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1.html


“没办法,想办法也得住!”齐燕铭说。


“如果一定要住,那也必须清理以后才行啊,”张明河说,“不光要清理垃圾,连水里也要清理。先不说水里有没有炸弹,就是夏天到了也不卫生嘛。”


听张明河这么一说,齐燕铭想了一会儿说:“这么说起来,清理工作是一个不小的工程呢,起码得花费一个多月的时间吧?至于怎么办,我得给彭真打个报告,请他出面安排。”齐燕铭嘴上说,张明河的部队要听他的,可齐燕铭和张明河之间并没有隶属关系,要动用张明河的部队,必须经过北平市委,也就是要市委书记彭真下命令。


齐燕铭向彭真报告了情况之后,彭真就打电话给张明河说:“你找部队把中南海和北海挖一挖。”


事情是这么说,但部队刚刚进城,接收、搜捕等任务还没有完成,哪有力量去清理、开挖中南海。


到4月初,各方面的工作逐步走上正轨,中央办公厅开始接管中南海,并成立了中南海管理处。这个处的处长由中央社会部行政处处长周子健担任。


3月29日,周恩来通知杨尚昆,南京的和平谈判代表团4月1日抵北平,他们仍住以前住过的六国饭店,谈判地点定在中南海的勤政殿。可当时,中共方面的和平代表还没法住进中南海,只好住在北京饭店。


鉴于这种状况,周子健急着要准备执行清扫计划。


北平纠察总队在中南海的任务已经完成,就开始集中力量清挖中南海。同时,中央警卫团专门抽了一个营到中南海,华北军区也派来了一支几百人的队伍,他们一起夜以继日地往外拉运中南海的淤泥。


四十多年后,参加过挖中南海的山西农村兵王茂春说:“我活那么久就没受过那个累,原本40天的任务,结果为了赶在‘五一’前完成,20天就完工了。”


当时正值4月中旬,水虽被抽干了,但中南海里的淤泥,不仅凉得很,而且挖起来也费力得很。战士们连双胶鞋都没有,光着脚就下去了。有的战士不小心碰伤了,仍不管不顾,也不知道包扎处理,照挖不误。这样,不知不觉就感染了。这时候再被催促着去治疗,就有几个战士的腿不得不锯掉了,落下了终身残疾。


到“五一”,中南海的清挖工作结束了。同时,北平的市容环境和社会环境也大为改观。


于是,叶剑英就打了一个报告,请党中央和毛泽东迁入中南海。


报告递上去几天之后,叶剑英见没有一点动静,就跑去双清别墅催问。


叶剑英走后,毛泽东对周恩来说:“我不搬,这不是要我做皇帝吗?我说不搬,他仍坚持搬。这个剑英真固执!”


“不过,他说这里没有围墙,警卫工作不好做,确是实情。我们还是应该听‘父母官’的。”周恩来笑着劝说。


“这可是原则问题!”毛泽东坚持不让步。


毛泽东之所以不让步,是因为在进城之前,毛泽东号召全党读一读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并提醒全党“戒骄戒躁”,切不可重蹈李自成攻入北京后,因为骄傲导致最后失败的覆辙。


但周恩来非常希望毛泽东尽快搬进中南海,一是出于安全上的考虑。中南海四周的高墙可做天然屏障,而香山就没有这个优势。二是节省警力。毛泽东进出香山必须先做好警卫工作,从香山到中南海这么长的距离,势必要多投入警力。尤其是毛泽东的行动有时随意性很大,警力就要随之更动。三是减少来回奔波的时间。四是中央机关集中于中南海有利于工作。


最后还是由政治局讨论作出决议,毛泽东又一次服从了多数人的决定。另有说法认为,毛泽东之所以答应搬进中南海,是因为毛泽东不愿在新中国刚刚成立时,就大兴土木为党中央建办公地。


据汪东兴当时的警卫报告记载,从6月15日后,警卫工作的重心由香山转移到中南海方面。这意味着1949年6月15日,也就是政协筹备会召开的日子,应该是毛泽东住进中南海的日子。对此,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写的《毛泽东年谱》也有相关记载。


当年就在纠察总队工作,后来担任过北平市公安局公安总队参谋长的李明回忆说:“纠察总队在中南海守了半年,大约6月份撤出来的。那时,中南海里已经准备开政协筹备会了。中央警卫团派了几个连队接替纠察总队的中南海防区。党中央基本上从香山搬到了中南海办公。但是,毛泽东这时并没有长住中南海,而是办完公后回香山等地,直到中南海挖过,又把所有的水面扫过雷以后,他才算正式住进了中南海。”


师哲《在历史巨人身边》中说:“(毛主席)进城后,歇息在中南海丰泽园一个小院的平房里。政协筹备会安排就绪后,同志们鉴于敌机经常骚扰,建议毛主席仍回香山去,那里比较安全、宁静。但毛主席不同意,说他不回香山去,而且就要住在他当时休息的地方,不再搬迁。这样,丰泽园就成了他办公、住宿、开会与接见来宾的地方。”


丰泽园原是周恩来进京后的临时居处,毛泽东搬入中南海后,周恩来比较各处房屋,感觉还是丰泽园综合条件好些,便请毛泽东住进,自己则搬到了西花厅。


随后,朱德、刘少奇等领导人和中央机关也陆续迁进了中南海。


中国共产党的首脑及其核心机关进驻北平城中心的中南海,表明中共中央完成了从农村到城市的过渡,一个崭新的中国即将诞生,一个崭新的时代即将开始!