民党第六十军宣布起义,不再为国民党政府卖命,接受东北野战军的改编,东北野战军兵不血刃占领了这座前伪满洲的首府。


起义了,但旧影响不会自行消除


1948年10月18日,起义的国民党六十军按照东北野战军规定的行军路线开往长春东北方向的九台县。解放区军民在沿途组织了欢迎队伍,并出动许多车辆帮助六十军运送物资和掉队官兵。


起义部队开进九台地区后,当地群众敲起了锣鼓,东北军区的肖劲光司令员、肖华政委等也到九台慰问起义部队。为了不使起义部队伙食质量有所下降,吉林、松花江等地政府筹集细粮运往九台。在六十军开赴解放区之前,哈尔滨市就动员被服厂,在3天之内为起义部队赶制3万套棉军服。这3万套棉军服虽然是计划外赶制的,但面料比老部队穿的军服质量还好,做工也比较精细。当时吉长地区的气候比较冷了,起义部队还穿着秋装,棉服正是六十军军长曾泽生将军忧心的问题。解放区政府想得如此周到,让曾军长十分感慨。


但是,起义官兵的思想仍然比较混乱,各种说法都有。由于六十军历史上屡建奇功,尤其是在事关民族危亡的抗日战争中,这支部队浴血奋战,以简陋的武器装备抵御了日寇数万人的多次绞杀,许多人战死在沙场,著名的“台儿庄”大战,就是他们打的。因而对于弃守长春,不少官兵心中是有想法的。


有个班长说:“台儿庄的功劳,这回全丢光了!”有的人愤愤不平:“过去说死也不投降,但为啥没怎么打就起义了?!”有的士兵说:“军人应该战死在沙场,这样举着白旗输给一群土八路,咱们的脸面往哪搁?”也有的士兵说:“当兵的只要有吃有穿,在哪里干都行。”


对正在向华北推进的战争,许多官兵的认识就更糊涂了。有人说:“国民党和共产党双方都是为了争地盘争天下,都想当皇帝,到头来还是老百姓遭殃。”有人说:“共产党有苏联支持,国民党有美国援助,打不出结果来,双方谁也消灭不了谁。”有个老兵说:“我打了三十多年仗,也没打出什么和平来。不管共产党胜也好,国民党胜也好,快一点结束吧!”


由于不少官兵思想糊涂,军人又好钻牛角尖,加之个别特务分子从中破坏、捣乱,起义后六十军企图逃跑的约有两千多人,企图叛变的有五百多人。在企图叛变的人中,有些是企图杀害解放区来的干部后再逃跑。


起义官兵还与解放区老百姓发生了摩擦。比较常见的是因为货币引起的。起义官兵在长春时使用的国统区的货币,而到了解放区这些货币就不流通了。当时又没有地方兑换,起义官兵心里有些不畅快。一些人到了九台后仍使用国统区的票子,因而与解放区的小商小贩们纠纷不断。九台县城一个卖油炸糕的老头,拒收一张面额为一亿圆的国统区票子,与买东西的起义士兵发生口角,士兵一怒之下打掉老头两颗牙齿。此事传开以后,九台县城的许多店铺、饭馆关门歇业,拒绝向起义部队官兵出售东西。军民之间的矛盾与隔阂日趋严重,令人担忧。


更为严重的是起义部队中一些人还制造了一些政治事端,如有少数官兵专找贫雇农的茬,抢贫雇农土改时分到的东西。城关区12月下旬有12家贫雇农被抢,地主趁机反把倒算。平津解放时,九台召开有各界参加的祝捷大会,军民兴高彩烈喊“毛主席万岁”口号时,六十军个别人在下边公开喊反动口号。群众举行盛大游行,他们偷偷扯下毛主席像和红旗,在铁道上架起两挺机枪对空射击,威胁游行的群众。当时有个叫张家烧锅的屯子正处在土改高潮中,六十军五十二师十几个士兵去了,把最积极的妇女会员拉去给地主婆打。地主婆不敢打,他们就要妇女会员自己打耳光。


另外六十军官兵矛盾非常突出,一些事骇人听闻。据不完全统计,惩罚逃兵方法有一百三十多种,有刀杀、火烧、开膛、破肝、扒皮、抽筋、活埋等等。原五十二师尤为残酷,该师一团迫击炮连曾有一个开小差的士兵被抓回来,把衣服剥掉,用四寸大钉子把他的手脚钉在大树上,折磨了整整一天一夜。


以上情况说明,六十军虽然起义了,脱离了国民党阵营,但其本身所受到的反动影响是不能自行消除的。因此,要解决六十军当时存在的日益突出的官兵之间、军民之间的矛盾,在短时间内把六十军改造成为一支名副其实的革命军队,成为当时东北军区一项非常紧迫的大事。


最难做的是“上层人物”的工作


为了尽快把这支起义部队改造成人民的军队,12月间东北军区从所属各部调来干部300多人,向六十军“掺沙子”,其中政工干部全部由我军指战员担任赶上发义军官一部分送解放军军政大学学习,大部分留在部队工作。对反对起义、不思悔改的军官进行了清洗。对于年老体弱、有病有伤继续留在部队有困难的军官,则做了转业处理。同时废止了原来六十军军机关的八大处,按照解放军的编制,编成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三大机关。


在整编改造过程中,困难最大,工作最难做的是一些上层人物。虽然他们率部起义,为加速辽沈战役的胜利做出了贡献,并且起义后愿意接受共产党的领导,接受整编改造,但是由于他们在旧军队干了几十年,军阀习气一下子改不过来,他们长期以来形成的世界观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得到彻底改造。所以,在对六十军的教训改造中有少数上层军官出难题,说怪话,对部队施加负面影响,给整编改造工作带来一定困难。面对这种情况,东北军区派出的改编干部不激化矛盾,尽可能低调处理,从团结的愿望出发,耐心说服与引导每一个有抵触情绪的军官。


有个师长在旧军队时能够通“天”,权力很大,说一不二。当了解放军的师长就不行了,不能大事小事都一人说了算,许多事情要经师党委集体讨论决定。开始他很不习惯,不对他的心思就发牢骚,说他有职无权,甚至甩捶子来要挟。改编干部就主动同他交朋友,经常找他谈心,给他讲两种部队的根本区别,讲党的绝对领导与解放军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关系等等。渐渐地他习惯和理解了解放军的制度和工作方法。


改编能否顺利进行的关键人物是六十军军长曾泽生。曾军长是云南人,早年毕业于云南讲武堂,后又进入黄埔军校高级班深造。曾军长作战英勇,足智多谋,指挥过许多著名的战役,在滇军中有常胜将军的美誉。对于长春起义,他尽管义无反顾,但有时也流露出一些怕人瞧不起的思想。因而在九台改编开始,他常常对前去开导他的军政治部主任王振乾讲滇军历史,讲护国讨袁,讲台儿庄对日作战,讲保护小丰满电站和长春起义的经过。王振乾认真地听,认真地记,代表军党委对滇军爱国传统表示钦佩,同时鼓励曾军长继续发扬爱国优良传统,协助解放军把五十军改编好,使之成为一支共产党领导下的合格军队。


曾军长喜欢读书,王振乾给他推荐了《哲学》、《政治经济学》等马列著作和毛泽东的《实践论》、《矛盾论》。曾军长从未见过这些书,他感到很新鲜,不仅认真读了,而且还写了数万字的学习笔记。时间长了,曾军长同王振乾成了知心朋友,谈话的内容也越来越深。有一次王振乾陪曾军长到东北军区汇报工作,闲谈时曾军长对王振乾说:“这个部队封建势力根深蒂固,除了军阀统治制度以外,还有青红帮及各种派别的会道门几十种,再加上国民党、三青团组织,十分复杂。部队长期在龙云、卢汉控制之下,我名义上是个军长,其实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人事任免都是云南方面通过陇耀转告我执行的。这些问题,我解决不了,蒋介石也解决不了,希望共产党能解决这个问题,我把六十军拉过来交给共产党,你们把它改造好了,全国人民欢迎,云南父老高兴。”


曾军长推心置腹的表态,使参与整编的解放军干部心里有了底。解放军干部也尊重曾军长的领导,部队的人事安排、军事训练、行政管理等工作,都主动向他请示汇报。大的活动和会议,都由曾军长亲自牵头,他同意了,其他军官就不好说什么了。有时遇到棘手的问题,就请他出面个别做工作,那些想找麻烦的上层军官也只得好自为之。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对起义部队“洗脑”


1949年1月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正式宣布将长春起义的原国民党陆军第六十军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十军,将所辖一八二师、暂编二十一师、暂编五十二师和一个炮团分别命名为第五十军步兵第一四八师、第一四九师、地面一五零师和第五十军炮兵团。任命曾泽生为第五四军军长,徐文烈为政治委员,王振乾为政治部主任。


1月29日,五十军在驻地九台举行隆重的授名典礼,东北军工副司令员周保中将军亲自出席。大会在中午12时开始,军政治部主任王振乾主持授名式,周保中副司令员宣读人民解放军总部1月2日颁布的改编前国民党陆军第六十军为解放军第五十军的命令。随后曾泽生军长和徐文烈士政委率领与会官兵鼓掌接受这个光荣的称号,并向毛主席、朱总司令肖像欢呼致敬。周保中副司令员在大会上讲了话,他说:“过去六十军在蒋介石集团欺骗下成为反革命反人民的工具,现在的五十军是回到自己的家来了。但是,由反人民的军队变为人民的军队,只是换个名字还不行,而要经过革命的教育,把五十军改造成为一支名副其实的人民军队。希望全军迅速开始政治整训,发扬民主,提高觉悟,以求赶上其它兄弟部队,成为名副其实的人民解放军。”接着曾泽生军长讲话,他说:“我们要在毛主席的旗帜下,在东北军区的直接领导下,进行革命的教育。我们要改造旧思想,肃清坏作风,拥护土地改革,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把部队改造成真正的人民军队。”大会最后由曾泽生军长率全军举行宣誓主,并通过致毛主席、朱总司令电。


授名典礼结束后,部队改编工作全面铺开。由于对上层军官已作了很多工作,军中重要岗位已掺进了“沙子”,加之有曾军长的全力支持,改编工作一开始力度就很大。当时,东北野战军政委罗荣桓对改编起义或投诚的国民党军队做过这样的指示:“彻底改造旧部队的根本问题是建立各级党的组织,在连以上各级都建立起党的领导组织,这样才能把整个部队完全置于我党绝对领导下”。根据罗政委的指示,改编的第一步是在五十军中建立军、师两级党委。由于当时从老部队抽调去的党员干部和原六十军地下党的同志加在一起,全军总共才有六百多名党员,而军、师机关就占了很大比例,所以各团只能建立党支部,营成立党小组,大部队连队只有一、二名党员。


党组织组建了以后,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对起义部队的官兵“洗脑子”,即清除他们脑中的****、反人民的思想。军政治部采取上大课的方法对起义部队进行正面教育,讲解放战争形势和我军的节节胜利,讲蒋介石集团众叛亲离的必然性,讲跟共产党走的美好前景,使广大起义官兵端正对长春起义的态度。由于许多士兵都是穷苦出身,为了唤醒他们的阶级意识,军、师文工团队演出《白毛女》、《血泪仇》等歌剧,引导士兵思考自己及家庭沦为社会最低层的原因,启发士兵的阶级觉悟。


随后开展了以士兵为主体的反军阀制度的民主运动发动士兵揭露各级军官打骂、刑罚士兵的种种罪行,士兵们获得了从未享受过的民主权利,与解放军的距离拉进了。广大士兵纷纷投身反军阀的民主运动,平时对士兵态度不好的旧军官成了惊弓之鸟。不少欺压打骂过士兵的军官,主动坦白交待了错误。一些过去危害过驻地群众的军官,也赶快坦白交待了自己的问题,表示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为不使上层将领难喜获丰收,对于揭发上层将领的问题,东北军区派出的改编干部一方面鼓励士兵说话,肯定他们敢于揭发控诉军官罪行是革命行动,是支持改编的表现:时为了不使上层将领难堪,耐心说服士兵采取背靠背的方式,并教育士兵认识到旧军官的种种罪恶,都是旧社会、旧军队的制度造成的,要把仇恨记在旧社会、旧军队身上,不要算个人的旧帐。同时做好上层将领的工作,要他们正确对待士兵的揭发控诉,引导他们正确认识和检讨过去自己欺压人民,打骂士兵的错误,让他们知道解放军里军官与士兵只是责任大小和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分。经过上下反复做工作,士兵的气消了,谅解了军官。这些上层将领随着教育运动的不断深入,他们立场观点和思想作风也逐渐发生变化,对过去欺压百姓,打骂士兵深感内疚。有的还主动向被自己打骂过的士兵赔礼道歉,检讨错误。


五十军在东北军区派出的大批军政干部的努力下,基本上抛弃了旧军阀旧社会的流毒,在短短的4个月时间里,脱胎换骨,成为置于共产党绝对领导之下的官兵一致、军民一致的新型革命部队。九台的群众赞扬说:“五十军象个老部队的样子了!”九台改编结束后,五十军挥师进关,在推翻国民党统治的战斗中屡建功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这篇文章写得好。为什么呢,就是写得真实!

士兵确实有那种想法的。 不过改造为共军后,就好多了,认为是为人民作战。

特别60军老兵很多,这些人一培训后,在韩战里面,战斗力比38军还强。

可见国军还是输在自己手里。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